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的过程是怎样的?

请结合自己的实际例子加以介绍。
关注者
3983
被浏览
540119

87 个回答

谢邀。作为心理咨询师其实有一个蛮重要的训练环节,是以来访者的身份接受一段心理咨询(我们叫自我体验),所以两方面的经验我都有。补充一些前面可能没说到的东西:

从咨询师角度来看,根据咨询师所学流派的不同,心理咨询的过程划分也不一样。我是做认知行为治疗的(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 CBT),做一个完整的咨询大概包括这样一系列过程:

抛开那些专业的部分不论,从图中可以看出这样两个特点:
1,「次」(session)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通常一次是45分钟到1小时,每周一次(也可以根据具体情况有不同的设置)。因为一个人要发生改变总需要一段比较长的时间,所以不会像我们认为看医生那样,去一次然后开点「药」就完事了。通常来说,一个完整的CBT咨询需要十次以上甚至几十次的会谈,按每周去一次算,基本要花费三个月到一年的时间。关于这方面会有一些流派差异,比如精神分析取向的长程咨询可能需要上百次甚至数百次,做上几十年的也有。也有快的比如短程焦点解决治疗(SFBT),据说可以通过一两次会谈见效,虽然我个人对其效果持保留态度。
2,虽然心理咨询乍一看很像漫无边际的漫谈,但咨询师需要保持专业化的思路。比如CBT的咨询师会在前面几次会谈中确立治疗目标,并在概念化的基础上形成一套治疗计划。之后会和来访者逐步实施和调整这套计划,并且评估效果。我经常用的一个比喻是健身教练,针对不同人的体质和目标制定出锻炼方案,客户则按照这套方案进行训练。很多来访者误以为,心理咨询的作用就是这套方案本身,所以去一两次,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就够了。其实这有点像是买椟还珠。心理咨询中真正有价值的部分反而在后面。例如某人明知道自己有一些坏习惯,想得也很清楚,就是忍不住明知故犯。因为他只有理智上的领悟,缺乏体验和练习,便无法形成新的习惯。而咨询的价值就体现在此。

当然,这幅图展现的是一个理想而完整的咨询过程。但毕竟心理咨询涉及到人与人之间的深度互动,当然没法像流水线那么精确。可能咨询到一半来访者就「脱落」了(因为学业压力求诊的,很可能会因为考试结束而压力消失);可能做着做着,又出现某个突发事件影响到咨询进展(比如因为工作上的变动而转移了会谈目标);又可能来访者出现了对咨询师的强烈情感反应,影响到咨询关系。以及还有各种各样的因素,会使你对每个人的咨询过程都不尽相同,但也正是这个工作的趣味所在。

接下来再从来访者角度讲一讲。虽然是同一件事情,但从另一方眼睛里看到的是很不一样的:

1,对来访者来说,心理咨询的第一步,也是最大的难点,就是选择咨询师,并且决定开始做咨询。前面好几个人都提到了这一点。我被咨询的时候,对此也深有体会。咨询师倒是轻描淡写地收到一个预约电话,但是谁知道来访者发出这个预约之前,经历过多少选择,犹豫,患得患失呢?
2,刚开始咨询时会有一点新奇感,同时也有对咨询师的试探。在咨询师的鼓励下,吞吞吐吐地开始讲自己的问题。不知不觉就发现说了很多。靠谱的咨询师通常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不会品头论足,更不会轻率地下结论。他们给出的反应会让你觉得说出自己的问题是一件很轻松释然的事情。
3,咨询师的话通常比较少,但会提出一些简单的问题,来推动谈话继续。
4,如果希望咨询师听完之后,一针见血地找出「症结所在」,或给出自己从前不知道的「秘籍」,恐怕来访者会失望,起码对诚实的咨询师是这样。因为咨询师又不能实现什么奇迹,他们只能陪来访者一起面对和处理这个世界的各种无奈。有时候,这会让来访者感觉不满意。我自己作为来访者的时候也有同感,好像所有问题都没有现成的答案,都要自己努力去找,而咨询师似乎「没什么用」。
5,咨询的主体部分一般是谈话,有时也会有其它环节:CBT的咨询师会带来访者做放松,想象练习,角色扮演;精神分析师可能会让来访者躺在沙发上做「自由联想」;还有咨询师会使用沙盘、绘画、生物反馈仪之类的工具;还有一些形式比如催眠,眼动脱敏。总之,形式是可以很丰富的。
6,每次咨询结束的时候,咨询师会做个总结,告诉我这次都谈了什么,我可以用最后几分钟的时间提问。有些有价值的观点我需要记在纸上,回去之后慢慢消化。另外,我可能还有一些任务要在咨询之外的时间里完成。因为很多咨询师(至少CBT是这样)都认同:来访者的改变并不是在咨询那1个小时发生的。所以他们需要充分利用咨询室之外的时间,给来访者布置计划,加速来访者的改变。
7,习惯之后,咨询渐渐会变成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工作,吃饭,逛街,见朋友一样,成为一个固定的安排。每周见到这个人,跟他聊聊这周发生的事情,自己发生了什么变化,有什么新的困惑出现,挺好。——改变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明明觉得每周也没怎么样,但是很久不见的朋友见了,会觉得自己有了些说不出来的变化。不过,我也说不清这些变化是生活本身带来的,还是咨询造成的。
8,达到预期的目标之后,就会和咨询师一起讨论结束了。结束之后再回想咨询的那几个月,会把它称为「我做心理咨询的那段日子」,想想那段日子前后,会觉得恍如隔世的百感交集。
看到知乎上也有很多人对心理咨询存在误解,我也很难过。先说经历再答咨询过程

