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对话背景和节目整体过程,请参考美脱口秀谈还欠中国债 儿童竟支招:把中国人都干掉

这个节目是有创作团队提前写好剧本的(尚无直接证据表明孩子的话是『背台词』,所谓『剧本』究竟有多细尚未知),并且提前录制,并非直播节目。
知乎用户,在美学生一枚
知乎用户、SHUDANCCC Henry 等人赞同

这是我就此事写的一篇博客文章,正好作为回答。我们需要知道美国种族政治的面貌,以及华人在美国的历史和政治现状,才能全面理解这件事的背景。文章的题目是:



论华人的历史与政治正确




ABC的Jimmy Kimmel Show里说出"Kill everyone in China"这句话,此事应该没人不知道了吧。有人对为什么要抗议似乎还有疑问。我想把我的看法提供出来。

美国的种族话题有不同于中国的语境。美国人口的族群构成复杂,种族关系是政治生活的一条主线。种族话题非常敏感,敏感程度远远超过中国国内,公众人物稍一说错话,便可能面临被解雇或解约、事业荡然无存的境地。在其他很多国家都没这么严重,比如它们就可以有以种族、性别偏见为笑点的“英式没品百科”,类似的网站目前为止我在美国还没有发现。

在美国,存在明显歧视的语言,在任何公开的场合都不能说。有些中国同学动辄说黑人、老墨如何如何,不仅话本身不对,就算退一步从实际层面讲,也会给人留下没有教养的印象。对此我不只一次看到有人不屑一顾地说:这无非是政治正确罢了,即使嘴上不说也不代表心里不这样想啊。可是,这些人有没有想过,要是我们自己连正确都不正确了,哪里有资格可以去鄙夷“政治正确”呢?

政治正确的确有做过头的地方,这是它为人诟病、带上贬义的原因。但假如我们同意族群平等的确是多元社会的文明标准,那么在政治上充分尊重每个族群的感受、在敏感话题上谨言慎行、推己及人,也必须是应有之义。如果我们不考虑过分“政治正确”的情形,把这一词语摒弃其贬义来使用,那么政治正确可以说是维持族群和平共处的底线。因为,在偏见和歧视尚未完全消除的时候,政治正确带来的道德压力使得心里留有歧视的人不敢大肆声张,社会的整体气氛才会向更包容的方向发展。如果没有这个底线,任由歧视横行,所有丑陋的语言都可以肆意表达,那社会断无进步的可能。

美国今天的族群关系是由群众运动塑造的。各个不同群体站出来要求属于他们的权益,向社会主张属于他们的一份政治正确。马丁·路德·金之所以伟大,不仅因为他领导了黑人的抗争,更因为他在和平年代、在美国的体制内开创了民权运动这个模式,包括:对不公正的法律进行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持之以恒地抗议示威;在社会势力中寻找同盟;在内部建设基层互助团体;对反对一方发起抵制和诉讼;在地方到联邦的各级议会斗争中屡败屡战,不懈争取有利的立法;最终在华盛顿树立不容小觑的政治影响力;在社会各方面参与和渗透,引导舆论,使人们对新的观念习以为常,等等。黑人民权运动、同性恋平权运动、女性解放运动,都是上世纪风云激荡的六十年代留给当今世界的政治遗产。黑人从当奴隶到当选总统,同性恋从入狱到争取婚姻平等,说明这套系统至少在当前的美国是行之有效的。

现在,摆在华人面前的是在电视上播出的一句"Kill everyone in China"。大家都知道这句话是不正确的,你我知道,Jimmy Kimmel和ABC当然也知道。但是他们还是决定把节目播出了。有人说,不就是小孩子胡说八道吗,既然都明知道这话是错的,为什么就不能把它当玩笑话放过呢?因为:这句话在公开场合播出,是百分之百的政治不正确。是的,就算是华人,也总有需要政治正确来保护你的一天,而且这个政治正确还是黑人、拉美裔和其他受歧视的族群首先替你争取到的。

说要把一个种族全部杀掉,是彻头彻尾的hate speech,这没有一点疑问。我很同意网友采用置换来分析事情的严重性。假如是“杀光非洲人”、“杀光穆斯林”、“杀死同性恋”、“杀掉犹太人”,电视台怎么可能敢播?很明显,美国媒体对于华人、或者说对于整个亚裔族群,都没有对于其他族群那样的敏感性。如果还有些人觉得小孩说话无所谓,那么我们还可以采取另一种置换。假如是中国小孩在中国的小品节目里面说"杀光美国人",美国媒体会怎样?十有八九会大报特报中国政府煽动反美情绪,竟然连小孩都被洗脑吧。而中国人对于自家小孩有如此残忍的想法,只会觉得毛骨悚然,连痛心疾首都来不及了,哪还敢出来辩护。所以,觉得这件事无所谓的人,要问他们一句:你是否愿意这样教育你的小孩?如果只是不熟悉美国的种族政治语境还可以理解,就怕是坐在看客的板凳上坐得太习惯了。

不过,我还想再进行一种置换。假如是美国人欠了英国法国的账,小孩说"Kill everyone in Britain","Kill every French"呢?我不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感觉,我是觉得似乎没那么严重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别?

