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传播技术极度落后的情况下,古演义小说中“散布谣言”或“放出风声”的技术实现手段是什么?

现在可以在各论坛发上100张匿名帖,古代怎么办?天天用公款蹲茶馆“告诉你一个秘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么?
关注者
63
被浏览
4323

6 个回答

同意@周愚WTF所說,主要還是口耳相傳,至於具體實施起來,不過就是根據你想要達到的效果(傳播範圍和傳播速度)來安排人多人少罷了。 當然,如果你是一個人,那估計就得腿腳勤快嘴皮子勤快,否則估計效果很難保證。

而且古代因為迷信,所以要傳播謠言,有時候總得編出點什麽神秘兮兮的故事,顯出些什麽稀奇古怪的跡象,讓時人覺著或驚悚或有趣,滿足了他們的八卦無聊想像,這樣才能保證謠言散佈的渠道較為暢通,不至於因為覺著無聊沒意思而中斷傳播,導致傳播渠道的縮小甚至中斷。

再說古代人民如此具有智慧而精神生活有如此單調枯燥甚至無聊,所以似乎也不用擔心話會傳沒,只要大方向不出差錯(比如詆毀某人或捧高某人),人民群眾自會發揮聰明才智為這謠言添磚增瓦,說不定那後來等再傳到你耳朵的時候,已經變成不知道n.0版本了,你自己都不認得了。

至於技術實現手段,我就舉個大家都知道的例證吧,看中學課文學過的《史記·陳涉世家》中陳勝吳廣最初號召戍卒跟隨他們起義時是如何行事的: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適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吴广以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粗體的字清楚描寫了他們的手段,其實不光是剖魚得書,前面的行卜也可看做是手段之一,也是鬼神認可的表徵。至於結果,有那麼知趣的卜者和那麼配合的戍卒,效果顯然還是十分不錯的。

ps:個人覺著,依照lz的意思,是不需要考慮類似烽火戲諸侯那類錯誤傳遞戰事信息的情況,不過烽煙燧火或許可以在戰事中被反方所利用,成為另一種變相的“謠言”。但那似乎也是另一個話題了。
以上僅憑自己知道的一點所寫,抛磚引玉,期待有歷史大牛或考據癖出來做詳細解答。
贡献一段话,取自我正在翻译的一本书,可能对你的问题有所帮助。版权和字数原因,只节选一小部分。(初译稿)
当美国还是由一些具有相同传统的小型社会单元,以及一些在地理、社会层面较小的区域所构成时,将某人的观点直接传达给公众是一件相对简单的事情。在十八世纪初期,若一个人代表了某种社会或政治观点,他无需花多少代价和努力,便可以将宣传的册子覆盖到整个新英格兰。他可以用期刊或宣传册让英国殖民地的人民行动起来。这是因为这些群体的传统让他们对此非常敏感。李普曼评价道,在那个时代,一个人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结晶整个国家的共同意志。而今天在美国,就算是被赋予超能力的人也无法完成这样的事情。
相比之下,如今的人口已经急剧增加,这个国家的地理区域更加广阔,异质性也逐渐明显。如今,在任何一个地区生活的群体都极有可能并不具有共同的祖先、传统,以及对事物共同的理解。以上这些因素都让观点的提倡者们有必要雇用一位专家来代表他们站在公众面前,这位专家必须知道如何与拥有不同理想、习俗,甚至语言的群体对话。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