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一件大家都不知道的一件谷歌的丑事。 谷歌的广告部门为了利润,主动帮助卖假药者规避其公司的合规审查,使得大量假药、走私处方药、非法药物(如类固醇)广告网页长时间充斥其搜索结果。本案由FBI调查,于几年前和解,谷歌被罚款5亿美元。 我看得票最高的答案列的都是些商业公司的正常商业行为,但是没有直接违反法律的犯罪行为。
How a Career Con Man Led a Federal Sting That Cost Google $500 Million
原文:wired.com/threatlevel/2
我原创翻译 求赞成票 翻译辛苦啊 翻译时有缩编,原文实在太长了。
-----
来见识见识这个靠网上卖假药专业骗子--他帮联邦政府进行的卧底行动让谷歌赔偿了五亿美元。

David Anthony Whitaker(惠特克)曾是一个非常成功的骗子。他靠在墨西哥网上向美国人贩卖类固醇和人体生长激素(体育禁药)赚了一大笔钱,在墨西哥有个几百万美 元的公寓,有一栋山城里的小屋,一辆丰田4Runner,一辆宝马,一辆吉普牌吉普,甚至还赞助建造了一间医院。他梦一般的生活在他被墨西哥移民官员抓获 时嘎然而止。他被带回美国,有可能被监禁65年。

惠特克开始想办法谋求减刑。他想过提供购买他的“类固醇”的人的名单,虽然他只是卖给他 们胶囊装的一毫升纯净水——一千美元一颗。惠特克很快意识到,他有更有价值的情报。在一次与FBI见面时,联邦探员问惠特克他是怎么发展他的在线假药店 的;惠特克马上回答道,他用了Google的AdWords。他说,谷歌雇员曾主动地帮他打广告,虽然惠特克从来没试图隐藏自己的药店的非法性。可以合理 推断,谷歌也在帮其他假药店。

惠特克说,因为他每个月花20000美元打广告,他在谷歌有专属客服,一个一对一为他服务、为他挑选关键词、挑选广告的地理目标和监控一大堆指标的人。这个客服告诉他去竞价像类固醇,睾丸酮,荷尔蒙等几个关键词。惠特克说在谷歌的自动监管系统否决了他的网站后,这名客服建议,与其明显地卖非法药品,不如把网站做成教育性质的,去掉药品的图片和“立刻购买”按钮。果然,这个版本的网站就通过了审查。通过后, 这名客服帮助惠特克把去掉的内容大都搬了回来。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大件事了。这可是谷歌啊,一个骄傲地自称从不作恶的公司。它的广告业 务,特别是药物广告业务也曾被国会关注过。在2003年,三个不同的国会委员会调查在线药店的问题。2004年,谷歌上市前一个月,Sheryl Sandberg,当时谷歌的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副总裁,在参议院专责调查的附属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谷歌作证说政府提议的对网络药店的监管会是个沉重负 担。她说谷歌使用第三方的验证服务以确保网络药店合法。她介绍了谷歌的自动监视系统和一队专责确保药物广告符合法律规范的员工。“谷歌已经自愿地用强力措 施来保证我们的广告服务保护我们的用户并给予他们安全和可靠的信息——远远超出法律要求”,她作证说。政府的监管提议胎死腹中。

探员们不怎么相信这个天方夜谭,直到他们花了10个月研究惠特克的说法。他们决定让惠特克在食品药品管理局的眼底重复一次他的经历。之后,探员们把惠特克从联邦监狱接了出来,把他带到罗德岛的邮政督查办公室,开始执行联邦政府对这个世界上最被崇敬,盈利最多,最强大的公司的卧底调查。

探员们向惠特克解释了规则。他必须对探员们完全诚实,他只能呆在这个房间里,吃批发的盒装食物,他每天一举一动都在探员的目光下,他的电话被录音,一切都是为了要让政府的指控能在法庭上站住脚。

惠 特克换了个假名叫Jason Corriente,一个假的罗德岛的广告公司的虚构的CEO;这个公司叫Maxwell and Associates,有两台笔记本,一个800免费电话,一个座机,一个手机,一个银行帐号,一个话务中心,还有二十万美元给谷歌的钱。他的任务是为一 个墨西哥的不需处方,售卖卖荷尔蒙和类固醇的网站SportsDrugs.net向谷歌买广告。