因为,政治正确永远是保护弱者的。美国黑人、同性恋等族群,的确遭受过严重歧视,穆斯林在以基督教为主的美国、在“911事件”之后的大环境下,也是一个可能遭受歧视的群体,犹太人更是有着遭受种族屠杀的真切记忆。攻击他们,没有人会觉得是开玩笑。而英国人、法国人,明明就是历史的胜者。说强者一点坏话,这才好笑,才无可厚非。那么,现在有两个问题:中国是强者还是弱者,以及华人在美国算是强者还是弱者?

以整体实力而言,中国在当今的世界是当之无愧的强者之一,而且又被视为是美国的潜在敌人,所以节目才敢在"Kill everyone in China"上面幽上一默。但是,中国人很少认为自己是强者。中国人均经济发展水平不高,更重要的是,中国人对过去两百年里遭受外辱、国势危殆、民族一度处于存亡关头的记忆依旧鲜明。历史的宠儿自然乐于活在当下,而历史的弃子仍在对过去慢吟低唱。不仅是中国,许多被命运强行揉成一团而产生的民族国家至今挣扎在近代史的阴影下,这些都是多数西方人很难马上意识到的。"Kill everyone in China"直译是“把在中国的所有人都杀掉”,中国人不是没有被外强杀过,所以中国国内有人感到愤怒,完全理所应当。

不过,还有许多国内的同胞对"Kill everyone in China"的反应不如身处美国的人强烈,因为美国人可以直接威胁到的是后者。华人是弱者吗?如果不是,那也许就开得起这个玩笑。Jimmy Kimmel和ABC很可能认为华人不属于弱者。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可能也不这么认为,通常照顾少数族群的政策(考试加分、特别设立的奖学金和研究基金、额外工作名额、社区项目扶持等等)适用于黑人、拉美裔、美洲原住民、太平洋土著岛民,独独排除亚裔。社会对亚裔的普遍印象是,聪明、勤奋、教育水平高,这个族群怎么好意思要求政策倾斜呢?这个族群竟然也来要求政治正确?于是,亚裔就这样被捧杀了。

在美国修筑铁路的华工。来源:维基百科

然而事实是,在过去两百年里华裔和亚裔遭受过骇人听闻的严重歧视,其程度决不比其他任何一个少数族群更轻。19世纪中叶加州淘金热之时,中国劳工远渡重洋来美国采矿,修筑横贯美国大陆铁路,歧视和迫害从到达新大陆的第一天起就如影随形。中国劳工饱受白人排挤,加州官方也指责华工抢走了工作机会。早在1858年,加州就试图立法限制华人入境。1871年,刚具雏形的洛杉矶中国城就遭到白人洗劫、屠戮。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这是美国法典里唯一一部完全针对特定国籍和族群的章节。这一法案不仅禁止华人移民到美国,已在美国定居的华人也无法获得公民身份,离开美国需要有证明才能再次入境。在1884年和1888年又通过补充法案,扩大了限制范围。这段时期,针对华人的暴乱此起彼伏(如:1885年怀俄明屠杀1885年华盛顿暴乱1886年西雅图暴乱1887年俄勒冈屠杀),官方对暴徒多有纵容包庇。《排华法案》原始有效期为10年,1892年延长10年,在1902年永久延长。1902年的法案更规定,所有居住在美国的华人都必须登记并取得居住证,否则将被递解出境。不少州也纷纷立法,细化对华人的差别待遇。直到1943年,中国已经是二战盟国,美国才正式终止《排华法案》,允许居住在美国的华人获得公民身份,虽然开放华人入境移民,但限额仅为少得可怜的每年105名。其他亚裔移民在1924年通过的移民法中也遭到限制。此外,加拿大在1885年1923年也曾通过类似的排华法案。

