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学出身的职业发展如何?

我现在大三,面临着考研、工作的选择,对未来一片迷茫,求助知友药学出身的,现在的工作情况,只要是药学出身即可,不必现在从事相关工作,这个问题可能浪费您宝贵的时间,但是对于我的职业选择可能影响至深,冒昧的希望回答能包括以下内容: 描述行业是做什么的(表明您的具体职业,从事的药学研发到生产销售的哪一环,具体干点什么,说不清楚可以举例子比如最近在干什么、典型的一天的工作与生活是什么样子) 描述您这个行业的…
关注者
3220
被浏览
1236027

70 个回答

给你几个我同学的例子吧。本科毕业至今,9年;硕士毕业至今,6年。

这是他们目前的发展情况。

第一个,”把薪水跳得更低的Doris“的故事:
我现在觉得提什么企业文化、归属感什么的,都是很虚伪的东西。”

Doris是我的本科同学,其择业路径非常简单直白:毕业-外企A-外企B-外企C。

她选外企销售这条路,一点也不稀奇。因为她是我所认识的同学里面,最适合做销售的。她很懂得和人打交道,这可能和家庭环境有关。我发现,单亲家庭甚至是失双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情商非常高,大概是从小就需要察言观色的缘故。我的两个表妹也是如此。

总之,在大学时代,Doris的家庭条件比较糟糕,所以她周末的时间不是泡图书馆,而是去超市做兼职。

超市里学生兼职所能做的,无非就是站在那里推销口香糖、帮宝适之类。

我私以为,从她后来的择业路径来看。超市兼职推销的这一段经历所带给她的,比她去图书馆泡一整天所得到的收获要多(仅以她本人的案例来看)。

不过,到毕业前真正到找工作时,她却比别人碰壁还多。那时将校园招聘进行得如火如荼的内资药企中,竟然没有一家选中她。

“如果说原因的话,大概因为我既不是学生干部,也不是男生吧。”

在求职内资药企连续碰壁失败之后,她干脆带着简历直接去拜访了几家外资药企的办事处。果然,被好几家外资药企看中,最后她签了一家不算太大的日企做医药代表。收入远远超过同期毕业生。

她在这家日企A待了3年,因为”这家公司的文化不那么有侵袭性“。况且,每年还有奖励出国玩,对于刚毕业没多久的年轻女生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但她后来还是跳去了一间更大一点跨国药企B。跳槽的原因,回想起来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冲动。“因为年轻,想到大公司看看,毕竟大公司更能获得业界认可。”

但随之而来不得不面对的是,大公司的人事更加复杂,福利待遇也并不太好。

不过最好的事情,是她在这家药企遇到了她后来的老公,还有了一个儿子。

两年前我跟她聊的时候,她说“我暂时不会跳槽,因为在这里,我有更多的时间陪儿子。”
当时我问她,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时间大概多少?

“估计不超过5个小时吧。”当时她管理3家医院,其中2家三甲医院,1家二甲医院。而在行业内,通常销售代表管理医院的数量平均值为9家,到销售主管这一级别的话,将迅速扩大到33家左右。

由于贪闲,Doris不愿意揽那么多医院,收入当然也比相同位置的同行少一些。不过因为所管理的医院包括华西这种重磅级医院,所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车和房,早就已经不是目标范围内的事。

她的就业理念是:“提什么企业文化、归属感什么的,都是很虚伪的东西。”她说,“我最希望的就是,到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享受做好的成就。”

我问她,但不担心医改压缩销售的生存空间,她并不这么认为,同时她也很希望医药市场会更加规范化,向欧美的模式发展。

“规范的市场也有医药代表啊。我自己就做得很规范。”Doris说。“如果我儿子长大了,我会考虑去做市场或者是继续做销售,肯定是销售管理之类的。”

