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是否普遍讨厌马英九?为什么?

我现在在台湾高雄当交换生,到这里半个月了,感觉台湾人普遍很讨厌马英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到目前为止听到的台湾人评论马英九的都说的是坏话,比如说他很笨啦,光有长相之类的啊。连我的几位老师也这么说,有位老师曾经还是台湾某报社的副总编。
按投票排序 按时间排序

41 个回答

羅闍尼耶混龙腾打扑克去

收起
Kid Qlinli知乎用户 等人赞同
若逢木子冰霜涣
     生我者猴死我雕
ACT 1

1

***************************************************************************************************************
一.

说起马英九,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来,当然是个小角色,叫刘文雄,1954年生,也是外省人,不过是回民,政大毕业,后担任省议员,与宋楚瑜关系好,现担任亲民党副秘书长,是极少数宋的死忠之一(多数前亲民党都因“扁宋会”和08年选举回流国民党)。现在他是反马急先锋,经常上节目放臭屁,也抖了一些秘辛。

但从我的角度看,他是一个在政治上运气很差的人,这两天又要参选基隆市的立法委员。回想当年,如果不是有个叫许财利的人横加阻挠,1997年的基隆市长是他的,现在不知道会在哪里飞黄腾达喽。

1997年,刘文雄43岁,踌躇满志,竞选基隆市长,突然,另一个国民党籍基隆人许财利退党参选,使蓝营分裂,最终双双落选。
2001年,鉴于4年前许财利脱党参选,使蓝军分裂造成民进党当选的事实,刘文雄礼让许,许承诺再只干一届,05年全力辅选刘文雄。于是顺利连任
但是2005年,许又违背承诺,参选连任,起初,许财利的民调排名落后给刘文雄许多。但到了选战后期,刚就任国民党主席不久的马英九,多次前来基隆辅选许财利,以“马利兄弟,共创佳”共称,并在选举当天,不畏外界批评的亲至基隆陪同许财利“投票”。此举让许财利击败对手顺利连任。而许多地方政治人物都认为,马英九对许财利的相挺,对泛蓝选民产生弃保效应,是许财利获胜的关键。



最戏剧性的是,2007年,许财利死在任上,而迅速地,国民党籍基隆市议长张通荣宣布参加补选到底,我们的刘兄于2007年3月11日(许在10日出殡)在基隆的蒋经国铜像前,以不破坏泛蓝团结并保有转圜空间下,宣布以无党籍参与补选。最后当然失败。
而张通荣后又连任一届,干地很差,远见杂志数次评其为最差市长。
也许从刘文雄个人的选举经历上可以发现,马是个刻板的人,或者说是个按部就班的党主席,但依现在刘对马的痛恨,难道仅仅是对他个人的事情吗?当然不是,别忘了,他的主公是宋楚瑜,而马打宋,要从2000年说起。



------------------------------------------------------------------------------------------------------------------------------------------
二.

James-宋搓卢,1942年生,湖南骡子一枚,1994年当选首任也是唯一一任“台湾省主席"。

后因李登辉提拔连战和”冻省“,造成两人关系破裂,而其坚持参加下次“总统”大选,1998被国民党开除党籍,2000年,参选”总统“,本来呼声最高,基本上冻蒜了。
2000选前之夜,宋楚瑜造势晚会:
2000 宋楚瑜造勢晚會.mp4_免费高速下载

后来,国民党用了两招,第一是连战找人搞了个”兴票案“,重挫宋的形象,第二就是在投票前一天派马英九刘兆玄公布民调(马时任台北市长)。这里面有两个问题,第一,根据法律规定,选举前10天不允许公布民调,第二,马当时称,从民调看,宋已出局,现在呈“连扁对决”。投票结果打了无数人的脸。也就是证明那只是份假民调,马英九当众撒谎。

马公布假民调以及随后泛蓝支持者的抗议画面:2000.3.17 馬英九與劉兆玄公布假民调.mp4_免费高速下载
宋30万票饮恨。导演刘家昌是“归国华侨”,铁杆中华民国支持者,当时也听信假话,发声打击宋楚瑜,相信连战会当选。开票当天,他买了一大堆零食,躺在床上,手撑着脑袋,一遍吃着薯片一遍看电视开票节目,开着开着觉得不对劲,待到最后确定阿扁冻蒜时,发现脖子已经动不了了,身体僵住了。不禁大骂:他吗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宋当选呢。

而选完之后,泛蓝支持者发现被耍了,聚集“总统府”和国民党中央党部前抗议,马出面缓和,还被砸了鸡蛋(注意旁边的金溥聪)。随后,居然直接去找李登辉,形同逼宫,从此李对马恨之入骨了。
2000 Taiwan democrazy 台灣 政治 選舉 李登輝 馬英九.mp4_免费高速下载
2000年馬英九遭蛋洗.mp4_免费高速下载
其实那一年马也不年轻,50岁了,被连战,群众驱使,基本本就能看出其并无太大魄力,也并不是什么刚正不阿,最多有点洁癖罢了。
--------------------------------------------------------------------------------------------------------------------------------
三.

