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小说中各帮派如何解决经济问题的?

人总是要吃饭的。 看武侠小说突然想到这个问题,武侠小说中各帮各派如何解决经济问题?如何维持自己的“公司”运转? 少林武当可以认为是靠国家财政拨款。 而华山论剑那几位:全真教应该是半官方(抗元)认可的民兵组织,同时又有自己的势力,类似封建领主,也可以租点田地房子之类的收费;黄老邪我直接觉得应该是个奴隶主,他的那些手下来路都不明,他手里的名贵字画也不好说就是人家乐意送他的;丐帮直接是公开化的黑社会组织…
关注者
635
被浏览
98,127

33 个回答

明面上是收保护费,比如青城派、黄河帮、长乐帮。。。其他的嘛,看我分析哦。。。。

感觉可以写不少呢。。。

青城派财政来源分析

《笑傲江湖》 原话
咱们三代走镖,一来仗着你曾祖父当年闯下的威名,二来靠着咱们家传的玩艺儿不算含糊,这才有今日的局面,成为大江以南首屈一指的大镖局。江湖上提到‘福威镖局’四字,谁都要翘起大拇指,说一声:‘好福气!好威风!’江湖上的事,名头占了两成,功夫占了两成,余下的六成,却要靠黑白两道的朋友们赏脸了。

咱们吃镖行饭的,第一须得人头熟,手面宽,这‘交情’二字,倒比真刀真枪的功夫还要紧些。”
林震南又喷了一口烟,说道:“你爹爹手底下的武功,自是胜不过你曾祖父,也未必及得上你爷爷,然而这份经营镖局子的本事,却可说是强爷胜祖了。从福建往南到广东,往北到浙江、江苏,这四省的
基业,是你曾祖闯出来的。山东、河北、两湖、江西和广西六省的天下,却是你爹爹手里创的。那有甚么秘诀?说穿了,也不过是‘多交朋友,少结冤家’八个字而已。

“古人说道:既得陇,复望蜀。你爹爹却是既得鄂,复望蜀。咱们一路镖自福建向西走,从江西、湖南,到了湖北,那便止步啦,可为甚么不溯江而西,再上四川呢?四川是天府之国,那可富庶得很哪。咱们走通了四川这一路,北上陕西,南下云贵,生意少说也得再多做三成。只不过四川省是卧虎藏龙之地,高人着实不少,福威镖局的镖车要去四川,非得跟青城、峨嵋两派打上交道不可。我打从三年前,每年春秋两节,总是备了厚礼,专程派人送去青城派的松风观、峨嵋派的金顶寺,可是这两派的掌门人从来不收。峨嵋派的金光上人,还肯接见我派去的镖头,谢上几句,请吃一餐素斋,然后将礼物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松风观的余观主哪,这可厉害了,咱们送礼的镖头只上到半山,就给挡了驾,说道余观主闭门坐观,不见外客,观中百物俱备,不收礼物。
说到这里,他十分得意,站起身来,说道:“哪知道这一次,余观主居然收了咱们的礼物,还说派了四名弟子到福建来回拜……”

福威镖局每年向青城派送银子,结果为了一个辟邪剑谱,青城派就把一个全国闻名的大镖局给硬生生的灭门了,还TM没人管,那说明什么???

说明青城派根本不在乎这点钱,‘福威镖局’算的上得是全国知名企业,做正行,有合法收入,生意做到大半个中国,做正行里面算名气大收入高的了,每年的打点费公关费肯定也不算少,可就是这样,人家青城派还不看在眼里,说不要就不要,一点不心疼,另外也说明江湖门派寻仇,灭门惨案是常态,下面的人都这么搞那些知名企业家,大领导没人觉得需要出头。

青城派是什么等级的门派??
纵观全书,青城派只是个不大不小的二流门派,人数既不多,知名度也不大,蜗居在四川一带也没什么大作为,除了观主余沧海能算的上是二线甲等好手,其他的都没什么人才,所谓撑门面的“英雄豪杰”四大弟子连开场武功未成的华山派大弟子一个照面都撑不住,其他弟子水平可想而知,可是就这样的门派也敢把人家全国知名的连锁企业‘福威镖局’不放在眼里,这里就很值得深思了。

