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西游记》有哪些好?为什么现在技术进步了反而拍不出经典来了?

关注者
5345
被浏览
3192272

656 个回答

更新:唐僧单曲牵丝戏_人力VOCALOID_鬼畜_bilibili_哔哩哔哩

公众号:吃书达礼

不定期分享学习心得,欢迎关注。


原答案:


因为人家演的认真啊。

多图杀猫!

选取《趣经女儿国》的几段作为栗子,徐少华和朱琳的对手戏可以当作表演的教科书,今天分析“红罗帐”和“相见难别亦难”这两段。

红罗帐时长:6分09秒

首先孙悟空早已看穿了一切,知道那是一番好意。

女王躲在帐中充当国宝,对应的是唐长老的一脸懵逼

这时,惊讶应该是压倒一切情绪的主要情绪,惊艳其次。

难道在御弟哥哥眼里,我还算不得国宝吗?媚压倒了美

女王请唐僧坐下,唐僧却步步后退,没能忘掉自己的使命。

唐僧这时候的防御心理还很强烈,下意识伸手挡住对方

这一组镜头非常微妙,高能来袭:

女王去点灯,唐僧趁着女王背对着自己,想偷偷瞄女王一眼,结果这一眼瞄上去,就再也挪不开了。


正好这时候,女王也回头看了一眼,微微咬舌的动作媚态横生。唐僧写了一脸的“我凑,被发现了怎么办,在线等。”

女王表示我就静静看着你偷看我。

唐僧轻轻下意识地念出一句“阿弥陀佛”。他的心一定是狂跳的。

烛影摇红,佳人难得。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是女王绝不能说出如此粗鄙之语,只是说了一句“烛光也知人情,欲照今日之喜”,给唐僧留了余地。

唐僧高冷的反问,“不知陛下喜从何来?”这里女王的脸绷了一下。

仔细观察会发现,每次唐僧故意高冷时,女王都会绷一下脸。人之常情,换了谁也是不高兴。但是她用不了多久就能换上一副笑脸,真爱还是能压倒自尊的。

女王对唐僧的爱真的把自己卑贱到了泥里。

接下来又是一组高能镜头。

女王直截了当,就是想要人间欢乐。

唐僧欲言又止,这时他的心里一定在斗争。

硬下心肠拒绝。贫僧已经许身佛门,四大皆空,然后闭了双眼。。

女王那一瞬间的失落。

然后立刻反唇相讥。

“如果你敢睁开眼睛看我,我不信你两眼空空。”

唐僧试着睁眼一下又闭上了。额头汗珠密布。

女王乘胜追击,“不敢睁眼看我,还说什么四大皆空。”

前方高能。

当唐僧睁眼看的时候,他的表情是这样的。

目瞪口呆,然后又是一句“阿弥陀佛”。

她那么美,美得不可方物,美得倾倒众生。我究竟为什么要许身佛门?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似乎下了决心一样长出一口气,然后擦了擦汗。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擦擦汗,这么半天光魂不守舍了!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徐少华这段真是演技爆表。

然后又把眼睛闭上了,继续装高冷。

拉拉扯扯,似乎唐僧还不如女王力气大。

然后唐僧倒在床上了,也许是故意的。

女王有点生气了。生气还那么美。你难道真的不喜欢我吗?

这好难回答哎。

人家好歹也是一国之君,这么低三下四求你,就从了呗?

唐僧仍然板起了脸。

这一段精彩。

唐僧一脸正经,女王一脸失落。

要说唐僧不喜欢她简直是不可能的。“来世若有缘份—”

“只求今生,不想来世。”

女王靠在了唐僧的肩上,这次,他没有推开她。


那一声“陛下”,简直太甜了。

蝎子精此刻埋伏在窗外,看看吃瓜群众是怎么看待这个妖精的?


唐僧从完全抗拒到不再抗拒,女王则是一往情深,这段对手戏被演绎得淋漓尽致。可惜两人有缘无份,最后不得不分离。



相见难别亦难:2分08秒

这哪是官文,分明是催命符。一别之后,便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临别时,女王仍然希望唐僧留下来。

两人并肩而行,注意看两人神态对比。女王仍然不死心,唐僧心里就一定平静吗?

