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评价徐皓峰?

徐皓峰,1973年出生。早年在中央美院油画系就读,后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他也是武侠纪实文学和武侠小说作家,其武侠纪实文学《逝去的武林》开创了中国武侠纪实文学说的风气之先,其武侠小说《道士下山》更是使硬派武侠小说重新占据了文学市场一隅之地,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此次,作为导演的他,第一次拍摄古装武侠电影作品,就引起了国际上很大的注意,入围威尼斯和多伦多两大国际电影节。 徐浩峰_百度百科 出版著作 第一本…
关注者
1060
被浏览
107862

57 个回答

写作时,此人叫“徐皓峰”。拍戏,又成了“徐浩峰”。当然,他还有第三个身份,教师。


读过他写的书,看过他拍的戏,但最受触动的,是他的经历。根据他的自述,26岁那年,他选择辞职回家,过起了读书、写小说的日子,而这样的状态,足有八年。此种生活,如他笔下的江湖,如今少有,这份耐心,令人感动。现在是一个精神涣散的年代,而徐示范了何为“全神贯注”。


在读书的日子里,徐遇到了两位老人,胡海牙与李仲轩,二人成就了其日后的两部代表作——以胡海牙为原型的《道士下山》,与李仲轩的口述《逝去的武林》。显然,徐对道教的深入,有赖于胡,而徐日后对民国武林的偏嗜,多得李。


一个花絮是,徐在《道士下山》前言中,言其曾在书店见过一部书,生出了定能与编者相见的念头。我猜,这位编者,应是胡海牙吧。若果真这样,是为“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一份注解。


无论徐的小说,还是电影,对观者最大的刺激,我以为是知识层面。可以说,国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生疏,某种程度上,造就了徐。大家看徐的作品,满足了极大的文化好奇。而在徐自己看来,他要写的,始终是中国人的“样儿”,过去人与人交往时讲究的那个分寸,那份体面。


鲁迅写过《中国失掉自信了吗》,我觉得,徐是在翻找中国早年间还在的底气。


当然,徐不可能不失望,老辈在乎的好东西,如何逃脱得了被大众冷落的命运。但想想,徐能得到今日如此的关注,也算“功不唐捐”。


徐早年的小说,曾被收入“王小波门下走狗”书系,没记错的话,《国术馆》是这一系的。到了《道士下山》,徐的文字,有了自己的风格。他对陈撄宁的文笔,做过评论,我无力判断他文字上的师承,只觉他行文上对文言白话的拿捏不错。《道士下山》修订版,更见出徐文字上的精进,用他的话说,更“筋道”了。对比后,我的一个感受是,现代汉语受翻译体的影响有多大,徐起码是在有意削弱这一影响。


关于徐的小说,毛尖的评价,我基本同意:


徐皓峰的武侠,要是三十年前看,肯定吸引不了我,因为武林杂事多,武艺场面少,武术道理多,武侠业绩少。“北方理念,刀法是防御技,刀背运用重于刀刃,因为人在刀背后。武侠小说是一棱刀背,幸好,有此藏身处。”这样的表达,少年时候都当中场休息。还有,“日本投降后,百元法币值两粒大米,战前百元可买两头耕牛。国民政府发行金圆券取代法币,一元等于三百万法币。”此类的物质生活描写,以前也不会上心。但是,今天来看,正是这一手武一手文夯实了徐皓峰的江湖,而从这两个扎扎实实的世界起家,徐皓峰的创作谈立马剑指当下,比如,他说,“武侠的魅力之一,是里头有中国人的样子。”


贾樟柯想表现中国的残侠,真应该找徐皓峰写故事。徐笔下的武林飘零人,常常并没有像样的生活,但最后,总能凭着中国人的朴素伦理,以侠士的方式至死一跃,虽然落花流水好像没有一点作为,但用他编剧的《一代宗师》台词来说,就是“拼一口气,点一盏灯”。而徐皓峰的武林,也至此告别了金庸梁羽生的壮阔江湖,那些为了余生不用鄙视自己,选择奋勇赴死的一介武人,成为当下中国人的对照镜。徐皓峰本人的文化抱负,亦显山露水。