一、经历
读书的时候我曾经当过学校一个心理咨询中心的预约员,后来想往咨询师身份发展,又以“病人”或“来访者”身份亲历咨询(就是@王文余 说的“自我体验”)。预约员经历是想说明不同类型的心理咨询有不同的过程,来访者经历是想说说我那次精神上的生死体验。标题已拟好,不爱听我啰嗦的请挑着看。


1.预约员
预约员的主体工作就是接电话,简单记录来访者主要问题,为来访者匹配合适的咨询师,预约合适的时间,总之工作很是繁琐。
我们这个不是学校免费的心理咨询中心,是心理学院老师开的心理咨询学习机构。大部分收入都给咨询师,少部分用于中心运转。预约员不赚钱,赚得是学习机会:

(1)隔周一次督导会:学校请的90%是牛人咨询师。中心创办者虽是学校教授但却是精神科背景,所以那些牛人好多也是神精科背景,并且在医院工作。他们不仅给博硕小咨询师做督导,也会说说他们在医院的工作经历。
(2)跟诊:如果来访者同意有个学生旁听,会有7折优惠。每个预约员选择两个时间段以及相应的老师,如果有来访者恰好约那个时间段那个老师,那这个跟诊机会就是你的了。很幸运我跟诊了N多次。
(3)自我体验打折:就是因为这个,我后来做了近70次体验。

2.自我体验
(1)准备
@许晓风 一样,我很仔细选择咨询师。因为一早就听说过“咨访匹配”的问题。咨询师不是机器,没有标配,是个很个性化的职业。如果跟来访者个性匹配得好,信任就容易建立,效果也会又快又持久(……汗!听着有些别扭),反之两者都会受到伤害。至少@胡天翼 遇到那老牛人受伤不小啊,啊哈哈哈!

以前去咨询过,但去的都是学校免费那种,而且是短程。这次是真得决心要做一次长程的收费的动力性治疗了(据说美国的精神分析治疗师得有500小时的自我体验呢),而且目标很大——个人成长,加上我当时状态确实不怎么好,可见这次非同小可啊。

如果说前者是发烧感冒吃个冲剂的事儿,那么后者就是开刀做手术。如果前者是约会吃饭牵手,充其量打个啵儿,那后者就是真刀真枪的XXOO结婚过日子。前者舒服,后者会痛。不过还好,对于这个级别的第一次我有一种敏锐的直觉,并且非常信赖这种直觉。

(2)咨询师风格(附带说点过程)
先说说我跟诊的其他老师,再说说我选择这个老师的理由。

男咨询师A:是湖南某著名医院来的,自称是做教育咨询的,不做心理咨询,所以他最喜欢给人建议,一般一次咨询就能见效,至少部分解决来访者所提出的问题。他观察力很敏锐,能抓住亲子互动的关键特点,进而分析问题所在。就算他不懂心理学,凭着他大叔级别的忽悠功力和超自信的气场,大部分找他咨询的人都很信服并点赞点感谢。

男咨询师B:貌似也是医学背景,现在北京某大学心理咨询中心做咨询师。他总爱搞点玄乎事,还在中央电视台录过催眠节目。我只跟过他一次,眼动治疗!!也挺玄乎吧??用手在你眼前划拉划拉就能治病的!!不看广告看疗效,效果真的不错,尤其对于有强烈情绪困扰的个案。我学过眼动治疗,知道点原理,貌似也有实验甚至神经级的实验支持。你自己也可以试试,在情绪低落的时候,紧张焦虑的时候,把注意力放在眼球上,让眼球左右晃一个四八拍,速度幅度自定,以舒服为宜,感觉怎么样?