你看,能清楚知道自己擅长的领域,并一直走下去的人,我觉得就是成功。

在当时跟她聊完的大概一年后,Doris又从外企B跳到了外企C。原因么,还是冲动。因为老上司出走,三番五次的邀请她,所以她也就跟着出奔。

但这一次跳槽并不太顺利。于是在一年后,她又从外企C跳到外企D。

坦白说,以她的资历和能力,加上在某一个固定领域的深耕,我认为她继续在销售这条路上走下去,无论怎么走都不会走得差。销售人员再怎么被医改政策压缩,这一部分优秀的人,始终有其发挥的广阔空间。

不过到了30+这个年纪,比较头疼的,通常似乎是家庭问题。

尤其是比较强的女人。


第二个,“一条路走到底的海归博士Angle”的故事

兴趣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是奢侈品”


Angle是我的硕士同学,她的择业路径是“本科毕业-工作-考研-硕博连读-海外访问-博士毕业-大学教师”

Angle比我大2岁,因为她之前有一段短暂的工作经历。

她本科毕业后被师兄介绍去了一家药企,从事成品质量检验。一年后她烦了,觉得重复性的工作状态缺乏挑战性,于是考了研,后来转为硕博连读。

她说,研究生的这段经历对她而言很重要,并不是因为在专业上的深入,而是因为她的人脉开始变得完全不同。更何况,由于她为人很Nice,很得老板和众师兄师姐喜欢,期间争取到机会去美国做了一段时间的访问学生。

“有机会出去转了一圈,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在美国期间的这段经历,她体会到了处于科研最前沿的国家的办事方式和态度,感觉到了巨大的差距。更重要的是,并对她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产生了根本的改变。

“以前总想着要努力、要向上、要优秀,但现在,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有意义、要特别、要为自己活着。”

追求事业和个人生活的平衡,而非一味去追求别人认为的成功。这是她现在的择业观。因此,当我请她列出选择一份工作时最看重的前三点时,她列举如下:

1.自己的兴趣;2.对个人生活的影响;3.待遇。

我 自己也是出国晃了一圈回来的人,所以我对她这三点相当赞同。在很大程度上这份名单代表着大多数海归的择业选择。其实可以说,这根本就是代表这一代人的选择。与上一代人不同,80后一代越来越注重自身的感受,不同之处只是,你一直呆在国内,你可能慢慢被周边的环境同化了,而当你去过那些个人主义至上的国家感受过之后,你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鼓励,敢于继续追求自己想要的而已。

在博士答辩之前,与Angle同期毕业的博士们基本都找到了工作。他们的选择,无论薪酬或是稳定方面来看,都算是不错的落脚点。

“不过不知她们自己是否满意。”Angle说道,“中国的教育制度比较失败,至少我这么认为。学完以后仍然很迷茫,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被潮流推着走,人云亦云。”

但大环境如此,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兴趣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是奢侈品。”为此,即使对实验并无多大兴趣的Angle,也不得不尴尬地尝试着投简历到企业的研发部门,能在网络上查到邮箱地址的企业,她都投了。同时也在招聘网站投了不少外企的研发职位。

但更尴尬的是,她收到零回复,原因不详。

最终,她在一间很不错的高校找了一份很稳定的工作。她说,“对于每天8小时的工作而言,这份工作的待遇算是Fairly well。”

两年之后,她当然没有换工作,也没有换学校。在这一条路径上,往后的几十年的固有模式似乎不会被轻易打破:讲师-副教授-教授(当然我也有某海归博士同学直接空降副教授)。有兴趣再担任一下行政职位,或者死命拼一个院士也可。

在我经常保持联系的硕士同学里,有不少大学教师,我可以轻易地把他们的共同点列出来:

1. 都是博士毕业生;

2. 有海外访问经历,或有HK工作经历;

3. 平时会玩,但做事也会很勤力,属于“靠谱”型人物;

4. 有独立思考能力;

5. 人缘很好,和老板关系不错(这一点真的非常重要);