他的第一步是要与谷歌广告客服搭上线,因 为他的假身份假公司既没有销售历史也没有与谷歌有关系。他连续三天猛打谷歌的免费电话,发了一大堆不请自来的邮件后,一个加州的谷歌广告销售代表回电了。 惠特克马上向这个代表介绍他的假广告公司,吹了一番假的客户历史。在吹完了他为一个墨西哥连锁酒店和一个有名的美容手术医生做的广告后,惠特克终于抛出了 他的假药网站。

这个网站非常明显是非法的。实际上,一个国税局(IRS)的探员,以让其看上去尽可能地可疑为目的,设计了这个网站。网站 上有药品的名单和图片,一个巨大的墨西哥国旗飘在背景上,网站保证如果药品被海关没收了会免费重新发货。可是,几天内,这个网站就被销售代表放进审查组 了。

一开始谷歌的算法拒绝了这个网站,就像惠特克上次的经历一样。探员正希望这个结果,这样就能看出谷歌的雇员是否主动帮假药店这个忙。探员让惠特克反复问同样一个问题:我怎么能让这个网站合格?

销售代表同意帮忙了。销售代表说,这网站被否决是因为太明显了。惠特克重命名了这个网站,叫NotGrowingOldEasy.com,移除了药的图片,放了点药的说明,并要求购买者与客服通话才能购买。第三次尝试时,这个网站终于通过了。

通 过的网站虽然没有了那么明显的违法特征,但是谷歌清楚地知道,这网站的整个商业模式仍然是非法的,惠特克还是在卖非法药物。换了一个新的客服后,探员让惠 特克向这个客服重复他的非法动机。“我要成为美国最大的类固醇贩子”,怀特告诉新客服。在这个客服的帮助下,怀特重新加入了大多数 SportsDrugs.net的明显非法内容,包括药物的图片和到结帐页的直接链接。

SportsDrugs.net算得上一个成功,但这不够。探员们必须证明这个客服的行为是个谷歌客服广泛的行为,而不仅仅只是几个可恶的临时工。他们必须重复这个实验,每次都再强悍一点。
探 员们接下来让惠特克为RU-486打广告。RU-486是避孕药,一般在医生严密观察下服用。像上一个网站,这个NextDayProgram.org也 是被设计得十分明显地违法。网站写道:“我们明白意外会发生,我们不问原因,只是帮忙”,我们让你通过电话购买处方药,免去上药店的尴尬。

【注:可能文章认为此事对美国人非常明显所以没有说清楚,但人类生长激素/荷尔蒙,类固醇,RU-486都是严厉监管的处方药品,其处方、购买和使用必须 通过专业医生进行,因为三者都有强烈的副作用,特别是不尊医嘱、不经检察使用非常可能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类固醇滥用伤肝,造成乳房肥大,不育,睾丸萎缩。非法出售、使用这些药物是相当于买卖毒品的行为,是警察和食品药品管理局全力缉查的。这些网站往往把非法药物装进邮包里快递给买家,卖大麻甚至更硬核 的毒品也是这么卖的。这种网店绝对是违法的,谷歌也完全知情。美国人广泛知道这些药品是监管药品,在网上无处方购买是非法的。帮助卖非法药物当然是非法行 为。】

为了证明谷歌的行为是有普遍性的,惠特克换了一个客服,还是谷歌墨西哥分部的主管推荐的,而这个主管也不在乎他的非法药店。尽管这 个网店公然贩卖RU-486,它第一次就通过了谷歌的审查。在与客服一同工作时,惠特克花了25000美元购买堕胎、堕胎服务、药物堕胎和RU-486这 几个关键词。客服没有反对。

惠特克又设计了一个新网站,TaoTeWellness,卖精神病药物。网站说,本站提供Valium和Xanax(都是处方药,精神病药物),省去你看医生的尴尬。这非法得不能再非法了,但是谷歌在天朝的客服不仅批准了这个站点,还背地里帮惠特克加了一百多个药名作关键词。

