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陈凯歌再也没拍出《霸王别姬》评价这么高、质量这么好的电影了?

还是因为再也找不到张国荣这样的演员了?
关注者
5287
被浏览
3537355

742 个回答

霸王別姬的出品公司,湯臣,老板娘徐楓曾在接受訪問時,大剌剌地表示過,

她的原話大意是:「陳凱歌沒有『識別題材』的能力,當初拿『霸王別姬』劇本給他時,他是非常反對的,不是我逼他,他根本不會去拍。不信,你看他自己想拍的故事,拍出來了,品味都很糟糕。」

我曾思考過徐楓的話,一個對「題材」,品味很糟的導演,如何能拍出「內容」品味很好的電影呢?

我的解釋是,可能陳凱歌是個很好的「形式主義者」,但卻不是一個好的「說故事的人」。
給他好的本子,好的故事,他能在形式上有力地提高,但,根本上,他不是個story teller。
今天上午韩三平、陈凯歌来参加了一场由沃顿学生办的Wharton China Summit,陈凯歌在闭幕式上那场演讲如果各位有机会听到的话,请务必去听一下。全程脱稿,掏心掏肺,是我所听过的对艺术、电影与人生,最诚恳和深情的剖白。

首先是韩三平、陈凯歌、南派三叔的panel discussion,问题涵盖了中国电影,电影的金融化,电影的艺术性与娱乐性,时下的IP、以及盗笔电影等各种话题,略去不表。(韩三平真是,虎狼之气啊)而陈凯歌,从panel上的气场言谈及思路来看,是一个老文青,想的明白,有一点必要的油滑和很多的纯粹。

他在回答导演系学生的问题时,有两句让我印象特别深。

“拍电影是年轻人的事,因为心里有话要说。”

“要拍一些有棱有角,有真实感受的事。”



后来闭幕式他又上台,我把这些打成文字,开头有些遗漏。大意是,他来这,虽然是因为他儿子在沃顿读大一,但是他来,想找一些更大的意义。时代过去了,不要翻老账,不去说他做过了什么,曾经有什么成就。现代的学生比过去幸运,有更多的选择。他的人生,没有那么多选择。

以下为演讲:

……我下过乡,做过工人。我直到今天仍然记得,当我回到北京之后,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和全中国人民一起,看到了改变。我自己一直非常非常感谢时代对我的赐予,感谢邓小平。没有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没有全民族脱离困苦的可能性。

我曾经代表中国的电影界,多次参加嘎纳电影节。也得到过金棕榈奖,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提名。可是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电影导演,我一直做的不够,我一直需要向时代、向后来人、向年轻的朋友学习。但是今天,电影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依我的看法,电影的“小说时代”已经过去了,电影展开了“视觉时代”。在这个“视觉时代”里面,电影在某种程度上,从曾经神圣的艺术,变成了瞬间的商业消费,变成了大家都熟知的娱乐形式。我们过去那样虔诚地说,碰巧今天这个建筑像个教堂,说电影是人类无形的教堂,我们在这里祈祷,我们在这里看清楚,我们在这里找到,在精神上,我们应该向他们去。但这些功能,在今天的电影里面,基本上都消失了。我在这说一些话,绝不意味着,我反对这样的趋势。这是时代的大趋势,这不是个人力量所能够改变的现实。这个伟大的科学家——我认为他确实是爱因斯坦以后最伟大的天体物理学家——霍金说过,“最可怕的还不是人工智能,而是资本的力量。”我们不去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讲的,“资本来到世间,每一个毛孔都充满肮脏的东西”是否正确,是否只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说法,但是的确如此。我们在今天的电影里面,包括在好莱坞里,都看到,资本的力量太强大了,艺术的力量,太微小了。

艺术是什么?艺术是人心。只要人还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人心就存在,艺术也就应该存在。作为一个电影导演,永远无法忘却的某些电影带给我的灵魂震撼和心灵感动;永远无法忘记一句台词,或许就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韩三平董事长是我长期的领导,他跟我说,他说电影新的时代将会到来,电影将部分是娱乐,部分是精神产品的时代,还会来临到我们面前。这正是我所期待的

我对于年轻的,渴望成为电影工作者的,在海外学习的这些年轻人(想说),毛主席说过:“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这话我觉得说的非常好。中国电影的前途是在年轻人手里,中国电影的未来,中国风格的创造(他在panel上说现在的大部分中国电影依旧是中式好莱坞电影),中国故事的讲述,都是年轻人的事。虽然资本是一只拦路虎,我刚才在panel discussion的时候说到,并不是说拍电影就不需要钱,我也没有彻底否定资本的意思,但是,意思是说,资本和艺术的本性是对立的。年轻的电影人,不应该受资本所影响。所以,在我们面对这只拦路虎的时候,我们看到这只拦路虎对很多追求电影的年轻人伸出了一根手指,拦了下来。但是我也相信,总是有一些年轻人,不顾这样的劝告,对我们所说,置若罔闻。

有两件事情,小事,都是让我很感动的。一次是我去另一个国家,我看到一个老人,用一把刀,雕刻,用竹子雕刻。很长的时间,一直在冥想的状态。我还在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看到一个修女,大概有七十几岁的样子,跪在那四个小时。那都是我自己人生中让我感动的瞬间。我强烈地意识到,从我开始做电影,到今天仍然是这样的想法:艺术家,都有单独的视点。在这个视点中,他是孤单的,寂寞的,但是是冷静的。你们的灵魂中间,应当有一盏小小的灯火,这个灯火足以温暖你,你身边的事。艺术家可以用,或温柔,或严厉的语气,诉说你对世界的看法。有时甚至不惜撕开人类的伤疤,让我们看到世界的真相。我永远不会忘记在莎士比亚过世之后,英国的评论家对莎士比亚的评价,他说:“你是这世界上最孤单的恋人。你是温柔的絮语,你是永远不会安息的灵魂。”这就是艺术。

如果真的有年轻人不顾资本对他们警告,毅然决然地走入电影创作的领域,那这个时候,已经从事电影工作三十年的陈凯歌,愿借我自己的脊梁,供你踏上、一跃,去能够走上我们曾经看到的、无法实现的目标。

谢谢大家。





其实前天我在会场,正好碰到韩三平、陈凯歌、陈红在check in酒店。他们在等陈导儿子check in的时候就坐在我对面。陈凯歌人高马大,一件灰色毛衣,四下望了,说了句,“现在的孩子怎么不爱穿鞋呢(应该意思是不爱穿袜子),都光着脚。”(当时会场很多人,包括我,都是小腿裤加露脚踝的标配。)

我的直观感受是,陈凯歌导演,虽然还在继续创作,但是他,已经需要艰难地去理解这个世界的诸多变数。字里行间,都是服老。那两句话,我应该会感慨很久:

“拍电影是年轻人的事。”

“现在的孩子,怎么都光着脚呢。”





还有一件小事,放在这个语境下一起看,有点意思。

开场的主持人是陈导的儿子,小孩儿应该是紧张,几句场面话说的磕磕巴巴。当他说到最后一句,想让观众将手机静音,不要提前离场的时候,话已经说的支离破碎,“尊重”两个字都卡壳。他是这么结束的:

“以示对嘉宾的……呃……呃……respect…”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