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好人没好报,为什么我们还要做好人?

关注者
22259
被浏览
2299257

4493 个回答

在老家住的时候,我家房子右边是一个孤寡老人的房子。


那是一个性格怪癖的老头, 谁招惹他就是一顿臭骂,因为我家离他的小房子很近,所以我们家被骂的最多。


我非常不喜欢那个老头,但我的父母和我却是截然相反的。


他们会在端午的时候让我送去两个粽子,中秋的时候送上几块月饼,大年三十家里出锅的前两碗饺子也很多年雷打不动的给老头送过去,他的房子坏了,老爹二话不说带着我家的工具吭哧哧的就上去了,我有些不乐意,问老爹为啥他总骂我们还对他那么好。


老爹摸了摸我的头说,他也挺不容易的,和咱家离的挺近,低头不见抬头见,别人过苦日子却不拉一把,心里总是过意不去的,能帮多少就帮多少,人活这一辈子不求啥,对的起良心就好,是不是崽崽,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但老头还是该骂就骂,我爹还是让我隔三差五的送点东西给他。


有天我爹让我给老头送今年刚做好的皮蛋,我喊道“ 刘爷爷,我爹让我给你送的皮蛋,给你搁门口了”

老头走了出来,我正准备走,他喊住我说“ 杨家的崽子,过来,爷爷我前天赶集人家抹零找了我几块软糖,我牙口不好,便宜你个小兔崽子了”

我连忙接过去,飞似的跑回家,拿给老爹看,老爹看了之后也笑了起来,笑着问我:你说谢谢没有,我摇摇头,老爹说“那还不快去”


我跑到老头的房子门口,大喊到“刘爷爷,谢谢你的软糖,”老头走了出来,对着我说“瞎嚷嚷啥,快点回家去吧” 他扭头进了屋,但我还是看出来他的嘴脸挂着一丝笑意。


后来我们家搬进了城里,我也很久没有见过刘老头,父亲还是会在偶尔回家的时候提着东西去看望刘老头。


后来父亲因为阑尾炎住院,那是一个夏天,来看望我老爹的人很多,到了中午午睡的时候大都走了,那个时间是一天中天气最热的。


刘老头出现在病房中,老爹一看到刘老头急忙让我扶着他身子坐起来“ 叔你咋来了”

刘老头示意我爸坐下,然后他从背后的化肥袋子里掏出一堆保健品,搓着手说“ 听说你住院了,我也不知道买啥,以前听收音机里说这些保健品是好东西,我就给你买了点,看你没啥大事,我也就放心了,这时候也不早了,我得赶快回去了,要不然到时候天黑路就不好走了。”


我爸看着刘老头,我也看着他,他浑身湿透了,我爸问他是怎么来的,他笑着说,人长两条腿是干嘛的啊,走的啊。


我爸连忙打电话让我哥开车过来。

我把刘老头,哦不对,是刘爷爷带上我们家车上,我哥开车,回去的路上刘爷爷没怎么说话,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路的前方。


我们把他送到家门口,刘爷爷下车后,摆摆手说“ 杨家的俩崽崽,你们这冷风车真凉快, 回去吧。”他佝偻着腰走进了他那座小屋。


听父亲说刘爷爷在老家逢人就夸我们家的好,说我爸有出息,说他的两个儿子更有出息。听老爹说完我们都笑了。


不知怎么的,又想起了刘爷爷送我软糖的那天,他扭头回屋的那一瞬间,他嘴脸带着微笑,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照射在每个需要被温暖的人身上。


每个人都很好。

若选择别当一个好人,恐怕在8年前,我就已经这么做了。

记不得有多少次那样被人怀疑与质疑的行为。但,有两次,我记得特别清楚。

2006年某天,在回家路上,身边一群人狂奔与我相对跑来。依稀看到和听到在人群最后有一个女人在喊:抓住他们。我没想太多,待这群人从我身边跑过之后,我对准跑在最后的人就是一脚。被我踢中的人一个踉跄,明显落了单,我拉扯住他,但没人帮我。甚至被抢包的女人也躲在离我十米开外的地方打电话报警。回到家,被我爷爷痛骂一顿,长辈们说的我都懂,可我真的把自己当作一个准备随时引爆自己来惊醒世人的炸药包。

炸药包怎么可以懂策略和技巧呢?

2010年。武汉普降暴雨。城市内涝严重。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天下班时都会开着车到处寻找被大水围困回不了家的人。有上班族,有学生,也有老人。

这件事,大楚网是有报道的。那段时间,我不知道记者是怎么弄到我的电话。一开口就问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还未等我回答,便紧接着问我是不是在炒作。

他们哪里懂一个随时打算用引爆自己的方式来警醒世人的炸药包的心。

打小。我最爱最想从事的三个职业。教师,警察与消防员。很庆幸,我有机会教过三年学生。靠我自觉还不错的专业知识去引爆他们。我依旧选择当一个炸药包。当环境合适时。我义无反顾。

今天早上,在知乎上,我发了一篇专栏。说我想通过我微薄的一份力来帮助我能帮到的人。可是还有质疑,还有骂声,还有说我做软广告的。

我有位朋友告诉我,慈善是有钱人玩的。我说是,但我不觉得自己在做慈善。我只是在尽力做一个我想成为的炸药包。

其实想想。比起邱少云黄继光罗盛教刘胡兰小兵张嘎潘东子黑猫警长白鸽侦探金刚葫芦娃皮皮鲁和鲁西西来说,我受的这点质疑又算什么?

朋友跟我说,总有百分之十的人关注你就是为了骂你的。

我告诉朋友,我做最好的自己是为了那另外的百分之九十。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