如何评价《来自新世界》?

关注者
787
被浏览
210362

57 个回答

谈自新就不能提原著小说。在日本科幻普遍偏软偏娱乐偏亲少年的现在,自新绝对算得上硕果仅存的日本殿堂级科幻作品。
日本的科幻善意吸取欧美科幻的养分,就像EVA源自《童年的终结》,攻壳是吉布森赛博朋克系列作品的演化一样。自新也非无根之水,而且作者丝毫没有掩饰借鉴源头的打算。
自新世界这个题目,一是来同名的自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动画中也多次插入了这段脍炙人口的交响乐的第二乐章(就是那段酷似送别歌的曲子啦),这段乐章表达的是一种对家乡的思恋和眷恋之情。很好的契合了动画中主角的心境,那种既对神栖六十六町充满畏惧,又对这个充满回忆,能使人安宁的家乡的眷恋。
其二,是来自于赫胥黎的科幻小说《美丽新世界》。美新中的未来世界,通过对幼儿进行洗脑来固化不同阶级的价值观,通过心理暗示来限制人的欲望,最终稳定阶级,稳定社会。自新中的神栖六十六町与之何其相似?就连最后的结局也如出一辙。自新中脱离了村子掌控的真理亚的孩子在缺乏暗示的环境中成长,最终导致了村子的毁灭。美新中流落在野外保留区长大的少年回到城市,颠覆了未来世界的价值观,引发了社会的崩溃。可以说自新充满了向美新致敬的内容。

但这并不是说自新没有自己的东西,恰恰相反,自新承载了很多独特的想法,爪机打字,一言难尽,简单说几点。

1.超能力的存在:咒力是自新世界观的基础,可以说自新的所有情节展开的合理性都是在咒力存在这个先验的大前提之下的。那么咒力这个假设,是一种虚幻的臆想吗,或者是对未来的预言?在我看来是也不是,自然,幻想人类未来真的会诞生超能力就有点扯淡了,但咒力这种设定,事实上是对个人掌握的破坏力的增长的担忧和对破坏成本的不断下降的恐惧。随着科技进步,人类已经进入了攻击溢出的时代,一个古人,提刀上街顶多能砍死一两个人。而一个训练有素的枪手,暴起发难可以击杀十余人。劫持一架飞机撞击摩天大楼可以杀死数千人,如果能搞到核武器可以轻松杀死上百万人,有生物武器甚至可以毁灭人类。这是现代,可以预见的未来,破坏成本又会降低到什么程度呢?这和咒力事实上是同一回事。其结果是,单一个体反社会和去社会化之后造成的风险越来越高,任何一个没有受到社会规则约束的个体都是极端危险,祸患无穷的。

2.神栖六十六町的社会结构:在咒力存在的前提下,对人和社会的管理成了严峻的问题。既然咒力者之间是秒杀机制,先手必胜,那么去社会化的人类必将按照黑暗森林法则见面就必杀,最终厮杀致死。要预防这种状态,必须严格的约束手段和社会法则来规范社会成员,方能保证人类社会的存继。小说中的方法就是心理暗示和洗脑教育。如此一来就能保证成年个体的安定性,但相对的,没有受到充分的教育和暗示的未成年个体,必将是社会中最为不稳定的存在,自然成为社会恐惧的对象。

3.自新有着佛家思想的味道,通篇来看,这个故事一切悲剧的根源都来自于人的欲望。所谓爱别离、求不得。儿时伙伴之间的友谊是欲望,早纪和真理亚之间的感情是欲望,真理亚对守的感情是欲望,守对死亡的恐惧也是欲望。这些感情其实很美好,在整部动画前半段的剧情中,我们很可能会觉得,伦理委员会是坏人,少年少女终将战胜专制的成人。但正是这些美好的感情,最后阴差阳错导致了惨剧发生,瞬间翻转的剧情似乎告诉我们专制者是正确的,这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实质上,伦理委员会教育的核心无外乎禁欲,理性和服从而已。

即便作者对人的欲望和自由意志提出了质疑,但最终还是将解决悲剧的钥匙托付于包容、爱和理解。这种态度看似不负责任,但个人的欲望和社会的稳定到底该如何调和?这个亘古的难题本就没有答案,作者也没有义务回答这个问题。洗脑和暗示也许是可行之路。但我们也希望理解,爱和包容能够达到同样的目的,那不和童话一样美好吗?至于倭猩猩什么的,作者你够了。

只说动画。之前写的影评,虽然现在看来槽点满满,也不改了。

  《来自新世界》是最近新番作品中个人印象最深的一部,剧情饱满紧凑,演出风格特殊。如果没有看过原作小说,不免为每周的神展开而惊讶不已。相较之下,掉个头什么的简直小儿科。《来自新世界》用青春动画的人设讲了一个沉重无比的故事。而且,我一点儿也不想提“反差萌”的事情。

  ■ 剧情

  本作改编自同名的科幻小说,因此本作的剧情独立、完整,毫无媚俗气息。(比如说,嗯,暑假海滩游?)抛去设定,像是常见的少年少女日常&冒险故事。日常开头铺垫设定(学校、班级比赛、社会实践?),冒险故事展开(从被化鼠攻击开始),期间伴有朋友恋人分别的剧情,最后多线汇集,进入高潮。故事完整度极高,剧情流畅,起承转合非常符合观众的兴趣和期待。但这样看似一个老套的故事却完全没有少年漫画的热血,整部作品笼罩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这期中的关键,在于设定。