让我们想想要人才没人才要产业没产业的二流门派青城派要怎样做生意才能比一线的合法大企业赚钱多??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那就是违法乱纪,杀头的买卖利润才高。。。
那姓吉的一声惊呼,叫道:“了不起!申师哥神通广大,哪里去弄来这么贵重的东西?”林平之真想探眼到窗缝中去瞧瞧,到底是甚么礼物,但想一伸头,窗上便有黑影,给敌人发现了可大事不妙,只得强自克制。只听那姓申的笑道:“咱们占这福威镖局,难道是白占的?这一对玉马,我本来想孝敬师父的,眼下说不得,只好便宜了刘正风这老儿了。”

林平之又是一阵气恼:“原来他抢了我镖局中的珍宝,自己去做人情,那不是盗贼的行径么?长沙分局自己哪有甚么珍宝,自然是给人家保的镖了。这对玉马必定价值不菲,倘若要不回来,还不是要爹爹设法张罗着去赔偿东主。”那姓申的又笑道:“这里四包东西,一包孝敬众位师娘,一包分众位师兄弟,一包是你的,一包是我的。你拣一包罢!”那姓吉的道:“那是甚么?”过得片刻,突然“哗”的一声惊呼,道:“都是金银珠宝,咱们这可发了大洋财啦。龟儿子这福威镖局,入他个先人板板,搜刮得可真不少。师哥,你从哪里找出来的?我里里外外找了十几遍,差点儿给他地皮一块块撬开来,也只找到一百多两碎银子,你怎地不动声色,格老子把宝藏搜了出来?”那姓申的甚是得意,笑道:“镖局中的金银珠宝,岂能随随便便放在寻常地方?这几天我瞧你开抽屉,劈箱子,拆墙壁,忙得不亦乐乎,早料到是瞎忙,只不过说了你也不信,反正也忙不坏你这小子。”
这姓吉的端了一盆热水进房,说道:“申师哥,师父这次派了咱们师兄弟几十人出来,看来还是咱二人所得最多,托了你的福,连我脸上也有光彩。蒋师哥他们去挑广州分局,马师哥他们去挑杭州分局,他们莽莽撞撞的,就算见到了棺材,也想不到其中藏有金银财物。”那姓申的笑道:“方师哥、于师弟、贾人达他们挑了福州总局,掳获想必比咱哥儿俩更多,

两个青城派跑龙套的角色都能这样熟门熟路,说明做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都已经把苦主贵重物品藏在哪里的经验都给总结出来了,而且拿了财物也首先是想到要交给师傅孝敬师娘打点同门,然后又想到帮里要做事,是要拿去送礼而不是私吞,不得不说人家已经是成规模成系统一条龙培训了。


再就是物以类聚,人与群分,我们再来看看和青城派走的最近的蓬莱派是如何敛财的。。。

《天龙八部》 原文
这其中吃惊最甚的,自然是诸保昆了。原来他师父叫作都灵道人,年青时曾吃过青城派的大亏,处心积虑的谋求报复,在四川各地暗中窥视,找寻青城派的可乘之隙。这一年在灌县见到了诸保昆,那时他还是个孩子,但根骨极佳,实是学武的良材,于是筹划到一策。他命人扮作江洋大盗,潜入诸家,绑住诸家主人,大肆劫掠之后,拔刀要杀了全家灭口,又欲奸淫诸家的两个女儿。都灵子早就等在外面,直到千钧一发的最危急之时,这才挺身而出,逐走一群假盗,夺还全部财物,令诸家两个姑娘得保清白。诸家的主人自是千恩万谢,感激涕零。

都灵子动以言辞,说道:“若无上乘武艺,纵有万贯家财,也难免为歹徒所欺,这群盗贼武功不弱,这番受了挫折,难免不卷土重来。”那诸家是当地身家极重的世家,眼见家中所聘的护院武师给盗贼三拳两脚便即打倒在地,听说盗贼不久再来,吓得魂飞天外,苦苦哀求都灵子住下。都灵子假意推辞一番,才勉允所请,过不多时,便引得诸保昆拜之为师。
都灵道人这次是为了收徒弟,所以及时出现了,如果不是为了收徒弟呢?晚出现个20分钟呢?那岂不是连苦主都没有了?报官都没得报??而且这次收了徒弟,徒弟死心塌地投入了蓬莱派,那说到底几十年后,不出意外的话家产还是蓬莱派的啊。

青城派和蓬莱派交恶几百年,彼此知根知底,敛财手段估计也是互通,否则双方干嘛只是仇杀,却没有惊动官府,去举报对方的敛财手段?只能说是贩毒不去举报竞争对手贩毒,彼此都一路货色。。。

