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几手是怎么火起来的?

那么多妹纸找他点评?他的微博:新浪微博注册 留一手豆瓣:留一手
关注者
2697
被浏览
996278

42 个回答

这几天,因为毒舌点评照片,留几手的新浪微博粉丝数从200多猛涨到快40万,成为微博热门话题。作为恶趣味专家,对留几手(豆瓣名:留一手)这样的高端艺术家,自然不会错过的。有人说留几手像凤姐、万峰或者芙蓉姐姐那样,靠搏出位来出名。这有点小瞧留一手和他的粉丝了。凤姐等人的粉丝说到底是靠嘲笑他们的“偶像”来娱乐的而留一手的粉丝是靠跟着手哥嘲笑别人和自嘲来娱乐的,他们对手哥多少还有点尊敬和好奇。更别提两者在娱乐精神和艺术才能上的差异了。

1. 留一手是什么人?
从豆瓣广播看,他是东边人(长春那边),30岁左右,东北某大学计算机系博士(他自称是帝国理工),程序员,北京某IT公司工作,年收入在25万-35万之间,开奥迪,读“经济学人”,喜欢赌球。
从豆瓣和微博看,他至少精通IT和数码、足球和桑拿业,懂车、服装、化妆品和其它时尚品牌,玩过摄影、吉它和美术,写过网络小说。他既能熟练阅读英文网站和报纸,熟悉各类新闻时尚资讯,也对乡村爱情故事和二人转这样的低俗娱乐套路喜闻乐见,长期浸淫D8和豆瓣。人长得帅,还出手大方。这哥们就一高端泡妞利器。他的大部分知识可能也是为泡妞发展而来的。甚至他在新浪微博打分,最初都可能是为了扩大泡妞面。这么纯粹一人,却也曾有过文艺青年的梦想,不时忧伤一下。

2. 留几手为什么会红?
抽象说,留一手就是高端个人版的D8。他红的原因和D8当年红的原因是一样的:从精神气质上,娱乐至死、解构一切,蔑视权威和秩序,既嘲笑混不出头的底层人民,也嘲笑装腔作势的上流社会,尤其嘲笑物质上正从农村底层走向城市白领,精神上却犹疑不定、不知如何自处的中产阶级(从这个意义上,他的嘲笑也是自嘲)。从语言特质上,机灵轻佻,用赵本山的语言说李开复的事,并夹杂大量“狗”、“逼”之类的低俗语言和性笑话。
具体说,他最近的打分鉴美,并不是根据“客户”美丑,给个评分。他以鉴美为名,干的却是做文学创作,编小品的勾当。其创作思路是,看着这张照片,想象着如果在怎么样的情境中,这个照片的主角会显得滑稽可笑。比如这个:


还有这个:

这些小品笑点的核心是:试图“装”高富帅和白富美的男女屌丝。无论让他打分的男女主角在照片中多么漂亮帅气、时尚鲜亮,一旦被界定为“装”,这种“装”被“揭穿”的尴尬时刻本身就很喜剧。观众就像看一个光鲜亮丽的人被踢屁股一样哈哈大笑。留一手本人扮演那个揭露“真相”的魔术师,那个踢屁股的人。而照片则成了道具,它们和主角真实的身份及美丑无关。在留一手的创作中,这些照片中的帅哥美女成为了桑拿小姐、洗头妹、干女儿、城镇青年。这哪是鉴美,分明是一个他导演的,集体参与的“角色扮演”游戏。很多人乐于提供照片,让留一手把他创作成小品中的某个角色。这么有艺术细菌的事,不火也难。

3. 背景
除了娱乐至上的时代背景和互联网本身的传播特性,有两个背景不得不提:(1)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有越来越多留一手这样的人,身份意识和语言形态仍停留在赵本山小品中的东北农村那疙瘩,但在知识水平和生活见识上,却已经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生活,接触国际资讯和最新时尚。当他们用原有的,赵本山式的语言和视角来看待所谓的时尚、都市生活和其中的男男女女,会产生奇妙的错层。同样,当他们用高端白领的视角看待农村、城镇青年的追求和审美,也会产生奇妙的错层。这种错层产生的喜剧张力非常滑稽。(2)我们这个时代,业余编编段子和小品就是文艺创作的一种。越来越多有才华,有创作能力的高端文艺青年,在从以前被认为是凤姐、芙蓉姐姐甚至小沈阳这样的人做的低端娱乐业入手,进行创作,效果就是留一手这样的。当然,一切只是为了娱乐,但娱乐的背后,难掩其才华。

4. 优点和缺点
优点:娱乐么,就是不把自己当回事。娱乐别人的时候,把自己也给娱乐进去了。这挺好。况且这段子创作得还真有点意思。
缺点:
个人:有一天手哥一定会说:“其实我是一个演员。”演员就这样,你已经扮演喜剧演员了,忽然想起曾经的文艺青年范,想深情严肃地忧伤一把,观众还会报以热烈的笑声。“深刻的感情也被娱乐化”的忧伤,谁人能懂。另外很多人也不喜欢他满嘴的低俗语言。
社会:微博里,留一手和平壤崔成浩都是黑人的,都很有娱乐精神。但小崔做的是公知的事,有思想有抱负。手哥么,说到底只是娱乐圈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卖艺的。
说了这么多,手哥,给打个分呗?

