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百本书和健身练 6 块腹肌相比,哪个对于找漂亮的女朋友更有帮助?

关注者
4,696
被浏览
1,166,618
该回答已被折叠 
题主真乃神人也,希望我的故事对你有用:

古时有一位极美的女子,被囚于绝望堡,这城堡高绝万丈,立于伤心崖上,有巨龙守卫,此龙遍体生鳞,好吃人,最恶美男。

话说这女子生的凡尘不染,一对酥胸,两条玉腿,媚眼如星,红唇似火,说是出台的嫦娥,卖身的貂蝉,亦不为过,最妙是这女子草榴知乎无不精通,上得厅堂,下得K房,波澜中外群书,上知布尔乔亚,下知冰火红绳,实乃绝品。

且说这女子也算识趣,深知贞操恒久远,钻石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放出话来,凡是能解其倒悬之苦的汉子,便以身相许,消息一出,江湖哗然,一时间山前小道挤满了前来营救的大侠义士,有人在山下放话,不救姑娘,誓不结扎。

是日,女子依窗远眺,众大侠远远观之,有老道断言,这骚娘们儿,哦不,这位仙姑,必是等那有情郎,成一段风流事。

众人跃跃欲试,或5人一组,或10人一组,或25人一组,轮番冲堡,无奈皆团灭于巨龙抓下,有团长惊呼,操你妈的BUG副本。

这其中有天下第一的武士刘甫基,此人天生6块腹肌,风闻月下可熠熠生辉,有天下第一肌的美誉,他持一柄丈八长枪,枪出如龙,当日清晨,山风微凉,刘甫基打了个喷嚏,提枪上路,有人惊呼,壮士可是要单刷!?

刘甫基微微一笑,跨步上前,拐了两个弯,便见当道一头恶龙,爪执树杈正在剔牙。

“孽畜!受死!”

刘甫基抬枪便刺,这一着力拔山势,千钧之力汇于一点,巨龙倒也不慌,长尾一扫,一招霸王鞭石,刘甫基飞出丈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么漂亮的腹肌,使得又是枪,不是基佬甚似基佬。“

一人雅音侃侃而道,刘甫基惊觉,只见一长衫青年,立于松顶,手中一卷古书,颇有些仙风道骨。

"你是何人?”

“我乃天下第一术士,白本舒也。”

“没听过。”

“呵呵,我三岁学法,四岁可熟读四书五经,五岁通透知音读者,六岁大悟中外名著,至今二十载,所读法书百本有余,你空凭一身蛮力,怎斗得过这孽畜。”

白本舒不待刘甫基申辩,一个鱼跃龙门,落于道前,抬手捏了个决,大喝一声:列夫托尔斯泰。

这西夷咒语颇为好用,瞬间风雪大至,冰锥如剑,直射的巨龙掩面哀嚎。

这白本舒正得意着,巨龙回过味儿来,张嘴一声龙吼,好一个64寸的火球,炸的白本舒连翻八个跟头,跌坐在刘甫基身旁,后者本就想笑,憋的久了,噗嗤一声,哈哈嘲笑起来。

"妈的,你行你上啊。“

”小哥,我看我二人不如协力,办了这孽畜。“刘甫基沉声道。

”壮士,好是好,但这事成之后,姑娘可就一个。。。。“

”不怕,二四六我,一三五你,周日猜拳。“

”壮士有古风!真乃。。。真乃。。。“

”呔,莫慌,我远观数日,这女子必是真奶。“

二人相视一笑,摆开姿势,迎龙而上。

一番激斗,刘甫基酣斗在前,白本舒捏决在后,二人一攻一守,一进一退,巨龙消受不了,胸口穿了个洞,黑血阴阴,看来是死了。

刘白二人顾不上捡起巨龙掉落的加十二全宝石满属性装备,兴冲冲的直奔着绝望堡去了。

推门而入。

女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见二位勇者,一人肤色古铜,六块腹肌熠熠生光,一人白净优雅,一缕刘海随风飘摆,不禁双腿并拢,双颊微红。

”姑娘,我来晚了。“

”姑娘,你好骚,哦不,你好美。“

女子娇笑,开口道:”二位壮士,救小女子于倒悬之苦,今日本该以身相许。“

这本该二字,真如兜头一盆凉水,直浇的刘白二人如坠冰窖。

“姑娘,这可是你答应好的,如有人能救你,必然女上男下电动小马达伺候!“

姑娘掩面,道:“不错,可二位可知,小女子是何时入了这绝望堡?”

“不知。”

女子说着,泪水噗溜溜的顺着眼眶垂下,哭的是梨花带雨,遍生不忍,一双娇唇轻启,似是欲说还羞,欲说害羞,恰似田亮好个球。

”小女子我10年前入了这绝望堡,这外面房价早就翻了一番,小女空有一身36D,却不能下海赚钱,倒卖房源,家中姐妹占了祖宅,拆迁款落了金条一箱,小女家父60有余,家母病重,这帮无赖却无人肯赡养,我此番出了这苦牢,无非是落入另一个凄惨境地而已。“

话到此处,女子见刘甫基和白本舒还是一副我要让你飞的表情,恨铁不成钢,便上前一步,厉声道:”还敢问二位壮士,有房否?“

刘甫基嘿嘿一笑:”我有70平老宅一套,市区所在,市值120万元。“

白本舒冷哼一步:”我有120平新屋一套,虽近郊所在,市值125万也!“

女子点点头,再问:”二位壮士,有马否?!“

刘甫基耍了个枪花:”我有20万福特宝马一匹,9成新,星夜兼程只吃3次草料。

白本舒一掀袍角:”我有30万奥迪宝马一匹,全新,星夜兼程只吃2次草料。“

此一看,似是白本舒落了上风,刘甫基杀心已起,抬枪便要取了这书生狗命,再强上了这美娇娘。

“来人啊,都他妈给我抓起来,下天子一号牢!”

一个声音暴喝!

三人扭头望去,只见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缓步而入。

“二位壮士救了我所爱,本该重赏,却起了歹心,我要是晚来一步,我的小美人岂不是被你们糟蹋了!?”

这男子一身锦袍,留着个地中海,嘴角还有昨晚吃剩的螃蟹渣,毫无风度涵养。

“干爹!你可来了!”

女子哭道,扑向地中海,二人紧紧相拥。

“宝贝儿!让你受苦了!”

“你坏,你坏!”

刘甫基和白本舒见这二人唇齿相合,当着一干兵差吻的是旁若无人,干柴烈火,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我干爹,当世之英豪,家有300平大宅。。。。”


“好了好了,姑娘,我们就是来借个厕所,你不必再说了。”

白本舒打断了女子,搀着刘甫基,二人道:“大人海涵,我二人其实是基佬一双,路经此地,见这姑娘被囚于此,见义勇为,现在恶龙已死,我二人再无杂念,还请大人放我二人一条归路。”

“哼,识相。”

肥硕男子挥挥手,兵差们自顾让出一条康庄大道,目送刘甫基和白本舒相扶而去。

这二人行的远了,堡里的娇喘仍然听得见。

想这娘们叫的可真欢啊。




全文内容由作者本人拥有版权,未经书面许可,对于商业用途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摘用,不得复制、转载、摘编、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
非商业用途转载或摘用,请标明出处及原作者信息。
非作者授权用于商业目的属非法行为,作者本人拥有内容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