整个事情最让人可怕的就是,青城派蓬莱派在武林之中还算是名气比较好的门派,算是名门正派。。。
“咱们明天一早,便将这龟儿镖局一把火烧了,免得留在这儿现眼。”另一人道:“不行!不能烧。皮师哥他们在南昌一把火烧了龟儿镖局,听说连得邻居的房子也烧了几十间,于咱们青城派侠义道的名头可不大好听。这一件事,多半要受师父责罚。”
注意这里并不是自称,从全书来看青城派确实是江湖公认正当门派,那我们要想一下连这种货色都已经算是侠义道,金庸笔下的武林风气到底是败坏成什么样子了啊,那些个门风亦正亦邪、良莠不齐或者直接是打魔教评语的门派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
青城派一定有很多楼吧
太可怕了。。。。。
这个问题金庸吧里有一篇很好地帖子,忆追思写的,我贴过来。下面是原文,地址在谈谈金书中武林人士的经济来源问题

关于金书之中各武林派别、各位大侠的钱是哪里来的?一直是个惹人关注的话题。很多人都言:金先生处理的不好,动则几十两的银钱从没有出处。从何而来?从未交代。难道这些大侠们的天上会掉钱?我以前也这么觉得,后来仔细琢磨了下,其实不是这么回事。金老虽然没有明写各大派、各大侠,是如何赚钱的。但透过书中的一些描写,还是能弄清这个问题的。

先来看,天龙中的一段:
“一路行来,但见一般少年英豪个个衣服鲜明,连兵刃用具也都十分讲究,竟像是去赶什么大赛会一般。常言道:“穷文富武。”学武之人家多半有些银钱,倘若品行不端,银钱来得更加容易,是以去西夏的武林少年十九衣服丽都,以图博得公主青睐。”
——《天龙八部·四十四回 念枉求美眷 良缘安在》

这里,金庸强调了两点:一、“‘穷文富武。’学武之人家多半有些银钱。”二、“倘若品行不端,银钱来得更加容易。”第一点意思很简单,就是说大多数的武者,家里多半有些财产。没有什么值得特意说明的。

但第二点值得注意:“倘若品行不端,银钱来得更加容易”。如何容易?自然就是偷盗、抢劫、杀人。这个无疑问,金书中,多次强调此点,还是先来看天龙: “玄慈道:“那柯施主家财豪富,行事向来小心谨慎。嗯,你招兵买马,积财贮粮,看中了柯施主的家产,想将他收为己用,柯施主不允,说不定还想禀报官府。”
慕容博哈哈大笑,大拇指一竖,说道:“老方丈了不起,不了起!”
——《天龙八部·四十二回 老魔小丑 岂堪一击 胜之不武》

“(萧峰)当下折向右,取道往东北方而去。一路上遇到药店,便进去购买我参,后来金银用完了,老实不客气的闯进店去,伸手便取,几名药店伙计又如何阻得住?”
——《天龙八部·三十六回 赤手屠熊搏虎》

慕容博自不必说,抢劫与他而言,自然没有什么道德上的障碍。但萧峰就需要强调了:因为他是公认的英雄。但在极端情况下,他也会抢劫,同样没有道德障碍。这就说明了一个道理:在金庸的武侠世界中,抢劫是一种很普遍的行为,他不单单是反面人物的专利,所谓的大侠们,在特殊情况下,也会抢。

而在金书中,就算单以主角而论,抢劫的又何止萧峰一人,令狐冲公子也曾抢过。

令狐冲道:“这种化缘,恐怕你们从来没化过,法子有点儿小小不同。你们脸上用帕子蒙了起来,跟白剥皮化缘之时,也不用开口,见到金子银子,随手化了过来便是。”
——《笑傲江湖·二十四回 蒙冤》

这里参加劫富的除令狐公子外,还有衡山群尼。连出家人都有此行为,可见抢劫,在金书中确实算不得什么,没有什么好指责的。
此外令狐公子在洛阳,还有过赌博输钱、想抢回被群殴的经历,实在丢光了金书主角的脸面,不提也罢。