时间来到2004年,泛蓝势力整合成功,所谓“连宋和”,那是近二十年内台湾真正的蓝绿对决,至少表面上,双方主力尽出。连宋阵营由马英九担任竞选总干事,王金平担任竞选总部主委,蔡正元,邱毅发言人。一些前政治人物如朱高正先生也在助选,亲历整个事件。

先出场的就是邱毅。

邱原来是学界的人,1994年,帮朱高正参选“台湾省长”,2000年,担任宋楚瑜竞选总部发言人,并当选高雄市立法委员,是泛蓝阵营在高雄的绝对主力。

那是2004年3月19日上午,邱毅接到宋楚瑜的电话,说最新的民调出来了,我们领先7个百分点。连先生也很高兴,下午连先生坐镇北台湾,我们就守住高雄,明天就可以庆功了,并且连先生准备在新政府中重用你和张昭雄(时任亲民党副主席)。怀着愉悦的心情,邱毅到了高雄,准备下午的活动。

但在1点52分,却接到电话,说陈水扁被枪击了,邱大吃一惊,报告台北的连战,连说为避免冲突,下午的活动都停了吧,不过晚上还是要办一个大型的造势晚会。但是到了晚上的全体会议上,马英九坚决主张,晚上的活动一定要停,否则,他就辞去竞选总干事一职。不得已,蓝营整个半天偃旗息鼓,绿营却大大悲情牌,从4点就开始造势,“可怜啊,连。。宋,,勾结中共,往咱A'Bia身上打两枪。”就这样哭到晚上11点。

开票结果,连宋3万票,0.22%差距败北。



3月20日晚,开票结果出来后,众人决定明天上凯道静坐,独独马英九不同意,他要连战打电话恭喜阿扁当选,如果抗争会失去民心的。连战发了火,摔门而去。众人一齐劝马,劝到凌晨3点50,马才勉强同意。
朱高正先生也是当时的亲历者,他10年后上节目,恰逢连战长女深陷内幕交易,众人怀疑马是要对连战“复仇”,于是朱先生说出当时情景:
朱高正讲述2004年大选马英九如何令连战伤心.mp4_免费高速下载

而我们的邱毅,在高雄,他想要报宋知遇之恩,迫使检查院同意封锁票柜。于是,他指挥宣传车,冲撞地检署铁门,从此得一绰号,“冲车大将军”。
2004 邱毅带队冲击高雄地院.mp4_免费高速下载(车顶最前面那个人就是)

而泛蓝阵营也有广泛的抗议活动,除了高雄,最激烈的应该在台北和台中
2004 泛蓝支持者冲击台中地院.mp4_免费高速下载
2004 泛蓝支持者总统府前集会.mp4_免费高速下载

但是,马英九在哪?不但没有出现,而且,在随后蓝营的抗议活动中,作为台北市长,多次下令驱散泛蓝抗议者,
比如,当时,王炳忠作为建中学生,也参与抗议,亲历了这一过程

摘自其微博

319,除了太陽花,乃是2004總統大選前夕,阿扁兩顆子彈操弄選舉11週年。真相至今未明,藍營卻早忘記。那年我高中二年級,和群眾堅守抗爭堡壘,人生第一次站上廣場演說。國民黨起初還和人民一起抗爭,後來美國介入,國民黨撤了,馬英九市長把抗爭的藍營鷹派打散,從此藍營鷹派心死,藍營再無敢戰之士。


319枪击案也彻底改变了邱毅的人生轨迹,他的妻子不堪压力与其离婚,他开始揭发阿扁的贪腐,后来因为04年的事情坐牢,被安排和一个瘾君子关在一起。民进党在随后的地方选举中大败,只保留6个县市(和今天的国民党相同),2年后,国亲再一次合作,马英九顺利下山摘桃子。只给邱毅一个不分区,2012年,邱毅谢绝不分区,转战高雄选立委,败。那个“重用”也迟迟不来,现在只能每日上节目打发时光了。
------------------------------------------------------------------------------------------------------------------------------------------
四.


