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自己喜欢的小众歌曲一旦被大众化了后,就觉得非常不爽?

比如最近的《董小姐》。 顺便再问一个问题,为什么自己非常喜欢的炮友和别人约炮,自己也会很不爽?
关注者
2,271
被浏览
210,795

404 个回答

我在另一个答案[1]里涉猎了一点这个问题,@Mackyo 因此@了我,但是“把自己当成了普通艺术家”的说法其实是我为了讽刺别人创造的,不算是认真地回答,解释清楚这个问题,恐怕得让专家来。下面我尝试从不同的角度来接近这个问题:

  • 心理学说:
我是心理学门外汉,但我本能的认为这首先是一个心理学问题。心理学里面有种投射现象,就是我们把自己的感情投射到审美对象身上,将其人化,即“我”进入“客体”。朱光潜说过:“外射作用就是把我的知觉或情感外投到物的身上去,使它们变为在物的”。弗洛伊德说这个过程会产生性快感(力比多)——我想,能让我们产生性快感,供我们“进入”的东西,我们多半是不想让其公之于众的。如果谁有这方面的心理学好书推荐给我可以给我留言,我还挺感兴趣的。

  • 灵性学说:
大家的答案里提到了“优越感”,我们先假设优越感是存在的,那么这种优越感来自于什么?我们又为何需要这种优越感?

有个人叫艾克哈特·托尔,我也不知道他研究的东西到底算不算是心理学——我其实觉得他有点神棍——他写了一本书叫《新世界——灵性的觉醒》,我们就姑且称之为灵性学说吧。托尔发明了一个概念叫“小我”:
很多人对于他们脑袋里的声音是如此的认同——那个不间断的、不自主的、强迫性的思想续流,还有随之而来的情绪——我们可以形容这些人是被他们的心智占据的。如果你对此毫无觉知,就会认为你自己就是那个思考者。这就是小我的心智。我们称它为“小我的”(egoic),因为在每个思想——每个记忆、每个阐释、意见、观点、反应和情绪里,都有一个自我感(小我感)在其中。从灵性的角度来说,这就是所谓的无意识。你的思想,你心智的内容,当然是被过去所制约的,过去是指:你的教养、文化、家庭背景等。你心智所有活动的最核心包含了一些重复和持续的思想、情绪和反应模式,这些都是你最强烈认同的。这个实体就是小我的本身。

在大多数的情形中,当你说“我”的时候,其实就是小我在说话,而不是你,我们在前面已经看到了。它包含了思想和情绪,还有一堆你认同为“我和我的故事”的回忆,还有你不自知而习惯性扮演的角色以及一些集体的认同,像国籍、宗教、种族、社会阶级、政治立场等。它还包括了个人的认同,不仅是认同于个人拥有的东西,还包括个人意见、外表、长久以来的怨恨,或是关于你自己比别人好或是不如别人,还有自己是成功或失败的概念。

小我的内容因人而异,但是在每个小我中运作的结构都是一样的。换句话说:小我的差异只是在表象,深究之下都是一样的。它们是怎么样相同的呢?它们都是靠认同和分离为生。当你透过小我而活的时候(小我是心智制造的自我,由思想和情绪组成的),你身份的基础就是不可靠的,因为思想和情绪的本质就是短促而稍纵即逝的。所以每一个小我都不断地在为生存而挣扎,试图保护和扩大自己。为了要维护“我——思想”,它需要一个相对的思想——他人。概念上的“我”,如果没有一个概念上的“他人”的话,就无法存活。当我视这些“他人”为敌人的时候,他们是最与我分离的。在这个无意识小我模式天平的一端,是小我强迫性地责怪、埋怨别人的习惯。耶稣对此也曾说过:“为何你只看见你弟兄眼中之刺,而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呢?”在天平的另一端,是个人之间的暴力行为和国家之间的战争。在《圣经》中,耶稣问的这个问题从未得到回答,但是答案当然应该是:因为当我批评或责怪他人的时候,我觉得有优越感,也比较强大。

托尔认为,“小我”对于优越感,是有需求的:
比如说,你正打算要告诉某人一则刚发生的新闻。“猜猜看发生什么事了?你还不知道吗?我来告诉你吧!”如果你够警觉、够临在的话,你可能在正要宣布这则新闻之前,感受到自己内在的短暂满足感,即使这是一则坏消息。这是因为在小我的眼中,那一刻你和他人之间产生了施与受的不平衡状态:在那短短的一刻,你知道的比别人多。那个满足感是来自于小我,而且是源自于你感觉到你的自我感此刻比别人强。即使对方是总统或教皇,你在那一刻有更多的优越感,因为你知道的比别人多。很多人对八卦特别上瘾,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不但如此,八卦通常带着对他人恶意的批评和判断,因此它也经由一个暗喻的(但却是幻想出来的)道德优越感来强化小我——每当你对某人有负面评价的时候,就会产生这种优越感。

如果他人拥有较多、知道的较多,或能做得较多,小我就感觉备受威胁,因为和他人相较之下的“较少”的感受,会缩减它虚拟的自我感。它甚至会试着用削减、批评、藐视其他人拥有的财产、知识或能力的价值来重新修复自己。同时小我也许会采取不同的伎俩,如果对方在大众的眼中被视为是重要人物的话,与其和对方竞争,不如借由和他攀上关系来增强自己。

从上面的观点出发,当我们喜欢诸如《董小姐》的小众音乐时,是否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其小众性呢?或者说,我们是否在享受信息不对称的优越感呢?当大家都知道这首歌的时候,我们是否感觉到自我受到了某种威胁——某种自己被掏空或者变得不完整的威胁?我必须诚实的说:我有!

