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便和 GDP 的故事荒谬或者合理在何处?

两个经济学的学生走在路上,然后看到路边上有一坨屎,A对B说:你把这坨屎吃了,我就给你5000万。那个B为了钱毫不犹豫的吃了一坨屎,A也爽快的掏出了5000万的支票给B。他们继续走着,但是心里都有了一个疙瘩。A心想他吃了一坨屎,我就给他了5000万,真不值。B心里想,我吃了一坨屎,才拿到5000万,真不值。突然在路边,又出现了一坨屎。于是B要报复A说道:你把这坨屎吃了,我就还你5000万。A看到有这么一个机会可能弥补损失,于是…
关注者
1715
被浏览
264584
更新了回答。把所有的S都替换成了“蛋糕”。(在新答案后面为节操君们保留了原回答,可以直接跳过看原答案)
如此节操的话题,大家都不避讳,我原以为会没有人看。谢谢这888人的厚爱。祝大家发财!!
以下是新答案(后面有原答案,可以直接跳过分割线内区域)
============================分割线==================================

首先,这个命题描述的逻辑没有任何错误!!!


其一,此命题中的蛋糕或者购买看别人吃蛋糕的行为,是有价值的实物资产,它的增长当然是GDP增长。原文描述中,既然动辄就出现了一块蛋糕,事实上,这里的一块蛋糕,跟世界中的粮食、珍珠、纺织品等等是一样的,是实物资产。因此实物资产的增长,GDP自然增长,没什么好奇怪的。不管你是从吃蛋糕当中获取了愉悦的效用,还是通过吃蛋糕延长了人的寿命。原文描述的时候,让人很自然的想到这是一个没用的东西,NO,既然有人愿意为它付5000万,那么就有用。或者说,如果是在现实中,如果饭吃不饱,人都要饿死了,突然天上不停的掉蛋糕,GDP当然要不断增长,有如煤炭石油等资源。当然, @Luo Patrick 在他的回答中,以及 @张查理 在评论中都提到了,原命题描述的是请人吃蛋糕,而获得当时心理高兴或满足的效用,跟购买服务是一样的,这与第一点也不矛盾。服务也是一种商品,服务也是实物资产。非得进一步,在我眼里,都是资产,只是流动性的区别,不是仅仅针对货币或者金融资产才讨论流动性。如果一个市场公允价值是以交易价格或潜在的交易价格作为标的,那么任意资产的市场价值都可以对等于流动性本质。

其二,此命题中的蛋糕,不但可以是天上掉的(或随机自然出现的),也可以是人生产出来的,吃多少与生产多少的比例就是投入产出比。比如A和B分别自己生产出来的,让对方吃了,给5000万。这当然也是GDP,因为同理,实物资产增长了。因为A和B生产出来的行为,创造了更多的实物资产(蛋糕),有如我们的汽车、马路、高楼。如果A吃了B的一块5000万的蛋糕,却只生产出来了只能值3000万的蛋糕,那么这个时候经济就要衰退,而A吃了B的一块5000万的蛋糕,生产出来了值7000万的蛋糕,这时候经济就是增长的,很简单的投入产出关系。

其三,吃命题中吃蛋糕行为的复制与扩张,促发货币增长的内生性。从货币当局的角度来看,既然A在B吃蛋糕之前,就已经拥有5000万,那么这等于是这笔钱本来就是存在的。吃蛋糕发生的是交易。随着蛋糕变多,吃蛋糕行为变得更加普遍,交易量将会需要更多的资金,实物资产的增长也需要更多的货币资产来匹配,此时流动性会变得紧张,利率会升高,投资会下滑,货币当局为了维持经济繁荣,就会顺应形势投放货币,从而使得更多的5000万被创造出来,供人吃蛋糕。此时,从货币当局的角度,GDP是增长的。