2008年,在亲民党,新党的全力配合下,马以58%大胜,但是新政府中,却没给其他蓝营人士空间。国亲新人才济济,却给台联的赖幸媛“陆委会”主委,而我们的宋省长,行政院长做不得,刘兆玄做了一年,因为“八八风灾”辞职,好在找到了吴敦义,稳住局面。2012年连任后,安排子弟兵,1969年生的王郁琦担任“陆委会”主委,而他的副手呢,不是别人,正式宋楚瑜的前”侍卫长“,张显耀。


张显耀生于1963年,外省人。警校毕业,后追随国安局两任局长。2000后追随宋楚瑜,每次宋楚瑜要去拜访某人,都是张先去看好了,宋才进来。但其一直赞同”国亲合并“。2006年,支持郝龙斌选台北市长。后重回国民党,2012年后,担任对陆事务高官。

去年,发生所谓”张显耀“事件,具体可参见张显耀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 羅闍尼耶的回答,这是既2013年马整王不成反而砸自己脚的又一例证,一次低级的政治事故,与此一并毁掉的是马得意的所谓两岸成果。张显耀现在在争取台北港湖区立委提名,与邱毅撞在一起,不知这两位曾为马英九做牛做马的”宋家军“,会作何感想?

------------------------------------------------------------------------------------------------------------------------------------------
ACT 2


馬英九的四种身份


1.广东人


2012年,山东省农科院一个退休的研究员逝世了,叫秦灿石。如果不是因为他姐姐叫秦厚修,恐怕没人会太在意。而在几十年前,他姐姐和姐夫也是颠沛流离,一个党国的屁大的小干部。他们在转进过程中,就去了香港,1950年生下马英九。马本人否认名字意为“英属殖民地九龙”。不过这有个好处,就是据说他后来以“侨生”的身份(有加分)轻松考上台大法律系,而两年后阿扁来了,四年后蔡英文也来了,真是政治家的摇篮。

优秀的人物不生男丁似乎是一个普遍的现象,马爸爸混了一辈子只是个中层干部,5个孩子,好歹有一个男丁,马出生时,上头已经是3个姐姐,从小备受呵护,是标准的模范生,而且似乎非常喜欢检具不良现象,如本省囝仔下课讲台语,这不禁让人想起几十年后,任法务部长时全台湾抓贿选,“马青天”从此诞生。

顺风顺水,本科毕业后,服兵役,又是党员,模仿,领到“中山奖学金”临走时不忘向离职的“日本大使”扔了个鸡蛋,这枚鸡蛋在28年后同样打中了自己,不过当时只是脏了大使的座车而已。

在美国,也践行一个优秀党国青年的言行,民进党譬如吕秀莲一直火大的时,当时这些台独青年在美国搞游行,弄大新闻时,总有一双眼睛盯着他们,然后消息发回台湾,黑名单迅速发出—别回来了。

写了篇有关钓鱼岛的论文毕业后,小马在美国迅速找了份工作,又迅速被老爸叫回。几年后,他的学弟,朱高正先生波恩大学法哲学博士毕业后,却因没入党,欲近大学教书而不得。而当时,马鹤凌通过政坛的湖南帮,乔了一个金饭碗—蒋经国英文秘书。

档案需要自己书写,在“出生地”一栏里,赫然写着“广东”。
----------------------------------------------------------------------------------------------------------------------------------------
2.常胜将军


马英九有个特质,他一路上是官僚系统出身的,偏偏非常善于选举,这当时也是因为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与时机。而且口才虽然赶不上阿扁,压这蔡打问题不大。

马VS蔡
1.ECFA 基本是吊打
ECFA辩论.mp4_免费高速下载
2.2012的辩论,马发挥一般,不过“空心菜”表露无遗
12 3 第一场辩论.mp4_免费高速下载

扁和马交手多次了,马占不到什么便宜,可由于选民结构的问题,扁气势上也没有什么优势。
比如1998
1998 陳水扁VS馬英九 台北市長辯論.mp4_免费高速下载

可以看出,马的包袱甩得还不错,加上不如扁那么看起来口齿伶俐,就给人忠厚老实的印象。

1998年那次台北市长选举,马之前说了不下200次不选,最后还是“先生不出奈苍生何"?出来了。坦白讲,我不认为那时候马想要选什么,他刚建立了威望,并且很洁癖的从连战内阁辞职。大好的休整时机,被拉过去首都市长选举,心里恐怕没底,1998年,国民党推北马南吴,看看吴,从报社记者做起,历任市议员-县长-党部主委,此时正寻求二度连任。

但马的脸蛋和清廉的形象使他迅速有了大批支持者和谋士,加上其为国民党籍,党主席政男也只好力挺,加上马淡化省籍牌,说自己是“呷歹丸米,领歹丸罪的新呆湾郎”,而新党衰落,未形成分裂,打下人生第一场选战。