按理说现在的证据已经够了,但是探员想要彻底抓住谷歌,而不能让它扯出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的旗子,探员们必须打破谷歌能提出的任何辩护,所以与客服的交谈必须非常明显地是谈论非法事情。

2009 年5月,探员们决定钓最后一次鱼。谷歌当时用一个第三方验证来审查网上药店的资质。惠特克设计了一个正经的药店网站 PharmacyValueDirect.com,药店网取得了罗德岛药店委员会的执照,向第三方验证申请,马上就被批准。探员们想用这个正经药店当诱 饵,引导顾客去几个明显非法的网站买药,看看谷歌和它的第三方验证有没有反应。为了造成非常明确的违法迹象,不管顾客在搜索框里搜索什么药物,顾客都将被 引导去一个墨西哥的明显非法网站和一个敢卖奥西康定(鸦片)和凡可汀的网站。

惠特克录下了他与加州谷歌客服的通话。惠特克一步步介绍他的网站,仔细地向客服说明,他想引导顾客到那 个非法网站去,并确保客服一步步试用了他的搜索框。客服问了一次这个非法网站有没有被第三方验证审查过,惠特克承认其没有,但是没有关系。这个正经的门面 网站的资格没有被收回。

探员们认为调查完成了,于是2009年中的一个早晨,所有惠特克联系过的客服都收到一封Jason Corriente(惠特克的假身份)的哥哥的信,说Corriente已经在车祸中身亡。一些客服想要送花,而别的客服,包括天朝的,勇敢地让 Corriente哥哥再存点广告费。

4月,惠特克完成了他的刑期。他只服了5年的刑。探员们说他的合作“挺特别”。毕竟他们3个月就花了200000美元在非法谷歌广告上。

一个探员说:“我们真的想谷歌拒绝我们。我们告诉它说我们的公司是用卖非法药品的钱运营的,最近有买家说他抽筋”。

2011 年8月,谷歌与政府和解,同意被处罚5亿美元。作为和解协议的一部分,谷歌承认它最早自2003年开始帮助加拿大的药店使用Adwords,它知道美国人 在通过它的广告买这些药,知道广告客户不要求处方就卖处方药,知道谷歌雇员主动地帮助广告客户来逃避谷歌自己的药业广告政策和第三方验证。

公众只知道谷歌在2009年知道有这项调查后停止了这些广告,告了几个违法广告商,雇佣了一个新的严格的第三方验证。除此之外,谷歌的行为没有被公之于世。大陪审团发了搜查令,传唤了证人,但是大陪审团的所有活动都是秘密的。

罗德岛的联邦律师告诉华尔街时报,谷歌最高层的管理人员早就知道非法药物网站在谷歌打广告。“我们就是从文件和证人处得知,Larry Page知道有这么回事”。Larry Page是谷歌两个创始人之一和现任CEO。

谷歌对此案的评论很简洁。“我们对我们的行为负责。回头看,我们不应该允许这些广告存在。”一名谷歌的公关人员告诉记者谷歌2011年撤掉了一亿三千万个虚假广告。同时,一些股东起诉了谷歌和它的管理层,双方正在和解。

全文完----

我认为,网上非法地卖处方药,是一个受国家严厉打击的非法行业,这样的网站不通过谷歌的广告很难生存,很难被顾客发现,所以在谷歌在卖非法药物的产业中并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从犯。谷歌对这些非法药品网站的生存和发展做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因为别的搜索引擎和广告公司没有被证明如此主动地帮 助非法药品网站逃避监管,并从中牟利。这不仅造成了国家药品管理和专利管理秩序的混乱,还伤害了千千万万买到假药或非法的药的人。所以谷歌的道德水准哪里能立牌坊啊,连美国行业平均水平都达不到。

--------2013年
  北京时间6月8日凌晨消息,全美检察官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torneys General )联合主席吉姆?胡德(Jim Hood)周四向谷歌提出指控,称其仍允许贩卖非法、假冒药物的网上药店投放广告。  

谷歌曾于2011年因非法药物广告被美国司法部判罚5亿美元。据司法部调查,谷歌当时允许一家在美国开展业务的加拿大药物诈骗公司投放非法广告。  

全美检察官协会周四针对此问题再次提出指控,称谷歌搜索引擎上通过关键词搜索,就可轻松找到非法商品信息,其中一些经营非法商品的网站还在谷歌的YouTube视频服务中做广告。

