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长三四门不同领域学科的高人通常具备哪些特质?

此问题的关键点是「不同领域学科」(如:西医、编程、财务、绘画),而不是同领域内几门相关学科(如:C、C++、Python、Ruby)。如果说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暂不予置评),那么一个人需要具备多高的智商、耗费多少精力,才能擅长(不苛求精通)三四门互不相干的学科?这种人一定要非常有天赋、智商一定非常高吗?只有普通智商的大众通过努力能否做得到?我觉得在智商不够、功底不深的情况下几乎不太可能,即使他已经很认真、很勤…
关注者
954
被浏览
18165

23 个回答

看到这个问题,我想到了这个问题:人类历史上有哪些跨界跨领域的知名人士? [1]

人类历史上确实出现过超多的跨界大师,但我想,他们做到这些所凭借的特质定不是仅仅依靠自己的智商——据说,爱因斯坦的智商也是仅有146(我的智商据说都有136呢 XD),并不高,但是他却在玩转了物理的同时,依然玩了一辈子的小提琴,并且还进行过一些公开的小型表演(物理学的好、音乐也玩的好的人还真不少,譬如我们可爱的费曼叔叔[2])。

智商只是决定了这个人是否能够做到这些的先决条件之一,而且应该也必不是必要条件之一。还有更多的因素决定了一个人是否能够像题主所说的,擅长三四门不同的学科。

到现在我并没有读过很多历史人物的传记,所以不能很客观地去旁征博引,进而佐证这些牛人们是因为哪些特质而办到的。我就仅仅谈一谈自己的经历所带来的见解吧。

首先,你得对某一个领域感兴趣,并且持续地去钻研该领域。

没有这第一个领域的持续钻研,就没有你后续其他领域学习的基础能力——我将它称之为原动力。虽说不同领域的知识往往相差非常大,但是,在这些领域进行耕耘的本领却是同一个内核,决定了你在不同领域的造诣会有多高。

很难想象,一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到专业的人,会在某一天忽然成为量子物理学家。

到现在,年方二十的本人,或许唯一较为深入地钻研过的领域,就是编码了。我废寝忘食地去了解各种 coding 方面的知识,并且进一步去学习计算机科学的知识来打好基础、拓宽眼界。这个过程,确实让我锻炼出了许多宝贵的原动力:恒心和毅力,一段时间内绝对的专注,(大多时候利用互联网)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对于时间的掌控能力等等。

也就是说,要有开始的领域。然后,这个领域的经历历练了一个人,让他有能力去其他领域成功地闯荡。

然后,你将发现,单单了解一个领域的知识,自己会是多么地狭隘。想把这个世界看的更明白,你还要去更多的领域学习本领。

或许许多人对于不同的领域的钻研,往往出发于自己的兴趣。但我并非如此。我进一步去了解经济、历史、文学等等领域的知识,是因为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精彩,好复杂,我要看懂它更多,单单只知道写代码,是多么地不够!(这,就是兴趣吧,只不过是对于这个世界的 XD)

一个仅仅知道编写代码的人,只会成为一个系统里面的worker,而很难成为设计系统的architect——因为,对于一个系统的理解,需要你去认知、理解这个世界,去其他领域发现那里的系统(譬如生态系统、经济体系统等)的特点,了解系统运行的规律,发现设计系统的灵感。

类似的现象也出现在不同的领域,许多画家、音乐家愿意去数学领域里面思考作画、作曲的数学美,而许多数学家也很喜欢去艺术里面来发现更多的数学规律。[3]

当你钻研一个领域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你想要去了解这个世界!

再然后,你将发现那些散布于不同领域但是却似曾相识的道理——我们把它称之为哲学。

事物运行都有一些共同的规律,而这些规律总结起来,就是那些我们总觉得太过形而上学,甚至有些迷信色彩的哲学理论。

然而,根据我的体验,当你按照前面的过程一路走来的时候,那些类似于“认识你自己”这样乍看空洞的语句,是多么的在理!认识你自己,你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必然的选择是怎样的,你才不会恐慌,不会焦虑。你会淡然地看待这个世界的美、丑,专心地走好你该走的历程。

到了最后,你会综合不同领域的知识,成为一个真正的智者!

或许,最后那个阶段,是我在这个追求“人生唯一的目标就是变的多才多艺”的过程中自己特殊的衍生物,但我想,前两个过程,应该有很多朋友和我有类似的经历吧!

做个总结吧。我觉得,能够在不同领域做到“擅长”这个程度,一个人需要这些:
1. 最开始,对某一个领域的“痴狂”。这个领域的钻研培养了一个人的以下的优良品质。
2. 恒心。
3. 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4. 专注。
5. 求知欲。
6. 最后,对于不同领域知识自己的综合、理解。
以及更多......

