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好的校园,如何才能设计好一个学校?

本题已加入知乎圆桌 » 建筑日用指南,更多关于「建筑」的话题欢迎关注讨论。----------可从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作为切入口。
关注者
2155
被浏览
125851
谢邀,我先讲个案例。
我的一个老师带了一个团队做一个学校的标。这个学校包括小学部和初中部(被一条马路隔开,要考虑联系方式。)老师的设计是把所有班级按年级组成院落配合植被覆盖基地。“好久没有看见过从树与树之间走去上学的学校了。”他说。专家组正好有和他很铁的朋友后来知道那个方案是他的以后很觉得不可思议:“我以为两层的房子这样平铺加这么多院子还要考虑体育设施综合楼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当时一个个面积核算了,完全可以!”评标的时候他是力挺这个方案来着,无奈还是最后落选了。我老师说那个学校的一个女校长看了他们的模型以后第一个问题是:“下雨的时候学生怎么办?”“我就回答:‘我认为小孩子经历点风雨没有问题。’”这是他的脾气,不对路的就宁愿一句话噎住你,而实际上有廊道和植被的情况下遮雨并不是问题,他只是反感校长打着一个呵护的旗号却忽视更多的东西。当然的最后的中标方案我们都很熟悉,入口广场接中轴线接教学楼前坪,教学楼照例是中轴对称的洋派建筑,再往后就是尽量沿袭“风格”的图书馆,和突然又暧昧出一些弧线的体育馆。

拍板的人不变的话,我们在探讨的就是伪命题。

什么样的学校是好学校?山沟沟里一间瓦房,最远的学生要在翻三个山头才能来听支教的大学毕业生讲山外的故事,这也许就是附近最好的学校了?又或者“重点高中”这种抬头的学校,军事化管理产业化运营,交几万‘赞助费’就享受和未来文理科状元一起读书的机会只是有可能高考的时候挂在别的莫名其妙的高中名下?或者你高考前,别人家长喜欢有意无意提起的那几个出国泼熊,投毒,派系斗争一路带到海外去的学校?

其实,首先应该谈教育。

Ken Robinson在TED的演讲都可以看看,TED | Search 这里有四个讲座。他作为教育学家主要反思的是现代以来将学生像生产线上的产品一样对待,按年份,优劣来区分,灌注固定的课本内容。他的这些演讲暗合了意大利女教育学家蒙特梭利的教育方式(Montessori education)主张混年龄的教育方法,着重培养孩子动手,自学,合作的能力。他们甚至把荀子的一句话奉为经典:不聞不若聞之,聞之不若見之,見之不若知之,知之不若行之(If I listen I forget, if I see I remember, and if I do I understand);學至於行之而止矣(《荀子·儒效》)这里不扯远了,我给一个有意思的例子,巴厘岛的这个绿色学校。起因是创办者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快乐成长,于是他举家迁往巴厘岛,由于不满足一开始建筑师给的太普通的‘方盒子’设计,他和本地人决定用竹子建学校,摸索出来的技术越来越成熟,甚至可以吸引附近的居民和世界各地的志愿者来这里搭建这种绿色学校。小孩子在这里学习辨别野果,插秧,摔跤,编制,听世界各地的志愿者讲故事(孩子大多来自世界各地,但是明确规定了本地小孩一定要达到一定数量)。

其实中国也有年轻家长渐渐有了这种诉求,比如首页-在家上学,在家上学联盟,China Homeschooling, 又或者杜郎口中学这种混着蒙特梭利影子的的例子。
(微博信息,杜郎口中学,不太了解略有保留)

一方面看看这些学校的模式以及其所包含的建筑规划景观上的可以借鉴的优点有助于在学校设计中跳出传统的等级制的学校模式。另一方面,我们当然明白要这样全然改变目前来说还不太可能,但正如Ken Robinson在“如何逃出教育的死亡谷”这一演讲结尾处讲的故事:死亡谷是美国加州的大峡谷,常年干旱寸草不生,一年春天偶然的暴雨后,从来没有生命迹象的死亡谷居然开出了鲜花。Ken以此来鼓励我们改变现状的信念。所以如果结合以上所说,我们的确可以总结出一些在做学校设计时可以把握住的原则,也许不能立竿见影的改变死亡谷,但是请相信潜移默化的作用。不成系统的列举三个设计上的可能,聊表回答问题的义务。

开放空间:
玩的天性实际上有助于学生发现问题和揣摩伙伴之间合作关系,文章最开始提到的庭院就是这种空间:它大小适合并含有暗示性的所属关系(属于周边几个教室),活动被监督(视觉中心)并且拥有多种可能(视觉,嗅觉,听觉,触觉)。这些都在刺激和增强学生(特别是低年级)的感知。

属于学生的空间
在中国的教育中信奉家长式的监督,创造一些空间用同龄人的看与被看替换师长的监督有利于学生之间的交流,也许就是过道旁边一个小型的阅读空间,学生席地坐下正好可以挡住老师的视线。但同时,需要配套的就是在家长式监察下降时如何避免诸如学校霸陵等不良行为的发生的考虑。这样的事件可能发生在教学楼一楼楼梯背面又或者厕所。我去过一个伦敦切尔西附近的学校,设计师在设计厕所时使用的是并排单间设计,开敞的盥洗室仅用颜色与走道区隔(男厕是绿色,女厕是粉红色)

有教育暗示的空间
好的无障碍设计,生态设计,展示空间设计等等这些都在非说教的表达人与人的尊重,对环境的责任和自我才能的欣赏和被欣赏。

还是那句话,真正意义上的好学校依附的是好的教育,但是在目前的现状下花都一点的心思站在学生的立场会收获一个稍好写的结果。那样我们至少没有让事情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