谷歌周四发表声明对该指控作出回应:“我们十分注重用户的安全,并已向司法部长胡德说明,谷歌在打击非法和假冒药物网上销售方面进行了政策强化。过去两年中,我们删除了300多万个非法药物广告,并定期删除违反YouTube政策的危险、非法内容。”  

胡德则表示:“我们每次对谷歌的搜索引擎进行检测,都不难找到非法商品,包话经营非处方危险药物及各类假冒商品的网站。这表示谷歌纵容非法行为,置消费者于危险境地,并且从中获利。”  

全美检察官协会已邀请谷歌CEO拉里?佩奇(Larry Page)参加6月17日在波士顿举行的全美检察官大会,并在会上讨论这一问题。目前佩奇尚未回复是否出席该会。  

此外,美国数字公民联盟(Digital Citizens Alliance)表示,谷歌YouTube成为一些非法、危险活动的组织者发布指南视频的重要平台。在YouTube上搜索“如何购买非处方药物”,有38200个搜索结果。  

这些视频不仅会教用户如何购买非处方药物,还会在视频中提供相关的网址,变相为这些非法药物供应商做广告。  
数字公民联盟称这些视频很容易找,而且谷歌还从这类视频播放前的广告中获取利润。  
数字公民联盟执行理事汤姆?加尔文(Tom Galvin)表示:“谷歌是世界上最有想象力的公司,他们创造了无人驾驶汽车和谷歌眼镜,因此他们肯定也具备分析这些视频的能力。”  
据 数字公民联盟的报告,YouTube视频页面上如果要插播广告,必须先经过视频上传用户的同意。谷歌与视频上传用户将平分该广告收入。此外,大部分广告都 与视频内容相关,例如,在如何制作假护照的指南视频前,谷歌会插播移民律师的广告;在如何购买非处方止痛药的指南视频前,则会插播慢性背痛治疗方面的广 告。(叶佳)
---------
解释录
谷歌与司法部签订的和解协议全文向公众公开,有兴趣可以移步阅读:googlemonitor.com/wp-co。谷歌粉还可以亲眼见到谷歌资深副总裁和法律顾问的签名哦。

有人质疑谷歌是否在adwords上推销过假药,说上述新闻并没有提供确实证据。可是,新闻不是法庭,不可能将大陪审团命令谷歌交出的500万份 文件统统列出,也不可能将谷歌的违法事实全部罗列。但幸运的是,谷歌自己承认了adwords推销假药,省去了找证据的麻烦。和解协议第7页,段落3中, 谷歌承认大部分使用adwords的加拿大药店的广告特意瞄准美国境内消费者,这些药店进口了controlled prescription drugs(被控制药物,例如奥西康定,吗啡,美沙酮,类固醇,可待因,氢可酮,阿普唑仓,安定)和misbranded(错误品牌标识), unapproved(未批准上市) prescription drugs,谷歌还承认其不当协助了这些药店打这些广告。misbranded的药就是假药。

@刘星炜
1,请你看看这些全球都受控制的药物的副作用,再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危险的药物不经医生批准和监督使用是在“造福大众”。
2,谷歌的和解协议里接受了如下事实:加拿大虽然有药品监管,但不监管出口给美国居民的药店,这些药店往往从第三国进口其售卖的药物,这些药物没有足够的监管。所以你所谓“有的国家监管严格 有的不严格 不一定说明这件事非常严重”是错误的。
3,你所谓“这篇文章涉及的药品 主要是从可以合法购买的国家倒卖处方药到美国 不是毒品之类的违禁药物”完全是错误的。这篇文章涉及的药品是《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麻醉品单一公约》、《精神药物公约》中规定的药物。在全球都属于被严厉监管的药物,不可能不凭处方就能购买,除非是在一些政府不存在的地区,而加拿大、墨西哥肯定不是可以随意合法购买这些药物的地区。
4,鸦片在美国任何一个州都不合法,是联邦第二类管制物质。你不要散播完全错误的法律知识。鸦片制剂有药用价值,但是仍然是被严厉监管的,不能笼统地说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