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佳玮,公众号: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谢邀。

至今我在豆瓣阅读放的,两本书。

一本是去年8月在译林出版社出的一本随笔集,《无非求碗热汤喝》,编辑联系了豆瓣阅读,卖网络版。8元一本。我是后来才知道的。

一本是去年秋天,豆瓣某编辑老师跟我提,劝我放一本。我整理了一堆文字,扔过去了。
期间有几次交流意见,编辑老师问我该定价多少,我说随便吧。后来人家问1.99元如何,我说好。
支付方式是支付宝,但是我没有;用了女朋友的支付宝,他们说要本人的,来回交流了几次,我也没太上心,还没拿到钱。

所以——这里对邀请我的几位道个歉——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体验,我好像也只能说:
没什么特殊感觉。跟报纸杂志编辑跟我约稿、我写完了交稿,没什么大区别。

至于豆瓣阅读本身,怎么说呢,我看豆瓣阅读其他书本的状况,觉得,豆瓣阅读个人出版者和普通豆瓣用户写文章的区别,大概就是:

因为有编辑遴选,故,豆瓣阅读是个文字质量有保证的平台;读者于是可免去参差挑剔的时间,更高效率少迂回的,看到质量相对好一些的文本;同时,作者群们也能得到合理的收入回馈”。这样子。



——————————————————————————

以下,跑个题,说一下网络发表文字这事。
我上网是2001年前后,所以比较习惯那时的氛围——当初@张亮 老师、@张小北 老师都提过这茬:知乎初期的氛围,就好像21世纪初那些论坛的氛围。人少,交流便捷,专业,热心。许多高质量的网文,许多专业知识领域方面的扫盲科普级神文,都是那时出来的。


我从2004年出了第一本书后,连出版带写专栏,是做自由撰稿人的。现在在巴黎,给国内杂志报纸写稿谋生,也有许多约稿来自网络媒体。但这种“免费自由写字”的习惯,我一直没太改。
或许有些同学知道我,知道我在豆瓣和虎扑都会发些文字。高兴了,写篇文章;有想法了,写篇文章;有许多约稿,在平媒发表过一定时间了,想来也不怎么侵犯,发一篇。这些都是免费的。我挺习惯这样子。
所以吧,仅以豆瓣为例,我其实还是更习惯以一个普通用户 张佳玮 的 ID写写日记、评论和博客。
当然,那些日记和博客的文字,可能已经在平媒发表过了,可能有些比我平媒发表的八股文更高,大可以另拿来换钱(实际上也的确常有编辑问我某篇豆瓣日记是否发表过了,是否可以拿来用,云云)。豆瓣做了小站后,建议我去开,我开了,但在那里发表字,并不觉得太从容;豆瓣阅读这个app,本身做得很好;但在那里发表字,我也不觉得有很特殊处。


实际上,任何一种“我是VIP用户,我有专栏,我是个人出版者”的写作方式,都不太让人自在。你会不自觉考虑到你的潜在读者,你会下意识的往读者喜欢的方向写,而写东西本身的乐趣,会大为减少。至少对我来说,如果写东西是抱着某种目的——专栏啦、约稿啦、出版啦、要遭遇各类人工审核啦——总会,怎么说呢,略有拘束处。


去年有同学问起过,说,像@梁欢老师,还有我,这种有稿费来源的人,为什么会在知乎上写字。请问梁指导和张公子,您二位为什么一直在知乎免费回答问题?
我当时说:
我们现在享有的一切精神财富和一切知识,其实都是从他处汇聚而来。交流、融汇、激发出新想法。人生于世上,所做所为,其实也就无非用知识/物质食粮供养自己,然后提供出知识/物质食粮吧?看他人回答就算是种汲取,回答他人问题就算是提供。文明即是传达嘛。
我私人认为,在这个充满标签和标题党的世界上,能把一些好的知识,当作一本好书、一本好漫画、一首好曲子推荐给别人,是件挺好玩的事——就像粉丝们会到处推自己偶像的音乐一样,提问回答也是这个道理吧。理论上,别人掌握的知识越多,眼界越宽,沟通起来越容易吧。


嗯,所以可能我的思想挺老套,但我还是倾向于把"为了钱或其他潜在读者写东西“和”为了自己的乐趣写东西“,给尽量分开的。就是说,写来挣钱的字,就当工作认真应对,不给人出漏子;写来找乐的字,就可以自由自在一些。当然,以上说的是网络文字发表方式的个人意见和习惯,并不针对豆瓣阅读平台。
大致如此。
更多回答
41
厄梵,食之无味。
豆瓣的@卢十四 老师邀请了我,一直没有抽出空来把这个答案写完,拖了很久。也有一些有志于投稿给他们的朋友给我在微博豆瓣上发私信豆邮问过,这里就作一份小指南好了。总的来说,给豆瓣阅读投稿,对写作者来说绝对是个非常不错的体验,你能体会到他们对写作… 显示全部
3
凉言,拙作《恶土》:dwz.cn/A5Dz5
2015年1月,在豆瓣阅读发表了第一篇小说《恶土》,就我有限的经验,谈谈作为作者在豆瓣阅读平台写作的经验吧。后台体验 文学类写作和科技类写作对后台的要求是完全不同的。如果你是小说、散文作者,那么对后台的要求一般是改变字体、插入图片,这些需求豆瓣… 显示全部
338 人关注该问题

回答状态

最后编辑于 2013-04-24

所属问题被浏览 14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