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用户,法学生

收起
本人是西北政法大学大二XX法学院学生
今天(2013.12.25)是今天谌洪果老师在政法的最后一节课,我引用一些图这些都是同学们为谌洪果老师写的留言,没有组织者,写“请把想对老师说的话写上来”也是自发的。
谌洪果是西北政法中少有的授课质量高且非常受学生欢迎的老师之一,不论是不是法学院的学生都修过谌洪果老师的课程或者听说过谌洪果老师的大名,都为我们学校曾经培养出这样一位优秀的学生(谌洪果大学本科就读于西北政法,后来师从贺卫方先生)现在拥有这样一位优秀的老师而骄傲。
这是今天早上谌洪果老师课堂的一角,整个教室根本容纳不下众多学生以至于出现很多站在过道里的同学,因为今天有很多未选这门课同学出于对谌洪果的热爱,尊敬来陪谌洪果老师上完这最后一节课。
8点10分,一位女生坐着轮椅被推了进来,先生停顿了下,对他们点点头,等学生们都进来之后,又接着讲了起来。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也许是为这位女生的精神感动,也许是为先生细小举动所透露出的平等而感动,掌声跟往常一样热烈。课讲到一半时,一个男生背着一个女生出去了,谁都没料想到,她站着听课竟由於体力不支晕倒了。看得出先生很感动,但他立马控制住了情绪,继续讲起了课。人还在陆陆续续的进来,有大方走进来的,有探情况“溜”进来的,也有张望着跑进来的,直到教室再也站不下人,直到下了铃声响起,教室外面竟还有几个人,默默的听着里面传出的讲课声……
这是截取的一段同学发在朋友圈的文字(我们学校早八点开始第一节课)

啰嗦了很多只是想略表一下我对于谌洪果老师的崇敬之情。

然后开始对连自己名字都不敢写出来的匿名用户观点的反驳,同时也有对于谌洪果老师辞职事件的看法。

他的不满不仅仅是“他认为自己做过的两件事包括不听学校劝阻去香港开会和找学生代课的处罚不满”,而是从这几年来来自学校和有关方面的种种限制与不公正对待的爆发。本人在政法待了一年半的时间,已经耳闻目睹了不少针对谌洪果老师的事件。比如谌洪果老师曾经举办过“公民自治与合作计划”的读书活动,该活动中所读的书都是非常正常,没有任何政治错误,在大学图书馆中很容易就能够借阅到的书籍。但是就在活动即将举办时接到了校方“1、读书会无论如何不能搞,所有教室、会议室、资料室都不许使用;2、通知相关老师不能参加;3、要求所有学生不得参加读书活动。”的通知,所以最终这次活动是在楼里走廊举行的。记得这件事发后就引起了一定的反响而且在今年(2013)年初谌洪果邀请知名人士来政法的多场讲座也收到了不同程度的压力与刁难。

谌洪果老师去香港参加学术会议是以个人名义前往参会的,学术会议本身也完全合法,所以不止教授本人,就连我们学生也对于校方的劝阻感到莫名其妙。至于找学生代课的行为通常学校也是给予理解的,我们自己也是上过本应由老师上但是后来由学长学姐代上的课。但是从谌洪果老师的妻子徐芳宁老师的话中得知学校这一次对于谌洪果的代课行为好不宽松,要求谌洪果必须在课堂上出现而且专门派人蹲点检查。(上诉是徐芳宁老师在课上亲口对我们讲的)对于学校的处罚谌洪果夫妇都表示认可但是处罚的结果据徐芳宁老师表示明显过重。谌洪果认可的只是处罚而不是处罚有多严重都认可。

他的港澳通行证被吊销的问题。同时从大陆前往香港参加学术会议的不止他一人,为什么只有他一人的港澳通行证会被吊销?如果按照匿名用户的推断那么所有参与会议的教授们都应该被吊销护照。而且谌洪果本人并非出入境特殊身份人员,这一点是谌洪果自己去有关部门核实过的。而谌洪果的通行证被吊销则是校方或者迫于压力下的校方要求公安机关所为。至于签字手续不全的问题谌洪果的原文中已经表述的很清楚了。