美国法典里的排华章节,今已废除。来源:康奈尔大学法学院


排华法案对今天的华人最重要的影响是,对比庞大的中国人口基数,在美华人数量稀少,以及随之造成的影响力匮乏。以爱尔兰作为对比,在1880年至1930年间,直接来自爱尔兰的移民有180万人,当今有爱尔兰血统的美国人高达三千六百万(来源)。1880年至1920年,直接来自意大利的移民高达400万,今天有意大利血统的美国人是一千七百万(血统来自居民自愿申报,一个人可以申报多个祖先来源)。对当时从欧洲大陆移民美国的白人来说,美国是自由与充满机会的热土;对于当时在美国的华人来说,美国却是一个生存环境恶劣的血汗工厂。由于长期禁止华人新移民到来,也不允许在美华人与白人通婚,华人人口逐渐凋零,还有一部分人选择逃离这个充满敌意的国度。1930年,美国华人只有7.5万,仅占全美人口的0.06%。而当时即使是同为亚裔的日本人也已经接近14万(来源)。华裔美国人在今日的总数只有380万人(来源),占总人口的1.2%。

美国华裔总人口历史数据。来源:维基百科


有时候我们没有意识到历史的进步是多么缓慢。亚裔和白人不能通婚的限制直到1967年在美国一半的州都有效。怀俄明州禁止亚裔拥有土地的法律在2001年才废除(Alien Land Law)。(来源:Zakkeith。这是一个很好的网站,作者用心地列出了华人遭受歧视的历史事件,虽然没有大部分列出出处,但可以用搜索证实。)

既然对华裔的歧视贯穿美国历史,那么华人就有完全的正当性去要求社会对歧视华人的言行严肃对待,主张属于华人的政治正确。“杀死中国人”在美国的土地上真实地发生过,决不能有任何人把它当成无伤大雅的玩笑。可是,华人对于歧视行为似乎一直反应不甚强烈。此次ABC工作人员在接到最初一批人投诉时,就说这是第一次听到有Chinese声称被offended。原因可能在于,由于美国长期排斥华人移民以及中国大陆与美国关系在1949年之后中断,来自大陆的华人在近三十年才重新开始大规模流入美国,新的移民没有先人经历过排华法案的迫害,新老移民之间出现了断层。这一断层还表现在,老移民的后代说粤语居多,而新移民说普通话居多;老移民聚居中国城,大多从事餐饮商贸,新移民散居大都会区周边,行业多样。新老移民之间的断层使得新移民没有继承早期移民遭受歧视的记忆。

可是,种族歧视可不会区分新移民还是老移民。 在通常情况下,由于政治正确的约束,严重的种族歧视很少会流露出来。但是在两个地方,歧视意识会自然而然地表现出来:学校和军队。

在学校,小朋友还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几乎是人的天然认知。根据2011年的一则报道(法新社),54%的亚裔青少年在教室曾遭欺凌,而白人青少年的这一比例是31%,黑人青少年是38%,拉美裔青少年为34%;62%的亚裔青少年曾在网上遭遇言语暴力,而白人青少年这一比例是18%。值得指出的是,美国心理学会曾对这一报道作出解释(APA网站),指出如果把欺凌发生的地点从教室扩大到整个学校,亚裔的受欺凌比例反而比其他族裔更少(这可能是因为在学校户外活动时亚裔主动避免和有欺凌倾向的其他族裔同学一起活动),但同时又增添了以下令人担忧的调查结果:单纯因为种族原因受到欺凌的亚裔青少年比例是最高的(11%),相比之下白人这一比例是2.8%,黑人7%,拉美裔6%;经常遭到种族歧视性语言伤害的亚裔比例也是11%,在各族群中也是最高;在1994-1995年对750名亚裔中学生进行的一项调查中,17%曾在过去一年里被极为严重地欺凌过至少一次(被枪或者刀直接威胁、被刺中、被割伤等);在纽约州和新泽西州的韩国裔中学生中,31.5%曾遭到欺凌;在纽约一所公立学校,在亚裔、黑人和拉美裔学生中,亚裔学生受到语言暴力(种族歧视性质的辱骂、取笑、嘲弄)和身体暴力(在走廊被掌掴,被拳揍,东西被偷)的比例是最高的;波士顿地区的华裔学生经常遭受非亚裔同学的语言暴力或身体暴力,其中语言暴力常针对华裔学生的口音、外貌或学业。