而占山为王,杀人越货者,更是不计其数。自不能一一列举。

通过以上,可得出:金书中经济来源的第一个重要途径——盗窃、抢劫。


自然有抢劫者,就会有护卫者。这就给武林人士们提供了第二种经济来源途径:镖师、护院、护卫、武官

护院这一职业,在金书中并不多见,但镖师却是随处可见。金庸的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就塑造了一个串联全书的大镖行——镇远镖局。在书中,金庸对镇远镖局的评价还是很高的,王维扬也算是江湖中一等一的豪杰。这和后面金庸对镖局、镖师的看法有很大不同。也许当时的金庸觉得护镖还是一种正义行为吧,

但到了后来,金庸对镖局的评价就很低了。如龙门镖局总镖头都大锦,本身武功低微、也毫无江湖义气可言,最后被杀光全家,金庸对其也无多少同情;而中原三大镖局总镖头在宋远桥的袖风面前,孱弱的如同三岁小孩一般,后又被无福、无禄、无寿三兄弟,各取一臂简直是狼狈不堪。至于《鸳鸯刀》中的周威信,则完全就是个笑话。


即便是笑傲中重点刻画的福威镖局,也更像是个乡绅的安乐居,完全没豪迈气可言。在金庸的中后期作品中,镖局就是个下三滥行当,毫无英雄气可言,甚至连山寨、草莽都远远不如。不知金庸为何对镖局存此偏见,当然这个并不是我现在要谈的话题,所以就一笔带过了。通过以上只为阐明:镖师、镖头在金书中,是很多武林人士从事的职业,当然这些武林人士的级别是比较低的。

下面再说护卫、武官。护卫和武官在金书中算是一个庞大的机构了。两者兼具者,在金书也不算少数,如张昭重、白振等都即是护卫又是武官。其他如王剑英、王剑杰等则更像是福安康府上的专职护卫。在此,就不将其算作兼职了。而从二人由镖头转行护卫,也可得出,在金书中,护卫确实是比镖头更高一级的职业。 说到护卫中的巅峰,还要属玄冥二老。当然他们也是因名、利二字选择的这一职业。这点书中交代的很清楚:“玄冥二老武功卓绝,只是热中于功名利禄,这才以一代高手的身分,投身王府以供驱策。”由此可见:武林中功名利禄的得来,其实也并非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容易。前有射雕沙通天等人投靠完颜洪烈、后有倚天群雄报效汝阳王,都说明了这一点。当然,欧阳锋、裘千仞并不能算作此一类人,他们和完颜洪烈更多的是一种合作关系。

此外,金书中还出现了几位军官,但要说到有印象:也就段天德、吴天德二人。这些人武功低微,完全沦为官府的走狗,欺压良善、无恶不作。有点像当今社会中,很大一部分城管所扮演的角色,不提也罢。

综上就是金书中第二类武林人士经济来源的途径,充当:镖师、护院、护卫、武官。从事此类行业的,人数众多,其中也不乏武功杰出之士,但总体而言:这类人的道德修养不高,练武所追求的也就是“名利”二字。


说完了这两类,下面就来谈谈金书中各大门派的经济来源。作为有组织的机构,其对经济的依赖自然要比个人高的多?他们的钱又哪来的呢?

先来看金书第一大派少林,书中交代:其有庞大的庙产。还是出自天龙:

那僧人名叫缘根,并非从少林寺出家,因此不依“玄慧虚空”字辈排行。他资质平庸,既不能领会禅义,练武也没什么长进,平素最喜多管琐碎事务。这菜园子有两百来亩地,三四十名长工,他统率人众,倒也威风凛凛,遇到有僧人从戒律院里罚到菜园来做工,更是他大逞威风的时候。
——《天龙八部三十九回 解不了 名缰系嗔贪》

由上不难看出,少林寺有二百多亩地,还有三十四个长工,平时的伙食自然由此而出。而和尚出门就是化缘,无需金钱,就不多作讨论了。

而以少林为例,其余大门大派情况,也应相差无几。大多数门派都应有属于本派的产业。这个可以确定。

那除此以外,各大派还有没有其他收入呢?