另:今天上课时老师称接到通知校方要求所有老师把自己的私人港澳通行证交到组织部,而我的老师是民主党派QAQ

所以这些事只是一个导火索,谌洪果长期受到的压力和不公正的待遇才是导致他辞职的真正原因。

至于“我相信他很快能得到他梦寐以求的出入境证件。2.不作死就不会死.”我已经尽量抑制自己喷你的欲望了,请不要再刺激我。

现在学生和校外都在喷校方,其实包括校长贾宇在内的很多校领导对于这件事情也是很无奈,徐芳宁老师也曾对我们说过贾宇校长也曾安慰过他们。但是他们真的无能为力,希望读过我写的东西后的各位不要对于政法的各位领导给予人身攻击。另外校方还没有发出官方对于此事的声明,所以我们一直在期待学校的声明。(见下文修改)

对于谌洪果老师的离开我们都表示遗憾和理解。谌洪果讲课真的是非常棒,深入浅出,幽默风趣,即使是他的最后一节课也没有煽情,没有批判,只是安静的上好自己的最后一节课。他的离开是我们失去了一位非常好的老师和朋友,是我们政法每一位学生的损失。但是他的离开我们也可以理解,他在政法执教数年薪水很低,而且夫妻都在政法的教学岗位上,在面对来自各方的刁难时夫妇二人其实都很心酸,有一次徐芳宁老师在课上崩溃哭泣。是我们政法亏欠他太多,希望谌洪果老师离开之后能找到好的工作使小家更幸福,能够到达更好的平台去表现自己。怀念,走好。

最后,
在夜晚我不觉得孤独
在大地的黑暗里
我是人民 无数的人民
我的声音里充满了力量
能够穿透沉默和寂静
在黑暗中萌发新芽
为了生长,为了歌唱
不畏风暴有着钢铁的坚强
为了明天有另一种光亮
照耀每一个人的心房
为了明天宽广的大路
通向你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从今天起你握到的手
其中就有一份我的力量
从今天起来你接触的事物
都会因为我的欢笑而有了希望
————引自《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
2013.12.26补充
本来周三是谌洪果老师的倒数第二节课,多谢vincent君提醒,但是就在今天晚上接到了学校学工部的通知,明天谌洪果老师的课停上,而且禁止学生(包括选修和蹭课的)在上课时间前往该教室,并且会有专人检查。同时由于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所以明天校内的大型活动停办(比如社团联合举办的游园会)。

自己很少在知乎上写这么长的回答,只是出于对匿名答案的愤怒才写了这个回答,自己不会从这篇文中获得任何利益,反而会担心因此被请喝咖啡,所以自己已经把名字改了(本来我的知乎是实名的)。出于保护照片拍摄者的目的我已经将照片拍摄者的网址删除。

再次说一下政法的许多领导对于谌洪果老师的态度。政法出现谌洪果这样的一个老师对于政法是一件好事,他的授课方式,举办的讲座一方面对于学生有好处,另一方面也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政法,所以很多领导对于谌洪果的做法是不反对的。但是谌洪果老师的一系列正常行为让有关部门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所以频频给校方施加压力。

2013年12月23日上午九时许,我校刑事法学院法学理论教研室副教授谌洪果向所在学院提交辞职申请。同日十时许,谌洪果通过个人微博发布《公开辞职声明》。此事受到网络媒体和一些人士的关注。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一、学校对谌洪果违反学校教学管理制度的行为进行通报批评和教育是正常的、符合规定的。

二、谌洪果提出辞职申请,是他个人的权利和自由。

三、谌洪果提出辞职前后,所在学院及学校有关领导做了认真的劝说和思想工作,谌洪果坚持其辞职要求。经学校研究,同意谌洪果辞职。

西北政法大学衷心感谢师生、校友和社会各界对学校工作的关注和关心。

2013年12月26日

这是今天学校网站贴出来的通知,我们没有收到口头或者书面形式的通知。这个通知总体而言还是比较中立的。

未经本人允许本文的任何部分禁止出于任何目的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或引用
更多回答
90
收起

匿名用户

补充:
我校每年年末都有元旦游园会,由校社团联合会、校学生会、各学生社团承办,在学生宿舍区举行,热闹非凡。12月27日,因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以及果果老师辞职事件带来的影响,学校取消了今年的游园会。
———————————————————————————————————————————

本人西北政法大学大四学生,非法学院,没上过果果老师(同学们对他的称呼)的课。

关于此事,学校的反应,一般同学们的看法前面两位学弟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再赘言。只说下个人感受。

本人之前担任过院会负责人,现在在学校某部门担任学生助理,利益相关,本不便发言。事情发生以来,我的确也只做了个旁观者,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大声疾呼,挽留老师,斥责学校。果果老师提到的那些老师,我也都多多少少接触过,他们和谌老师一样和善,一样学识渊博,只是追求不同,理念不合。学校之前的做法多多少少我也理解。