女王又是一脸的落寞。

递关文,又是可圈可点的一组镜头。

女王仍然眼含希望。

递关文时,仍然眼带询问。

如果说唐僧真的无情,那是假的。这眼里全都写着呢。

然而我们有缘无份。

是啊,真的有缘无份。这时眼里已经噙满泪水了。

最撕心裂肺的一幕:马上回望,转眼分离。


这两段只有几分钟的戏细节到位,张力十足,而且代入感极强。正因为拥有着如此高超的表现力,所以特效、后期等技术都不发达的情况下,86版西游记才能成为一代经典。


影视相关回答:

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反感「亲戚」这群人? - 渭水徐公的回答 - 知乎

为什么说《熊出没》是一部很残酷的动画片? - 渭水徐公的回答 - 知乎

如何看待电视剧《人民的名义》里区长孙连城喜欢天文? - 知乎

托尔金作品中最感动或最奇妙或最伟大的一刻或者一瞬间? - 渭水徐公的回答 - 知乎

有哪个作品的细节你一开始没看懂,后来恍然大悟? - 渭水徐公的回答 - 知乎

如何评价黄晓明的演技? - 渭水徐公的回答 - 知乎

当年83版西游记的五毛特效,不知道比Angelababy抠图高到哪里去了。


4月15日,整个中国都看过的电视剧83版《西游记》的导演去世了。她的名字叫杨洁。


每个人都有和西游记的故事,但《西游记》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里面那些造价低廉却无比精妙的特效。因为在我心中,这些现在看来五毛都算不上的特效,却是中国电视剧再也没有企及的高度


当年拍西游记的故事,现在看起来,其实有一种别样的喜感。。

那个时候,导演杨洁还很年轻,也只是一个戏曲导演,没怎么拍过电视剧,加上那个时代电脑技术没有现在发达,别说西游记这种需要特效的神魔剧了,就是最基本的电视剧,技术都相当落后。

可以说,要拍成一部让所有人都满意的《西游记》,在当时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但是,当台长问杨洁敢不敢拍西游记的时候,她只思索了片刻,就霸气回应道:“有钱就敢!”

后来,台长对她说:“杨洁,不说别的,只要你能拍得超过日本的《西游记》,我就满意了!”杨洁马上又回应道:“台长,你要求太低了!”

为了学习《西游记》需要的特效,杨洁专门找来了日本人拍摄的《西游记》,结果却发现:在这个版本的西游记中,孙悟空竟然长成这个熊样:

这到底哪里有半点像猴子。。

孙悟空诞生之初,破开石头的瞬间,竟然是这个熊样:


这哪里是什么孙悟空,这是金刚好吧!

杨洁发现,日本版的西游记剧情和原著相差太远,演员的表现也非常业余,而且还有很多扑朔迷离的改编,比如唐僧是女的,观音是男的。。唐僧的kiss还能给人治病。。

这部电视剧在中国引起很大的争议,只播了3集就停播了。

杨洁看在眼里,更坚定地想。我一定要拍出一部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西游记》!


可是当时她的西游记剧组里。只有一部摄像机,也不知道什么是蓝幕抠像,技术落后得太多了。为了做出令人满意的特效,杨洁和剧组绞尽脑汁,他们的目标是:用廉价的道具和巧妙的设计,做出电脑级别的特效


但是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世上哪有这样的好事?

万万没想到,杨洁真的成功了。。我只能说,她的西游记是特效艺术家的脑洞巅峰

比如说,拍唐僧念紧箍咒,孙悟空倒在地上抽搐那段。要拍出眩晕的效果来,没有特效怎么办呢?

杨洁就让六小龄童倒在地上捂住头顺时针转,摄影师扛着摄像机逆时针转,总算是拍出了旋转眩晕的效果


恩,其实也还好,毕竟六小龄童有戏班的功底。。

再比如,拍片头经典的那段,伴随着“梆梆梆梆,梆梆梆梆”的声音,孙悟空腾空而起的桥段,没有特效怎么办呢?

他们就放上几个蹦床,让六小龄童在蹦床上跳出腾空的感觉


恩,其实也还好,毕竟六小龄童有杂技的功底。。

(评论区有同学提出这里的镜头是替身拍的,确实有这种说法,是真是假我无法考证了。不过还有其他用蹦床的镜头,是六小龄童亲自上场的)


接着,拍孙悟空大战红孩儿,孙悟空被红孩儿的三昧真火烧,没有特技没有替身,怎么办呢?