其实佛家、道家,还有作法事这一收入来源,《鹿鼎记》中提到过:

“(韦小宝)当下来到阜平县城内一座庙宇吉祥寺,向佛像磕了几个头。知客和和尚取出缘簿笔砚。韦小宝挥手道:“布施便布施,写什么字?”取出一锭五十两的元宝,送了过去。那和尚大惊,心想这位小施主乐善好施,世间少有,当下连声称谢,迎入斋房,奉上斋菜素面 韦小宝吃面之时,方丈和尚坐在一旁相陪,大赞小檀越仁心虔敬,定蒙菩萨保佑,日后
金榜题名,高中状元,子孙满堂,福泽无穷。
……那方丈听到“大法事”三字登时站起身来,说道:“施主,天下庙宇,供奉的佛祖,菩萨都是一般,你要做法事,就是小寺里办好了,包你一切周到妥贴,却不用辛苦的赶上五台 山上去。”

——《鹿鼎记 第十七章 法门猛叩无方便 疑网重开有譬如》

俗语说,见了钱,菩萨能开眼,原来在金庸武侠中也是这样。不知少林、武当、全真是否都是如此?不过我还是相信少林是靠着庙产和化缘过活,这样想心里舒坦些。

说完了佛、道,下面说说丐帮。

关于丐帮,乞讨自然是第一经济来源。但仅仅靠乞讨维持这样一个巨大组织的日常运作,似乎还明显不够。于是金庸就为其拓展了一个经济来源途径,在射雕中提到:

原来丐帮中分为净衣、污衣两派。净衣派除身穿打满补钉的丐服之外,平时起居与常人无异,这些人本来都是江湖上的豪杰,或佩服丐帮的侠义行径,或与帮中弟子交好而投入了丐帮,其实并非真是乞丐。污衣派却是真正以行乞为生,严守戒律:不得行使银钱购物,不得与外人共桌而食。
——《射雕英雄传 第二十七回 轩辕台前》

这里的净衣帮其实就是丐帮的财神,他们是要出钱、出物维系丐帮的日常开支。这点倚天中也提到过:“(张无忌)正烦恼间,忽见东南角上一座高楼上兀自亮着火光,此家若非官宦,便是富绅,和丐帮自拉扯不上半点干系……”话说张无忌也太不了解丐帮历史了,其实上:这座豪宅就是丐帮在卢龙的分舵。 由这些不难看出,丐帮是等级明确的帮会组织。净衣帮为其提供了很大的经济支柱,因而占据了大多的领导岗位。这也就是为什么:净衣帮人数虽少,但在射雕中却四大长老占其三的原因。

当然,除此而外,各大派还有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途径,收过路费。在笑傲中提到过: “四川是天府之国,那可富庶得很哪。咱们走通了四川这一路,北上陕西,南下云贵,生意少说也得再多做三成。只不过四川省是卧虎藏龙之地,高人着实不少,【福威镖局的镖车要去四川,非得跟青城、峨嵋两派打上交道不可。】我打从三年前,每年春秋两节,总是备了厚礼,专程派人送去青城派的松风观、峨嵋派的金顶寺,可是这两派的掌门人从来不收。……。”说到这里,他十分得意,站起身来,说道:“哪知道这一次,余观主居然收了咱们的礼物,还说派了四名弟子到福建来回拜……”“……你想余观主这等隆重其事,福威镖局可不是脸上光彩之极?刚才我已派出快马去通知江西、湖南、湖北各处分局,对这四位青城派的上宾,可得好好接待。”
——《笑傲江湖 第一回 灭门》

话说,福威镖局但想在四川走镖就得打点好峨眉、青城两派,在全国各地自也都是如此。而天下镖局又何止福威一家,由此不难看出,光这些镖局交的保护费就已是各大派一笔不小的收入。

后,青城派灭了福威镖局,自然是将林家的全部产业收归己有了。这些产业不说可以使青城派富可敌国,但自然也够几十年吃穿不愁了。而青城在笑傲江湖中只能算是一个中等门派而已。由此看,那些大门大派的收入就可想而知了——“林震南为了巴结余沧海,每年派人送礼,但岳不群等五岳剑派的掌门人,林震南自知不配结交,连礼也不敢送。”——江湖身份低的,送钱都找不到门。这些都说明了武林大派钱粮得来之易。”

当然武林门派很多也兼职抢劫,如陆乘风父子,本就是太湖群盗的首领,黄药师(全算个桃花派吧)一系的钱财得来全是依靠的这一途径,还是看原文:

“字禀桃花岛恩师黄尊前:弟子从皇宫之中,取得若干字画器皿,欲奉恩师赏鉴,不幸遭宫中侍卫围攻,遗下一女……”黄药师这时已了然于胸,知道曲灵风无辜被逐出师门,苦心焦虑的要重归桃花岛门下,想起自己喜爱珍宝古玩、名画法帖,于是冒险到大内偷盗,得手数次,终于被皇宫的护卫发觉,剧斗之后身受重伤,回家写了这通遗禀,必是受伤太重,难以卒辞,不久大内高手追上门来,双双毕命于此。——《射雕英雄传 二十六回 新盟旧约》