补充的分割线——————————————————————————————————————
截止到2013年2月5日,留几手的粉丝已经涨到203万,成了名副其实的微博红人。
从留几手成名后很快介入微博营销来看,说他当初打分单纯是为了扩大泡妞面,显然是低估他了。他就是冲着挣钱去的,泡妞倒反而是副产品。对这一点,他自己也大大方方,毫不掩饰。
最近纸媒和电视都在分析留几手,看到了好几处文章或者微博“引用”了这篇文章的部分章节。引用您引用,加个出处,不过分吧?


现在是2016年10月。过了几年再来看这篇文章,我很惭愧。人是会变得,我现在觉得留一手就是一个无聊的,唯利是图的营销狗,不值得我废半点笔墨,我也不关注他好久了。另一篇写他的文章我已经删了,这篇就留着给诸位打脸用。不好意思。
反对上面所有答案。
我们要解释一个事情的本质,不能用现象去解释,而要用更深层次的背后原因去解释,才能更触达事物的本质。
所以毒舌/美女/搞笑都是表面原因,深层次的原因是:
这极大的让屌丝找不到美女老婆只好吐槽他们的动机,被合理化了。

留几手总是有意无意的把要求他打分的“美女”,塑造成“虚伪,做作,拜金,私生活随便”的刻板印象,然后用犀利的语言去调侃她。这其实就是在代表广大“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屌丝群体,去迎战那些“世俗、拜金、物质、X不到”的女神群体。

贴一篇我公众号上的文章,解释一下这个事情《打造顶级网红魅力人格的4种必备工具》

网红网红,深怕不红。

如何才能成为一个顶级网红,这是无数人睡觉、走路、打麻将都在思考的问题。

有人肯定要说:长得好看就行了嘛,如果长得不好看,去整整就能成为网红啦。

这样的说法肯定站不住脚,你如果在微博上搜索“模特”两个字,可以搜出成千上万的俊男靓女(比如我),其中真正具备知名度的少之又少。

也有人要说:成为网红的关键是会写段子。

但其实这样的说法也站不住脚,写段子讲笑话其实是个门槛不高的事情。你环顾一下四周(不用真环顾,只是打个比方),你周围的朋友里面一定有那种幽默搞笑时刻让大家哈哈哈的段子手(比如我),请问他成为网红了吗?!

还有人要说:成为网红的关键是要多会和用户互动。

这样的说法显然是有问题的。

你看很多企业品牌的微博,几乎天天和粉丝互动,除了杜蕾斯,没见哪个成网红啊。说明用户互动也不是成为网红的必然条件,不然经常在公众号回复问题的我,早成网红了。

以上说法,都是互联网圈的牛鬼蛇神、大小忽悠们总结出来蒙骗大家的,根本没有说到网红的本质。

事实上,大众早已对俊男美女和网络段子免疫,纵使你24小时都在和用户互动,粉丝们也不会增加对你的半分兴趣,只会觉得疲劳。

大众只会对新鲜的,有独特属性的人感兴趣,不再会对千篇一律的面孔和腔调多看两眼,多听两句。

任何顶级网红的成功,最大的关键,就是要打造独特的人格魅力。

当公众号大号作者咪蒙,靠着文章《致贱人》、《致low逼》火了之后,一大堆自媒体作者纷纷跟风推出“贱人”系列、“low逼”系列,想靠着模仿咪蒙的技巧和选题也火一把。

我就在背地里笑了,笑这些模仿者真是人如其文,又贱又low。


单纯复制已有的模式和技巧,是凸显不出人格魅力的,更没办法吸引大众注意力。



第一个去维也纳金色大厅裸奔的人,估计会被某些人视为行为艺术或者特立独行;随后效仿他也去维也纳金色大厅裸奔的一群人,只会被集体耻笑为傻X了。

打造特立独行的人格,在茫茫人海之中,戳到某些人的精神G点,才有可能培养一批忠实的追随者。

而虽然网红人格各有不同,但是打造独特有魅力人格的方法还是有章可循。下面提供4种工具,通过这4个工具的改造,就能生产顶级网红所需的独特人格了:

