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了抑郁症,为何会经常出现自杀念头?

很抱歉的修改问题追问一下,那么这个痛苦到底是心理上的呢? 还是生理上的,如无力感,以至于手脚不稳,难以言述的坐立不安感,说不出哪里不舒服但是就是哪里都不舒服(静坐不能,氯丙嗪的那个感觉) 这么问的原因是,修改问题的我曾经也有某种原因在服用这些精神药品,不是抑郁症,情绪不稳定只是并发症,但是从来没让我想到去自杀,但是当出现了那种难以言述的坐立不安感时,就会想到如果这样活着,那还不如去死。现在我很好。
关注者
17,550
被浏览
4,700,901

2,037 个回答

收录于编辑推荐 ·

在我做抑郁症研究和咨询的长时间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大家都很关注,或者说疑惑的问题,其中有两个刚好跟题主的问题很相关,我可以在此回答一下。

一、患了抑郁症,为何会经常出现自杀念头?

今年4月7日,时值世界卫生日,今年的主题是“让我们聊聊抑郁症”。国家卫生计生委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我国首次覆盖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大规模精神障碍疾病流行情况调查结果。调查结果显示,我国抑郁障碍患病率为3.59%,其中抑郁症患病率达到2.1%。

虽然这个数据比原先《柳叶刀》杂志报道我国有9000万抑郁症的数据降低不少,但是,仍然有近三千万抑郁症患者,仍不是个小数目。抑郁症常常被人们以“心理的感冒”来比喻,这个比喻想告诉大家,抑郁症很常见,每个人都可能在一生中某个时候罹患抑郁症。但是,这比感冒严重的多,因为有很多抑郁症患者会出现自杀想法,甚至10-15%的抑郁症患者自杀而死。

那么,为什么抑郁症患者会经常出现自杀念头呢?

罪魁祸首之一:思维反刍(rumination)

要了解抑郁症患者的自杀念头,首先要了解抑郁症患者的一个重要心理病理特征是“思维反刍”。思维反刍是指患者经常过分沉溺于消极的思维中而无法自拔,也就是大脑里不停地思考一些不好的事情,特别是自我攻击、自责甚至自罪的想法。

当患者遭遇诸如考试失败、离婚、丧亲、恋爱失败、晋升失败、财产丧失、癌症、中风等负性生活事件之后,个体的思维经常停留在生活事件的影响之下,不断地想: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

或者是“如果总是这样,我将不能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他们反复思考事件的原因、后果及其给自己带来的感受等内容。

这种消极思维反过来又会强化患者的负面情绪,聚焦于自我的思维反刍会增加悲伤、焦虑和沮丧的感觉。

面临抑郁情况下,如果选择思维反刍的方式,会延迟、加重抑郁情绪。多数研究结果都证实了思维反刍和抑郁情绪的正向关系,它会加重人的无望感,增加人对未来的消极期望。看一个抑郁患者思维反刍的程度,就能够预测其自杀意念的可能性。

罪魁祸首之二:自杀念头与大脑结构有关

为什么抑郁症患者容易思维反刍,为什么总是钻进牛角尖出不来呢?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有研究发现,抑郁症患者的大脑结构确实有些异常。

研究者通过一种大脑成像技术(核磁共振成像的特殊形式,通过在活体上追踪水分子弥散运动,呈现出神经细胞的连接图),检测抑郁症患者大脑的神经网络联系,发现位于大脑左半球前额叶中部、与执行功能有关的部位,白质的神经联系与抑郁症患者的自杀意念有关。


上图展示的是与抑郁症患者自杀意念有关的大脑神经网络结构,左半球白质的神经联系与自杀意念的强烈程度、患者的冲动程度有关。红色代表了神经联系的中心,受白质的神经联系而影响的主要部位。