郭靖低声道:“二师父,弟子郭靖来啦!”轻轻扶起他身子,只听得玎玎铛铛一阵轻响,他怀中落下无数珠宝,散了一地。黄蓉捡起些珠宝来看了一眼,随即抛落,长叹一声,说道:“是我爹爹供在这里陪我妈妈的。”
——《射雕英雄传 三十四回 岛上巨变》

上文中,曲灵风为了重回黄药师门下,便从大内盗窃珍宝,丝毫不怕师父以偷盗见责。而下文,冯衡墓葬中的宝物,来历大抵也是如此。可见黄药师有时确实扮演着梁上君子的角色。

上面这些,列举的都还是正派或介于正邪之间的门派。若谈反派。那就是明目张胆的抢了:天山童姥,将三十六岛七十二洞之人,收归奴仆年年索贡,自不待言。明教、日月神教就更不用提。韦一笑抢马,至少还不杀人,向问天直接是杀人夺马。其余如星宿派、巨鲸帮等自不必言。

综上:各门派由于组织机构庞大。其收入的得来,要比个人更容易一些。他们除拥有固定资产外,佛、道二家还有做法事的收入;大门大派,更有无数人巴结,争相送礼;此外他们也参与抢劫等行当,收入途径可谓十分多样。

最后再来单独谈下金书主角的经济来源。

先说郭靖:幼时自是家贫。但自从勇救哲别、再求华筝、结拜托雷后,便步入了上流社会。吃穿用度自是不愁,后又成为金刀驸马。初来中原时:成吉思汗便赏了十斤黄金,作为盘缠。拖雷、哲别等也都有礼物赠送。后拖雷又赠了他一件名贵的貂裘,通体漆黑,更无一根杂毛。仅这些财产,就能让一户普通人家,数世吃穿不愁了。自那后,再遇黄蓉,后又得了桃花岛的产业,一生富贵自不待言。再说杨过:早失父母,幼年颠沛流离、混迹天涯,生活自然十分艰辛。十余岁时还只是个形同乞丐的小混混。后遇郭靖、黄蓉再拜全真、古墓,这段时间,吃穿问题自是解决了。但说有多少银钱,自是没有。但随着武功越来越好,劫富自不必说,虽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技成之后自是衣食无忧。

萧峰一出场就是丐帮帮主,后又为南院大王,自不会缺钱。

其他,胡斐经历和杨过相似,还多了个平阿四照顾。段王子自不必说;虚竹驸马爷加灵鹫宫尊主;令狐冲,先是华山大弟子,后为日月神教教主相公,相知满天下;石破天倒是苦了许多年,遇到谢烟客总算解决了温饱问题,入了长乐帮大抵衣食无忧了。算来就狄云苦些,不过打鸟吃,生活也没问题。

通过以上不难看出:金书主角何以为生,金庸其实是言明了的,并非像许多人说的毫无交代。

当然,即便如此,还是有一个问题:以上我所列举的种种收入来源中的一大半都是犯罪所得。

难道金书中没有王法?官府都是睁眼瞎?

其实这样想就又错了。首先:金庸塑造的江湖,本身就有很大的虚构性,他是一个独立的组织,似乎与世俗毫无牵连。

其次:金书中描写的都是中上层武林人士。江南七怪这种在金谜眼中不入流的角色,旁白也是武功卓绝,把个几百斤的水缸当飞盘玩。当年就曾在长江旁打败淮阳帮一百多条好汉。而这样的武功,在金书出场武林人士中,连个中等都排不上。由此不难看出:金书中描写的武林人士,大都是武功卓绝之辈,他们偷盗、抢劫,即便官府想追查,大多时也是有心无力。

现在,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金庸虽从未正面大篇幅描写书中人物、门派的钱财是从何而来。但通过一些细节,还是将书中人物的经济来源问题交代的比较清楚,虽不能说已尽善尽美,但至少是有据可循。

话说本篇文章到此就结束了,只是随便谈谈。由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阅读金书的缘故,加之水平有限,缺漏、不足之处,在所难免,还忘大家能不吝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