  ■ 设定
  作品构想了人类一千年后的世界,不过作者没有设计一堆叮当乱响的机械物件,使用了许多古代服饰、建筑甚至宗教的设定;作者也没有着力于“科技”的展示,而是细致地描写了社会的形态与构成。这些与一般的科幻作品截然相反的设定令人耳目一新。关于前一点,例如宫崎骏的《风之谷》在作品一开始便设定了人类在未来遭受浩劫导致文明的后退,所以《风之谷》中的世界与其说是对未来的展望,不如说是对故去的回顾。《来自新世界》则不然,在故事开端虽然表现了惨剧的发生,但这个一千年后的世界的确是以科技进步为基础建立的。这个世界方方面面的构建出人意表的同时也令人信服。关于后一点,则是作者高明的所在,作者并没有俗套地明示科学技术,而是通过对社会环境的种种细节诱导观众来推断实际情况,在勾起了观众的探知欲的同时一来突出了科技与社会的关系,使得“科幻”一词名副其实。二来巩固设定与剧情的内在联系不显赘余。相比之下,相似主题的pp很多科技方面的设定不免有炫示之嫌。

  ■ 科幻
  科幻的意义在于创造了一个绝对化的试验场,将现实逻辑排除不确定性后构建一个“幻想”的世界,通过这种幻想来展示现实逻辑的真实面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来自新世界》无疑是一部优秀的科幻作品,令人毛骨悚然的教学制度,既像原始社会又像共产社会的组织形态,被抹消的历史记录,带有反智主义或者愚民政策的文化观念,这些极富冲击力的设定并非为了猎奇的效果而存在。作者所创造的世界看似荒诞不经实则逻辑缜密环环相扣。随着剧情的展开,谜团由不断丰富的细节所解开,奇怪设定背后的恐怖现实逐渐向观众展露出来。

  ■ 现实(一)
  一切有关过去未来的叙述或者构想都是为了现在。一般社会舆论以过去关照现在,强调现有状态合理的可能性;而科幻用未来展示现在,揭示现有状态不合理的必然性。在经过一系列的铺陈后,在中后期作者的野心逐渐显露。化鼠作为一直以来的配角,无论剧中人物或是观众读者均已习惯了旁观视角,这种旁观视角带来的是客观、平静甚至冷漠。而作者此时忽然将镜头对准了化鼠的社会构成与生存实态,观众读者从作品的一开始在脑海中搭建相对陌生的千年后人类社会形态,而此时却意外的发现化鼠与现在的我们何其相似,化鼠社会中的一切我们都非常熟悉。这种熟悉令人恐惧,战栗,手脚冰凉。作者毫不避讳地描述着化鼠社会的肮脏,更是实际上将人类放在了被吿席上,仿佛寓言一般,难以回避。
  此时反身看主人公们所在的社会,不免生出更深的怀疑。而对于这个社会形成的构思,是本作的最高点。

  ■ 现实(二)
  虽然观感上很奇怪,但从任何角度来看,千年后的这个社会都是我们理想中乌托邦的范本:生产力极高;没有货币,居民通过天赋和兴趣进行义务劳动;每个成年人在能力和道德上都非常优秀;权力分立,社会作风民主。然而这个社会的形成却建立在无数的血雨腥风之上,且不说所谓历史记录的真空期,单单主人公成长过程中,受到愚民教育;姐妹和朋友被作为“坏了的蛋”而除去,自身被抹去记忆;违反规则便面临被剥夺咒力被处死的险境;直到17岁都不具有人权。成年人艰难地将天生的人改造成为社会的人。伦理委员会的主席富子说每个人都是一颗核弹,生理上的改造,教化上的洗脑,并且在经历了不知多少屠戮与死亡后,社会才艰难地维持了平衡。文明可憎可怜可鄙,作者用力扯开所谓文明的表象直入社会形态的核心。相信在此之后环顾周围的一切,观众看到的都将是日常下沾满血的实质。

  ■ 现实(三)
  故事的结局,作者将谅解、包容、互信作为一种宽慰,并没有给出最终的解答。在这一点上,其实作者并不负有义务。作者用三年半的时间构建了这个寓言,挖掘我们自己的丑恶,注视我们社会的真实构成,这样已经足够了。

  ■ 制作
  本作启用了新人导演石滨真史,系列构成十川诚志,制作公司A-1 pictures。这样的阵容自然存在着不少问题。首先是制作公司A-1,虽然神通广大的A-1投入了不少原画师,但是受水平所限,表现平庸,细节无力,不少地方跟不上分镜的要求。(哦对了,a-1也是SAO的制作公司哦~)其次是系列构成是十川诚志的工作。由于本作部头大内容多,如何取舍成为剧本改编先天上的难题。令人失望的是十川忠实于本来便架构宏大的原作,对于动画剧本来说取舍不当,导致铺垫孱弱无力,关键章节把握不够,剧情不明不白。这也是本作中最为无奈的败笔。最为奇特则是本作的导演及演出团体。这部片子最为震撼我的地方在于监督(导演)几乎没发挥什么作用,各集风格极不统一。当然分镜演出团队中有山内重保这样的大拿,总体来说水平不错。各集间分镜演出风格的变化颇有趣味。气氛渲染上堪称优秀,但是由于缺乏宏观整体的调度使得分镜在完成叙事任务时力不从心。总体来说制作团队能够拿到良好,毕竟对于这支不算成熟的队伍来说,能够将《来自新世界》小说以这样独特的方式展现出来,已是新番中的一个惊喜。

  近几年来,日系动画中像《来自新世界》这样关注严肃话题的商业动画并不算多。大部分动画靠废萌元素、打温情牌骗钱的今天,像《来自新世界》这样的作品正是难能可贵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