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话韵母「eng」和「ong」在部分汉字中有什么区别?

转自 bbs.guoxue.com/viewthre 宇宙一人:(请讨论)关于普通话韵母eng和ong在部分汉字中的区别 我一直打算编一部韵书,可是在实际中,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当韵母eng与声母b、f、m、p、w相拼时,其读音与ong与b、f、m、p、w相拼非常接近。也就是说,eng甚至可以换成ong。在eng与这些声母相拼时的读音,与它跟ch、d、g、h等明显不同。我是南方人,我不明白,为什么eng与声母b、f、m、p、w相拼时,不写成bong、fong、mong……。eng与声…
关注者
73
被浏览
12613

7 个回答

普通话发音中,双唇音并不会让 eng 显著圆唇化,即 beng 不成为 bong(没有双唇音与 e 相拼时统一圆唇化为 o 的现象)。如果感觉 beng 像 bong(而普通话中是没有 bong 这个音的),那么就是受方言影响──比如四川话。
汉语发音的这些问题本来也无所谓对错,只是既然要讨论普通话这一标准,那就确实是有标准的。

四川普通话中所谓「根本没人理会」,就是四川普通话之所以「椒盐」的原因之一。
普通话和各方言(各官话以及各个更特殊的方言)的语言差异太多了,如果觉得一切都要顾全各地方言习惯,那就没法办了。

最常见的普通话标准应该就是新闻联播了,这些发音很容易从新闻联播的语音中求证吧。
首先,如果目的是做韵书,先确定是古韵还是新韵,因为上古、中古、近代、现代汉语的语音变化很大。现在的汉语方言从不同层次保留了古代汉语的语音,所以音系有变也很正常,若用方音语感的话可能比较复杂。

如果完全按照现代汉语普通话做新韵,那么 ueng 普通话读法就是 [u̯əŋ] 归到 eng (庚)韵也不错。《中华新韵》就是这么做的。

但问题是,即使是在现在,很多人发音 “翁” 依然不是发 ueng [uəŋ] 而是发 ong [ʊŋ]

往回上溯,至少直到近代汉语 ueng、ong 也是同音。比如1913年制定的注音字母中,翁和轰的韵母都写作 ㄨㄥ(也就是 ueng ong 不分,但都写成 u-eng)。轰的韵母写成 ong 只是《汉语拼音方案》的做法,你可以去查《汉语拼音方案》原文,韵母表里面 ueng ong 对照的注音字母都是ㄨㄥ,也就是说制定汉语拼音方案的时候把原来不严格区分的两个音区分开了。

汉语拼音方案里 ong 的发音用国际音标是 [ʊŋ]或[uŋ] 注意实际元音是 [ʊ],而实际上发 [ʊŋ] 的时候 [ʊ] 的舌位转到 [ŋ] 的舌位的时候容易带出央元音 [ə] 。

老韵书里面,《平水韵》分为一东二冬八庚九青十蒸,但在《十三辙》统归中东,反映出在古代 ueng ong 可以是同韵的。在往古,《广韵》里面是「翁」是「乌红切」。现在很多方言里面也是不区分这两个韵的。

另外,台湾搞的“通用拼音”中为了显示和汉语拼音不用,规定“通用拼音”中「连韵 eng 接于韵母 f- 、w-(风、翁)拼音时之后,改拼成 ong。」

以上说的只是 ueng/ong 同音。说现代韵里面都归成庚韵,同韵可以不同音。如北方方言常说的 甭 béng 这个字本身南方没有 ,但拼音里面同音的 崩beng溃 很多南方人会念成类似 bong溃的音。

至于你说的唇音 b, p, m, f 有另外一点需要注意的是,汉语普通话的 b, p, m, f 本身是带圆唇化的。在和声母 o 拼的时候,bo 实际是 [pʷo] , fo 实际上是 [fʷo] 你发成 /fuo/ 都没有关系,北京人听起来觉得 /fuo/ 更接近普通话。这一特性是南方人学习普通话要特别注意的,因为南方方言(吴粤闽等)本身有 mo 音节,而且可以感觉和普通话的 [mʷo] 差异很大。不过这和 ueng 韵没有关系,算题外话。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