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训练自己拥有像福尔摩斯一样的观察力?

比如一眼就看出别人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想了解如何通过训练提高观察力,请移步怎样通过后天训练敏锐的提高观察力?(像侦探福尔摩斯那样)有什么方法和技巧?
关注者
9,758
被浏览
436,737

77 个回答

(2013/10/25 updated)
人类的观察力本身,我相信可以训练,也可以得到迅速的提高。
逻辑思维和推理的技能,一样可以训练和培养,也可以有大幅的提高。

但很遗憾,我以为光是提高观察力和培养逻辑思维和推理习惯,并不足以提高推理的效率和准确程度,达到福尔摩斯的程度,可能一辈子也做不到

我幼年时就以福尔摩斯为偶像,也有过”变成一个福尔摩斯吧“这种想法,很多年后才发现这是不可能的,无论我如何努力——因为我根本没法积攒出所需要的知识储备
现实中做一名福尔摩斯的难度是:你需要惊人的知识储备和检索能力,事实上必须要成为一本自行式图书馆或者一个具有天文数字存量的大数字储存媒体才行。

也就是说想做到如原文那种见微知著,洞若观火的演绎式观察不是不可能,但难点是你的Database够不够大,而不是有没有足够多的检索条件

我来个现实的例子:您现在看到一位路边的行人,恰好您也有有充分的时间观察他/她,那么在充分的时间内,您能观察到哪些信息,又需要怎样的知识储备来分析出结果呢:

1,他/她的衣着打扮包括饰品:您可以快速而准确地分析出他的衣着鞋帽的品牌,质地,产地,价格吗?您可以分辨出眼镜,首饰,提包的同样信息吗?从这些东西的新旧程度,磨损和使用痕迹上,您又能推断出什么呢?
2,他/她拿起手机和人通话了:您可以准确分辨出手机的型号产地出产时间价格吗?您能从他的口音中推断出他的成长地点和环境吗?您能从他的措词和语气推断出他的受教育程度吗?您能从神态和语调中推断出通话对象和观察对象之间的关系吗?
3,他/她在通话中(您并非有意窃听):提到了他马上要去的地方,那个地方距离本地有多远,他会选择怎样的交通方式呢?这个时间去这个地方,这个地点有什么著名的办公、用餐、娱乐、或者居住场所呢?这些场所代表怎样的消费观念和社交环境呢?
4,他/他的鞋子上沾有一些干燥的泥巴:您能据颜色分辨出这是来自什么地方的泥土吗?这代表着最近这几天中天气变化的时候他曾经到过什么地方吗?
5,他/她的气色也许不太好,体型或者肢体有些不正常的样子:您可以根据种种蛛丝马迹推断出他曾患/正在患有什么样的急慢性病吗?病因是什么?和遗传史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这些不正常可能来自后天的外伤或者长期从事某种工作的习惯造成?可能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
6,他/她掏出香烟和打火机了:您能分辨香烟的类型品牌产地价格吗,打火机呢?吸烟的方式,手型,点烟的方法能看出什么呢?
7,他/她的随身包中露出了一份文字材料(您并非有意窥探):您能从看到的只言片语中(含有某些特定术语)分析出这份文档的性质,内容,类型吗?相应的工作领域是怎样的?这个领域的人应该有怎样的工作习惯和共同特征呢?

如果自问的结果令人沮丧,但这不能归咎为您的观察力贫弱无法注意到足够的信息,而往往是即使注意到一些有信息价值的细节之后,也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支撑分析出一个有意义的结果,更不用说在此基础上进行进一步的分析了。
然而除了手机——你也可以把它换成怀表鼻烟壶或者手杖礼帽——如果出现在小说或者电影电视中,毫无疑问注意到这些信息的福尔摩斯先生都能给您一个满意的而合理的演绎结果,而且一定符合实际情况。

福尔摩斯能做到的原因,正是他在看到了别人也能看到的信息后,在其知识储备中进行了相应的检索,并且每一条信息都检索出了相应的,可靠的和完善的答案备选,并通过演绎推理从而完成得到结论的过程,实际上我并不怀疑在信息完善,推理方式合理的情况下,这都是可以做到的。