4年后,民进党来了个弱鸡,轻松连任
两年后,虽然我在第一部分讲过,马在2004年老领导连战的选举中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角色,换成别人,基本是政治自杀了,不过因为詹姆斯的犹豫,未能重返国民党,马成了所谓共主,而为了当选,也反对罢免陈水扁,就像二张不会杀死离线的一样,在一种求变的情绪下,纵使谢七力有一万个分身,也回天乏术了。

国民党中央党部内
马英九确定当选的时刻.mp4_免费高速下载
马谢发表讲话,说得多好啊(前一天晚上还张牙舞爪的)
2008選舉結果.mp4_免费高速下载

“等了八年,终于拿回政权,好高兴啊”
322 勝利的淚水 馬支持者:我們等了8年.mp4_免费高速下载
322 馬蕭大勝 支持者開香檳、放燄火.mp4_免费高速下载


4年后,空心菜来挑战,若非老白干得不错,马肯定完蛋,而且美国人发话了,蔡当然要败。

2012 馬英九順利連任.mp4_免费高速下载

所以马英九是个奇迹,他不是民意代表出身,缺乏亲和力,又没有过硬的家庭背景,本身应该是和连战一个类型的,连家选举,4战3败,可马是四战四胜,去年老半山仔欲仿98年之故事,派彘子直取百里侯,可是他姓连不姓马啊。
-------------------------------------------------------------------------------------------------------------------------------------------
3.不粘锅&水母


有人说,马很清廉,只是无能。且不说对于高层领导,无能足够滚蛋了。况且大领导一定有一套班子,亲信,他们是否清廉呢?

马有好几个著名的绰号,比如“不粘锅”,比如水母。前者多年来是褒义,后者相反。可是仔细想想,不粘锅才是大恶。

前面说到,马不是从基层选举上来的民意代表,也不是背景深厚的政二代,若非有人提携,怎能到此高位。那么,为政的伦理就是对提携的前辈要尊重,要给台阶,这是任何政治制度的共识。同样,对于下属,要给鼓励,严格要求,遭到攻击要做母鸡给予保护。

马所谓“不粘锅”的本质就是他可以保持自身的清廉,他的一生备受呵护,尤其是党国体制下享尽资源,有一个老婆,两个女儿,和阿扁等人一样,在男女问题上没有瑕疵。可是,这不够,要论清廉,他不如吴敦义,白先生敢拍胸脯保证“从政以来我的团队从未贪赃枉法之事”,搞得民进党只能炒作其“儿子随扈打死人”“吴去香港给儿算命”之类的冷饭。马敢吗?而面对他认为的所谓“脏东西”,选择的是逃遁,面对下属的贪腐,如林益世、赖素如,迅速切割,当下属成为其“改革”意志的执行者陷入泥淖时,直接牺牲掉,换得自己一身正气,一尘不染。
1997馬英九請辭:面對強大民意壓力 不能閉眼混下去.mp4_免费高速下载
这也叫“政治洁癖”,这种洁癖产生的另一个现象就是马任用部下从来都是“镜子里找人”,找的都是形象好,学历高,政治污点少的。政治污点少意味着没有政治斗争经验,尤其在选举政治下,任何斗士都是满身血污,有敌人的,也有自己的,所谓“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关于马任期的事情,解释到这足矣,你可以套用到任何事件上。展开说太累了。
-------------------------------------------------------------------------------------------------------------------------------------
4.充满外省人原罪感的美国人


记得08年马冻蒜时,大陆的一些老傻逼们也是欣喜若狂,纷纷以各种形式要求马英九“光复大陆,复兴民国”,知道今天,一些人仍然用相同的思路面对马的出糗,马嘴里挂着“改革”超过20年了,石头都该开窍了,难道“改革中遇到的问题要用继续深化改革”解决吗?

就像我在如何客观评价李登辉? - 羅闍尼耶的回答说的,马是美国人,美国人怎么会“倾中卖台”吗?所以,台湾一些人看问题,大原则就错了,只不过阿共是万能的箩筐,什么怨气都往里装。

“原罪感”是个绝妙的词汇,配上“乡愿的圣人”,这酸爽难以置信。马就是如此。我们坦白讲戒严时代A‘Káu 没作什么恶。在这之前的二二八,更成为绝佳的人血馒头,刚烈的绿民却让开第一枪的彭孟缉高寿善终,更不乏辜宽敏等皇民从中投靠,真是善恶非有报。

马英九没有“原罪”却有“原罪感”。他并不了解自己不是个人身份而是作为国民党高官究竟有什么包袱需要努力卸下,换句话说,他内心里并不了解或认为蒋氏集团来台湾这几十年到底做错了什么。而作为外省人的他再日后把刀杀向了忠心为国的外省精英。