只是当昨晚导员通知我不要评论转发关于果果老师的任何信息,并且让我联系多位已经这么做的同学让他们删掉信息时,我震惊了。我从来不是一个高尚的人,但正如果果老师辞职一样,我也有我的底线和原则。身在政法,虽不是学法的学生,耳濡目染,心中也对法治充满向往。尽管我更看重实际的东西,愿行现实的选择,但对像果果老师这样的纯粹的理想主义者,这样虔诚、单纯有信仰的人,我心中从来都是充满敬意的。学校的昨晚的做法,实在太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一人的离去竟能带来如此大的影响,直追我校当年轰动全国的“被就业”事件,我实在无言以对。我不知道这个通知是学校的决定还是“有关部门”施压的结果,但一所以法为本的学校却容不下一丝异见,甚至连学生自由评说的权利都要收回,太失望了。

收到通知后,我默默的转载了果果老师的辞职信。

附:
  • 丛日云教授在2013届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2013届的同学们:


今天是你喜庆的日子,是你们的成人礼,是你们人生的一个新的开端。

你们将披戴上一副庄重的桂冠和礼袍,那表示你们成为了“学士”。在中国传统的语言中,成为“士”,那就是获得了一种与众不同的身份。“学以居位曰士”,“以才智用者谓之士”。士有各种,而“学士”,就是以学问和才智获得“士”的资格,受人尊重的人。

所以,我衷心地祝贺你们,祝贺你们十几年求学终成正果!

你们今天毕业走出校门,明天就是社会大学的开学典礼。人生就是一次次的毕业与开学,但是,只有这次毕业与开学是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

与今后的漫长旅程相比,你以前的学习生活只是学步而已;与即将开场的人生大戏相比,此前的学习生活只是序幕而已。

你们即将进入的这个社会,是一个丰富而精彩的人生舞台,你们将在那里实现自己的价值,享受你们的人生。但同时,它也是一个险恶的江湖,污浊的泥潭。

这江湖深不可测,远非你们所能想像。你从此闯荡江湖,就像你当初学步一样。这江湖重新塑造你们的力量,你们可能还没有足够的估计。你如今要义无返顾地闯进去了,却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

这些天,怀着几分激动几分惆怅的你们,都在憧憬着自己灿烂的未来,美好的人生。你们听到的,都是美好的祝福和高调的期待与嘱托。

但作为家长,作为老师,作为你们的丛大大,我却怀着几分忐忑,只能讲些适合大多数同学的低调的临别赠言。

先秦时代有一个思想家杨朱,有感于人生歧路重重,歧路之中还有歧路,人很容易迷失,于是放声大哭。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也曾面对歧路,大哭而返。

人生多歧路,这是人的宿命。如果严肃对待人生,不得不一次次面对歧路面前的困惑与焦虑。人生就是无数的选择。从人生终极目标的选择,大的发展方向的规划,直到日常生活中每一个细节的选择、迈出每一步的选择。你的选择构成你的一生。

正确的一生,还是错误的一生。

以往,家长、社会、学校几乎为你规划了一切。从今以后,你要独立选择你的生活道路。

人生之路只能一个人走下来,没有依傍,没有导师。哪怕你一直在随大流,那也是你的选择。
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曾在80年代的中国风行一时,如今很少有人关注他了。但他有一句话还是需要提起的,“人是自我选择的”。人选择成为自己所是的,并且要对自己的选择负全部责任。

在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价值,就在于你与众不同。所以,每个人首要的选择,是应该成为你自己。

不要别人做梦你也跟着做梦,被别人忽悠着做梦,做与别人同样的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
要选择成为你自己,意味着不断地超越自己。你需要不断地反思自己,拷问自己,为自己树立至高的标准,追求最高的境界。

我们的人生与这个社会的命运息息相关。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你们这代人有过一个安宁的童年和青少年时代,但你们的未来可能面对着中国社会的重大变革。

你们如果关注社会动态,就能看到天边在积聚着乌云,就能听到乌云中酝酿的风暴。

敏锐的人都能看到,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前途莫测。

最近北大一位教授在毕业典礼上致词时向同学们提出几个严肃的问题:本拉登到底是恐怖主义分子,还是神圣的殉道者?金日成究竟是流氓还是政治家?斯诺登究竟是叛国者还是人权卫士?人们都知道这位教授的答案。

你们该如何回答这几个问题呢?在我看来,如果在第三个问题上有所困惑尚可原谅,但前两个问题竟然还是问题,这本身就是令人担忧的大问题。

面对可能到来的社会大变局,你将如何选择?