……

这几位同学现在每天在做什么呢?在我看到的范围内——

首要的是,陪伴孩子。其实不难理解,选择大学教师这份职业的人,早就决定把自己更多的时间留给家庭。她们时间比较充裕,且对教育都有各自执着的地方,所以孩子是最重要的“实验品”。

其次是,讨论课题。找师兄师姐聊,找同学聊,找师弟师妹聊,有些火花就是这么碰撞出来的。(然后又开始聊第一作者、通讯作者之类的排名……)

然后是,申报基金。在这项上面么,和老板以及一些大牛的关系又显得更重要了。



第三个,“换个专业继续折腾的Hanna”的故事

“一时冲动就想去这个行业看看,但真正了解后才发现自己不喜欢。”


Hanna是我的本科同学,她的择业路径是“本科毕业-工作-换专业考研-硕士毕业-非药学领域工作”

两年前我跟她聊的时候,她第一句话就是:“麻烦请隐掉我的真名。毕竟我最近还需要对方帮我开工作证明。”

我当然不会用真名啊,亲爱的Hanna。这个行业这么小,随随便便开个会都能撞上几位同学。我都不知道有多少我知道不知道的同学潜伏在这个小组。

言归正传。Hanna当时为什么说那句话,因为她此前有过一份不算太愉快的工作经历。

“现在想起来,其实我还算喜欢这份工作,因为相对来说能学到很多东西。”本科毕业时,她去了一家沿海的上市民营药企。因为这份工作从写综述、查文献、协调各部门进度、做文件都有一定的技术含量。所以在一年的试用期内她一直保持着很大的热情。

“因为部门缺人,新人一来就得上项目,所以会逼着我不得不很快地熟悉起来。”

但在试用期一年后,Hanna在转正时遭遇了薪酬欺诈。她提出抗议后,被人事经理威胁调岗去生产部门。一怒之下她辞职离开。去了一家跨国药企做医药代表,但这份工作在试用期内也辞了。

“我不喜欢药代的工作性质和工作内容。”她说,因为当时身边并没有熟悉业内的人,一时冲动就想去这个行业看看,但真正了解后才发现自己不喜欢。

“要做好药代这一行,必须心理素质强、能吃苦耐劳,还要很看重收入才能坚持地下去。”她认为,医药代表是不需要太多背景的一个职位。而其他的职位,要么很难进入,要么在后续发展上会受太多限制。

在没有太多选择的情况下,Hanna选择了换专业。她花了三个月时间考上了北京最牛那所大学的法律硕士,当然她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的专业背景,而选了卫生法方向。

“但现在国内卫生法这部分的情况和整个公共卫生行业一样,混沌一片。”

她的毕业课题是“我国药品召回制度的法律分析与完善”,但如同其它大多数硕士毕业生那样,这份东西与她的职业发展方向几乎毫无关联。完成论文后,她开始尝试各个领域各种企业和公务员的职位,在几个月内面了将近50家企业。

“找工作的时候我总是想,如果是男人就好了。”这是当时找工作找得焦头烂额时候的她,最大的感受。不管怎么掩饰,但在这个行业里,性别歧视依然无法让人忽略。



好在,这个故事后来的发展很不错。就在聊完后不久,Hanna被北京市某中级人民法院录取。现在的状态是“工作时可能很忙,但闲时也很惬意”。她是一个很
会生活的女生,昨天刚晒了几道自己做的几道川菜,色香味俱佳。而有时周末,她也背上单反去给朋友拍照。最近一组是给某位怀孕的朋友拍的孕照,几温馨一下。

“你转行吧!”我在她朋友圈发的照片下评论说。然后突然想起来,喔,她已经勇敢地转了。

对啊,就在熬过那些被公司不公待遇的日子之后,熬过自责选了自己不喜欢的行业之后,熬过无数个为了转行而拼命背法律条文的日子之后,她成功地转了。



第四个,“想跳槽但很迷茫的Tina”的故事

除了外资药企,我不会考虑别的企业。”


Tina是我的本科同学,择业路径相对简单,“本科毕业-换城市考研-硕士毕业-外企A-外企B”