杨洁就想:没办法啦,只能用什么东西隔隔热,就直接烧吧。。直接烧吧。。烧吧。。吧。。

于是,剧组就自己缝了石棉衣服,勉强隔一隔热,然后在六小龄童身上涂好凝固汽油,点上火真烧


烧到最后六小龄童实在受不了了,面具都烧变形了,还必须坚持演。。坚持演。。演。。

觉得可以停了,就赶紧和旁边等着的沙僧猪八戒,一起把手里拿的沙子和水,泼出去灭火救人。。


我去!!我都懵逼了,难道六小龄童还有金刚不坏之身?!

就这样,凭借着杨导演的脑洞和六小龄童过硬的身体素质,镜头算是都拍下来了。

可是,即使解决了这些,孙悟空还要腾云驾雾的啊!没有电脑技术的帮忙,云雾和筋斗云要怎么做出来呢?

这当然还是没难住杨洁导演。她和剧组想了半天,得出这么一个计划:

用干冰做出云雾的效果,用滑板让人物在云雾中前进,看上去不就像腾云驾雾了吗?

尝试了很多次,他们最后才做出了我们看到的一个个经典镜头:


即使如此,拍摄过程也很艰难,因为干冰本身是二氧化碳,在云雾里面呆久了人会缺氧很不舒服。拍蟠桃会那段戏时,整段拍完之后,剧组发现少了一个人。。

赤脚大仙的扮演者,因为在干冰云雾里呆的过久,整个人缺氧晕倒在地。。大家赶紧把他送去抢救。。


在云雾的遮掩下,飞行可以用滑板来做,到了没有云雾的时候怎么办呢?

虽然现在威亚司空见惯,但是当时,大家根本都不知道威亚是个什么东西。为了学会吊威亚,杨洁元旦也不休息,专门去TVB观摩了几天,然后让剧组买来钢丝,做好衣服让演员穿好,依样画葫芦地学,自己摸索着吊威亚


因为没有经验,钢丝的规格没选好,孙悟空、猪八戒、沙僧、唐僧,几乎每一个人都曾经在吊威亚的过程中摔下来过。。

我去,原来不止是六小龄童,西游记每个演员都是有金刚不坏之身啊。。

有一次,要拍一段沙僧举着禅杖飞过来的仰角镜头,杨洁的丈夫王崇秋抱着摄像机躺在地上拍,但是沙僧飞到半中央钢丝恰好断了。。沙僧连人带禅杖一起掉了下来,整个人砸在王崇秋身上,直接把他砸晕了。。

就这样吊了摔,摔了吊,为了学习吊威亚,剧组拼了老命,好在最终的效果是惊人的。虽然偶尔还是能在镜头中看到吊威亚的痕迹,但是总算是把演员“飞行”的问题解决了


可是一个问题解决了,又来了一个问题。

当时没有绿幕技术,也没有横店影视城,很多古代王宫、西域风景要怎么呈现呢?

杨洁为了最真实地呈现西行取经的感觉,干脆让整个剧组出去“取经”。。在全国范围内取景,甚至跑到泰国去拍天竺的戏份。光是拍摄的前两个月,她设计的路线就是这个样子的:

南京—扬州—宜兴善卷洞—安徽黄山—安徽九华山—杭州瑶林仙境—浙江宁波天童寺—普陀山—杭州云溪,玉盘山,石乌洞,黄龙洞,紫云洞,水乐洞—绍兴—福建福州鼓山,青枝山—泉州开元寺—厦门南普陀—漳州南山寺—东山岛,城关镇古城楼—汕头—广州,广东罗浮山—肇庆七星岩—西樵山,佛山马庙—湖南长沙—大庸张家界—青岩山黄狮寨—湖南慈利桃花源—返京