1. 自我矮化
十年前,也就是我6岁的时候。一位名叫薛之谦的歌手,依靠一档选秀节目,一炮而…不怎么红。

后来的岁月,他越来越不红。但是前几年,微博开始盛行后,他依靠着“娱乐圈第一段子手”的名号重新上位。

要知道,薛之谦的第一身份可是歌手,而在他的微博上,为打广告而写的段子微博,转评赞的数量,要远超他发的音乐相关的“正经”微博。

薛之谦之所以这么受欢迎,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用了“自我矮化”的技巧。

在他的微博上,都是这样的微博:

调侃自己是“过气歌手”。

自嘲“要靠买僵尸粉冒充有人气”。

“被菜市场大妈嘲笑”。

说自己“不爱干净,袜子要攒到40双才洗”。

“打完瘦脸针,穿上增高鞋垫,才勉强能看。”

所有这些段子微博,都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将一个本来高高在上的娱乐圈男神的形象,通过“自我调侃”,矮化成一个更具象、更可感、更接地气的普通人形象,从而博得大家的好感(当然,薛之谦本人不一定承认自己有这么功利)。

不管是微博红人,还是微信红人,亦或是各种视频直播平台的红人,都有一个共同的障碍需要克服——距离感。

不管是在网络话语权、影响力,还是财富、社会地位甚至是颜值,这些红人都要高于关注他的大部分粉丝,这会形成一种天然的距离感。

要是一天到晚晒钱晒车晒名牌,这种距离感只会加剧。

所以我经常建议那些在网上被奉为女神的网红朋友,不要一天到晚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偶尔放放素颜照,开开黄腔,装一下傻,卖一下萌,多自嘲一下,时刻践行 “自我矮化”的技巧。

让别人觉得你的姿态是“可以被调戏的”,而不是“我是皇后,诸君只有跪舔的份儿”的范儿,会让粉丝凝聚力提高很多。

这是一个厌倦权威的新时代,没有多少人想看到那些高高在上的伟光正的完美形象。


大家需要看到的是更接地气,更立体的“人”的形象。而“人”,肯定就是有缺点的。所以适当的暴露出缺点,通过“自我矮化”的技巧表现出来,不仅能降低距离感,更重要的是,塑造出更具象可感的魅力人格。




2. 寻找和建立“大众共同点”
心理学上有一个理论:人会倾向于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
所以心理学家建议,不管是面试,追女孩,推销业务,我们都应该尽量在肢体动作、兴趣爱好等维度上,表现出和面试官、女孩儿、被推销者相似的地方。

这一理论在网红人格的塑造上非常管用。每一个群体,都有他们特定的行为习惯和思维模式,尽量表现得贴近他们,就能博得他们的好感。

最好的例子莫过于王思聪。

很多人说,王思聪成为“中国第一微博网红”,无非是因为有钱。

我想说,你们也太低估王思聪了。

把他的钱给你,你也做不到他影响力的十分之一(不过把钱给我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哈哈哈!)。

在王思聪成为顶级网红的道路上,其实是有一个天然的障碍,也就是前文所说的——距离感。

王思聪的受众,基本是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

王思聪不管是在财富、社会地位、学历、个人能力、知识水平上,都碾压他的受众,这对于他成为被大众接受和认可的顶级网红,是一个非常大的障碍。

而他做了什么事来克服这个障碍呢?

答案是,建立大众共同点。

王思聪最喜欢发的微博是什么呢?

打游戏!

这可是我等同龄屌丝人群最喜欢做的事情。能跟首富公子英雄所见略同,一下就拉进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再比如说,王思聪喜欢吐槽“绿茶婊”,这又是一个建立大众共同点的好办法。

对于高高在上的美女们,大家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而某个能吃到葡萄的富家公子,居然不仅不跟我们炫耀他吃过多少“甜葡萄”,也像一个一无所有的屌丝一样吐槽“绿茶婊”,这简直是戳中了屌丝们集体人格的痛点。

往小了说,这是和大众建立了共同的爱好;往大了说,是在生物界最根本的驱动力——交配权上,建立了一种表面的平等性。

王思聪在成名前,其实发的微博内容和富家公子差不多,晒跑车、炫财富、出入各种高端场所。但自从骂了汪小菲一站成名之后,王思聪也似乎找到了微博涨粉的窍门,发的微博也开始越来越接地气,很少晒那种增加距离感的事情。