女咨询师A:来自北京“安”字辈医院,明白了吧,精神疾病主打的医院啊!用她自己的话说,她是动力派认知治疗。认知治疗过程见@李松蔚 老师。有个来访者断断续续来了三年,被我赶上跟诊。以后我参加某社会机构组织的心理活动,一开口就有人问我,你是学认知的吧?晕,看来我受此老师影响颇深啊!好吧,我更偏爱新精神分析和人本。

这个老师的个案往往很认可她,她手上常有连续个案。她很随和,也愿意跟我们这些小大学生们聊天,在咨询室既能给人温暖又能给人力量,但在她皱眉或语速快时我隐约感到凶气……好吧,我承认是我自己的原因,与女性权威相处不好。如果我不打算吵架填堵,我就不能把第一次给她。

男咨询师C:这便是我直觉中的老师了。同样是北京“安”字辈医院来做兼职的老师,我也跟过他很多案例。我们预约员八卦的时候,有的人不喜欢他,因为他给人的感觉是冷冰冰的,很少说话很少共情,不安慰人也不给建议。那些不需温暖、安慰和的建议的预约员才会给他好评。他的很多个案去一次就脱落了,但有的居然能持续三五年!!他的方法应该是人本与经神分析的结合体,但是他不会让你觉出他正在单纯地使用某方法,真是“春梦了无痕”啊!哈哈,不恰当的比喻!牛人就应该无招胜有招,无所住而生其心!

跟他多了,会发现他并不是每个案例都说很少,他会视情况而定。有一次一对夫妇来咨询青春期孩子教育问题,但是孩子没来,他说了好多,青春期孩子特点教育特点之类的blabla……
另一次他先跟孩子单独谈,又跟家长单独谈,只给出一个建议——有条件的话赶快住院,孩子很危险。家长一脸茫然,我也一脸茫然,结束后老师说这个孩子十有八九能自杀成功,居然有这么严重!

还有一对夫妻,丈夫看上去很正常啊!可是老师单独建议妻子说这是很严重的疾病,要想办法带他去医院。事后对我说,那是典型的精神分裂,当时己经学过变态心理学考得咨询师二级证却没见过猪跑没吃过猪肉的我,只能愕然伫立在风中凌乱!

另一个来访者更传奇,约过中心的每一个老师,也约过女咨询师A,他表示女咨询师A也挺好的,就是治不了他的病。于是转到男咨询师C手中,当然又是我接着跟诊。老师听他讲,很少说话,就连笔录都很少,还不时的搞点小动作,翘个二郎腿儿,喷点台湾提神香油神马的,最过分的是频频点头快睡着了!好几次这样了!我在旁边很紧张他啊!但是来访者说了,这是他遇到最好的医生。

(3)我的个人体验经历
第一次,老师很郑重的跟我交待一些事情,包括不能再做预约员,不能再跟诊他,以避免双重身份。提前给我打好预防针,说短程没什么效果,长程才有成长效果,并且效果会很持久。就看我自己怎么选择,就像做手术一样,长程和短程切出的刀口肯定不一样。他还说这个过程会很痛苦,得有心理准备。每周一次,一次50-60分钟。这次算是咨询设置吧。

咨询如规开始了,但是有一天,我接到中心预约员电话,说老师愿意在那天晚上临时给我加一次,我说我晚上开题彩排,得8点半以后了啊。说出来我就知道为什么老师要给我补一次了。果然那边回答:老师知道,还说感觉你最近状况不太好,愿意等,就看你愿不愿意。因为开题压力,我那段时间是问题大爆发阶段。平时老师从不延长咨询时间,从不违反设置,但那次临时加餐,让我很是感动。

除了第一次,其余每一次,都是我说得多,占据前40-45分钟。我说,他记笔录。回应很少,共情的种类那么多,他只说三个字:我了解/我知道。剩下的5-15分钟,他会用精辟的语句,或总结我现阶段的状态,或对某个关键点做出镜子般的反映。有一次我要作为咨询师去某大学做生涯咨询,那次他给了我建议,说得稍多点。

原本想每次做完都做记录的留着以后翻看,好能再次有所收获,毕竟花了我很多银纸啊!但是每次做完都很累很累,回到宿舍只想开电脑斗地主。到最后一次没记。两年的个人体验,印象深刻的片段也很少。分享几个:

