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去西藏旅游?

找旅行社,还是自己去? 哪个季节最好?准备多少花费预算? 要注意哪些问题?
关注者
1881
被浏览
329198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进藏成为一件很时髦的事情。都说进藏能得到心灵的升华,能寻找到人生的终极意义,不知真假。于是搜了很多有关于进藏的经历,有的人坐火车,有的人自驾,有的人一路搭车,有的人甚至一路朝拜。无论何种方式,这注定是一段不平凡的旅程,注定充满着各种艰辛或者令人惊喜的际遇。

专门来答的原因是,今年六月份,我们也亲自去了一趟西藏。与之前的入藏方式不同,我们是乘坐滴滴顺风车去的,感觉这是一段非常值得和大家分享的经历。

在和大家分享具体经历之前,先pou一些进藏的数据供了解。

从今年1月份开始,顺风车经川藏线进藏的线路热度逐渐攀升,并于清明、端午等小长假前达到高峰。进入暑期,川藏线上求搭顺风车的人数又达高潮。

一、热门起点城市与目的地城市

2016年上半年,在搭乘顺风车经川藏线进藏的热门起点城市排行中,川藏线起点成都拔得头筹;德阳、眉山、雅安、资阳等四川省境内城市分列二至五位,从四川进入西藏,一路都是美不胜收的好风光。


在热门目的地的排行榜中,川西甘孜州、阿坝州、拉萨分别夺得冠、亚、季军。西藏自治区境内的林芝与山南地区位列四、五位,这些城市在迎接着远来的探险者和朝圣者。


二、热门路线

进入藏区最热门的路线就是成都到林芝了,一路会经过雅安、康定等城市进入青藏高原,地图里程1680.9公里,实际行程和时间根据路上游玩时间不等。林芝是青藏高原海拔最低的地方,被称作“藏区江南”。


排名第二的热门线路是从雅安到拉萨,2000公里一路向高原驶进,一路上升到3000米!4000米!5000米!,可以慢慢适应高原的稀薄空气,不至于高原反应太过强烈。


第三条热门线路是云南省内从丽江到迪庆,这里就是香格里拉的和平宁静之地,梅里雪山、白茫雪山和哈巴、巴拉格宗连绵不断、崇高险峻,是探险者心中的圣地。这一线路全程近200公里,半天时间可以到达。顺风结伴而行的便利就在于,我们都朝着一个方向同行,共同欣赏那些美景。



三、入藏的司机与乘客

那么到底哪些人是进入藏区的主力呢?从滴滴大数据来看,80后的车主占据了一半,他们体力和经验都还不错,也更具有探险的勇气和魄力。


在出入藏区的顺风车司机中,性格稳重的天秤座司机位列榜首。同样以个性沉稳、遇事冷静著称的处女及天蝎分列二、三位。身为火象星座的白羊座司机最少。(此数据看看就好)


在今年上半年,共有476个姓氏的顺风车车主经川藏线出入藏区。李、张、王等大姓司机位列前三甲。而在每100位搭乘顺风车进藏的乘客中,会有7位遇到姓李的车主。(此数据看看就好)


全国各个省份的乘客进藏的热情都很高,除了川藏沿线乘客外,重庆人最多,其次为广东、北京、上海和浙江,这些地方的乘客会先搭飞机到成都,再用顺风车下单走318国道,不远千里,对西藏也是爱的深沉。而搭乘滴滴顺风车成为移动互联网出行下进藏的新方式。


------------------------以下为入藏的一路见闻------------------------

这是一路的行程图,我们选择从成都出发。


一开始,我们在成都下单去拉萨的过程有点不太顺利,联系的几位车主由于各种原因未能达成同乘协议,有的车满了,有的要转道甘肃、青海走青藏线,那路途太遥远了,还有一位因为要晚出发两天,时间又不凑巧。我开始下了从成都去往色达的订单,计划先走一段G317再转入G318,很快就有人接了单,遗憾的是同行的另一位乘客,因为一个奇怪的原因而导致未能成行。


我和同伴商量了一下,决定先下单到康定,再从康定选择去拉萨方向的顺风车。很快,有人接了单,电话打过来,他希望我们到成都机场附近的一个汽车4S店一起出发。


40岁的车主王碧勤,开了一辆很少见的西雅特,他和同伴李波是要去往甘孜州的炉霍县,他们是做工程材料供应生意的,炉霍县的一个工程工地,他们每月都要去一两次,而每次往返上千公里的遥远路途,王碧勤认为,如果能顺路带上同路的人,倒是个弥补油费的好办法。“可是,并不是每次都能接到,比如,从成都去康定、炉霍方向,就很容易接到顺风客,而回来时,如果走另外一条路线就相对少些。”王碧勤说,路好走的时候,他们就走G318,有时遇到塌方、泥石流,他们就只能选择北线的G317,川藏线的路况总是在变。


修完车,加满油,我们在那天的中午12点过后,正式搭上王碧勤的西雅特出发了。有两条路线可以前往康定,一条是走雅安下高速走天全,翻越二郎山,另一条是走石棉下高速,沿大渡河北上,从海螺沟、磨西擦过,与G318汇合。我们选择的是走大渡河的道路。




