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去美国硅谷是什么感觉?

硅谷充满神秘色彩,大部分人去之前都会怀着各种程度的兴奋吧。Let's talk about it. lol
关注者
2065
被浏览
234071
我第一次来美国在2006,而且刚好也是来硅谷.因为这一次访问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轨迹,所以特别有感触. 答案里面的很多观点,用我一贯的诙谐和搞笑的口吻写成,不用太当真.

== 第一次来美国 ==
我第一次来美国是在2006年,当时Apple举办了一个中国高校的开发比赛,然后我交了一个大鱼吃小鱼的游戏.因为当时中国没几个玩mac下面的开发,很少人用object-c和cocoa,而我们学校有比较成熟的苹果实验室, 所以很顺利我获得Apple中国和同济大学的资助(和自己自费一部分)去参加WWDC2006.

当时我在大二暑假, 第一次来美国,第一次来到硅谷.之前的我,土鳖一个,从湖南的一个小县城出来,没见过任何市面.所以到达上海就觉得一下子开了眼界.同时也觉得这次去美国的感受会和之前自己从一个小县城来到上海的感受一样,觉得经济发达了好多,高楼大厦也多了很多,但是在其他很多地方和自己家乡差不多,比如有些地方还是不干净,人比较多,有些时候人和人之间还是有不愉快的摩擦. 但是到了美国之后,发现完全颠覆了我之前的想法. 这里的高楼没有多,反而比上海更少,但是环境确实异常好,充足的光照,新鲜的空气,大片大片的草皮.

第一天我去了Stanford,一进门的Oval Garden和教堂就把我给震撼了,原来大学可以修得这么有人文气息.然后看到草地有不少野生的松鼠窜来窜去,觉得很新奇,但是那边的老外却只管走自己的路,觉得习以为常.还有发现这边路上的车会主动让行人先过,顿时我让我自己感到不好意思.同时这边的行人也不是一味装老大,在有车等他们过马路时,他们会加快脚步甚至跑起来,以免耽误车上人的时间. 当时,不可不提的就是这边的人的确相对中国来说少了一截. 如果不是在downtown,晚上路上人很少,有时让人觉得可以拍鬼片. 还有就有公共交通系统比较弱智或者缺乏,车普遍成为代步工具,没车就好似没脚.

后来就是去了WWDC的会场听keynote. 有些果粉真的很疯狂,早上5点多就去排队,以求可以在前几排近距离观看乔布斯的演讲. 排队的时候发现大家特别守规矩. 因为等的时间有2个多小时,一大堆不认识的人就互相攀谈起来,地上是地毯,大家就坐在地上,或者随便走动,聚堆聊天. 当时我碰到一个老美学生,我问他是在哪儿读书,他回答MIT. 当时MIT在我心里就是神一样地存在,而且我土,那时我才第一次知道MIT原来是在Boston. 后来开始进场了,大家用重新按原来的顺序排好队,几乎没有人趁机往前面挤.

== 听硅谷演讲(WWDC main keynote)的感觉 ==
第一次觉得公司的老总原来可以演讲得如此有条理,如此地激昂. 原来和国内的什么学校领导或者官员发言完全不同. 乔布斯以及一些VP,他们上台演讲和介绍产品是不需要照着稿子念的.同时一个公司老总可以亲自在电脑前面演示产品,对其软件操作地相当熟练. 另外当然就是谈吐得体,发音清晰, 我竟然可以听懂大部分 (但是我当时英语还很烂, 很多他们常用词汇,比如awesome, freaking sick, gorgeous, phenomenal我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后来回国后继续看wwdc的录像,搜transcript,然后一个一个生词去查,慢慢开始积累起来). 还有就是现场的观众也很捧场,气氛超级high. 不停地鼓掌和欢呼,现场的大屏幕和音响效果也很棒,即使在很后面的观众也可以听清楚演讲.