片段A
我: 现在感觉有个糖做的壳在我外面,家长和男朋友都不断的往上面粘糖,说我多幸运,多幸福,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事。这个壳于是越来越厚。其实我很辛苦,老师你相信吗?
老师:我相信。
换了谁都会说相信的吧,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仿佛看到了圣母玛丽亚,心情立刻平静了好多。我对他的信任、他对我的倾听和投入,在那一刻形成了某种深度的共情。

片段B
老师:……就像你在过十字路口,有些人会左看看右看看,看看行人看看红绿灯,而你是什么都没看,直接就走了。
我愕然,直到现在,我也会看看“红绿灯”而且学会了更多看红绿灯的技巧。

片段C
相信很多人听过小象在马戏团长大,变成大象后却不挣脱绳索的故事吧。老师给我讲完,我立刻明白他把我比作那只小象。我立即领悟了一些东西。


片段D
我:我现在想,选择心理咨询师做为职业,是为了让自己幸福。那么,如果有一个职业同样能让我幸福,我也可以不做咨询师。
老师:恩,我非常同意!
我分明看到老师的眼睛红了,仿佛有泪光,他是为我的进步感到欣慰吧!

也可能是台湾提神精油喷多了,不小心迷眼睛了。


还有一些潜移默化的影响:
A:70个小时让我对他记笔录的习惯很是熟悉,在我BLABLA的前4/5时间里,最多的反馈是他的笔录,我叙述事情经过时他基本不记,我讲到自己的情绪情感,对自己的态度时,他笔速飞快。时间长了,我就知道该说什么,这些是对来访而言最重要的自我探索,是提高自我觉察力的最佳途径!

B:即使整个自我体验结束了,我对老师本人并没有依赖,但是觉得咨询的作用依然在发挥作用。 尤其在遇到困境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将这个困境讲给他听,他会什么反应?想完了就释怀了就充满力量了!他也说了,这就是动力性治疗的魅力,能够在治疗停止后持续发挥作用。


所以,记住那么多片段又有什么用呢,既然他是无招胜有招的类型,那么我为何不能坦然接受呢。让陪伴的力量融入自己血液,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或者他唤醒了原本存在于我自身的力量,使我的守护天使复活。我知道他更乐于接受后一句。自我认识自我探索最后到自我接纳的过程自然是痛苦的,但有种浴火重生的快感。于是我得出结论:


最契合我的咨询师就是陪你去地狱走一遭,然后为你的守护天使插上翅膀的人。
包含的意思是:
A 他的主要作用是陪伴。
B 他会陪你冒险,你不离,他便不弃。(当然,是在他能力和个性可及范围内)
C 他可能会在绝境拉住你,却不会在你每次经历险境都把你拉出,人是需要冒险的。他是冒险之旅的向导,随时评估着险境的的级别。
D 他不会也不该永远守护你,你也不需要。
E 他和你的互动,唤起你的力量,使你有能力自我守护、自我治愈、自我发展。

二、咨询过程
这里的心理咨询是指广义的,包括被大众误解的意义。
1.看是什么机构
当年我值班时候,听医生说医院是这样的:挂号20块钱,20分钟。内容:医生快速诊断病情,下药。医院嘛,医生都是有诊断权和处方权的。如果你想在医院咨询,60块60分钟,怎么样?这么便宜的价格是不是晃瞎了你的双眼?你要是去中日友好医院约李子勋这样的大牛人,这个价格基本要约到12年以后,要是这么干等着,你不是自杀了,就是自愈了。

我怎么感觉@胡天翼 约的就是门诊20分钟那种呢?时间那么短,适合吃某药好使,吃完了再去开药的人,因为那种处方药只能有处方权的人才开得到。也适合想要个诊断的情况,我觉得胡天翼那种不是正真意义上的心理咨询而是精神科的医学诊断。

就算是医生,也可能根据供职的机构而决定是否该诊断或开药方。比如我那位咨询师,他告诉我一定要分清楚counceling还是therapy。在学校是心理咨询兼教学机构,所以他从不给人诊断,也不会贴标签,更不会开药。当然了,来访者走了以后,如果我们问,他会跟我们说他的诊断,还说过治疗自杀最好的方法是电击!!很有效,但原理未明。

2. 看咨询方法
不同方法过程肯定不同。详见我介绍咨询师那部分。@姚庆 说那个过于理论化了,我看着那么面熟呢,貌似咨询师考试教材原文摘录。但一般实践起来没这么分明。我说那个认知疗法的女咨询师A也不像@李松蔚 老师说的那么有条理,她甚至对我讲,千万不要教条了,一定要跟住来访者。你定好了咨询目标,但来访者下一刻变了,你就不要按计划走了。这也许就是很多人认为心咨询是门艺术的原因。


但据我的跟诊经验,不管什么方法流派,这些老师在最初阶段都有一个转化。通过你的描述明确你的诉求或目标,然后用他们的专业视角,看到诉求或目标背后的东西,转化成咨询师目标。比如来访者说自己很胖想通过心理治疗达到减肥效果,老师通过了解情况,把目标定为:改善她与妈妈的关系,以此提高自我接纳。哈哈哈,表面看八杆子打不着啊!!