其四,虚拟交易(类似吃蛋糕这种无意义的交易)对GDP的影响。有些回答提到,如果进行虚拟交易(比如那些没有实质效益或者大众认为没有实际意义的交易),是否会增加GDP浮夸?当然会。如果全部都只交易来交易去,却没有真正吃上蛋糕,就算为交易缴纳了税收,短期内GDP会有浮夸,但中长期经济必将陷入危机,这些问题会从不断萎缩的投资回报以及杠杆压力上反映出来,或者说如果蛋糕不是一项改善生活真正有意义的实物资产,那么吃蛋糕交换钱这种行为将无法长期持续下去。现实中,短期可能是某商品市场非常快的消亡,中期可能是某公司某行业投资回报率下降与坏账上升,长期可能是一国经济增长方式的不可持续性。这就是为什么,纯金融市场交易也不可能完全脱离实物资产交易而存在。从广义来看,这也是广义杠杆的一种定义角度。所以,题主描述命题的核心在于实物资产(蛋糕)是不断变多的。如果你把这里的蛋糕换成其它娱乐经济,比如上知乎,显然如果饭都吃不饱,没人上知乎。但是现在我们吃得撑,而且在市场经济下,大家愿意上知乎,还愿意为它的繁荣做出贡献(等同于付费),这当然是合理的GDP增长。

当然其实要讨论实际的情况并不轻松,细节比较复杂,也超出了我所了解的范畴,因为有些资产是具有最终商品形态的,可以通过不同环节的增值或者税收等作为参考,而有些商品没有最终形态,尤其服务业,比如评论中 @THEKOC 提到的互相扇对方或者自己打脸然后互相付钱,它并没有简单的最终产品形态,当然你可以定义每一次打脸就是最终产品。事实上现实中,很多情况下你都很难定义在这些过程中的效用,但是在市场经济下,如果饭吃不饱人们不会为这个效用进行支付,显然在一二产业都比较充实的情况下,人们有闲有聊并愿意为此支付,这当然是合理的经济增长,并不是说一定要成为实实在在看得见的商品创造才是扩大了实物资产,也如 @Gem Chen 在评论中提到了,古人肯定想不到头上插草现在也是一门好生意,但事实上,古代也是有娱乐经济的,也有服务业。因而有时候考虑实物资产增长,不如从对应的货币当局指标来看比如利率,问题反而可以变得更加简化。

总之,从本题原本的描述当中,容易引致将吃蛋糕看作无意义无效用行为的先入为主伪前提。在市场经济逻辑下,如果有人愿意花5000万吃蛋糕(而且是持续性消费的话),这就跟我们去进行其它餐饮、娱乐、旅游消费等是一样真真切切的生活改善。这当然是经济增长,当然是GDP。如果它不是具有真正价值的消费性行为或者创造行为,那么这种交易或者投入就不具有持续性,因而不会在长期市场经济中保持合理性。原命题描述没有逻辑错误。

PS:初级宏观中的短期分析基础之一就是物品市场与金融市场的均衡。从这个角度,可以很容易理解上述逻辑。



为节操君们保留了以下的原回答
===========================分割线====================================

哈哈哈,我要回答。因为前两天别人问我这个,我刚回答过这个问题。

首先,这个命题描述的逻辑没有任何错误!!!其次,前方高能预警!!!【正在吃饭的慎看】

其一,此命题中的屎或者购买“看别人吃屎”的行为,是有价值的实物资产,它的增长当然是GDP增长。原文描述中,既然动辄就出现了一坨屎,事实上,这里的一坨屎,跟世界中的粮食、珍珠、纺织品等等是一样的,是实物资产。因此实物资产的增长,GDP自然增长,没什么好奇怪的。不管你是从吃屎当中获取了愉悦的效用,还是通过吃屎延长了人的寿命。原文描述的时候,让人很自然的想到这是一个没用的东西,NO,既然有人愿意为它付5000万,那么就有用。或者说,如果是在现实中,如果饭吃不饱,人都要饿死了,突然天上不停的掉屎,GDP当然要不断增长,有如煤炭石油等资源。当然, @Luo Patrick 在他的回答中,以及 @张查理 在评论中都提到了,原命题描述的是请人吃屎,而获得当时心理高兴或满足的效用,跟购买服务是一样的,这与第一点也不矛盾。服务也是一种商品,服务也是实物资产。非得进一步,在我眼里,都是资产,只是流动性的区别,不是仅仅针对货币或者金融资产才讨论流动性。如果一个市场公允价值是以交易价格或潜在的交易价格作为标的,那么任意资产的市场价值都可以对等于流动性本质。

