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当代中国人阅读率很低?

在美国和日本阅读率都很高,地铁上飞机上休闲间都能看到很多人手拿一台kindle或者实体书看书,在美国kindle的销售量是很高的,而国内很少有人用电子书工具,甚至有很多人不知道kindle是什么。日本的地铁上也是很多人拿着小开本,在国内的地铁上很少有人看书,网上雷人视频倒不少。我每次坐飞机往返美日中,大多数美国人都会看书,而大多数中国人只是睡觉和拿着ipad看电视剧。以前也看到有过相关统计说在美国和日本等国的阅读率比…
关注者
4,687
被浏览
403,429

417 个回答

收录于知乎周刊 ·
我说这个可能会比较挨枪,但首先我觉得我们和外国人阅读率上的差距确实有,但没有那么离谱,而且这其中也有很多原因,并非国人是否好读书,还要看是哪类书、哪类读者。

就我在美国的感受,美国虽然普通大众都读书,但多是读通俗小说,就类似于咱们大众读些鬼吹灯、盗墓笔记、还珠格格、我拿什么拯救你XX之类似的,他们是捧着书读,那我们的读者在天涯上追连载也追得很奋力啊,追着打着作者要看啊。一个是纸媒,一个是网媒,所阅读的内容数量和质量上其实没有那么显著的差异,并不是捧本实体书才叫读,所以在这个层面上其实阅读差距不大。当然,对我们的书商来说,由于这类书民间阅读量最大,在网上却可以大量免费读到,对他们的收入冲击是挺大的。(而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固然是我们网上盗版成风,另一方面也是中国图书审查制度太复杂,作者折腾不起,干脆发在网上,一样出名嘛~)

实际上会去读non-fiction,就是非虚拟类读物的,属于纽约时报畅销榜上的那种(就是说不是小说,但通俗易懂、内容浅显、朗朗上口……比如什么中国不高兴、微表情、味道台北之类),美国这边基本以生活已经比较稳定的中产且有过较高教育经历的人群居多,这跟我们读这类书的读者群也差不多。但不得不说,美国整体这个人群占人口比例比我们大太多了,所以从阅读非虚拟类读物的经济和教育基础上,我们跟美国有差距,经济教育达不到那个程度,又一定要我们的国民跨社会阶层、跨教育程度读书,这就有点难度。

实际上真正在读有学术性、有深度、教育学习内容密度高的书的,哪个国家读者都不多。美国这边多数也就是你干哪行,读哪行,做美术的呢,家里总得有几本设计、画册什么的,做编程的呢,家里总得有几本JAVA、C++什么的吧,跨学科读学术书的则少之又少,专有名词你也看不懂啊。真正藏书殷实,而且藏的书多数还是读过的人家,在哪个国家所占比例都很低。当然,我们文革时候又干掉了一批这类人,加上我们很多大学图书馆不开放,公共图书馆学术类藏书经常没有介绍信还不外借,可是学术书一般又比较天价,普通人即使有兴趣也买不起、没有地方去看,日常生活中无从接触,阅读上有差距也就没办法了。总不好让人家为了读书倾家荡产。

最后就是,那总体上来说,我们跟美国读书还是有差距的,就是我们的教育不鼓励读书。我记得在美国小学实习,一年级老师就教给小朋友:读书很重要,但是也很不容易,所以我们要怎么办呢?就要多读。并且美国的教育整体是建立在阅读+讨论上的,而非授课+考试上的。小孩子从小阅读量就大,学习主要靠读而不是靠听,长大了让他业余再读点轻小说,小case嘛。但即使这样教育出来,也有一出校门就再也没读过书的人,因此也不得不说,阅读上还是有个人差异的……

这里提供一个思路:我国人民的阅读社交压力(激励)比较小。

怎么解释阅读社交压力(激励)呢?我理解很简单,就是指在日常社交中我们遭遇到的「别人看了这本书你却没看」场景而产生出的「我一定要看看这本书」的压力和激励。这里的别人可以是不同身份,你的亲人朋友,你的闺蜜基友,你的长辈老师,你的爱人恋人,等等。当然,不同身份对这种激励的贡献度肯定是不同的,比如你的老板提到一本书时你没看过,和你的哥们提到一本书时你没看过的压力(激励)肯定是不同的。

同时,我理解这种压力(激励)还取决于你听到这本书的次数,如果你在短时间内听到不同身份的人多次提起这本书,这种压力(激励)的力度也是很大的。

进一步,这种社交压力(激励)的形式不一定是听别人提起(虽然这种模式效果最好)。还有一种可能是朋友圈中反复出现,或者你浏览的网站中反复看到,此时就算没人主动提起,这也形成了一种社交压力(激励)。

最后,阅读社交压力(激励)和其他类型的社交压力(激励)是冲突的,比如游戏,视频,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等等,因为他们的来源都是社交领域,而社交领域在特定时间热议的且能让人记住的话题一般只有一个。举个栗子,我清楚地记得,我作为一个从来对手游不感兴趣的人,曾经在一天之内听别人三次提起王者荣耀这个游戏,于是我下载了一个,玩了一下,然后删了。虽然我没有坚持下来,但我下载这个行为无疑说明我收到了王者荣耀社交压力(激励)的影响。

在上述思路的框架下,我想对提出一个阅读率低的解释:这可能是因为最近几年中国现象级的,能够提供广泛社交压力(激励)的图书比较少,于是媒体的宣传资源都用来宣传别的东西了(电影或者网游)。而这背后肯定还有政策导向和资本流动的轨迹。再举个栗子,我至今还记得当年韩寒出第一本小说《三重门》时,真的可谓是人手一本,洛阳纸贵。光是一本现象级的图书,就能够拉动至少百万人的阅读量。而这样的书在之后这些年里越来越少,且越来越脱离出版界了(网络小说就是典型例子)。

再说说我自己的情况。我觉得我的一部分阅读压力(激励)是社交之外的。第三个栗子,我曾经看到知乎上一个关于火烧圆明园的问题,于是我就希望能够找到一些历史记载去了解这件事,最后我把我找到的记载写成了知乎答案,获得了赞。在整个过程中,我的阅读压力(激励)来自于我对于问题的好奇和写作答案发布获赞的成就感。但这个例子可能不构成普遍的解释,所以只能作为特例放在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