Tina和我都是会被人说“神经病”类型的人,所以一直保持好友关系多年。在说她的择业经历之前,我先补充一段她考研的经历,反正突然想起来了,也就写出来好了。或许对有些想考研的同学有用。

在大概大三的时候,她就决定了要去北京工作,所以考研的目标也就很容易地确定下来,当然是那所城市Top3之一。

在此之前,她做了什么呢?第一步是套磁没错,和申请国外的大学一样。我不知道其顺序如何,但大概用了以下方式:

1. 找本院院长写了一封推荐信;

2. 联系前几届毕业到北京读研的师兄师姐;

3. 写Email跟几个目标导师沟通。

然后呢?也不是整日泡图书馆复习。我陪她直接杀去了北京。

在 北京做了两件事,我认为都是后来她被录取至关重要的事情。第一件,找到了师兄师姐,了解学校的情况,导师的情况,比如资金是否充裕啦,对待学生是否 Nice,招生名额大概多少等等(私以为这些比导师的名气重要);第二件,去该学校的复印室,请他们拿出该专业的各种资料复印一份。

我当时并不知道学校的复印室竟然还提供这种服务,完全地惊掉了!真不知道她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也许也是师兄师姐说的?你看,师兄师姐真是一份重要的资源。

总之,后来考研时,除了英语、政治以外,学校出题的专业一、专业二部分,这些复印的资料起了关键性的作用。而她后来求职的时候,那位很Nice的导师,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插播考研部分完毕的分割线——————————————

后来我找Tina聊的时候,发现她的签名档是:“不断地查冷鸡!不是被查冷鸡,就是查冷鸡别人,我非常不喜欢查冷鸡!”

“查冷鸡”是指“Challenge”,这个词在外企里使用到的频率,跟“idea”大概差不多。这也是外界的人看来外企的一大特色:中英文夹杂,不管你听不听得懂。

然而这也是Tina喜爱外企的原因之一。Tina说,“我喜欢这种光鲜。”

Tina目前在一间全球十大药企工作,她的上一份工作也在这十大药企之列。她坦诚说,这些大型药企的国际化的锻炼,也能带给她不一样的思路。在这些跨国企业中所体验到的文化,让她非常感兴趣。

她的性格使她能够非常轻易地融入这种跨国文化,但上一份工作内容的枯燥无聊,且与自己期望很有差距。一年后,当猎头找到她时,她便果断地辞职了。

“我希望做更多的和人打交道的工作。”

跳槽后,为了让她适应新的工作,企业给她设计了为期一周的集中培训。在这个自学的培训系统上面,不仅有她的学习记录,还要求有上级签字;此外,在进入工作角色后还有分别为期半年和一年的培训计划。

“外企在这方面,做得很细。”在这些培训中,Tina通常会和很多不同部门的同事一同参与,这让她感受到大公司的文化——一件事情,需要很多部门配合共同完成;而其中,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

Tina当时是CRA junior,后来很快将升到senior,这是她目前为止做得最长的一份工作。这份工作对于她的吸引力在于工作内容的挑战性。与此同时,还能够见到许多大专家,接触到很多领域的前沿知识。

与内资企业的CRA相比,Tina不用做那么多琐碎的事情。她只是分工明确的执行团队中的一员。但身上所担负的工作仍然越来越多。这使得她对目前的工作开始有些不满意。

“我想跳槽,但是现在很迷茫。”Tina在职业选择方面一直遵循着“Follow your heart”的准则,她认为年轻的时候多尝试,去选择一份事业而不是职业。

但自己真正喜欢的职业是什么,她还在找。

“几年?我觉得不要设一个限制吧。”Tina玩笑说,“找到60岁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两年后的Tina,现在面临着一个很棘手的事情。

在我的印象中,外企在华大建研发基地是一两年前的事情,最近此类新闻很少见了。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其它原因,总之外企对于在华搞研发这件事,并不像以前那么热衷。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此前所建立的庞大的研发团队,该如何处理。

