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 2013 年 9 月发布会(美国场)有什么亮点和槽点?

于北京时间 2013 年 9 月 11 日 1:00 开始,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举行。
关注者
878
被浏览
27,105

49 个回答

好像大家讨论的都是发布的新产品有何亮点与槽点,而忘了这个问题问的是发布会本身。
刚又看了一遍发布会视频,这是中文版的地址:2013年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官方视频原声中文字幕
2013年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官方视频原声中文字幕 http://v.qq.com/page/j/b/x/j0012p795bx.html
我来说说我看到的几个:
1、Federighi一开始介绍iOS 7的一些亮点,然后说到新铃声,边播放边说:“这么优美的旋律听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跟着一起动起来,结果忘记接电话。”
2、之后Federighi介绍iTunes radio的时候貌似高端黑了一个农村重金属摇滚乐队,在演示添加他们的广播时说:“还好他们只是上传的视频,要不然真担心他们会从屏幕里跳出来的。”
3、Schiller介绍iPhone 5c的时候说iPhone是多么的环境友好,不含有哪些哪些有害物质,包括安卓……
4、同样是Schiller,在介绍iPhone 5c之前,很调侃地说道:“你们中的一些人之前肯定在网上看过图片了,对吧?不过没关系,这说明你们都对这款产品十分激动。”
5、依然是Schiller,介绍5s的成像质量时,列举了一系列的照片,最后说苹果有个传统,介绍相片时都要放上一只有小动物的照片,所以这次放了一只松鼠。还饶有兴趣地给大家普及这只松鼠的品种。最后感叹:“这只小家伙在我们照相的时候竟然没有动,我们应该多照几张。”接着就黑起了熊孩子,举了一张熊孩子的照片,说我们终于拍到了这个患小儿多动症孩子安静的时候。

还看到的话再继续补吧。
如果是 iPhone 5c 的价格更低,符合消费者(中国消费者)一个能预期的范围,那么这场发布会很有可能具有些摧城拔寨的架势了,这个价格是否能奏效,其中的市场反应很难去预计,包括中国市场是否对其他国内厂商相对低价的手机的份额是否完全没有影响,现在很难判定,Apple 对这个产品的价格策略肯定有过充分的考虑,而且此前也有范本,那就是 iPad mini 的价格,在发布时人们都普遍认为相对 Nexus 7 等产品没有侵略性。如果从产品上去看,如果并不在专注于配件参数之价格比的话,iPhone 5c 的这个价格是合理的,因为除了塑料的外壳这种材料的选择,在其他工艺上并不逊色于 iPhone 5s,而材料的选择并不能用廉价和高档来区分,塑料可以带来很好的色彩表现之类。更重要的是 iPhone 5c 与 iOS 7 的搭配。

iOS 7 虽然在发布之后一个短时间内,给一些用户带来不少冲击,有趣的会发现一来就抱怨的往往是原先在意设计的人群,那些靠 Apple 培养起审美,甚至包括一些设计手法的设计师,这些人原先得以依靠的东西被瓦解之时,就变得无所适从了,它属于审美的一种形态——习惯美[1]。但是,不久之后,尤其越靠后面,如果去 Twitter 以及新浪微博去搜索 iOS 7,会发现几乎每一个提及这个关键词的人都是等不及了。

iOS 7 虽然不是这场发布会的主角,但是看待这场发布会,需要将它纳入其中。对这场发布会,我们可以去讨论和分析具体的一个产品,但是对于所谓“后 Jobs”时代的 Apple 来说,从这场发布会开始,慢慢能呈现出一个全貌,至少一些轮廓开始逐渐清晰,这个传递到人们的图像在成型,就像 iOS 7 一样,它与前时代是有非常大的差别。

这个改变追溯的代表人物上,那就是 Tim Cook 和 Jony Ive 了。

Tim Cook 和 Jony Ive 都是说话柔和的人,相比于 Steve Jobs 那更是温顺,但是在底子上,我觉得两人都比 Steve Jobs 更加激进,而 Steve Jobs 则是非常传统,甚至说更像传统的匠人,一个做“设备”的匠人,匠人都是保守的。

