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韩国电影《熔炉》?

关注者
5895
被浏览
3119733

756 个回答

把《熔炉》作为一部电影(艺术作品)来评价,我做不到。因为作为一名特殊教育工作者,这部电影所展示的,不仅是发生在韩国的一件事实,而且让我回想起在国内工作时接触到的无数事实:有障碍人士,无论是孩子还是成年人,都默默地承受着普通人从未想象的、比其他人群更多的利用(exploitation)和侵犯(abuse),包括性侵犯。

美国官方网站上列出的数据告诉我们,超过90%的发展障碍人士(包括男女)一生中至少经历一次性侵犯,49%经历10次以上。性侵犯发生率如此之高,却只有3%被报案。更多有关障碍人士是性暴力高危人群的数据请看这里:Prevalence of Violence

那么中国呢?我不知道,找不到相关数据,如果有人有资料并愿意分享,我将感激不尽。但是我在国内从事特殊教育工作五年,虽然没有遇到过《熔炉》中的情况,也见过不少以下的场面:在盲校里,校长、主任以关爱的口吻对某个乖巧的女生说话,同时把手放到她腰臀之间,视线直接投到她衣领之内,毫不掩饰;在聋校里,几位老师当着女学生的面高声谈论她们的身体发育和颜值,讲着荤笑话,我不知道学生是否能读唇理解他们的话,但她们都单纯地笑着;在招收智力障碍学生为主的启智学校里,一名女生高兴起来熊抱她的男老师,老师不仅没有保持身体距离或借此机会教育学生如何保持人际距离,反而搂得更紧——是的,我有可能误会了老师拥抱时变得急促的呼吸,张开的鼻孔和泛红的脸,可能天气太热了。

刚开始,我只知道上去隔开学生,像母鸡一样把孩子护在身后。有时,我这样做导致校长的手从学生臀部移到我大腿上,但更多的时候侵犯者会自惭形秽而罢休。当这些事情不断发生,我发现自己不可能每时每刻做所有学生的母鸡的时候,作为一名教育者,我开始了性教育课程的开发和实施。从小开始教孩子认识自己的身体,保护自己的隐私,区分公共场所的行为和隐私行为;学会对不同关系的人保持不同的身体距离;学会尊重别人也要求别人尊重自己;学会正确的性词汇,当有需要的时候能够义正词严地表达和捍卫自己;学会有效的沟通方式,学会交朋友、交男女朋友、维持一段愉快而互相尊重的亲密关系,拥有健康快乐的社会生活;学习性和人类繁殖,享受健康快乐的性生活。除了培训教师、编写教案集,到特殊学校推广性教育之外,我们团队与从美国Planned Parenthood请来的性教育教师共同为各类障碍儿童编写了性教育的资料,部分放到了这个网站:www.srcpcn.org/,另外也建立了一个面向普通青少年的性教育网站www.sexualityzone.org/。由于专业所限,我们教育工作者不善于推广,也没时间推广这些网站,主要是为了在学校开展性教育时能够给教师、家长和学生提供网上学习资源。

我不是司法工作者,不是政策制定者,不是教育管理者,但仍想方设法地发挥我的专长,用我的方法保护有障碍的孩子和成年人,少受、免受性的侵犯。哪怕你的领域与特殊教育无关,与儿童无关,我相信每个人都能找到有效方法发挥自己的专长,为这个群体或其他受侵害的群体伸张正义。
静音的呐喊
初二的晚上被零星的鞭炮声吵醒,就起来看了《熔炉》,看完之后,再也睡不着,一直到天蒙蒙亮。其实,相同的题材的电影如今已经不算少了,但我总觉得这个话题还是被放在尴尬的“禁区”。
改编自孔咏明[韩]根据2005年韩国光州聋哑学校学生性侵案件始末的同名小说《熔炉》。虚构的小镇“雾津”终年弥漫着浓重的雾气,聋哑学校新到任的美术老师姜仁浩在学校古怪压抑的气氛中,一步步发现被“默许”的罪行,并决定与此抗争。
很佩服导演的勇气,在影片里,聋哑孩子被害的经过没有被三两个镜头或是几句画外音含混带过,而是选择了在孩子们向老师“叙述”被害经历的同时把最痛苦不堪和压抑恐惧的片段全部展现给观众。录制取证的整个过程中让孩子重新回想被凌辱的记忆非常残酷,而这个帮助他们解说手语表达的过程,也可能正是姜仁浩决定保护这些无声世界里连哭喊都被吞没的孩子的理由。
为了用法律手段严惩被告人,姜和人权维护会的美英一边安抚孩子,录制控告的视频,并与媒体取得联系,促进了案件的关注度;一边奔走在各个部门想要取得支援和帮助。庭审中,出庭做假证的校工和医生,被告人聘请的具有“前官礼遇”的律师,不明就里跑来声援禽兽校长的基督教徒,面对他们荒谬的离谱的谎言和毫无说服力的辩护,这些出庭的受害人,听证席上坐着的聋哑人却只有“呜呜呀呀”的喊声和默默的流泪来表达愤怒和委屈。影片里,没有关于受到被告人不断威胁不断利诱的桥段,双方也没有激烈的面对面的对抗和辩论。而也恰恰是这样,会让人从内心感觉到最深的无力和痛苦,恰恰是因为没有强制力去阻挠你为孩子们抗争;你收集的证据也是你公诉时有力而确凿的说明;孩子们抵抗住内心的恐惧和二次伤害出庭指认,勇敢又聪明的回击了对方的无耻狡辩,一切都指向你,指向正义的胜利,但只是权钱交易,人情礼遇的薄薄一道墙,挡住你所有的反抗。让人绝望的,还有那些孩子的亲人为了一定数量的赔偿金额同意达成和解的态度。这样一来,所有的努力全部都坍塌在最后的审判结果前。
可能是出于电影表现方式的考虑,导演对小说进行了一些加工改编,安排了受害孩子之一最后的复仇,而这死亡并没有紧接着一个普世的大结局,逍遥法外的依旧逍遥,受到伤害的人还需要慢慢的平复,而努力抗争的人们终归是要回到生活里,无论是否继续抗争。
当事情慢慢被人遗忘,姜仁浩回到首尔,穿梭在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之中,没有人知道他曾经亲身在“雾津”这个地方看到过什么,经历过什么,甚至很多人不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的暴行。地铁通道里被白雾笼罩的风景区广告上写着“欢迎来到雾津,白色浓雾之都。”美英在信里说,我们努力奋斗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我们不被世界改变。
后记:2005年光州仁和聋哑学校虐待和性侵害残障学生一案中,被告人并未接受实质性的处罚,仍继续担任学校职务。2011年前后小说和电影《熔炉》面世,引发韩国民众持续关注,在民众呼声和舆论压力下,光州警方再次着手调查此案,涉案人员被重新提起公诉,与此同时,韩国韩国国会出台和修订了一系列保护未成年人法案,尤以《性暴力犯罪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为重,这部法案又被叫做《熔炉法》。
2012年熔炉案的当事人被判处12年有期徒刑,刑满后佩戴电子追踪仪10年,身份信息公开10年。在已经废除死刑的韩国,处罚力度已经是重罪重罚了。
知乎上有位知友看过《熔炉》后这样说“一些国家拥有改变制度的电影,而另一些国家只拥有能够扼杀电影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