会场里面还有免费的wifi,让我可以随便上网.另外还有十几台机器的一个网吧,互相联Quake3群劈. 中午和晚上有饭,是自助的.Again当时我土,觉得反正不要钱,喝了好几听可乐和一顿吃了十几个鸡翅中+翅根.还有就是好奇为什么他们都是吃生蔬菜的? 这岂不是活活把人变成羊了? (后来知道原来这玩意还有个洋气的名字,叫沙拉! 我tm地真是土到家了)

再后来发现我问陌生人路,他们都会热情地给我指路,还对我微笑,而不是觉得我是骗子. 有时在会场,陌生人会来和我聊几句,然后我也很开心地和他们说英语. 另外就是去一些店里面去借用厕所,店员不会强迫我买东西. 在WWDC会场的时候,每天早上进去时,保安会检查你的badge,我每次给他们查看了之后,他们会微笑还说thank you和good morning. 还有一次,我和一个很壮实的黑人保安碰了一下后,他马上转过来,当时我吓了一跳,猜测他会要干嘛.谁知道他来了句"Excuse me".

一次晚上和几个同学走路会旧金山的酒店,觉得很多地方街道特别陡,不适合人走路,觉得这个城市建设得太霸气. 还有旧金山的夏天可真冷,晚上在外面冻得直哆嗦. 外国的海滩竟然是不收费的,想上去就上去. 人多,老外不怕晒,海水很清,海滩也挺干净. 大概能回忆起来的就这些了.

单纯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到这里了. 下面就是我多唠叨的几句. 这次不好意思有点长, 没时间的可以就此打住.

-------------------------------------------------

不可否认,这一次访问改变了我之后生活和学习的轨迹. 特别是6年后的现在看来,这一次到硅谷的拜访是我人生的一个巨大转折点,开拓了我的眼界,让我明确了未来的方向,让我一举从之前单纯的学霸变成了一个知道自己"要去学什么,要怎么努力和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的人. 就犹如日本的明治维新,让其从一个落后农业国转型成为现代化的工业国,为之后日本的崛起铺平了道路. 当年我在回程的飞机上, 鸟瞰着金门大桥和旧金山湾,当时我默默告诉自己,我还会回来的,我要过来读书和闯荡一番,人生才算完整.

另外,这段硅谷经历也同样写入了我在人人网的日志"该来的总归要来!传说中的卡耐基梅隆,传说中的计算机四大金刚", 里面的原话是这样的:

"昨天,我又看了一次我2006参加wwdc的照片,旧金山的风景很美,美国的气氛也很好! 那次是我第一次踏上美利坚的领土,也让我这个乌龟第一次见识到了世界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有美丽的旧金山湾,常年20多度的怡人气候,人们开车都不闯红灯的,看到人都让人先过,我真的很惊讶,就连我不小心撞到一个庞大的黑人,他一下子转过头,我害怕地看着他,他却脱口而出: excuse me,原来和谐社会是真正存在的,不是只存在于我们的口头上面的。在逛了斯坦福,金门大桥,吃了大螃蟹后,我离开了美国,在返程的飞机,我回看了旧金山一眼,我告诉自己:我有一天会回来的,不过不是旅游,是读书! 就好象之后我在申请CMU的statement of purpose上面说的一样:
In my junior year, I joined the Apple Club in my university and participated in Apple China Developing contest. I spent about 5 months in developing a Fish game under Mac platform using Cocoa framework and Quartz Composer. This application was a success, and I was awarded the attendance of Apple Worldwide Developer Conference (WWDC) 2006 at San Francisco for free by Apple Company. This conference propelled my passion in computer technologies and finally strengthened my determination of studying abroad. It was my first time to attend an academic and technical conference in U.S. I was more than dedicated to all the sessions of WWDC, and even obsessed with all the cutting-edge technologies and the terrific learning atmosphere in America. Until now I still remember how I told myself “I need go to a US university” on the returning plane. And I am not just trying to do what I need to, I am doing."

需要明确的是, 我并不觉得国外什么都好,我留在美国工作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从事的计算机是从美国诞生,这边是技术的浪尖. 而我现在技术和经验都不成熟,需要在这边的公司里面多学东西, 可以以后回国创业或者做其他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另外就像我之前在另外一个问题里面的回答一样:"很多时候,在被硅谷神话震撼的同时,在不经意之间会有失落,毕竟再好是人家的,不是自己的祖国.在自己内心深处,最希望看到的,肯定还是在不久的未来,能出现我们自己的本土公司,它像硅谷的明星企业一样,提供对员工人性化的福利和待遇,拥有自己独特而有朝气的企业文化,具备全球性的巨大影响力,能在世界的舞台上面和西方列强平起平坐." 毕竟为祖国和民族出力,比在一个外企打工更加地有自我实现的意义.