当你做出选择的时候,你是不是一个明白人?

龙应台女士在《大江大海——1949》里,记录了无数人在那一刻的选择:走还是不走?走,是一辈子;不走,也是一辈子。无数人的悲剧就从那一刻所做出的选择开始。

国家走了一段弯路,对你来说,就是毁了一生。

面对一些小人物被命运所裹挟的无奈处境,龙应台感慨地说:“一滴水,怎么会知道洪流的方向呢?”

但我想,你们是政法大学的毕业生,是政管院毕业的学士,你们应该比普通人更有能力识别洪流的走向。

人们感叹,一片漂零的树叶,无法阻挡汹涌而来的大潮。

但即使是一片树叶,你是否有过挣扎?你向哪个方向挣扎?

如果中国再来一次义和团或红卫兵运动,如果重庆模式成为中国模式,你们能不能清醒地说不?如何你没有这个见识或勇气,能不能至少做个无害的逍遥派?

面对滚滚而来的浊流,如果你不能总是抗争,你是否可以选择偶尔抗争;

如果你不敢积极的抗争,你还可以选择消极地抗争;

如果你不能勇敢地表达,你可以选择含蓄地表达;如果你也不敢含蓄地表达,你可以选择沉默。

如果你没有选择沉默而是选择了配合,但你还可以把调门放低一些。在你主动的或被迫地干着坏事时,能不能内心里还残留一点不安和负罪感。这一点儿不安或负罪感,仍是人性未泯的标记。

即使你不去抗争,但对其他抗争者,要怀着几分敬重,即使没有这份敬重,也不要在背后放冷箭,使绊子,助纣为虐。

我希望,你们在大潮袭来时,选择站在理性一边,文明一边,选择站在人民一边。

当你们走出校园的时候,你们面对着一个特殊的社会。这个社会,已经是一个高效率的大染缸。
当年,墨子看见人家染布,白的进去,五颜六色的出来。他哭了。

你们应该理解,我们今天看着尚有几分天真纯洁的你们,走进这个大染缸时的心情。

告别母校,意味着告别了纯净的生活,投入滚滚红尘,滔滔江湖。

以后你们一次次受伤时,会念起母校,不管在这里经历过多少不快,这已经算是一方净土。

面对着这样的社会环境,你能不能做到举世皆醉,惟我独醒;举世混浊,惟我独清?

我对此不抱多大希望,我自己也做不到。如果坚持那样的处世准则,也只好随着屈原投入汩罗江。

但佛教的一个处世原则却可以给我们一些指引:那就是“随缘不变,不变随缘”。既有随缘,也有不变。不变是原则,随缘是通融。我想这应该是大多数人能够实践的准则。

在个人生活领域,我希望你们选择健康向上的人生,选择做一个有良知的文明人。

当然,坦率地告诉你们冷酷的现实,并不是让你们应该选择消极和放弃。人们常说,我们虽然长着黑色眼睛,却用它寻找光明。没有光明和希望,那是不可能继续下去的绝望的人生。

你内心的一片净土只属于你,只要你守护着它,任何外部力量都无法进入。

曾有一位西方人面对放弃的忠告时说,我不是要改变世界,我只是不想讓世界改变自己。也就是说,“你不能决定明天的太阳几点升起,但你能决定几点钟起床。”

同学们,你们就要远走高飞了。今天,我们注视着你们离开的背影,而追随着你们脚步的,是我们永久的牵挂!

不论你们是聪明乖巧,还是鲁钝耿直,不论你们是否高富帅和白富美,你们都是我们的学生。

我们关注你们的成功,关注你们的幸福,更关注你们是否走在正路上。

愿上苍眷顾你们!

再见了,同学们!