他们还也不忘利用好每一份资源,在车上看见什么景色不错,就赶紧拍下来。坐飞机时,剧组就和机长打商量,让他们去驾驶室拍空中的景色,用于后期合成。。。


就这样,杨洁硬是带着剧组克服了各种困难,生生坚持了下来,从1982开拍到最后完成,他们历时6年,走遍了大江南北整整17个省市,身体力行地取了一回真经


他们这么拼命工作,还尽量压缩成本:六小龄童演一集的酬劳只有80块,整个西游记演下来只有两千多块钱。

其他人更少:台里的工作人员,除了台里基本工资之外,拍《西游记》一分钱也没有。

但到了最后,原本就不多的经费还是快要用完了。这时候杨洁和剧组又遇到了新问题:无论再怎么省钱,有些桥段还是必须要特技来拍。

于是杨洁请求中央电视台从美国进口了一台 ADO 特技机,机器一到,杨洁激动的一塌糊涂,马上就先试拍了《除妖乌鸡国》里孙悟空变成小猴子,跳到桌子上和王子秘密谈话那个镜头,就是下面这个:


样子倒是有了,但是拍完才发现,孙悟空只是个二维的“纸片”,完全不能转动。。

杨洁一查才发现,机器只是硬件,还有很多配套的软件要买。结果,光是软件,就要5万多美元。。

剧组哪有那么多钱啊,根本买不起,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于是,为了让纸人看上去不那么同环境格格不入,杨洁让剧组做了很多颜色的幕布和演员的衣服颜色配好,拍完之后回台里,再一点一点花费大量精力合成,这才有了各种虽然明显能看出是五毛钱特效,但是却不显得特别突兀的镜头

比如师徒四人过通天河,就是四五个剪在一起的:


最终,面对着重重困难,杨洁领着整个剧组一点一点钻研,一个一个克服过来,给我们呈现出了这版经典的《西游记》。

不得不说,他们当年的剪辑拼贴技术,对整个行业都有很大的启发,甚至直到今天还有人在用!怎么,你不信?

比如,当红的Angelababy就曾被曝出滥用“抠图”演戏,在拍摄《孤芳不自赏》期间,怀孕的baby就像纸糊的一样脆弱,她从来不出外景,因为她不能有一秒钟离开空调

只要是能不自己演的,哪怕是没有任何难度的文戏,也全部由抠图完成




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baby还是拿走了8000万的片酬

没办法,谁让她整得好看?


而在30年前,为《西游记》呕心沥血的杨导演,做出了这样一部伟大的作品后,却并没有名利双收。。

当时,因为《西游记》是边拍边播的,播出几集后几个主演就火了,当时徒弟三人还很年轻,他们经受不住钱的诱惑,偷偷去济南演出挣钱。。

杨洁知道以后勃然大怒,她严厉地训斥他们:“你们不该抛下大家去赚钱,让大家在这里吃泡面等你们,把戏拍完了,再去演出不行吗?”

因为这事,演员向台长告了状,结果就在《西游记》播出大火之际,杨洁作为剧组中的顶梁柱,作为从选角到拍摄事必躬亲一手缔造了整个《西游记》的人,却被踢出了局。。。

此后整整十年,当《西游记》火遍大江南北,成为几代人心中经典时,杨洁却一次都没有看过这部作品。因为在她看来,这是一段悲伤的记忆。

直到1994年,徒弟三人亲自登门到杨洁家中,向她承认错误请她出山,他们才算冰释前嫌,也才有了后面补拍的十几集《西游记》续集


杨洁作为中国电视第一代导演、第一代女电视艺术家,也是中国第一位女制片人,吃过那么多苦,受过那么多罪,却也没有拿到过什么特别的奖励。

而我们貌美如花的baby,就拍了几部PPT电视剧,就顺利拿到了百花奖最佳女配。在拿了奖之后,她还动情地说:


真的,别的不说了,就冲baby这种迷之自信,你就说有几个人能做到?


我想,也许在现在看来,《西游记》费尽心思的特效,还不如电脑随便做出来的优秀,但是在条件艰苦的当时,片中的每一个特效,都承载了杨洁、六小龄童等老一辈艺术家们丝丝入扣的匠心

即使有着这样那样的瑕疵,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穿帮镜头,但是在我心中,它依旧是完美而不可复制的


《西游记》不是一部单纯的电视剧,它甚至也不仅仅是童年的回忆,它代表着中国电视剧的高度。

我希望我们这个年代,也能出一部这样的电视剧,让我在30年后回放的时候,也仍然会像现在看西游记这样,心潮澎湃。


---------------------

参考资料:

老湿视频《令人蛋疼的西游记》(批日版、美版西游记) 《西游记》30年——师徒情未了 杨洁自述——《我的九九八十一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