我想,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应该是——对世界充满好奇,想要了解的更多。

[1]
zhihu.com/question/2039
[2] zh.wikipedia.org/zh-hk/
[3] book.douban.com/subject
IT,演讲,法律,投资,都精通,算不?

算的话,看看李开复传记,这个问题就解决了。

占个座。要有人愿看的话, 我再写点。这个案例其实挺有趣。

======履行承诺分割线======
李开复的智商无疑不低。但是任何一个有杰出成就的人,我们都不会说他智商低。无论智商多高,总有一个限度。但是不同人在成就上的比例则远远少于智商的差距。既然自己的智商已经无法改变太多,如果想要做到更多事,就只能关注智商之外的方面。

IT不需要多说,是李开复的主业。其他几条分边说说看。

从前我只在李开复的自传里看到他说,曾因为讲课无趣被学生称为“开复剧场”,意思是只有他一个人在表演,跟学生没什么关系。之后下苦功练习演讲技能。他在国内做讲座的时候,内容偏大学生成长的多,本来就比较容易引起共鸣,演讲技能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

3年前,我去听了李开复在哥伦比亚大学做的一次演讲。主题好像是中国的互联网特征和发展态势。演讲很有趣,也很严谨,兼顾猎奇的美国人和真正想要参与中国互联网事业的人。坐在我身边的纯老美兴奋得手舞足蹈。从那时起我真正相信他在演讲上已经具备专业水准。某些脱口秀的主讲人哪怕全程抖包袱兼装疯卖傻,笑声和掌声的频率也不会比他高太多。当然,我们不会拿他和乔布斯这样的天才去比。

从上面所说的“开复剧场”可以知道,他在演讲上其实并不具备任何天赋。甚至到读博期间还是相当差的。但是二十年下来达到的高度可能很多做了一辈子老师的人都达不到。

关于这种转变,在《做最好的自己》中是这样说的:
当我决定一生的目标是要让自己的影响力最大化时,我发现,自己最欠缺的是演讲和沟通能力。以前,我是一个和人交谈都会脸红、每逢上台演讲都会拘谨或退缩的学生。我做助教时,课堂表现特别差,学生甚至给我取了个“开复剧场”的绰号。
  为了实现理想,我要求自己每个月做两次演讲,而且,每次都要同学或朋友去旁听、提意见;我对自己承诺,不事先排练三次,绝不上台演讲;我要求自己每个月去听演讲,并向优秀的演说家求教。其中,一位演说家教会了我克服恐惧的方法。他说,如果因为与听众对视而感到紧张,那你可以看听众的头颅。此外,你的手中最好不要拿纸而要握起拳头,那样颤抖的手就不会引起听众的注意。
  反复练习演讲技巧后,我自己又发现了许多秘诀。比如,不用讲稿,通过讲故事的方式来表达时,我会表现得更好,于是我仍准备讲稿但只在排练时使用;我发现自己回答问题的能力超过了演讲的能力,于是我一般要求多留些时间回答问题;我发现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就无法讲好,于是,对那些我没有兴趣的演讲题目,我不再接受邀请。
大致概括一下:不断练习,持续改进,请教专家,专注自己有兴趣和擅长的部分。

关于法律,李开复算不上专家。他只是被命运推到了不得不和法律打交道的关口。当初他主动离开微软去Google, 被微软起诉。不过从他在书中披露的谈判细节来看,他面对微软律师的质询,回答无懈可击,令己方律师大为赞赏。也导致庭审时微软的各种限制要求均被驳回,法庭支持了Google的所有诉求。最后微软只得提出和解,Google一分钱都没赔。

正好,最近李开复又发文质疑Citron, 让大家看了好一篇精彩的argument. 相比之下,Citron出具的回应(肯定有律师过目)则软弱无力,反倒让开复继续抓住把柄回击。我亦不是法律专家,但开复这样的业余选手,已经比Citron和三星的律师强一点了吧?

仔细想来,策略与上述无异:不断练习(己方律师模拟质询),持续改进(搜集尽可能多的证据,对对方证据进行无微不至的检查),请教专家(律师团队为西雅图顶尖),专注自己有兴趣的部分(微软案关系切身利益的必须全力以赴,Citron做空中国公司触及创新工场利益),专注自己擅长的部分(微软提供三十万份电子邮件图片,意图用巨大工作量干扰律师团队工作,开复自己精研技术提高图片识别和搜索成功率,完美应对;Citron谈论中国市场输入法和搜索,是开复本来就擅长的领域)。

关于投资,我读过创新工场上一些描述早期困难的文章。但是没有想得很透彻。不知道知乎能不能请到开复自己来做一些补充?

其实,开复早就在知乎写一个关于管理时间的回答,已经可以告诉我们很多每个人都可以应用来“换取才华”的办法:
zhihu.com/question/1956

抛砖引玉,希望大家满意。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