显示全部
88

华沉被折叠,被删除,被反对

收起
我也就不匿名了,本人同为西北政法大学法学院的大二学生。
上过谌洪果老师的选修课,前面的回答基本已经把问题说清楚了。只想是在知乎里补充一些学校方面的反应与本人的看法。以下为学校最新的通知:
西北政法大学关于谌洪果副教授申请辞职一事的说明
2013年12月23日上午九时许,我校刑事法学院法学理论教研室副教授谌洪果向所在学院提交辞职申请。同日十时许,谌洪果通过个人微博发布《公开辞职声明》。此事受到网络媒体和一些人士的关注。现将有关情况说明如下:
  • 一、学校对谌洪果违反学校教学管理制度的行为进行通报批评和教育是正常的、符合规定的。

  • 二、谌洪果提出辞职申请,是他个人的权利和自由。
  • 三、谌洪果提出辞职前后,所在学院及学校有关领导做了认真的劝说和思想工作,谌洪果坚持其辞职要求。经学校研究,同意谌洪果辞职。

西北政法大学衷心感谢师生、校友和社会各界对学校工作的关注和关心。
2013年12月26日
关于这份通知有两件事不得不说,
  • 学院导员召集开会统一通知,并且在下午所有课程结束后的午饭时间进行。(本人所在学院是这样操作的,不知道其他学院和年纪是否一样处理)
  • 据本人所知,这份说明是面向新闻媒体和网络全面公开的。
在学校批准谌洪果老师的辞职后,他原本定在明日的“最后一课”也按照学校相关规定取消了。事实上,本周三早上的选修课已经成为了他在西北政法的“最后一课”,本人难得早起一回,去上了最后一节课,上交了学期末的考核作业。
最上面的答案只贴出了黑板上我们留给老师的话,除此之外,这堂课有相当多的人都来听了,不光是法学院还是其他学院,不光是本校还有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学校的学生,人非常多,有图有真相。
不光是教室里面,教室外面也由许多同学旁听。
写到这里,我无意回应任何对谌洪果老师行为的猜测和看法,只是想讲一个常识:一个混日子,不学无术,心中无学生,贪图名利的大学老师,是不会有这么学生来捧场的。你说他不爱学校,他从这里走出去,妻子也是我们学校的;你说他违反规定,他并没有反对而是接受,我就不吐槽有多少选修课老师经常无故旷课的行为。
作为一个法科生,深知遵守法律规定的必要性,但我更明白,为权利而斗争才是法律人应有的本色,这是谌洪果老师受学生尊敬的原因,更是他为此而辞职的原因。
整件事情,本人都是一个围观者,看媒体互喷,看评论互喷,看老师本人的发言,最大的感受就是无奈,无奈太多不知我校情况的人先入为主的评价谌洪果本人如何而不谈学校如何,无奈本校学生不分青红皂白的认为学校又逼走一个好老师而不问学校到底如何如此,无奈南方系与环球吵架而全然不关心老师到底为何而辞职。
其实要说我的看法也很简单,谌洪果老师想要让这个地处西北的政法院校的学生多一些见识而不是混混噩噩的在宿舍睡觉考试作弊,所以他试图用“读书会”、用外请名家在其课堂上讲授知识,违反学校规定了吗?违反了,错了吗?从自然法学派(本人的立场)的看法来说,没错。规定要遵守,可恶法非法也是深入人心的。假如明天教育部规定大学教材统一由教育部规定使用,不允许学校私自编写教材,恐怕遵守这个规定的大学才是置学生教育于不顾吧?所以,他做的事情无可厚非,至少在本人看来,他为何辞职?他的公开信里不能明说,学校的说明也不能明说,本人的回答也不能明说,只能告诉各位,小鞋穿在谁脚上都不合适,习总说得好,鞋合不合适,脚才知道,而这个脚只不过是不穿不合脚的小鞋而已。
最后再谈谈谌洪果老师的“终身副教授”头衔,记得我上大学前,恰好看过那期陕西电视台的关注栏目,那期节目说的就是这件事,关于职称的烂事大家都见多了,老师也只不过是不愿将精力放在这样他看来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将更多时间用在教学,学术上面,希望他的行为能为全社会这样的现象起到一个正面的作用而已。以本人的观点说,这是一件可笑之至的事情,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一群正常的人很容易发现谁是神经病,但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里,一群神经病也很容易发现一个正常人,很简单嘛,我们都在吃屎,你怎么在吃饭?
码了这么多字,想起本人导员临走前说的一段话:
有些人天生就是反对派,与学校过不去,希望同学们不要做他们的 枪。
当他再讲这句话的时候,我脑海里立刻浮现一个画面:
此时此刻,《肖声克的救赎》那句经典的台词分外应景:
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当他们飞走时,你会由衷的庆贺它获得自由
所以本人非常感谢学校让我知道这个“凤凰涅槃”的消息,只是本人心中的疑问却无人回答:
一个人辞职让一个学校如临大敌,兴师动众,不知是学校太弱还是个人太强? 显示全部
514 人关注该问题

被收藏 124

回答状态

最后编辑于 2013-12-26

所属问题被浏览 12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