但是,我强烈建议的是: 所有人特别年轻人都应该多出去走走. 俗话说: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很多时候,你只有设身处地地到达一个环境之后,你才能感到另外一个民族另外一种文化给你带来的震撼. (就比如我当年去日本学了4个多月后,同样被他们的社会和文化所震撼,我不多啰嗦. 这个问题里面有一小部分我对日本的看法:为什么很多技术类英文网站的 API 都有日语版本? - 覃超的回答 ) 所以,我认为只有当一个人设身处地地去拜访和感受过世界上不同国家后(比如美国,日本,英国,欧洲, 澳大利亚, 东南亚, 南美等等), 你才能对人类这一物种的普世价值观和世界观有一个比较客观和全面的认识. 这时你会发现,很多从小到大被教育的东西,竟然是有背离于普世价值的. 比如说来:

1. "我热爱我的祖国,但是不太喜欢我们的政党." (这么一句再正常不过的话,在父辈看来可能是矛盾甚至大逆不道的话. 在中国,在路上去问人家"你爱国吗?" 会回答"当然", 那"你爱党吗?",大部分人会说"当然" "忠于革命忠于党", 或者心想"你有病? 欠扁?" 在美国或者其他绝大多数地方,他们大部分也说"当然爱这个国家",但是对于第二个问题,他们先会疑惑,问"哪个党?" 然后你随便挑他们国家的一个党,继续问. 如果是执政党的话,而且国家经济还不错,他们大多问答"可以,或者喜欢!"然后赞扬他们不错. 如果碰到经济不好,比如我之前来美国的时候问的老美同学,他的回答是"hate, I hate republican, they make our economy as such a mess. I don't know why George W Bush was elected..." 如果你问的是在野党,他们回答一般比较中性,说"还行吧",或者直接"不知道,我不太关心这个"... 就这样)

2. "游行和示威是社会成熟的标志,也是社会稳定的根基" (很多时候,我觉得这几年美国经济[IT行业]恢复地还不错,不少公司(FB,Google,MS,Oracle,Apple)都在扩招,薪水也是有增无减. 但是依然有"占领华尔街"这样的全国范围游行. 但是后来我听同事说他在捐钱给那些抗议者,我很疑惑.他回答我说"他们在为我们普通worker争取利益,不让华尔街的大资本家以及少数利益集团过多地剥削我们广大民众的利益.他们在为普通民众争取权益时,而我(以及我自己,还有FB的大部分员工)呆在舒服的办公室里,安稳地工作和赚钱,然后坐享其成他们抗议的劳动果实." 最后他还补充了一句"We should all feel guilty"... 我当时报之无奈地一笑,但是我心里却被重重敲击了一下.对,我和他的思想境界差距可见一斑,我像一个懦夫一样,躲在办公室,看和阶级同胞在为自己争取权益而自己却无动于衷,最后还坐享其成. 我同时也体验到他们对言论自由的绝对捍卫. 我不知道我的祖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最后竟然连说句真话的权利和胆量也在丧失. 古语有"华夏大地,言论自由,各持己见,长久之计也。众口一词,众志归一,常至灾祸也" 看来我们现代人都忘却了. 所以今天的话,就当作我跟随前辈鲁迅的文字, 来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

3. "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小时候(或者之前很多时候),我觉得私人这个词是贬义,就犹如资本主义一样. 而公家和公有制则是褒义,是一种更好的存在. 但是无数的事实恰恰证明了,只有"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才能保证我们拥有作为一个人来说最起码的权利(人权). 所谓的公有制,所谓的"土地归国家所有",根本就是幌子. 国家这个概念本来就是一个抽象事物,它不可能实体存在,那么"归国家所有"这一纲领最后执行起来就沦为: 土地归当权者和少数利益集团所有. 甚至在中国某些地方, 他们可以随意搜刮,践踏和拆除本应该属于人民的土地和房子"

吾等虽生逢"盛世",感和谐之风,然心之燥未平,逐功名而不可得,前路莫知,命运亦不可控也,自较何愧之!

最后祝我生日快乐 :) (古语引自 《Uncle toss——大叔传》)


--- Do have the faith in what you love:

覃超帝国兴亡史 - 在希望的田野上 - 知乎专栏

微信公众号:qc_empire
定期发布人肉翻墙去硅谷列强工作攻略 + 硅谷资讯

weixin.qq.com/r/v0wRCab (二维码自动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