自杀意念越是强烈的患者,该部位的神经联系就越少。

健康人群和无自杀意念的抑郁症患者,神经联系上没有太大差别,但有自杀意念的抑郁症患者对比以上两类人群,神经联系明显减少。

大脑左半球通常被认为与积极情绪和产生行事动机有关,而前额叶中部与执行能力有关的区域,掌管了认知能力的灵活多变性,具有对行为导致的后果的预测能力,还负责执行正确的行为和及时停止不合适行为。因此,研究者们推测,该部位的神经联系越少,当患者遭遇抑郁症状折磨时,就更容易产生自杀的想法。


上个图反映的是抑郁症和健康人群大脑左半球白质的神经连接数。

罪魁祸首之三:性别与社会支持少

我曾经在《女性为何容易罹患抑郁症?》这篇文章中介绍了女性是抑郁症的易感因素,女性的抑郁症患病率比男性高出一倍,而且女性也是出现自杀想法的危险因素。

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出现绝望情绪,低自尊以及自卑感,导致幸福感降低,抑郁和自杀的风险增加。对伴有自杀意念的抑郁症患者的负性生活事件、社会支持以及症状学方面的研究,均发现了性别差异,且这些差异受不同文化的影响。

此外,女性在围绝经期间内分泌系统剧烈波动,尤其受雌激素和5-羟色胺(5-HT)水平的影响更易出现自杀。有研究发现,女性在围绝经期自杀意念的出现率是其它时期的七倍。

研究显示,儿童期有受虐待经历、应激性生活事件多、父母养育方式不良、单亲家庭、经济困难、家族有自杀者、缺少亲密关系、社会支持少的抑郁症女性患者更容易产生自杀意念。

不过,奇怪的是,虽然女性容易出现自杀想法,而自杀死亡的抑郁症患者确实男性居多。


二、我治疗抑郁症很长时间了,但是自杀念头还是时常出现,我该怎么办?

如果你是轻度抑郁症患者,当你偶尔出现自杀想法时,首先需要学会跳出自己的头脑,不要被脑子里的怪念头控制住,要知道,你的大脑不是你的主宰者,它只是你的大脑,大脑里面的想法只是大脑的功能。学会转移注意力,做些有意义的事情,有兴趣的事情。如果你做不到,而且抑郁情绪越来越重,需要及时就诊,请精神科医生或心理医生帮助。

如果你的抑郁症比较严重,大脑里自杀念头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一定要找医生复诊,必要时增加药物,并且最好能在服药的同时寻找心理治疗。要记住自杀危机干预热线电话(800-810-1117(座机)、010-8295-1332),需要时随时拨打,寻求专业帮助。

如果你的自杀想法如同另一个人的声音一般真实,促使你做出计划,做出自杀行动,特别是你头脑里的自杀想法如同神秘的声音一般诱惑你做出自杀行为时,你一定要发出求救信号,告诉身边的亲友、同学,请他们帮助你寻求医生帮助或者拨打自杀干预热线。

请抑郁症患者朋友注意:“自杀想法”有时很狡猾,会变着样子出现在你的头脑里。

有时它象一个哲学家,帮助你分析人生没有意义,让你觉得自杀就是解脱;有时它象一个艺术家,在你脑海里呈现出各种自杀之后的幻想,或者用各种美好的画面引诱你;有时它象一个故事家一般,给你讲述各种名人自杀的故事,诱惑你学习名人;有时它又像一个魔鬼,恐吓你,让你痛不欲生,用失眠、疼痛、无力等症状折磨你。

请你记住,只要你不听从它们的诱惑、迷惑、恐吓,也许这些狡猾的自杀想法会慢慢消失,“见怪不怪,其怪自坏”。

你与他们相处久了,会更好地认清他们的真实面孔:自杀背后是渴求幸福,但是却以“回避痛苦”的面目出现。当你有自杀想法时,你一定是遇到了人生痛苦的事情,一定是遇到了难以克服的困难,你的人生之旅似乎卡在了一个困境中,自杀只是你解脱苦难的自动化想法。你不妨和自杀想法对对话,听一听它到底想要什么?

