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企业与 NGO 有什么区别?

关注者
401
被浏览
42203
在我看来,Social Enterprise与NGO的区别在于以下两点:

1. 可持续 - Sustainable
2. 可扩展 - Scalable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在这里讲一个亲身经历的小故事...

在波士顿的时候,很有幸与我的合伙人一起深度参与了MIT的Pure Home Water项目。

这个项目的发端其实是一个很简陋的发明专利,简单的说就是用土烧制成陶器,而这个陶器是可以渗水的,可以作为净化水的滤芯。(如下图所示)


可惜这种发明在美国是没有任何实用价值,不过当时MIT的一个老师(不是教授)Susan Murcott看到其能帮助非洲极穷国家解决饮用水污染的问题,决定以慈善(NGO)的方式向她比较熟悉的一些非洲国家提供这项技术。

这个技术看似很简陋,但是其实在非洲很实用。由于非洲的饮用水源缺乏保护,水源地常常遭到粪便和动物尸体严重污染。居民又没有将水煮沸后再饮用的习惯,于是肠道传染病在这里高发,严重影响当地人的生命安全。这里的居民多数属于赤贫,每天的生活费用不足1美元,当地基础设施也非常薄弱,不可能建立大型净水设施(即使有,也没电...),所以这个问题一直能难解决。而这个看上去不起眼的陶罐,却很管用,它可以有效的过滤掉细菌等较大颗粒,是一种很有效的且有针对性的水净化方案。

Susan老师很激动,决定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去救助那些饱受肠道传染病摧残的加纳人民。漫漫不归路就按照下面的路径开始了:

1. 她与另外一位慈悲为怀的MIT教授一起凑了10万美金。
2. 她在危地马拉找了一个现代化工厂,按照要求生产这种陶罐。
3. 志愿者们带着这些生产好的陶罐到了加纳开始白送...

这时候大家发现了严重的问题...

首先,这帮来自Harvard/MIT的精英志愿者们到了加纳才发现,这些陶罐白送都没人要。因为在交通较为便利的港口城市附近,基础设施都还凑合,居民对这些用来过滤水的陶罐没有什么需求。再加上,由于去到内陆地区交通不便,所以绝大部分NGO都在港口城市附近活跃。而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就是把从欧美攒来的各种物资在这里发完就了事了。所以志愿者们在摆摊宣传的时候,就受到了很多当地人的奚落,不少人过来瞅瞅,就嘲讽道“下次能不能带点好东西来”。

而当大家觉得这不是事儿,需要往北部内陆地区挺进的时候。交通问题扑面而来,没有高铁,没有高速公路,甚至连公路都没有只有土路的地方,如何带着这批陶罐进去呢?唯一的方案是雇佣当地的牛车,结果颠沛流离很多天,打碎了很多陶罐,到了内陆地区。大家又傻眼了,找不到人流聚集的地方...神马?没有集市?看看卫星地图先...
最后备受打击的志愿者们花光了身上的最后一毛钱,也只送出去不到60个陶罐...当初制定的宏伟目标一律抛诸脑后了,唯一彻底完成目标就是把初期募集的10万美金彻底花完了。Done.

接下来的两年里,投入的善款是一年比一年增加,但是受惠的加纳民众却没有明显增加,眼看项目就要彻底歇菜了,Susan老师在绝望之际找到了我在VC & PE课上的队友,一个加纳望族的公子Gordon博士。我们俩当时的课堂Project是作为Social Venture Capitalist去寻找一个有前途的公益项目,把它改造成Social Enterprise.于是很快,我俩就作为董事会成员进了Board,接下来就开始了我们对Pure Home Water的彻底改造。

那既然要当做企业来做,常识告诉我们,第一件要改变的事情,就是不能再白送东西了(嗯,我们没有用互联网思维,因为那里也没有互联网...)。那如果要卖的话,用户所要付出的成本就成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对于这些日均生活费不足一美元的赤贫人群来说,你该收多少钱他们才愿意接受呢?不知道...按照当前的运作方式来看,平均一个送达给用户的陶罐的成本超过了1500美元...天哪,在美国喝波兰春能喝1000瓶了...

一开始,我们试图跟代工厂还价...结果发现是徒劳的,即使是订货量大幅度提高几个数量级,成本下降也很有限。再者说,制造成本也并不是这200美元的大头...运输和运营成本才是...多希望淘宝能在加纳开起来搞江浙沪9.9包邮...

看来直线思维不行了,我们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就是直接在加纳北部的贫困地区生产如何?什么?没有代工厂?呃...土法炼钢行不行呢?于是,我们做了一套手册,教当地的农民企业家建了这样的工厂...

天哪,工厂连电都没有也行?周围一条公路都没有,甚至连土路也都是人走的多了一点而已...

结果是令人吃惊的。由于我们彻底转变的玩法,由过去的地推送东西的模式,变成了加盟创业的模式,这帮比煤还黑的农民企业家不仅大幅度降低了成本,更是对当地的市场了如指掌。该去哪里卖,卖多少钱,跟什么产品一起卖,用什么样的话术教(hu1)育(you0)用户,那是比我们的白人精英们强多了。最关键的是,我们也从无脑撒钱模式,转变成了兴许可以自给自足的Social Enterprise模式。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写好SOP,再给企业家们一点点启动资金,模式就可以自行运转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这样的土作坊在加纳遍地开花,后面的几年间,Pure Home Water以这样简陋但可持续可扩展的方式为加纳穷人提供了超过10万个这样的净水设备...

而这些还都不是白送的...25美元一套设备哦,有些地方还可以分期...

看到了吗?从过去10万美元只能送出去60套,进步到在当地可以自给自足,而且覆盖了10万家庭,约50万民众受益...我觉得这就是NGO与Social Enterprise的最关键区别。

1. 可持续 - Sustainable
2. 可扩展 - Sca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