大渡河边的路并不好走,不时遇到修路就得停下来等待放行,走走停停,下午六点多时,我们才进入到甘孜州的泸定县,两条道路的汇合,去往藏区的车辆一下子多了起来。


从成都出发时,王碧勤还接了一个从康定去往塔公草原的单,是一位女孩儿。一路上,我们这位后续的乘客不时打来电话询问到哪里了,王碧勤计划是当晚把我们送到康定后,他们再接上女孩继续前往炉霍。


可是,傍晚的G318线突然堵起了车,天又下起了大雨,等我们找到入住的客栈时,已是晚上9点。王碧勤决定在康定住一夜再走,此前,那位女孩与他通过电话,商定在送完我们后,他再去康定汽车站接上她,明天早上一起出发。在康定城冰冷的夏雨里,我们与两位材料供应商匆匆别过。

接下来与刘均平等同路人的相遇,可能是因为我们在成都“错误的决定”?在康定的客栈安顿好后,我们就下了去拉萨的顺风车单,可是漫长的一夜过去后,却无人响应。


我想,可能是从成都出发的车,多是接满了人,所以在康定下单就很难被接了,于是,我改为成都为出发地,拉萨为目的地,并且加了100元的感谢费,重新下单后不到十分钟,刘均平,这位即将在接下来的四天里与我们同行的人,就接了单。


他打来电话:“你只要确定在康定等着我,我很快就出发。”他还有几位在成都机场的顺风车客人,他说10点接到他们后,就马上出发。


在没有被人接单的康定一夜,我们去了当地的一间青年旅舍,见了在成都时曾经联系过的“红猪”,他因为突然车上的位置不够而放弃了与我们同行。“红猪”一车五人,一位他的朋友,一位女孩儿,两位通过顺风车拼在一起的在美国读书的华裔青年。他们的目的地也是拉萨。



我们背着包,站在G318线留留山下的道口,一辆七座车停在了路口,一位30多岁的男子从车上下来冲我们招手,他就是刘均平。


他的车上已经有在成都机场接到的四位乘客,从广东肇庆来的陈先生和他的未婚妻,从深圳来的女孩Sophie,从山东济南来的杨先生。他们本来是同一个航班从成都飞往康定,可是航班取消了,通过滴滴顺风车,四个来自不同地方的人搭上了刘均平的车。


他们四人的目的地都是新都桥。陈先生和妻子预定了在新都桥的婚纱摄影;杨先生准备与在新都桥等待的人汇合后,当夜继续前往甘孜;Sophie的朋友在新都桥等她。



陈先生和Sophie、杨先生都是滴滴的高频用户,并且,Sophie所在的公司还加入了企业级用户,平常出差都要打滴滴出行,陈先生平时也喜欢上班路上顺风一位乘客。Sophie有七天的假期,她想在高原上漫无目的旅行几天,然后就回深圳。


由于在拉萨有些生意,刘均平几乎每月都要开车从成都去一次拉萨,这条两千多公里,长达4-5天的路程,如果只是一个人闷头开车,可能会枯燥到让人崩溃。以前,他会到成都的长途汽车站,通过“黄牛”介绍几位客人,而现在,他则通过滴滴顺风车选择同行的旅伴。


新都桥,这座海拔3300米,进入藏地后的又一个歇脚小镇,是我们与第一批顺风的同路人分别的地方。又是一个入夜9点,我们抵达了新都桥,在一个叫黑青稞的路边店,与刚刚认识的朋友喝了几口青稞酒,在黑夜里匆匆话别。



与福建莆田刚毕业的大学生郭宏德、湖北武汉曾凡雨、曾雨妍姐妹的相遇,则是在我们和刘均平进入西藏后第一个县城芒康的时候。小郭与曾家姐妹通过网络结识,三人本来搭了一位驴友的车,从成都出发,游玩了亚丁、香格里拉等地之后,在抵达芒康后,那位驴友突然想去丽江、大理玩几天,而他们三人却想继续前往拉萨,于是只好分道扬镳。


在新都桥湿漉漉的,透着青草味的阳光里醒来后,我们三人继续行进了一天,翻越了海子山,过“世界第一高城”的理塘,穿过川藏交界的金沙江峡谷,颠簸了一天五百余公里后,在海拔3850米的芒康小城住宿。第二天早上吃饭时,我对刘均平说,看看有没有同路的人?


打开滴滴APP,小郭和小曾姐妹的订单就挂在那里,刘均平马上接了单。有时,遇到可能的同路人就是缘分,我们颠沛了千多公里,想着可能接下来的旅程只有我们三人枯燥乏味了,而没想到,那三位走过滇藏线的人,却在滇藏川藏线的汇合点,等着我们再次出发。



从芒康到拉萨,才是川藏线上最痛苦旅程的一段,一路上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爬升,从海拔两千多米上升到四千多米、五千米!然后急剧下降,下到三千米、两千米!刚过完一次,接着又是一次,惊险不断。而有时,直直的、平坦的道路突然中断了,被堵的车辆排起的车队前不见首后不见尾,那可能是塌方、泥石流,或者是遇到了川藏线上永无休止的修路!