每当我停下来,我是说,意识到自己在想着什么的时刻,就被难言的空虚,无意义和坠落的感觉充满。就是噩梦里坠落着却喊不出声的时刻——拉得很长,整天或者整个星期甚至整个月。

这个时候我最愿意想象的就是给自己放点血,除了想象那种痛和真实的血流出来,没有其他的事情能让我好受一点。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忍住了。

然后就咬着牙继续和人说话,或者过马路,或者玩手机,创业,健身之类的狗屁事情,每一件事都让我后悔。明明我一心只想去死,为什么我要说话?要笑?要继续活着?

仅不间断地吃药已经三年了,可算一个久经考验的患者。过去的几年里,我的经验是不管这些念头怎么纠缠我,该做什么继续去做,做不到就算了。就像这样,生活了这么久。看来我不会更好了,也不会更坏了。就像我向深渊跌落着,永远也不会拍到地面上,也不会飞回岸边。今年我确定了一件事,就是我大概会再活一百年。想到这个的时候我心都凉了。

一直向下掉的感觉太恶心了。这时候我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把自己弄死来结束这一切——这真是太轻松了,死对活来说太容易了。

我突然想到咨询师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问我什么问题,然后我立刻就感到很生气。他可能会问:所以一到一百,你现在会给自己的情绪打几分?我基本都是打40分。如果此刻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会说:0分。我不想再打分了,不想再努力了,不想要任何所谓会对我有好处的狗屁了。

今天见到医生(是医生不是咨询师),讲自杀的念头。
他问:家里人伤心怎么办呢?
我说,已经为他们考虑了很久,现在我想为自己考虑。
他说:这么绝情啊?
我:绝情吗?我已经想了好几年,我已经尽力了。

他:你没有逃避什么事,没有什么痛苦要解决,为了死而死,这个死没有什么价值啊,很奇怪诶。
我:我不在乎啊,因为不想活所以死掉,不需要价值呀。您是精神科专家,您会不明白吗?
他:我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我:你知道我的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对,你的咨询师 x 医生没跟你说吗?
我:没有。
他:那我也不能说。你继续咨询吧。

和医生聊这些的时候,我都是笑嘻嘻的,伶俐又敏捷。对这个话题我不再感到委屈了,而是感到亲切和轻松。反倒是承诺“我不自杀,我保证”的时候泪如雨下。太辛苦了。

你们总在每一个答案的最后写:去健身,去倾诉,去工作,去交流,去医院,去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去吃药,去咨询。可是,如果都试过了呢?你们言之凿凿好像知道了去医院的路,一切就搞定了。好像发点药给我们,事就这样成了。你们真理在握的样子太让我生气了。

——但那也是因为,我没有别人可以气了。其实谁都没有做错什么,我却只能独自在虚空中胡乱抱怨。抱歉。

抑郁症的武器就是在你耳边说:“投降吧,你太累了”。好像只有它才是唯一的,真正关心你的。讲点道理,抑郁症患者自杀致死,应该算病逝。如果可以死,我愿意原谅一切,诚心诚意。

——————————

因为一些评论补充几句:

前面引用的是和医生的对话,并不是咨询师说的话。他们的职能有别,医生这么说,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对的。

我的医生和咨询师给我的帮助都是有效的,就算我真的会死于自杀,也不代表治疗没有用,至少有用过。这几年我不是都活着吗,而且也有过得不错的时候,并不总是低落的。我并没有想抱怨他们或者别人,我想说的只是『觉得辛苦』。

如果各位可以不互相指责或指责其他人,就更好了。我想你们是因为看到这些有点不好受,所以想怪一怪什么人。但这不是你的错,你不用一定要做什么。


我不会自杀的,我保证。

这张照片里有我喜欢的大部分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