所以可以看到他当了市长后每年都去参加"二二八“纪念活动,被吐口水,被陈水扁当众羞辱
阿扁錯了嗎.mp4_免费高速下载,私底下却对朋友说”二二八发生的时候我还没出生,为什么要为它负责?“执政以来,蓝营人才济济,却把很多关键职缺给了并不最适任的绿营人士。想作“全民总统”,最后只老得“蓝骂绿更骂。”

08年选举的时候,绿卡的问题闹得沸沸扬扬,至今莫衷一是,可马全家,只剩他俩不是美国人。维基解密的电文也显示了其“亲美友日和中”的事实,买武器话的钱也超过阿扁了,这其实也是台湾的缩影,请看蔡英文最近的放话,决心抱紧美国的大腿,我相信,第二个马英九会顺利冻蒜,等着看吧。

大道不行也,私欲横流,乡愿当道,贤能隐退,凡事无是无非,无可无不可,真遇到什么事情,托一阵子再说。这是朱高正先生90年代对台湾进入衰世的预言,2007年,他登报反对马酸宗痛,称“当选将会是台湾的灾难。”这只是一家之言。

马可能会是一个好演员,好幕僚,好部长,好长跑教练。我码了这么多字,充其量只能是“前传”,和阿扁一样,人生依然在继续。不过我得说,对马英九,蔡瑛艽了解越多,我越喜欢阿扁,伊係金价ㄟ歹丸郎。 显示全部

栗沅Investigator

收起
麦唛知乎用户、HAN HAN 等人赞同
为什么马英九被叫做水母
因为他
软,一遇反弹就撤。证所税不是坏税,是可以起到平抑股市投机的好税,大利益体一反弹,他跑得比谁都快,刘忆如被牺牲了
无脑,端出的政策连自己的拥趸都杀,公教基金案分分秒都在杀自己的票仓
有毒,甘比亚总统悍然断交然后就脑瘤了……

其实最好的例子就是关说案。马英九能把一个可以大快人心的事情搞得人神共愤也真是佩服之至。马英九是一个没有政治朋友的人,王金平是一个没有政治敌人的人,一个没有政治朋友的人站在道德高地打一个没有政治敌人的人竟然最后被打翻在地,被打到自己要去高检署报道,充分反映了他软,无脑,有毒的水母个性,这样的总统,有人爱才怪了。

CrazyDYBIT车辆工程硕士在读

收起

在台湾打车的时候,的士司机好像都挺喜欢聊政治(也可能是想跟大陆人聊聊),因为基本都会问问我对马英九的看法。本着两岸和谐的精神,每次都是能夸一下就夸一下。司机也都没说什么。
直到有一次,我说完了想听听司机的看法。那司机就说了两个字:“无能。”

皮小只游戏发掘者

收起
折原音David Ma知乎用户 等人赞同

让我们用事实说话。

-------------------------------------------

1、


在学费调涨问题上,马英九说:[涨久了!就习惯了!]


在勘灾时,马英九说:「灾民的表情很cynical(愤世嫉俗之意)」


谈到经济指标时,马说:「633让我当两任就可以达成」


面对三聚氰胺造成国人不敢食用进口乳制品,马说:「我们本地的酪农,好像也发了一笔小财,这倒是我感到很高兴的]


探视[立即上工方案]的人员,询问对方失业多久,对方回答一个月,马说:「才一个月,那你很幸运」


八八风灾,灾民父亲失踪,心痛呼喊为什么要见总统变得那么难?马回应:「我这不是来看你了吗?」、「我父亲也死了,我能感同身受」


探视险遭土石流活埋的小女孩,马说:「你可以闭气两分钟,真不简单!」「这次台风的灾害,让很多人都『得到教训』」


接受外媒采访用英文回答:「就是因为灾民没有了解这次风灾的严重性,才会没有撤离。」(短暂的采访,竟然使用多达六次的they,来强调是灾民的疏忽)


赴阿里山堪灾,面对灾民陈情打断讲话,马说:「等我说完再救」


赴校园座谈学生问:「泡面涨价怎么办?」马说,泡面原料是面粉,财政部已透过降低关税让涨价趋缓,但无法冻涨,他鼓励年轻人少吃汉堡多吃米,让全台5600公顷农地复耕。


香蕉价格惨跌,有屏东的蕉农反映香蕉盛产价格低迷,日子快过不下去,马英九响应表示,这种事怎么不早一点讲,早点讲的话,可以外销到中国,一年外销二、三百公吨,连屏东香蕉都不够卖。


八八风灾满两周年,重建速度缓慢。马英九夜宿屏东县玛家乡灾区礼纳里部落永久屋,和居民一起晨跑时,指永久屋住起来很凉爽舒适,「感觉像在普罗旺斯」。此语一出,有些灾民听了不舒服,更引发网友及绿营挞伐:与「何不食肉糜?」的晋惠帝有何两样?