3. 看咨询师的个性和对心理咨询的态度

介绍咨询师那部分说了一下不同咨询师的风格。咨询师不该为来访者做决定做选择,这是肯定的答案,道理很简单,如果你或你的家属不在手术单上签字,就算你死了医生都不会给你做手术。那么,很重要的其他几点,咨询师认为咨询是否该给建议?是否应该完全保持中立?是否该自我暴露即阐述自己或其他来访者的经历?对这三个问题的回答不同,说明咨询师对心理咨询所持有的价值观不同,咨询的过程也不同。

一类咨询师认为应该给来访者建议,像男咨询师A一样,好处是让来访者短期之内就认为咨询有用,也能快速建立幸运,下次他还来。毕竟一次解决不了问题嘛(补充点大实话,总是个案脱落咨询师收入也不稳定)。目前很流行的格桑泽仁老师,也是这个风格(我是根据他做的几次心理节目和他的传说判断的)但是这要求咨询师处于相对权威的地位,你都没有发言权我为何听你的建议啊?对于咨询师气场要求很高,如果你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大学生,come on!观察好敌情再用这招啊,千万别用在@胡天翼 类型上,他会喷死你的!权威有时候是包装炒作营销出来的纸老虎,遇到胡天翼这种敢于挑战类型的,没点真本事很快就game over了!

很多中国大众认为咨询师本来就应该给建议,这是有文化基础的,封建思想害死人呐!这类人威权观念很强,有种托付心理,独立性不强,个人认为咨询师必须给建议的同时,培养他自主思考的能力,进而掌握自己命运,要不啥时候是个头啊?咨询师总不能陪你一辈子吧!?个人收入吗?!想把个人收入建立在这样来访者的咨询师,无良之辈啊!如果来访者自主观念强,他压根看不上这样的咨询师。如果来访者的问题本来就是与权威相处有困难,得!对于你俩来说都是个灾难,除非他爱花钱给你,你又爱花钱给你的督导师,你俩又都爱花时间大战三百回合!!好吧,你俩同时被治愈了,多么和谐的结果!

一类人认为应该通过一定的方法引导,使来访者找到答案,注意,这时候咨询师就不是完全中立了,他会表现出自己的观点或立场了。比如前面说到的认知疗法,虽然不给建议,但是什么样的认知不适合持有,需要改变,你己经通过学习有了认识。比如,来访者认为,“天下没有一个好男人”。那么你的大脑此时就会根据它存储的认知疗法相关理论,告诉你这是“非黑即白”或“过度概括”的错误认知。如果你引导他改变这个观念,那么你所做的事就相当于给他建议——这样的认识是不适合人类滴!类似的疗法还有家庭系统排列,几个创始人己经在著作中告诉我们,家庭成员之间应该如何保持正确的序列,应该如何保持关系,家排师要做的是根据这些“原本应该”使用一定的方法,让来访者深刻的意识到问题所在以及相应的调整方法。

还有一类人认为应该不给予建议,也不给予指导,陪伴和共情足矣。相应的治疗方法有“以人为中心疗法”,“会心团体治疗”,新精神分析流派(如自体心理学,客体心理学)。他是镜子,反映你的情绪情感情结,他是向导,陪你冒险。他的主要任务是创设安全的环境,他有时需要充当一定的角色,这个角色是你生活中需要去经历之人,有时又需要与你合二为一,从你的角度体会你的一切。这对咨询师要求也很高,对个性和自我成长要求也很高。


问题在于,你第一次去咨询,你很迫切地问,“怎么办怎么办?告诉我该怎么办??”咨询师无耐的摊摊手:“我也不知道。”(我亲眼看到男咨询师C这样做)如果你是来访者,你什么感受,问题没解决,下次你还去不去?如果你是咨询师,你什么感受,来访者会怎么看我?下次他还来不来?这得心理多强大的咨询师才说得出口的话啊!

最优秀的咨询师会根据来访者的个性、诉求、情绪状态、咨询的阶段和问题紧急程度,区别对待。一句话,无所住而生其心呐!这是最难也最值得修炼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