而且,我们不能忽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喜欢小众音乐的人,对个体的人和对大众群体的态度是不一样的。面对个体,我们往往很愿意分享自己知道的音乐,但面对大众又是另一回事儿。从上面的角度出发,大家可以想想这是为什么?

  • “不喜欢时代”说:
小提琴家梅纽因写过一本书叫《论人类的音乐》,里面有很多大师级的论断。比如他说:
我想,人们之所以不喜欢某些音乐,以及某些现在的艺术,原因之一,也许正是因为我们有时不喜欢我们自己,不喜欢我们周围的世界,不喜欢我们的社会。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不想让自己喜欢的音乐被大众化,原因之一,是否也是因为我们不喜欢大众,尤其不喜欢这个时代,这个社会中的大众?于是这个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个体制问题-_-!

  • 欲三更说:
关于这种心态,我有另一种理解——你的困扰或许因为你不信神,宋冬野也不是神。

有一篇文章[2]说中国思想格局中神性的缺失,对中国的思想启蒙产生了微妙的影响。中国的思想启蒙者们因为没有神在头顶上压着,无意间自我膨胀,笼罩上权威的光环。中国 80 年代思想启蒙中有个很重要的人叫李泽厚,在谈到 80 年代的美学热时他竟然有这么一段话:
美学热兴起在80年代,这在古今中外很罕见,热到连纺织厂的女工也买黑格尔的美学书,虽然她一句也看不懂。”(《与新民周刊记者的访谈》)

一位启蒙者,本来要启他人以平等自由之蒙,可自己先占据了言说的高点,这就用启蒙的姿态消解着启蒙的内容,无形中制造了一个悖论,与平等自由的启蒙精神相矛盾。

说“把自己当成了普通艺术家”是开玩笑,但是,扪心自问——你有没有在某些瞬间把自己当成启蒙者?有没有在某些瞬间因为自己更接近自己认为更“正”的音乐产生自我膨胀?有没有在某些瞬间产生过自己是宋冬野的代言人甚至以“和宋冬野站在一起”自居的想法?宋冬野不是神,他的作品也不是神谕,你可以解释他,可以跟他站在一起。

这些想法,恐怕都会导致你无意中想把《董小姐》据为己有。

最后,说点现实的,要避免这种心态,我教给你个方法——大量的听各种小众音乐,孩子多了丢一个俩的也不心疼。还记得《海上钢琴师》里男主角不舍的自己的音乐被灌录成唱片离他远去吗?其实他还是录得太少,他要录 1000 张,就不在乎了。

PS:看这个答案的时候,感觉到我的“小我”在起作用了吗?

[1] 为什么《董小姐》这首歌这么好听,此前却一直不火,现在一个选秀节目播了,一夜之间火了?
[2] 现象:启蒙者的优越感

虚荣效应 or 逆反效应 ( snob effect,翻译得对么?) 是一种典型的负外部性,它描述了商品稀有性的重要作用,即随着消费同类商品的其他消费者数量的增加,某特定商品对特定消费者的效用趋于下降。

--------------------------------------------------------我是虚荣的分割线----------------------------------------------------------

本来不想啃这种侏罗纪时期的论文的,但是看在前女友也是新传的份上。。。其实这些基本的事实60年前就被研究透了,连模型都出来了。心理学上的对应我还没找到,底下介绍一个经典的经济模型。

这位大神把消费者需求是这样分类的,大体分为功能性需求和非功能性需求两类,非功能性需求的 消费者效用比较容易受到外部因素影响。作者提出的三点:

(a) 从众效应 (Bandwagon effect )大概就是:“妈妈妈妈班上同学都买了iphone,我也要”

(b) 虚荣效应 or 逆反效应(Snob effect )如本题的例子

(c) 凡勃伦效应 (Veblen effect )指对某些特定商品,价格越高消费者越愿意购买,具体可见《有闲阶级论》

前两种效应中,消费者效用,是价格+使用同种产品的消费者人数的函数,而凡勃伦效应只受价格影响。

对于本题谈的虚荣效应

如果所有的消费者估计该商品的市场销量为a,则对应假想的需求曲线为Da,同理得到Db,Dc等。在所以买家信息完备对市场判断准确的情况下,实际需求曲线为DS,考虑P2到P1的价格下降,我们将商品销量的变化分为价格效应和虚荣效应两部分。价格效应为横轴ax段,虚荣效应为bx,即原本降价后消费者本应多买ax量的商品(在假想需求曲线上),但虚荣效应存在时,实际的商品销量增加只有ab(在实际需求曲线)。即虚荣效应挤出了部分消费者。


注:答案只是用理论概况了“为什么自己喜欢的小众歌曲一旦被大众化了后,就觉得非常不爽?”的事实,对于原因的探讨只能通过心理学和神经科学来解释,本人不太了解,待后人补充。

参考文献:

Leibenstein, H. (1950). Bandwagon, snob, and Veblen effects in the theory of consumers' demand.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64(2), 183-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