可能很多人认为保守和激进的关系应该颠倒了,如果去阅读相关的材料,我认为可以意识到这点,我当然是靠这些阅读得出的结论。这个推定导致的一些误解,可能和人们潜意识中保守是差的,而激进是好的这样的映射关系有关。

Steve Jobs 的保守,并不是指如果保守了就推不出那些革命性产品了,保守与 Vision 并没有太大关系,而是表现在具体的执行层面。Apple 一些具体的一些具有革命意义的举措,尤其是面对产品之外,非“设备”内在关系,而与市场与用户等相关,Steve Jobs 开始都是持反对态度了,比如 iPod mini 和 App Store 两项,对每个产品来说,属于转折点的,这些在 Walter Isaacson 的《Steve Jobs》一书中有详细介绍。

保守带来的另外一面就是如匠人一般,紧紧围绕产品,这也就是为什么 Apple 的优秀产品能够不断推出,那是从很多设计之中挑选而出的,如果没有具备这种匠人思维,很难从那么多设计样机中选择出一个恰好的最终形态。

Steve Jobs 的保守也可以从他个人喜好上看出,他以设计品味著称,所以按照人们的“常理”认识,靠着杂志培养起的常理,他应该住在杂志上表现的那些以 Iconic 设计围绕的场景之中,但事实是很日常,包括他的家居环境,这与一位成熟的匠人非常贴合。

Tim Cook 和 Jony Ive 不具备 Steve Jobs 那样的 Vision 能力,而且两人专于各自领域,但是两人都是激进的,富有进攻特性的。

Tim Cook 的进攻特性容易理解,比如他在供应链的表现,比如刚加入 Apple,就将生产外包,不断将成本和生产控制到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办事雷厉风行,富有魄力,比如元件的采购策略之类。在很多方面 Tim Cook 的进攻性 Steve Jobs 是无法达到了,比如舍弃 Scott Forstall。另外对中国市场的重视也可算其开放性的一种体现。

Jony Ive 的激进或许很难明白,因为从他对设计的理解中,可以看出他与 Steve Jobs 一样具有匠人的精神,不断追求直到最佳的选择,而不是为了不同而不同。但 Jony Ive 在设计上有更大的视野,能够容许变化,iOS 7 就是很好的例子,另外从一些具有转折意义上产品上能看到 Jony Ive 的这种设计上的 Vision 和开放性,从透明 iMac 开始一直到 Unibody 等, 这些我们在事后观察看起来顺理成章,但是要在创作者的角度去思考,这种突破不是靠因循守旧能带来的。如果坚持那种“习惯美”,Apple 不会在具体设计的形态中如此反复。

iPhone 5c 可以看作是 Tim Cook 和 Jony Ive 具有进攻性的一种体现,这是一个战略性的产品,而并不是“最好的产品”,如果只推出“最好的产品”,那么就自由 iPhone 5s 了,当然 Apple 能够能使 iPhone 5c 生成正当性,而不是被认为是一种变种,比如通过取消 iPhone 5,通过材料的选择,色彩的确定等等,让 iPhone 5c 相对于 iPhone 5s 以及 iPhone 来说,是一个独立的产品。

没有了 Steve Jobs 的那种保守和吹毛求疵,如何抑制分化和稀释就必不可免,这就需要市场的参与,Apple 不再具有以前那种非常凝聚而具形的形象,但“后 Jobs”时代的开放性同样让人充满期待。

可能就是更多的色彩。


1. “美有两种起因:天然性和习惯性。自然美来自构成统一性的几何,即均衡与比例。习惯美来自使用,因为熟悉会使人生发对事物原本没有的爱。后者出错 的机会较大。真正的标准应该是自然或几何美。几何图形天生地比不规则图形更美:方与圆为最,其次是平行四边形和椭圆。直线有两种状态最美:水平状态与垂直 状态;因为这种美来自大自然,而且来自需要,没有状态会比挺拔更加结实”。 来自:douban.com/note/8731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