赴宜兰三星葱田勘灾,马英九拔起枯黄的青葱闻一闻说:「香啊!」一旁葱农则满脸疑惑说,即将腐败的葱,应该有臭味才是。


以上是马英九的一些荒腔走板的言论。其实,不仅他个人,其率领的执政团队!也是常常说话荒腔走板。比如:


其内阁前行政院长刘兆玄:「马上就好,应该改成:马上渐渐好」、「有绿卡才有国际观」、「放弃绿卡来当官,是一种牺牲」


其内阁前卫生署长林芳郁:万一肠病毒疫情没获控制,「我们就要祈祷了」


其内阁前行政院副院长邱正雄:中南部豪雨成灾,「水灾不严重。」救灾不力,响应记者问题:「讲一句不好意思的话,我上午到现在都还没有吃过东西,早餐也还没有吃耶。」


其前经济部长尹启铭:「马上好是一句竞选口号。」对于媒体询问茂德是否会停工?「明天是情人节,是蛮好的时光。]事前接获中油员工呛声「有人需要舞台就给他们舞台」、「股票上两万点,只是一句玩笑话。」


其财政部长李述德:「股民自杀是个人问题」、「钱是你的,你自己要做一个比较睿智的抉择」、「股票跌110点是小跌」


其前国防部长陈肇敏:面对立委质询国军吃不玩的剩菜如何处理?「厨余,能够给贫困的同胞来享用。」外界质疑救灾怠乎职守,其说:「本人是台湾人,台湾是我的故乡,我的乡亲有难,我能够不全力来救灾吗?」


其人事行政局长陈清秀:绿卡风波,「如果能延揽各国人才来台湾协助治理国家也是好事。」举办活动遭批,却回应「在此神鬼交战的时刻,要扮演神的角色,降伏走向黑暗的魔鬼。」公务人员财产申报就像是「衣服被脱光光一样」


其前卫生署长叶金川:「即使是「毒」油条,起码要一次吃175根才会有事。」和信医院副院长谢炎尧(叶金川的老师)投书《苹果日报》,批评卫生署新流感防疫过程草率。叶金川说:「要批评的人多的是,还不只他(谢炎尧)一人,还轮不到他。」新流感侵袭台湾,却坚持跟马英九出访,还说:「我出卖台湾?那陈菊也是出卖台湾,她还是跑到大陆,我是去日内瓦推销台湾。」


其前行政院秘书长薛香川:「神仙来做不会比较好。」八八风灾时去福华饭店用餐,CALL OUT至TVBS《2100》说:「父亲节耶~父亲节耶~我们吃完马上走耶,拜~托!」、「父亲节去外面吃个饭,过分吗?」、「我8月8号当天,自己开车去行政院办公!」


其前经建会主委陈添枝:「未来经济要成长,似乎不太可能」


其总统府发言人王郁琦:「马总统过去在钓鱼台事情上是热血青年,现在仍是热血中年」


其农委会副主委黄有才:无风也无雨菜价却高涨,「狂涨的包心白菜并非一般常吃的菜种。」响应农民抱怨收入太低时,说出:「农民一天工作才一个多小时,怎么跟劳工一天工作八小时比?」


其交通部长毛治国:「无薪假族可以好好玩台湾。」后丰断桥事件「我只接手四个月,桥梁要垮不会在四个月垮掉」

其环保署长沈世宏:猫缆没有环评,「事后看来是不对」「但在当时是合法。」潮寮毒气事件爆发月余,毒气原因竟说:「是因为潮寮国中新任校长嗅觉敏感度很好」


其前法务部长王清峰:表示台中监狱春节活动办得相当好,应该到外面办,让所有监所收容人参加,「就算受刑人都因此跑掉都没关系」、「跟检查总长抱抱就可以假释」


其劳委会主委王如玄: 立委质询失业问题,「现阶段我们失业周期只有26.1周。」大专生月领2万2,王如玄:嫌两万太少,不少了,要是没有22k方案,「这些人一毛都没有。」


