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加入豆瓣公司?

说一说你为什么要去豆瓣工作。
关注者
904
被浏览
84877

47 个回答

豪门深似海啊,就想到豆瓣。理由很挺简单,一直用,出于职业习惯也会看源码,比较烂,明显缺钙,于是觉得自己可以在这方面拯救豆瓣
貌似很早的时候 @黄海均 邀请我回答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离开豆瓣》。我实在不愿意回答。但是我还蛮愿意回答这个问题的。

今天提笔,是因为昨天和现在工作的小伙伴去K歌,一群直男,K歌的时候,想起在豆瓣和小伙伴一起K歌的情景,往事历历在目,于是决定今天写下这些内容。

去豆瓣之前,我在一家门户做网络编辑,大学是新闻专业,但是一直对互联网非常感兴趣。我在香港中文大学读了新媒体专业,学习了一些基本的市场分析、产品设计的知识。另外,得益于自己的老公、朋友、工作伙伴 @齐云飞 ,他率先进入百度成了一名产品经理,早我3个月,进入这个领域。所以我看着他工作,对产品经理的职业有了大概而模糊的概念。

当编辑的日子,我一直上小夜班(从半夜3:00到下午1:00),下班了,就没有别的事情了。于是,利用这个空闲自己恶补了一些产品相关知识,比如《社会心理学》,自学了一点前端知识,看看李彦宏写的《硅谷商战》。

当时我还算是个应届生的身份,所以投的都是大公司的校招。

偶尔的一次机会,浏览豆瓣的时候,突发奇想,想去看看这家公司是否招聘。看到招聘页面后,就直接发送了一封求职简历过去。当时的初衷很简单,我很喜欢豆瓣,我会用豆瓣,我觉得它对我的生活很用,而且未来似乎充满有很多可能性,有很多可以探索的空间,有很多我不明白的地方可以去学习。

简历投过去之后很快获得了面试机会。第一个面试我的是豆瓣电影的产品经理,聊完了我就回家了,第二个面试我的是beini。

最后的面试,是和阿北在酒仙桥的pizza hut 吃下午茶,当时我点的是黄橙芝士蛋糕加奶茶,我不记得阿北点什么。但是清楚记得阿北问我的两个问题,一个是问我对职业的规划,以及著名的“北京有多少辆出租车”的问题。

现在,我自己回过头去看当天自己的表现,仍然会觉得非常的棒。我记得我回答“北京有多少出租车”的时候,大脑先是一片空白,然后跟阿北说,能让我想一会儿么?然后就低头,其实当时我大脑怎么运转的,我都觉得有点神奇(对于一个没有见识过类似题目的面试者来说)。

答完了之后,阿北问我:“你提前准备过的么?”,我说没有。

很快,我拿到了豆瓣的offer,没有一丝犹豫,马上筹划着从编辑岗位离职。和豆瓣谈薪水的时候,生怕因为自己要的太多,失去了这个机会,于是颤颤巍巍的要5k。当然,后来豆瓣给我比这个多(O(∩_∩)O)。

我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在豆瓣和老板敲钟,没想能做多NB的产品,就觉得到了豆瓣一定不能掉队,一定要认真努力的和周围最聪明的人一起工作。当时,觉得能去一个自己喜欢的甚至仰望的一个公司能给我offer,是对我的最大肯定。

所以我去了豆瓣。我的门禁号是39,我离开的时候,豆瓣有400多人。我的工号重新梳理后,变成了32。

第一天入职在搬自己的桌子的时候,阿北从一个乒乓球桌傍边走过来,和我握手,说欢迎你。那天晚上,我回家后跟 @齐云飞说,我觉得豆瓣像是一个高中班级。阿北像是班主任。

——————————————————

在豆瓣的三年里,我经历过以下的事情——

华语兆赫,欧美兆赫、电台开放(不用登录就能听)、交互改版、新的iphone电台,新的安卓电台,做疵了的DJ兆赫,第二个DJ兆赫,电台iPad (发布后在一天内 到iPad免费榜第一名)、豆瓣电台和IE9的合作,那场乔布斯范儿的会议在798举行,豆瓣电台第一次那么大的被投影到那么多人面前,被微软宣讲。

现在在回望一下,在电台之后,工作平台变大了,但是对每一件自己做的事情,怎么做的,很少都这样历历在目了,也很少有类似的成就感了。

离开了豆瓣团队的日子,更感觉之前小伙伴的可爱和靠谱,在合作的时候,他们常常给人意外的惊喜。

后来,
再也没有遇到过,本来预计1天开发的东西,工程师两个小时后就摇着我椅子说,搞好了。
再也没有遇到过,画了几十个demo,我还一直说不好,还一直陪我冥思苦想的设计师了。
再也没有遇到过,能提出无数的关于电台广告创意的小伙伴了。当时觉得很容易,现在觉得当时身在福中不知福。
再也没有遇到过,愿意花一个中午跟我吃饭,跟我说,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自信的CEO了。
再也没有遇到过,刚来就被我拉着改bug改到晚上11点的靠谱实习生了。
再也没有遇到过,和工程师两个人改bug改到半夜3、4点的经历了。
再也没有遇到过,能在私下场合里告诉我说,你要学会拒绝的工程师好朋友了。
再也没有遇到过,能在吃饭后,路上看着“将台路”,就想到说能做一个脑洞极大的“炮台”项目,并且两个人还认真的讨论这件事可行性的小伙伴了。(前几天我们又讨论了这件事需要什么什么资源)

在豆瓣的最后一个冬天,17:00的时候,我系着一条红围巾,在公司外雪里焦虑的走来走去,碰到老板。觉得有点尴尬,说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家。

后来我离开了。

很早的时候,豆瓣会给每个员工发一个杯子,但是我去的时候就没有了。我对这事耿耿于怀,在MAO的年会上说了这事儿(o(╯□╰)o),后来 @许波老师送了我一个,现在在家里还在用。

抱歉,把一个求职故事讲的像是一个狗血的爱情故事,但是我内心的感受就是这样。

最美的是初见,爱过。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