以血字研究中福华首次见面,因为象皮病而看出华生曾驻印度的例子而言,这一点可能在当时情况下,有相当专业的医学知识的人也未必做得到;而到现代,医学知识细分程度更高的今天,可能只有皮肤病专业的医生才有相关知识储备了。诸如此类的例子,在原著中比比皆是。
而一个普通人,积累其中任何一项专业知识,都需要可能数以年记的时间,同时积累这些大幅跨专业方面的知识,所需的时间自然也就成倍增加了,而且不是走马观花式的单纯信息记忆,是需要比较深入扎实的学识基础。

如果我们排除“每次都只是刚巧知道一个领域中的这一个知识点”的低概率,那么就意味着,福尔摩斯看到的每条有价值的信息,他也都备有相应的知识库——这就意味着惊人到了不可思议的知识储备量了。

顺便一说,在全文开头,柯南道尔爵士就托华生之口,对”福尔摩斯的知识范畴“做个一个概括,这个概括看起来只是”哇,这家伙有点厉害“,而且加上诸如”这家伙连地球围着太阳转都不知道“的笑料,给人造成一种福尔摩斯也只是个比较聪明的普通人嘛的错觉。
是的,你想想如果开头我们就不得不说福尔摩斯其实是个全知的贤者,岂不是立刻让这个角色和整个著作的价值大幅降低。但实际上纵观全文,我们实际上发现何止和侦探相关的所有科学范畴,就算是在文学底蕴方面,夏洛克先生也远高于平均水准。

所以我发现,要成为一个福尔摩斯,我的毕生都拿来增加相关的知识储备大概时间也不够用——更正一下是绝对不可能够用——现代社会的知识总量以爆炸式的速度增长,其覆盖面和深度恐怕已经是福尔摩斯先生所处的19世纪工业革命初期的几百倍了。
更不用说,在今天,知识和信息的成长已经达到惊人的总量和扩充速度了。举例来说,我就没见过一个人可以夸称自己认得所有的手机,假设即使有人做到了,可这个世界上每天会增加多少新的手机型号呢,光是更新这些信息可能就是件很吃力的事情了吧。


比如你可能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场景:
“您今天白天是从约克郡来的吧?“福尔摩斯淡淡地说。
”这,您怎么会知道?“那位女士显然有些诧异。
”您手腕上露出的轻微荨麻疹显示出您有些过敏症状,而最近约克郡正是蒿属花粉四散的日子,这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吗“福尔摩斯放下茶杯,交叉起十指,目光炯炯地直视对方。
女士害羞地缩了一下手腕:“是,是的福尔摩斯先生,我有些过敏,但不是因为花粉,是昨天晚上吃的龙虾”
福尔摩斯似乎根本没有受到影响,他伸出手指抵住额头:“那么女士,您的丈夫一定很爱您”
女士的脸红了,低下了头:"您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这款鞋子是当今巴黎最新的名牌款式,而且是限量的,价格可是不菲,是丈夫给您的礼物吧“
”哦福尔摩斯先生,这是我在中国福州的婶婶寄来的,是她们工厂出产的“
如果你的知识储备在任何一个方面是这么个半调子,那么这就是必然出现的结果。


即使我相信福尔摩斯有创作原型——约瑟夫贝尔先生,但以文学作品中表现出的情况来看,也是经过高度浓缩和提炼的,已经升华到了超越常人

的艺术形象了。普通人实在无法想象在有限的人生中如何达到超乎其学习能力*学习时间很多倍的知识储备。


所以,我相信逻辑推理可以得出很多表面信息以下的内容,是的,上面的信息如果借助一些其他方式,比如互联网进行检索,可以很快得到一些进一步的信息,但这不是一眼看出的本意,除非你用这种方式作弊:

TED10-TED入门_Pattie Maes 演示“第六感”

所以,无法成为福尔摩斯的关键,不是一般人的观察力或者推理力无法达到标准,而是一般人不太可能具有这个程度的知识储备,不知道您怎么认为,华生?
仅谈对职业的识别。我在工作中打交道的行业比较多,相对有经验。

根据我的体会,一个行业中只有小部分精英才容易被其他人看出身份,一是其具有强烈的职业自豪感,愿意显露或谈论自己的职业;二是被自己的职业强力地塑造,养成了很多职业习惯,也就是通常说的“有范”。

而其他大部分人,就算他站在你面前,直接告诉你是干某个职业的,你可能也想象不出来他的工作状态,甚至不相信:啊,这样的也能当律师(医生、设计师……)?!

了解各个行业的职业习惯(包括常使用的术语、品牌),可能会有助于识别职业,但效果非常有限。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有的根本不像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