听闻Tina所在的这家外企打算把整个CRA团队外包给第三方,这就意味着很多方面的变动。最直接的,就是人事关系的变动,我猜这是她很在意的一点。

因为,我一直记得她说的那句话: “除了外资药企,我不会考虑别的企业。”

本人小专科

首先推荐求职指南:
dxy.cn/bbs/thread/19593

《国家药品安全“十二五”规划》开始推动制订执业药师法,有空去考个证书什么的,说不定以后就国家有要求了。另外已经开始研究制订处方药和非处方药分类管理条例。

本人最初在医院实习,现在零售药房工作;
首先说医院,医院药剂科的薪资不高不低但总体稳定,处于中等水平,要看整体规模和老板是否抠门、科室LD说得上话么。一般在4000-6000左右,加四金,年终奖、其他奖励、小钱小东西的另计,三甲的话光车贴就有500;主任花头最多不说了……门诊药房福利待遇最好平时吃喝不断,水果、冰激凌、多下来还可买茶叶、盒饭吃……住院部最忙碌从早上还是到下午1点都是忙得不停,主要应用到物流学小推车的应用,中药房都是药尘……
药库改造的原因像毒气室一样但是花头多……;如果混的好和LD关系不错人缘又好,职称又到了可以当组长,这个钱就开始多了……不过药剂科招聘主要是内部招聘,学历、专业、关系 、运气都很重要。药剂科主要就是搬运工似的不建议硕博投递,但可以考虑三甲的临床。

社会药房:
主要以中专和返聘人员为主流,大专为支流,本科为LD候补培养……
营业员最低工资走,收银+50,管质量+200,初级职称+600,执业药师2500-4000不等,都视企业绩效、是否抠门、LDRP而定。
社会药房中有品牌和人群一说,比如童涵春只招收圈内人,流动性较少,相对稳定,上药如雷允上待遇较高本地人多,华氏也是;上海药房之类的区域药房以退休人员为主,国药和海王星辰、规矩多、流动性大、其中国大非常抠门,2家人的门管人员执行所谓的《薪酬星级管理制度》,天天玩考试,考不出死工资,……海王的老总都逃国大去了……;



诚如竹千代所言,药店基本属于屌丝级的,最差的如海王、国大,都是中专生都没人愿意去的地方,当然专科生也有,毕业于XX职工大学或是海事大专什么的,12小时做1休1,来个顾客拼命推保健品或是高毛药,没人的时候就电脑上看片和老阿姨调情,女的长得简直比某风还难看,还自称和药监局是兄弟……基本上这类企业属于当超市发展的类型。

但好一点如童涵春、雷允上之类是可以混混的,关系好有点水平一般混个3000+没问题,而且企业要形象不会逼着你天天推销,只要不嫌站柜台丢脸,还是可以混着做的。本科以上可以去公司总部任职。


现在新形势是由执业药师资格可以当店长,养和堂的门店经理全部要求本科生,工资明显要求其他人,2015年药店主管必须是执业药师;

由于本人喜欢清闲、安稳,这些年这一在投医院,民营又不加金,药店对我而言就比较适合,可以一边考卫生职称,一边升本科,有机会再去医院发展。

公务员单位:

主要是药监局,某一同学通过关系去了税务局,属于事业编制,天天考马克思;


销售代表:

分药店和药剂科的,下面是OTC部分:
OTC的话属万艾可、希爱力这类赚得多,月入6000左右,其他外企的如阿斯利康,处方药虽然做得不错,但OTC就不行了,这类外企,底薪有1700,奖金靠提成,其他有车贴、饭贴等一系列补助……主管有8000;
国企如民生,现在卖给赛诺菲,就是来了蹲点,拍照,结束,工资稳定在2300;差一些OTC销售有些只有2000不到,但坐在家里打刀塔,公司不管,还有些只算兼职,做一笔算一笔……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