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向富人多征税吗?

比如提高部分消费税税率(例如金银首饰、高档汽车等奢侈品),比如加征资本利得税。 ------------------------------------------------------------------------------------------------------------------------------------ 8月18日 修改请见谅 原描述表达的是提高消费税率,这其实是流转税的范畴。而流转税指以纳税人商品生产、流通环节的流转额或者数量以及非商品交易的营业额为征税对象的一类税收。明显不切题目中“向富…
关注者
1990
被浏览
106028

125 个回答

看了这么多回答,忍不住想说几句。

补充一个观点,在单个国家当中,单纯的向富人加税,到最后都会变成向中产阶级加税。

为什么呢?

因为富人能走啊。

很简单的举个例子,你想在中国征收遗产税,人家可以移民去香港啊。香港06年就取消了遗产税了。在美国你也可以设立信托基金啊。你给奢侈品加税,别人可以出国去买啊。

但是中产阶级走不了啊。

道理说穿了很简单,你在想加税的同时,必须要同时提高整个社会的福利和社会保障制度,提高对富人的吸引力,把富人留住的同时你也把他的资本留住了。

税收的调节能力本身就有限,怎样营造一个公平高效的竞争环境才是我们最需要考虑的。

在自己专栏里面做了补充:zhuanlan.zhihu.com/shiz
这个问题几乎不可能在一个答案里讨论清楚,但我们至少可以把问题给定义得更清楚一些。
首先,在这类问题上,没有什么”应该“或者”不应该“。在不同的情况下,对最富有人群的征税税率必然是不同的,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的目标。如果政府希望减少贫富差距,提高再分配水平,那么增加富人税率可以立竿见影;如果政府希望增加总投资,增加就业,那么他也许应当减税。在不同的时期,由于政府的目标不同,社会的财富结构不同,最高税率有着显著差别。
上图摘自Handbook of Public Economics 在2013年出版的第五卷。
可以看到从上个世纪初到1950年,最高边际税率一直在上升,其中英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几乎接近100%,美国也在1950-1960年间保持在91%。
在60年代后,这些国家的最高边际税率又开始下降。到本世纪初,几乎所有国家都处于半个多世纪以来的税率最低位。
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这些国家对于富人的税率又重新上升。
从边际税率的先升后降再上升,就可以讲出一大串故事,比如大萧条、两次世界大战,以及由此带来的左倾大政府思潮,而后又是西方世界对社会主义的恐惧,滞胀的出现,政府调控的失灵;再到席卷全美的示威”We are the 99 percent",奥朗德重新对富人征高额边际税率,等等。
列出这幅图的意思是,在税率这种问题上,我们只能说这个政策是不是有利于当前的经济环境,是不是已经最大程度符合了各个社会阶层的诉求。单纯讨论对错,是没有意义的。在中国我们说公平和效率,初次分配注重效率再次分配注重公平云云,在西方国家我们又说equity-efficiency trade off,这在全世界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
所以,如果我们要讨论是不是要对富人征更高的边际税率,比如说,中国的富人,就必须把当前中国公平和效率两者何为重要讨论清楚。
首先,我们单纯地讨论一下提高富人的税率,分别会对公平和效率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1,公平
不可否认的是,目前富人所拥有的财富占全社会的比例正处于历史的高峰。最高收入的百分之一人群,占总收入的20%,是平均水平的20倍;前万分之一的人群,拥有3%-3.5%的财富,是平均水平的300多倍。这里说的还只是收入情况,要是看财富拥有情况,这些比例都要乘以2。我们得承认,最富有的人,在比例上来说必然拥有最多的聪明人、高技能人才和最富有企业家精神和冒险精神的人。但问题是,最富有的人,真的能生产几百倍于平均水平的社会财富吗?在这几百倍里,富人的家庭背景、权钱关系贡献了多少?富人的资本联盟产生的各种有利于富人的政策,又在多大程度上进一步加剧了收入不平等?
上图摘自自Saez的公共经济学课程,表示美国最富有人群和剩下99%人群在近20年的收入变化情况,可以发现,最高收入的人群,在收入增长时攫取了所有增长的六成,而在危机到来时则并没有产生相匹配的损失。在2008年之后的复苏中,富人更是攫取了整个收入增长的121%——这意味着在富人赚钱的同时,剩下的99%人群出现了收入降低。
这引爆了人们的不满,即所谓的”We are the 99 percent"运动,政府便产生了提高富人边际税率的动机。税提高率对于最富有人群的收入控制到底有没有用呢?
当然是有用的。
上面两幅图都摘自Handbook of Public Economics 在2013年出版的第五卷,其中上图的横轴表示从1960年到2009年各个OECD国家最高边际税率的变化,纵轴表示同时期内最高收入人群的收入份额。下图表示不同时期美国的最高边际税率,以及最高1%人群和剩下99%人群的收入变化。我们能发现的一个显著趋势是:最高边际税率越低,富人相对于穷人的增长速度越快。当美国开始减税时,他的富人收入便大幅度提升了。美国作为减税幅度最大的国家之一,他的富人收入在过去50年内可以说有着异乎寻常的增长;而丹麦、瑞典、德国等国家,由于并未减税,其收入变化较为平均。

2,效率
虽然提高税率能够降低不平等,但显然也会对效率产生影响。如果税率过高,努力工作也赚不到更多的钱,不努力工作也能赚不少钱,那人们的最佳选择就是减少工作的努力程度。
上图的横轴表示总收入,纵轴表示税后可支配收入,那根红线就是社会主义大国法国的状况——收入50000美元,最后被课税后可以花30000多;收入为0,也有接近20000元的福利。那我还不如就吃福利,在家休息得了。
过高的边际税率,也会影响优秀人才的走向,比如最近法国发生的电影明星移民的现象。这篇论文(Taxation and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of Superstars: Evidence from the European Football Market)研究了一个有趣的问题:最高税率与球员转会。研究发现,由于丹麦的税率改革,高收入移民的税率从59%下降到25%,这引发了大量优秀球员涌向丹麦。这说明,对于足球运动员这类高流动性人才来说,税率可能会是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

从效率和公平的分析来看,美国属于更注重效率的国家,所以这些年来他有所左转;而欧洲属于注重公平的国家,所以产生了欧猪五国。他们可能都需要有所折衷。那么中国更接近哪一类国家呢?
我的看法是,中国这三十年的改革,完全走的是效率路子,对于公平可以说几乎没有关注。现在,中国的不平等状况可能已经与美国类似。
增加富人税率,增加转移支付,会造成工作努力程度降低吗?会不会让富人选择移民?可能会。但如果我们继续放任“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可能可以继续改善一些效率,但更可能在公平的缺失上吃更大的苦头。
(本答案仅讨论富人税率,暂不涉及其他话题,因此我不会回应诸如“为什么不改进法制”、“首先应该增加民主”之类的话题,这些东西都和本答案不矛盾。连家用电脑都是16核的了,请别再停留在单线程时代。)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