其二,此命题中的屎,不但可以是天上掉的(或随机自然出现的),也可以是人拉出来的,吃多少与拉多少的比例就是投入产出比。比如A和B分别自己拉出来的,让对方吃了,给5000万。这当然也是GDP,因为同理,实物资产增长了。因为A和B拉出来的行为,创造了更多的实物资产(屎),有如我们的汽车、马路、高楼。如果A吃了B的一坨5000万的屎,却只拉出来了只能值3000万的屎,那么这个时候经济就要衰退,而A吃了B的一坨5000万的屎,拉出来了值7000万的屎,这时候经济就是增长的,很简单的投入产出关系。

其三,吃命题中吃屎行为的复制与扩张,促发货币增长的内生性。从货币当局的角度来看,既然A在B吃屎之前,就已经拥有5000万,那么这等于是这笔钱本来就是存在的。吃屎发生的是交易。随着屎变多,吃屎行为变得更加普遍,交易量将会需要更多的资金,实物资产的增长也需要更多的货币资产来匹配,此时流动性会变得紧张,利率会升高,投资会下滑,货币当局为了维持经济繁荣,就会顺应形势投放货币,从而使得更多的5000万被创造出来,供人吃屎。此时,从货币当局的角度,GDP是增长的。

其四,“虚拟交易”(类似吃屎这种无意义的交易)对GDP的影响。有些回答提到,如果进行虚拟交易(比如那些没有实质效益或者大众认为没有实际意义的交易),是否会增加GDP浮夸?当然会。如果全部都只交易来交易去,却没有真正吃上屎,就算为交易缴纳了税收,短期内GDP会有浮夸,但中长期经济必将陷入危机,这些问题会从不断萎缩的投资回报以及杠杆压力上反映出来,或者说如果屎不是一项改善生活真正有意义的实物资产,那么吃屎交换钱这种行为将无法长期持续下去。现实中,短期可能是某商品市场非常快的消亡,中期可能是某公司某行业投资回报率下降与坏账上升,长期可能是一国经济增长方式的不可持续性。这就是为什么,纯金融市场交易也不可能完全脱离实物资产交易而存在。从广义来看,这也是广义杠杆的一种定义角度。所以,题主描述命题的核心在于实物资产(屎)是不断变多的。如果你把这里的屎换成其它娱乐经济,比如上知乎,显然如果饭都吃不饱,没人上知乎。但是现在我们吃得撑,而且在市场经济下,大家愿意上知乎,还愿意为它的繁荣做出贡献(等同于付费),这当然是合理的GDP增长。

当然其实要讨论实际的情况并不轻松,细节比较复杂,也超出了我所了解的范畴,因为有些资产是具有最终商品形态的,可以通过不同环节的增值或者税收等作为参考,而有些商品没有最终形态,尤其服务业,比如评论中 @THEKOC 提到的互相扇对方或者自己打脸然后互相付钱,它并没有简单的最终产品形态,当然你可以定义每一次打脸就是最终产品。事实上现实中,很多情况下你都很难定义在这些过程中的效用,但是在市场经济下,如果饭吃不饱人们不会为这个效用进行支付,显然在一二产业都比较充实的情况下,人们有闲有聊并愿意为此支付,这当然是合理的经济增长,并不是说一定要成为实实在在看得见的商品创造才是扩大了实物资产,也如 @Gem Chen 在评论中提到了,古人肯定想不到头上插草现在也是一门好生意,但事实上,古代也是有娱乐经济的,也有服务业。因而有时候考虑实物资产增长,不如从对应的货币当局指标来看比如利率,问题反而可以变得更加简化。

总之,从本题原本的描述当中,容易引致将吃屎看作无意义无效用行为的先入为主伪前提。在市场经济逻辑下,如果有人愿意花5000万吃屎(而且是持续性消费的话),这就跟我们去进行其它餐饮、娱乐、旅游消费等是一样真真切切的生活改善。这当然是经济增长,当然是GDP。如果它不是具有真正价值的消费性行为或者创造行为,那么这种交易或者投入就不具有持续性,因而不会在长期市场经济中保持合理性。原命题描述没有逻辑错误。

PS:初级宏观中的短期分析基础之一就是物品市场与金融市场的均衡。从这个角度,可以很容易理解上述逻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