再看军队。军队是一个要求高度同质的地方,难以允许异类存在,巨大的日常压力也使人寻找出口释放。在军中,由于亚裔士兵有不同于其他士兵的外貌和文化背景,对他们的歧视尤为猖獗。仅在2011年,就有2位在阿富汗服役的华裔士兵由于不堪凌虐而自杀身亡。在纽约曼哈顿中国城长大的19岁华裔列兵陈宇晖(Danny Chen),在死前曾经遭到8位上级士官残酷虐待:他们用"gook", "chink", "dragon lady"之类充满恶意的歧视语言称呼他,故意怪腔怪调叫他名字,命令他做惩罚性训练,在碎石路上爬行或被拖行导致划伤、被同袍用石头砸是家常便饭(来源1来源2)。在陈宇晖身亡当日,他去哨楼站岗时发现忘记带头盔和水,他的上级命令他在碎石上爬行100米,其他士兵向他投掷石块。等他回到哨楼时,又被军官抓着防弹衣从台阶上一直拖下去。几个小时后,在哨楼便传出一声枪响。另一位在阿富汗自杀的华裔士兵,在加州Santa Clara长大的21岁的准下士Harry Lew,在死前也曾因小错遭到数小时辱骂和殴打、嘴被灌入沙子、被迫在地上挖洞四个小时。打他的士兵离开仅仅20分钟后,Harry Lew就在自己挖的洞里开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CNN)。

在社会的其他方面,对华裔的歧视也从未消失,赤裸裸的种族偏见仍然会在个别事件中暴露出来。2006年,普林斯顿大学学生校报发表了一篇故意使用支离破碎的英语写成的充满种族偏见的文章,嘲讽起诉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位华人学生:“I so good at math and science ... I the super smart Asian. Princeton the super dumb college, not accept me ... My dad from Kung Pao province. I united 500 years of Rice Wars ... I love Yale. Lots of bulldogs here for me to eat.” (来源)。2012年,ESPN网站编辑把"Chink in the armor"放在头条来描述林书豪,迅即被ESPN解雇(来源)。曾在大众网站和民间出现针对林书豪的歧视语言还包括Small penis(来源)和fortune cookie(来源)等等,令人讶异的是这些语言还来自他的支持者,可见长期以来人们对华裔的歧视性语言有多么视若无睹。2013年,韩亚航空一架客机在旧金山着陆时发生伤亡,Fox旗下一家地方电视台在报道中给飞行员胡编了几个东亚式名字,故意与英文嘲讽谐音(来源)。在年轻人聚会时,没有人会认为模仿黑人的厚嘴唇是恰当的玩笑,但挤出小眼睛、模仿中式口音,却屡见不鲜,人们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玩笑(来源)。

迪士尼旗下明星Miley Cyrus(左三)在与朋友的聚会上挤眉弄眼模仿亚裔 (来源


如果还有人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受到了种族歧视,他们应该知道,是否造成歧视的标准并不存在客观铁律。受歧视是个人感受,其他族群永远无法站在你的位置,感受你所感受到的愤怒。这当然不是说,是否造成歧视完全由这个族群说了算,但是认为一件事造成歧视也不需要看其他族群的脸色。这就好比有人出言不逊,你不需要问第三个人才能判断自己被骂。在佛州Zimmerman案件宣判之后,美国各地黑人举行了示威抗议。Zimmerman一案本来事实是清楚的,但是各界对黑人群体的情绪仍然体现出了高度理解。奥巴马发表了一则感性的讲话,回顾作为黑人的他亲身经历过的歧视,向社会说明黑人的不满其来有自,黑人的伤口尚未愈合。因此,一个群体的集体感受,往往与特殊的context有关,对此美国社会有能力也有意愿去理解,前提是这个群体需要向社会发出声音。认为华人over-sensitive的那些人,其实是under-sensitive,两者意见达成一致的办法可以是华人忍气吞声,也可以是把合理的标准向对方推进,让他们了解对待华人必须有同等的sensitivity。没错,我们就是应该在类似的事件中坚持抗争,把华人不可辱列入政治正确的主要范畴。

美国的族群政治就像一幅黑白图景,以黑人和白人的族群关系为绝对主题。在近十年,拉美裔以庞大的选票票源为资本,越来越多地登上政治舞台,首役便是当前正在进行的移民改革。而亚裔在这幅图景里像是透明的,没有属于亚裔的重大课题,以至于类似今天Jimmy Show这样的事件,当权者(官员、媒体、政商领袖等)倾向于息事宁人、泛泛表态,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在这幅图景fit in亚裔的位置,不知道为了亚裔去改动图景里现有的政治结构是会给他们带来政治收益还是损失。有网站曾尖锐地指出,费城数所高中的校方和学区官员之所以最初对亚裔学生受到歧视迟迟不采取行动,是因为欺凌亚裔学生的多数是黑人,而他们不想造成更大规模的种族争议。