其前行政院长吴敦义关于国光石化开发,对影响国宝白海豚生存环境,与出惊人表示:「既然(白海豚)在台中港都可以转弯了,白海豚自然有牠生存、游水的路径,牠也会转弯的。」春节塞车拿不出解决对策,竟回答媒体:「大家都赶在尖峰时段上路,要不塞车根本办不到,反正过年嘛,堵车的时候,不妨摇下车窗跟隔壁人拜年。」出席「创造就业贡献奖」表扬活动,表示:「无薪假这个创新理念应该得诺贝尔奖!」立法院施政总执询中,询问行政院长吴敦义糖和面粉涨价的问题,吴敦义表示,民众可以自己选择,减少糖用量,或多吃米饭,改变饮食习惯。


最后,再重点说一说文化部长龙应台。龙应台在大陆得到相当的推崇,我身边的青年学子们,常捧有一本《大江大海1949》,且以此为荣。殊不知,历史学家、作家李敖曾就此书写有《大江大海骗了你》,对龙应台的带有主观色彩且刻意忽略历史事实的写作手法提出严厉批评(龙应台是国民党军官的后代)。


龙应台在台湾享有“龙太后、龙仙女”等讽刺意味的外号,起因于龙部长喜欢端架子、讲排场、好空谈、爱享受。为了文化部迁移新北市,她坚持在台北市另租办公室。但消息传出后,在江宜桦大表不然下,遂改口所租的只是一个“联络点”。针对甘比亚断交事件的失言,笑称外交部失火了,其它部门可以喘口气。


业内人士批龙为“论坛部长”。易言之,龙应台其实是个只会“坐而言”,喜欢开会的部长,独独不是一个能够“起而行”的部长。


2、结论


马英九的执政满意度低,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出来的。

民众的素质决定了民主的素质。人民讨厌自己高票选出来的领导人,又能怪谁呢?

(文中部分内容引自网络)

显示全部
收起

匿名用户

知乎用户 赞同
报纸上看到一句话,说台湾人讲“马英九没有朋友,王金平没有敌人”
现在一个没有朋友的人把一个没有敌人的人给得罪了。。。名声能好嘛

Snorri隨便聊聊

收起
胡说几句。

媒体民主政治的特色。经济不景气时,现任政府和领导往往在媒体和反对党的操纵下成为平民的出气袋,把所有问题都往执政党和政府上引导。只有当平民得利的时候,才不会骂政府。平民得不到利益,骂政府就是理所当然的发泄手段。
写这个答案是想澄清一下美国总统的历史评价。一般来说美国总统卸任时评价最低,大家迫不及待想换一个新总统。但是这评价随着时间流逝,往往有上升的趋势。因为一方面旧日时光总是很美,另一方面目前这个新总统似乎更差。

比如CNN2013年11月刚刚做的民调(CNN Poll: JFK tops presidential rankings for last 50 years),过去五十年的总统里面,J.F.肯尼迪支持率高达90%排名第一。今年是肯尼迪被刺50周年,很有点悲壮色彩。第二是里根,支持率78%。里根带领美国走出经济困境,打赢了冷战,是保守派心中永远的总统。第三比尔克林顿,支持率74%。克林顿口才极好,头脑非常聪明,身为民主党实施了小政府的政策。他在任时美国经济向好,政府预算实现盈余,卸任后仍然在政坛发挥影响力。民主党这几年青黄不接后继乏人,克林顿和他老婆依然是最大的大佬。尼克松因水门事件支持率仅仅31%排名垫底。小布什42%倒数第二。其他总统均超过50%。盖洛普的长期民调显示,即使是小布什的支持率在他卸任之后也慢慢回升(gallup.com/poll/163022/

所以美国总统没有好名声这看法是站不住脚的。更远一点的杰出总统如华盛顿,杰弗逊,林肯,美国人确实是当作英雄来看待的。

民主制度对政治家来说,确实是束手束脚。但一个杰出的政治家能够在民主的框架下达成崇高的目标。所谓人无完人,没有人从来不犯任何错误,也许是美国的基督教传统使民众更明白这个道理。

(声明:本人不信教)

RyomaLibertarian, super conservative.

收起
一直对台湾的政治、文化比较感兴趣,在此说说我的浅见:
1.台湾的政治民粹化倾向一直比较重,选民对于政治人物的评价夹杂了很多的个人情感和道德判断,党见之争远远大于政见之争。之前的王金平和马英九冲突听听帮两边站台的人的言论,感觉KMT还是那个充满江湖哥们义气的同盟会,马英九竟然为了关说这样“无关痛痒”的小事破坏党内团结真是不够义气,当然DPP也没好到哪去。
2.也许是受到儒家文化影响,两岸都期待圣人出黄河清,但实际上民主政治中尤其是总统制较内阁制总统虽然已拥有很大的权限,马英九无甚大功固然有自身能力的问题,但亦有权利处处受到法律制约和在野党的限制。
3.台湾由于地理和人口限制想要持续发展经济必须要走出去,这个走出去很关键的一步就是来大陆,大陆低廉的人工和巨大的市场无疑对台湾有巨大吸引力,但是两岸多年的隔阂和对峙以及目前失衡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对比让马英九进退维谷。走太近马英九是卖台求荣的“台奸”,离太远马英九拼经济无能,再加上台湾作为第一岛链对美国来说关系重大,在两个鸡蛋上跳舞的事情可没想象的那么轻松。
4.至于说马英九除了帅一无是处的,如果08年是苏贞昌、谢长廷当选的话各位是否要评价呢?
喝多了,不吐不快,来写一点自己的经历和体会吧。

