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当代中国人阅读率很低?

在美国和日本阅读率都很高,地铁上飞机上休闲间都能看到很多人手拿一台kindle或者实体书看书,在美国kindle的销售量是很高的,而国内很少有人用电子书工具,甚至有很多人不知道kindle是什么。日本的地铁上也是很多人拿着小开本,在国内的地铁上很少有人看书,网上雷人视频倒不少。我每次坐飞机往返美日中,大多数美国人都会看书,而大多数中国人只是睡觉和拿着ipad看电视剧。以前也看到有过相关统计说在美国和日本等国的阅读率比…
关注者
4,592
被浏览
379,952

407 个回答

收录于 知乎周刊 ·
我说这个可能会比较挨枪,但首先我觉得我们和外国人阅读率上的差距确实有,但没有那么离谱,而且这其中也有很多原因,并非国人是否好读书,还要看是哪类书、哪类读者。

就我在美国的感受,美国虽然普通大众都读书,但多是读通俗小说,就类似于咱们大众读些鬼吹灯、盗墓笔记、还珠格格、我拿什么拯救你XX之类似的,他们是捧着书读,那我们的读者在天涯上追连载也追得很奋力啊,追着打着作者要看啊。一个是纸媒,一个是网媒,所阅读的内容数量和质量上其实没有那么显著的差异,并不是捧本实体书才叫读,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其实阅读差距不大。当然,对我们的书商来说,由于这类书民间阅读量最大,在网上却可以大量免费读到,对他们的收入冲击是挺大的。(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固然是我们网上盗版成风,另一方面也是中国图书审查制度太复杂,作者折腾不起,干脆发在网上,一样出名嘛~)

实际上会去读non-fiction,就是非虚拟类读物的,属于纽约时报畅销榜上的那种(就是说不是小说,但通俗易懂、内容浅显、朗朗上口……比如什么中国不高兴、微表情、味道台北之类),美国这边基本以生活已经比较稳定的中产且有过较高教育经历的人群居多,这跟我们读这类书的读者群也差不多。但不得不说,美国整体这个人群占人口比例比我们大太多了,所以从阅读非虚拟类读物的经济和教育基础上,我们跟美国有差距,经济教育达不到那个程度,又一定要我们的国民跨社会阶层、跨教育程度读书,这就有点难度。

实际上真正在读有学术性、有深度、教育学习内容密度高的书的,哪个国家读者都不多。美国这边多数也就是你干哪行,读哪行,做美术的呢,家里总得有几本设计、画册什么的,做编程的呢,家里总得有几本JAVA、C++什么的吧,跨学科读学术书的则少之又少,专有名词你也看不懂啊。真正藏书殷实,而且藏的书多数还是读过的人家,在哪个国家所占比例都很低。当然,我们文革时候又干掉了一批这类人,加上我们很多大学图书馆不开放,公共图书馆学术类藏书经常没有介绍信还不外借,可是学术书一般又比较天价,普通人即使有兴趣也买不起、没有地方去看,日常生活中无从接触,阅读上有差距也就没办法了。总不好让人家为了读书倾家荡产。

最后就是,那总体上来说,我们跟美国读书还是有差距的,就是我们的教育不鼓励读书。我记得在美国小学实习,一年级老师就教给小朋友:读书很重要,但是也很不容易,所以我们要怎么办呢?就要多读。并且美国的教育整体是建立在阅读+讨论上的,而非授课+考试上的。小孩子从小阅读量就大,学习主要靠读而不是靠听,长大了让他业余再读点轻小说,小case嘛。但即使这样教育出来,也有一出校门就再也没读过书的人,因此也不得不说,阅读上还是有个人差异的……
首先说说阅读的范围,才能探讨阅读率的高低。阅读不仅仅是指图书的阅读率,还包含报纸、期刊,以及他们的各种媒体的电子版。问题中的说明主要是针对对图书的阅读率的,至于是不是很低见这个回答。zhihu.com/question/1998
我觉得,相对美国和日本,中国人的阅读率是偏低的,但不见得很低,更大的问题是中国人的阅读质量偏低。
1.实用主义阅读
什么书好卖?少儿书增长最快,教材、教辅类占比很大,实用类图书销售较好。少儿书的增长源于一切为了孩子的思想;教材、教辅等考试类图书是中国教育体制的体现;各种实用类图书,也源于现学现卖的想法,以这些想法为基础的阅读都是被动的阅读。
2.传播形式的多样化以及信息的碎片化
这个发达国家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能成为不愿意阅读的主要理由,所以根源还在于从小没有养成阅读习惯,这里有经济的、教育的、政策的、自身的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那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人喜欢看书,网络信息太多了,送到你眼前的不一定是你想要的,广播、电视也是一样,只有图书是你的自主选择,甚至花钱去买的。
3.公共阅读方面
跟国外相比这方面差距较大。
美国联邦博物馆图书馆服务机构(简称IMLS)2009年发布的公共图书馆调查报告,对全美9217个公共图书馆所进行的调查(返回8994个馆的数据),美国公共图书馆流通率持续增长,2006-2007年总流通22亿册件,总接待读者14亿人次,人均年访问图书馆4.9次,而根据我国2009年统计年鉴的数据,2008年全国2820个公共图书馆,总流通人次281405千次,人均仅为0.201次。
中国在公共阅读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大学图书馆人均图书占有量有所提高,农家书屋工程基本结束,中小学图书馆项目正在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