亚裔不属于受到政策扶持的minority group的原因是,亚裔通常被划分为over-represented group,也就是说亚裔取得成功的人数相对于亚裔的人口数量来说算多,要高于所有族群的平均水平。相对地,黑人和拉美裔被划分为under-represented,“代表性不足”,因此要着重照顾。但这一划分忽视了两个问题:第一,亚裔并非只有一种,来自不同国家的亚裔之间的文化差别要高于黑人和拉美裔内部的文化差别,把所有亚裔笼统地统计在一起很可能会忽略某些需要帮助的族群;第二,在某一个行业、某一个方面占据优势不代表在其他行业、其他方面也具有优势。例如亚裔的平均成绩比其他族群好,在大学入学方面占据优势,因此许多学校都会把入学名额向under-represented族群倾斜。但在音乐和演艺方面,黑人绝不能说是under-represented,相反,美国亚裔、华裔歌手和演员却没有看到多少。在体育方面,优秀的黑人运动员数量和亚裔运动员数量也不成比例。鉴于体育和娱乐产业对大众文化的巨大作用,亚裔在文化影响力上是否有恰当的representation?

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代表全美人民对国家行使权力。虽然在一个选区哪个人当选和他的政党、政见都有关系,但我们可以通过统计议员人数来大致看出各族群在政治上有多少representation(数据来源:亚裔议员黑人参议员黑人众议员)。全美人口中,亚裔人口占5.8%(华裔占1.2%),黑人比例占13.6%。国会里,参议院为100人,每州2人;众议院有投票权的议员为435人,按选区分配名额。本届国会即第113届国会里,亚裔参议员1人,为夏威夷州的日裔女性广野庆子,占参议院1%;黑人参议员有2人,占2%。亚裔众议员有9人,占众议院2.1%,其中有三位日裔,两位华裔(来自加州的赵美心,前面的华裔士兵Harry Lew是她的外甥;和来自纽约的孟昭文),一位印度裔,一位有一半泰国血统,一位有四分之一的菲律宾血统,一位有一部分萨摩亚血统;而黑人众议员多达42人,占众议院的9.7%。尽管亚裔议员和黑人议员在国会的比例都少各自的于人口比例,说明白人从政仍然占有绝对优势,但亚裔的代表性显然比黑人更加不足。一般来说,参议员资历较老,在职时间长,由于一个州只选出2位参议员,需要在地方有更深的根基;而众议员只需要在一个选区竞选,当选较为容易(并非绝对)。亚裔和黑人在参议院人数都很少,说明少数族裔至今仍然难以培育能与白人匹敌的州内长期政治势力。而亚裔连在众议院都缺乏代表,是否可以说亚裔即使在选区直接竞选上都已处于劣势地位呢?

Jimmy Show事件折射出许多美国人对中国以及海外华人在近代所遭受苦难的无知,也折射出华人缺乏政治影响力的现实。任何时候,我们活在当下,也活在历史中。海外华人在美国,以及在加拿大、东南亚等地的血泪史还不为世界所广泛了解。在维基百科,美国排华法案至今只有9种语言版本(包括中文),加拿大排华法案更是只有区区5种语言版本,且英文版十分简略。提起种族歧视,美国人不会首先想到华裔和亚裔。学界对亚裔和华裔历史的研究,远远少于对黑人历史、对同性恋运动史的研究。就拿此次事件来说,节目播出后12天,事件仍然没有进入主要美国媒体,迄今为止有专门新闻报道的英文媒体中影响力最大的是在美国不太知名的香港《南华早报》(注:此文写于美国时间10月27日,此后有几个美国媒体报道)。华人需要打破沉默,让美国大众了解华裔和亚裔的历史,树立尊重亚裔的价值观;需要借鉴民权运动的经验,积极参与美国政治,才能防止惨痛历史的重演,才不再会是被忽视的透明族群。这件事,不能指望两岸政府,不能一味顺从所谓主流公意,华人必须靠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
更多回答
802
知乎用户,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
aenrik知乎用户、卮言 等人赞同
我这两天其实看了很多冷嘲热讽,本来想写篇文章反驳的,正好发现了这篇,这个人是美国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Hastings 法学院院长,华裔美国人,应该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 英语好的筒子可以看:Jimmy Kimmel and Me希望有人能@下原来那些不在美国,却喜… 显示全部
316
谢邀去看了一下节目的视频,非常搞笑,也非常残酷。节目里有四个孩子,每个人说得话显然都是配合其种族定式,精心设计的笑料:一个典型的白人孩子(WASP 式),说要把中国人都杀了;一个典型的黑人孩子,说要建个墙(great wall)把中国人给隔离了;一个典… 显示全部
1787 人关注该问题

回答状态

最后编辑于 2013-10-31

所属问题被浏览 132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