我们在经过八宿、邦达、99道弯、波密、通麦大桥、业季拉山、林芝、工布江达、米拉山之后,驶过拉萨河,走上北京路,三天后,布达拉宫终于在望。



这真是一次奇妙的旅行,若干年后,或许会有新的走川藏线的方式,取代我们尝试的“顺风车”形式,但是,在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型出行方式的今天,“滴滴顺风车”可能正在成为“朝圣之旅”的新兴结伴出游模式。


以下和大家分享一些路上的照片(多图预警)

摄影:张伟

01、成都是318国道川藏线的起点,顺风车主王碧勤、同伴李波和乘客在双流机场开启一段顺风路程,他们这趟路程的终点是甘孜州炉霍县。


02、一行人中午一点多从成都出发,到雅安的高速公路十分通畅。


03、雅安到康定要经过天全和二郎山,道路险峻,经常塌方,经验丰富的王碧勤决定绕道石棉,北上大渡河。


04、由于经常修路,单边放行是家常便饭,附近的村民靠路吃路,卖些当地水果和食物。


05、大渡桥横铁索寒,来到泸定桥,穿上红军装来张合影,成为很多游客的体验项目。


06、“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啊!”,王洛宾的《康定情歌》传唱全国,康定跑马山也因此闻名。


07、康定国际青年旅社,来自西安的车主王磊(网名“红猪”)在成都因顺风车结识两位从美国回来的伙伴,他们一起踏上漫长的川藏路。


08、车主刘均平和顺风车乘客在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上留影。他从成都出发到拉萨,在双流机场接上这几位到新都桥的乘客。来自广东肇庆的乘客陈先生和未婚妻此次专程到新都桥拍摄婚纱照。


09、夜晚到达新都桥,乘客Sophie和车主刘均平告别,茫茫人海中,你我能同行一段路,就是难得的缘分和美好。


10、清晨,炊烟袅袅,绿草青青,新都桥一派田园风光,这里被誉为“摄影人的天堂”,夏秋季节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师和旅游者。


11、沿途可以看到许多骑行者和徒步者,他们通常有着惊人的决心和毅力,走一趟川藏线是很多人一生中的梦想。


12、“天路十八拐”是新都桥到理塘的必经之路,公路蜿蜒崎岖,驾驶得格外小心。


13、遍布的高原草甸,伸手仿佛就能够到的白云,一切都如想象中壮美,大自然让人顿生敬畏。


14、进入西藏界内,路边时常有藏族的孩子们对过路车辆敬礼致意,他们的脸上闪烁着纯真和笑容。


15、川藏交界的金沙江峡谷是旅程中最危险和颠簸的一段路,崖边不时有巨大的山石落下。


16、在芒康龙达客栈,车主刘均平用顺风车接上新的伙伴,来自厦门的郭宏德和武汉的曾凡雨、曾雨妍堂姐妹。


17、从芒康到八宿,要经过海拔5008米的东达山,驴友们不顾强烈的高原反应,纷纷到标志牌前留影。


18、一路颠簸,同行的伙伴们累了就停下来休息,远方是美丽的邦达河谷。而这一路所到之处,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


19、傍晚时分,即将经过著名的“川藏99道弯”,业拉山上,大家抑制不住地兴奋,里拉萨又近了一点。


20、清晨,然乌湖畔深沉宁静,美丽的风景总是欣赏不够。


21、咔嚓,咔嚓,咔嚓,318国道沿途的风景看不够也拍不够。


22、高原上的油菜花此时正烂漫盛开,像滚着金色的波浪。


23、西藏界内沿途设着数不清的检查站,但对“高原之舟”牦牛却无可奈何了。


24、波密到通麦路边的雪山冰川,已伫立了千万年,远远望去,顿觉人类之渺小。


25、鲁朗国家级风景区内云雾缭绕着群山,像极了仙境。


26、林芝是西藏海拔最低的地方,雪山下、峡谷中、原始自然风貌保存完好,春秋季节村里村外布满粉黛鲜花,被誉为西藏的江南。


27、远处的风景重要,与谁同行更重要,伙伴们把酒言欢,预祝最后一段旅程顺利。


28、途经工布江达县阿沛新村,大家来到米玛村长家做客,听听久远的传说,感受真正的藏族风情。


29、适逢藏族农民欢庆丰收的节日“望果节”,村民们穿上藏族传统服装,背着香炉,高举幡杆的村民作前导,绕田转圈,敲鼓颂歌,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30、米拉山海拔5013米,是川藏线经过的最高地方,翻过山口,拉萨在望。


31、曾凡雨、曾雨妍姐妹俩在油菜花田里流连忘返,路上时间太快,美好只能长留心间。


32、临近拉萨,是一段新建设好的林拉高速,一行人终于驶上坦途。


33、成都到拉萨,川藏南线2142公里,5天的艰辛颠簸后,终于抵达终点拉萨。


34、沉沉夜幕中,布达拉宫依旧雄伟神圣,迎接着远来的探险者和朝拜者。


---------------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