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在高考中给少数民族加分?这是否会造成逆向歧视?

说明一下,提出这个问题并没有任何歧视少数民族朋友的意思,希望不要造成误会。
关注者
732
被浏览
257849

131 个回答

补充一小点:美国最高院并未废除平权政策:
网上拉几个案例吧:
1、1974年有位白人学生巴克(Allan Bakke)向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医学院提出入学申请,但被拒绝,第二年他再次申请又被拒绝。巴克经过调查,发现当时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在录取新生时,采取了两手政策:一方面是正常的入选程序,主要针对白人学生,另外一方面则对少数族裔采取优惠政策。在这样的政策下,少数族裔学生即使分数比白人学生低很多,都可以被录取。他得知了这个情况后,决定提起法律诉讼,告加大戴维斯分校侵犯了他的人权,没有执行公平、平等原则。这个官司一直打到最高法院。
1978年最高法院以五比四的微弱多数,判决巴克胜诉,要求加大戴维斯分校录取巴克。不过,在最高法院的判决中,却又同时指出大学在录取新生时,可以有条件地将族裔因素考虑在内。最高法院的判决,没有明确解决平权法在大学录取新生时的作用。
2、“Grutter V. Bollinger” 2003
1997年,白人学生,密西根居民Barbara Grutter申请Univ. of Michigan Law School 时被拒绝, 她的GPA 是3.8,LSAT:161。 但Grutter女士发现有黑人学生的GPA和LSAT成绩比她低, 却获得录取, Grutter女士于是把密西根大学告上法庭。 这个Case叫“Grutter V. Bollinger" (Lee Bollinger 当时人密西根大学校长, 现在是Columbia 的校长)。 这个案子最后闹到最高法院, 2003年最高法院以5:4的微弱多数判决密西根大学没有违反宪法,种族区分政策得以维持。
3、“Gratz V. Bollinger” 2003
一个时期以来,密西根大学的本科录取规矩是,把学生置于一个150分的体系里排序,学生如果得分高于100分,则获得录取。密西根大学的录取体系里,少数民族学生包括非洲裔,西班牙裔和印第安人,自动获得加分20;而一个满分的SAT成绩,只有加分12。 
这次把密西根大学告上法庭的是一女一男两位白人学生(他们都是密西根居民)Jennifer Gratz and Patrick Hamacher。 他们在申请密西根大学文理学院本科录取时被拒绝。“Gratz V. Bollinger”案子也闹到最高法院, 2003年最高法院判决,声称密西根大学不加区别,机械性地给少数民族学生加分,所以违反宪法。但同时,它又裁定法学院为了增加学生的“多样性”而照顾少数族裔是合法的。这与其1978年对“巴克案”的裁定是一样的:原则上支持“平权行动”,但反对用定量的方式来固定这种“平权行动”。
4、“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Ongoing)
白人女生Abigail Noel Fisher and Rachel Multer Michalewicz 在2008年申请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时被拒绝录取. 她们认为自己受到种族歧视, 以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为依据,将UT-Austin告上法庭, 并进而要求推翻2003年 Grutter v Bollinger 的判决。官司现在打到最高法院,目前还在进行中。

美国之所以采取平权方案,是一种补偿性正义的选择,对是除了白人之外的少数族裔的权益补偿方案,这即是白人反思历史,也是少数族裔(当时主要考虑的是黑人和印第安人)种族觉醒的结果。
国内少数民族加分,是对教育资源不公平分布和教育环境差异的一种人为操作。但我一直认为,这应该是一种过渡性的制度设计,不应成为长久之计。教育资源分布不公平就应该尽量实现教育公平,比如破除地域歧视、中小学师资力量的分配、招生名额按人口计算等等,这些都可以解决。
对国内少数民族加分无疑是剥夺了其他人的教育机会,而且似乎本朝及以前民国时期、清时期并未从制度上剥夺少数民族的教育权利和教育机会。所以,当年采取这样的措施,还是配合党的民族政策使然,至于党的民族政策是否得当则不再考虑之内。
综上。
首先,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得感谢一下这个政策,因为我以及旁边很多朋友受益于此。
其次,说明一下情况:
  • 家乡是湖南省唯一一个瑶族自治县,经济、教育排名永州倒数前三,永州又是湖南经济、教育排名倒数的市。全国百贫县。
  • 家乡地处南岭山脉, 交通极为不方便。
  • 家乡辍学率较高,很多孩子初中未读完即去邻近的广东打工,很多家长也无心或无力送孩子读书。
  • 06年高考,家乡少数民族(瑶族、回族、壮族)加20分,汉族加10分。
如果高考少数民族加分政策的出发点是保证公平、消除区域教育水平的差距、给予落后少数民族地区人民更多的发展机会,我认为在家乡,至少基本达到了这个目的。当年我和朋友就因这10或20分,才能够进入大学学习。

说下我的囧事:大学之前,以为瑶族是人数比较多的民族,因为旁边都是瑶族同胞居多。但到了大学以后才发现,其实为什么少数民族称为少数民族,真的是因为人数很少啊。全部38个人,就一个瑶族、一个土家族。四年大学生活基本很少碰到其他少数民族。每说自己是少数民族的时候,对方 表情 就很惊讶,接着就问,你穿不穿少数民族服装、会不会唱山歌……

再回来讨论问题。全国少数民族人口总数占全国人口总数的8.49%(第六次人口普查),但少数民族大学生占全国大学生总数的比例未知。若此比例远远大于8.49%,才有讨论逆向歧视的问题的可能性。但现实是你所就读的大学(除去专门的民族大学、边疆的大学)的少数民族比例有8.49%吗?你能够在9个人中就认识或见到一个少数民族同学吗?

所以说, 认可少数民族高考加分这项政策的出发点,但没有明确数据统计、仅凭感官认识的判断时,根本不具备政策逆向歧视的讨论前提。此时讨论这项政策的逆向歧视 ,我认为是对它的不公平。

当然若不认可民族加分政策的出发点,认为凭什么因为全国少数民族人口总数占全国人口总数的8.49%,少数民族大学生占全国大学生总数的比例也要达到8.49%。那么答案也很明确,那就是少数民族高考加分政策的确对教育发达地区存在逆向歧视,尤其是教育发达地区的汉族存在逆向歧视。

但是想想,同一个民族还会因为教育、经济差距而产生动荡。那不同民族的情况会怎么样呢。若是这种差距越来越大,更会怎么样呢。所以用政策弥补这种差距就成为一种维持公平的必然措施。

当然,因为这个加分政策,而导致人为的钻政策漏洞,对这个政策的公平性的确有一定的影响,但应该另开一个问题讨论了。

更新于2015 11 21,貌似2015年是湖南省高考少数民族加分最后一年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