让大家觉得,他就是网吧邻座那个一起喝酒抽烟打dota的好兄弟;还让大家“打游戏,骂人家绿茶婊”的行为在潜意识里合理化了,毕竟出身高贵,教养得体的富家公子,也跟我们有同样的行为。

3.“战斗英雄”模式

兰陵美酒郁金香,要当网红靠打仗。

看一下互联网红人的演变史,从2013年的留几手,2014年的马佳佳,再到2015年的王思聪,2016年的papi酱、咪蒙,基本都是靠着“战斗英雄”的模式蹿红的。

马佳佳靠着挑战传统价值观成名;王思聪靠着和汪小菲的骂战成名;咪蒙靠着“致贱人”、“致low逼”系列,这样和假想敌的作战成名;papi酱靠着吐槽物化女性的言论(比如逼婚,比如女人就该怎样怎样)成名。

而留几手,当年靠着给美女打低分吐槽成名,看似和“战斗英雄”关系不大。
不过你如果仔细翻看他的吐槽微博,会发现,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把要求他打分的“美女”,塑造成“虚伪,做作,拜金,私生活随便”的刻板印象,然后用犀利的语言去调侃她。这其实就是在代表广大“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屌丝群体,去迎战那些“世俗、拜金、物质、X不到”的女神群体。

为什么要打过仗之后,才有机会成为顶级网红呢?!

主要原因在于:每一个顶级网红背后都有对应的受众人群,这群人有相同的喜欢和憎恶。而迎合人性中善的一面,往往只能形成弱关系;而只有迎合人性中恶的一面,才有可能形成强关系。

人性的恶有什么?

嫉妒、暴怒都是人性的恶,而发起一场战斗,是最好调动群体情绪的办法。

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的社会心理学名著《乌合之众》(The Crowd)里谈到:大众群体只有情绪,没有独立思考能力。

所以从理智、从道理上调动大众,非常困难;但如果挑起情绪,特别是人性中恶的一面,相对就会容易很多。

你如果看网上那些疯转的文章,基本都是吐槽骂街的文章。要做到全人群、大范围的覆盖和传播,做深度、玩情调、讲情怀的方式基本不可能;骂一句“XX是傻X”、“XX是做小三”“XX是恶棍,我们一起消灭它”,大众情绪就爆了,要红起来就容易得多了。




4.给粉丝“戴帽子”

给粉丝戴帽子,不是说给粉丝们真的每人发一顶红帽子或者绿帽子。

而是指,通过对外宣传,赋予粉丝群体相应的称谓和人群属性。

罗振宇总喜欢强调,他的粉丝都“爱智求真”;

马佳佳总强调,她的粉丝都是反传统、真女权、三观超级正确的新新人类;

“武大校花”黄灿灿总调侃,她的粉丝都是跟她一起“砍人”的小弟。

在管理学家斯蒂芬·P·罗宾斯的经典著作《管理学》(Management)里,他曾今谈到:我们在判断他人时,经常会使用一种方法,叫做刻板印象(Stereotyping),也就是以个体所在的群体为基础判断某人。

当网红赋予了他的粉丝群某种特定的人群属性,每个群体里面的个体也就会感觉自己也被贴上了这些标签,内心会有相应的积极感受,因为能够极大的提高粉丝忠诚度:


给粉丝戴各种具有标签属性的高帽子,有几个好处:
1.让粉丝们有一种优越感,存在感,满足他们内心存在感的需求
2.形成针对其他群体的鄙视链
3.制造一种集体认同感和荣誉感,建立一种网红本人的情感纽带



小结:

成为顶级网红的关键,不是长得好看、会写段子、和用户频繁互动;而是打造独特的人格魅力。

有四种工具有助于我们打造独特的网红人格:自我矮化、寻找和建立“大众共同点”、“战斗英雄”模式、给粉丝“戴帽子”。



自我矮化,就是将一个本来高高在上的形象,通过“自我调侃”,矮化成一个更具象、更可感、更接地气的普通人形象,从而博得大家的好感。

每一个群体,都有他们特定的行为习惯和思维模式,寻找和建立“大众共同点”,尽量表现得贴近他们,就能博得他们的好感。

把自己打造成“战斗英雄”的形象,带领粉丝和他们共同厌恶的敌人(或是假想敌)打一场舆论战,会极大的提高知名度和粉丝凝聚力,同时也凸显自己的人格魅力

给粉丝“戴帽子”,是指通过对外宣传,赋予粉丝群体相应的称谓和人群属性,让粉丝们产生优越感,建立鄙视链,与网红本人形成情感纽带。


想了解更多关于网红的内容,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吴寒笛可爱多(也可搜索whdkad)

weixin.qq.com/r/VkyRiUj (二维码自动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