最近,网上在传徐皓峰推荐的12部电影片单,既有黑泽明的《影子武士》,也有昆丁的《低俗小说》,有崔嵬的《红旗谱》,水华的《革命家庭》,也有胡金铨的《空山灵雨》,还有《乡愁》《剃刀边缘》,以及《教父2》。这个片单真心不错,唯一让我感觉有点遗憾的是,徐老师推荐了《教父2》而不是《教父1》。由此,回想我的徐皓峰阅读感受,我唯一的不满足,好像跟对《教父2》的不满一样,感情生活多了点,这让他笔下的武林人物一上场就被一种脆弱感笼罩。


因徐对传统文化的用功,这令他的见解,在这个时代显得特别。他从道教文化对《卧虎藏龙》的评论,为其与他最初所学——电影,埋下了重逢的种子。影评集《刀与星辰》,别具一格。


再说说徐的电影吧。可惜,我们至今只能得见他的导演处女作,《倭寇的踪迹》。徐最大的问题是,武打戏拍不好看,即便强调动作的真实性,但无论如何,电影首先是视听艺术,“好看”是起码的。很明显,日本剑戟片是个很好的借鉴,徐当然清楚。所以,更对他的《箭士柳白猿》《师父》好奇。


熟悉徐的人,自然看得出《一代宗师》里,徐的痕迹有多深。我想说,徐对此片的作用极大,但王家卫似乎又被徐的东西吓住了,有些施展不开。


对我来说,每次看徐的东西,有警醒之用,促使我多读书。

weixin.qq.com/r/UHUnPy7 (二维码自动识别)

我还是习惯从作品来看人,而非背景。
《刀与星辰》给了我在影视评论方面很大的影响和很多启迪,甚至展开到文学评论方面。

利落的语言,信手拈来的典故,还有独特的角度。徐皓峰的文章中干货很多,多是自己多年来国学方面的沉淀。同时,他会将自己看到的世界观陈述出来,尤其是热爱的武打、武学中的,还有他对电影本身的理解与总结。

例如“好坏代替了枪托,道德替代现实。因为现实逻辑崩溃,所以武打片很难表达人性”、“输了生活,只有承认这一点,影片才有现实感。中国最好的文学作品都是认输的”、“什么是戏剧性?不是情节的复杂,不是强弱对抗,不是善恶之争,而是观念之争。”……

徐皓峰说:改变人的常识为创作的最大快乐,一是通过自己独到的见解,二是亲自发现一些真相。

这些都给我打开了一个崭新的视角和评判空间,甚至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有料与无料,一看便知。

看的第一本小说是《大日坛城》。文风清雅毫无赘述,字字珠玑。其中对人性的描述自有一种收敛和克制。

随后看的是《道士下山》、《刀背藏身》等。我从小也算是看过不少武侠,其中最喜欢的是古龙,因其放浪形骸,语言似有意境又从不点破,若想让它明了便打一开始就张牙舞爪玩世不恭。金庸先生的历史背景交代充分,人物塑造相当丰满立体,却让我这个浪漫主义者觉得哪里“匠”了一点(大不敬请见谅)。但徐皓峰之文,从未能看出继承哪家,却又有独到的风骨。不是古龙,在言辞间的清丽和氛围的浪漫却似;不是金庸,对丰厚历史的交代和上下年代的接替却很注重;不是梁羽生更不是温瑞安,但其文中描述的侠骨柔情甚至有时的英雄气短无可奈何,也是令人耳目一新的。

他写缸
(忽略我微博以前的水印……)写出另一种精气神。

因此我认为,徐皓峰的武侠作品,最重要的一点便是:精气神

他强调人之为人的风骨,他注重人哪怕起居时的生气,他说过“老辈人早起早睡的中国,不适合当今的好莱坞文化。那时候人们以新衣为礼,以精神饱满为礼。觉得自己气色不好羞于出门见人——人与人相对,亮着精神气,所以人间爽利。”

因此,在我看来,徐皓峰无论评论还是小说,处处透着一股灵气和淡然的霸气,那是积淀下来的,是谦虚和谨慎。最后还是徐先生的一句话,他说"才智达不到的事情,你只能等着自己再老一点。等着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慢慢完结。

让我们更热爱生活和更活得坦荡,让真相无处遁形,让常识一针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