写之前没看其它的答案。

我记得我来香港上大学之前,是同龄人眼里不折不扣的愤青。
高中的时候每期南方周末必买,花上一个下午的时间从头到尾读上一个遍。
然后愤然的跟周围的同学讲:这个政策怎么怎么样,这些制度怎么怎么样,这些为父母官的怎么怎么样,真是令人气愤。
最深刻的是高铁出事的那一次,气愤的在网上码了一晚上的文字。谴责改革开放后物欲横流但精神文明发展没有跟上却严重脱节,这个社会里面一切的一切都争抢着快快快再快一些。
相应的,我的作文总是难以及格,因为我总是把这些情绪带到自己的生活学习里面。
记得有一次上语文课,不记得是什么原因开始和语文老师开始争吵,好像还是作文的问题吧。谈到现在的教育制度,我举了熊猫烧香作者李俊的例子,说他空有一身的本事,结果就是差着一张文凭,被几大反病毒公司拒之门外,不得以为了生活被逼走上“制毒”“贩毒”的日子。说完之后一个人径直站在座位上哭了起来,难以抑制的哭了起来。把语文老师弄的也不知所措了。

当时也是各种鸡汤的喝呀,
看人家美国怎么怎么样
看人家的制度怎么怎么样
看人家的反腐力度怎么怎么样。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非常讨厌,或者说非常的怨恨那些无能却霸着位置的官员,以及一个个充满关系,做不到能者上的臃肿机构。仿佛这个国家一切的恶与罪都是他们造成的。

当时在网上看到各种转载外媒的文章,说中国这个怎么怎么没人权,那个怎么怎么污染言重,还有什么什么为非作歹的利益集团,以及在贫困线下怎么样怎么样的生活。看起来真是揪心。

这算是我来香港读书之前的第一个阶段吧。


后来我出來了。
来到一个不同体制下的城市。

以及,真正的翻了墙。

我还是想说一下“真正的翻了墙”。

经常有人问:唉你翻墙都看什么呀?
没什么特意要看的,没什么故意去看的。
现在的我即便是在香港也会挂上美国的VPN,因为谷歌服务在美国外面被阉割的太厉害了。我挂上VPN自然是为了该干什么就能干什么,在大陆的话可以说是为了想查邮件的时候能顺利的查收Gmail,想跟朋友分享的时候能上G+和FB。
我反对GFW只因互联网本应该是自由的。

那我之前都看什么呀?
看新闻。各种揭露中国负面形象的新闻。

那什么叫真正的翻了墙呢?
视野宽了。
之前只看新闻,可后来FB上加了香港和台湾的朋友,G+上加了美国和欧洲的朋友。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看到了他们的生活

这更大的世界给了我两个棒槌:
  • 其实世界上没那么多人都关心着你的国家、你的政府。
  • 世界虽然很大,但社会是有共性的。哪里的人和人都差不多。

我本以为出來后就像看到不同的外媒一起在揭露中国阴暗面一样,我会见到的很多的香港人、台湾人、美国人,都会跟我一起谈论TG哪里哪里做的不好、中国哪里哪里非常阴暗,但实际上,who tama care 你的国家,你的政府。

实际上,
FB上看香港的同学平日都不大谈政治都都是放些吃吃喝喝的照片,唯一激进的时候要么是在和学校抗议宿舍问题或者言论自由的问题,要么是倒梁倒港府的游行了。反TG?喔我们有档期的,每年的7月1日或者6月4日会有反TG的游行。

FB上有几个非常激进的台湾同学,没隔着一两天总会转发一些台湾那面反对马英九的文章,冷嘲热讽地评论一番,尤其是台湾要修核电站的那一阵。那语气那内容不亚于国内网民对TG的冷嘲热讽。

他们讨厌马英九,就像当时我讨厌TG一样。

G+上有个美国的汉子和一个土耳其的妹子。
美国的汉子整天转发一些揭露美国负面的图片,印象最深的一个是禁枪和反对ji暴力,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配图是警察大庭广众之下用手铐铐上一个十岁的孩子带上警车并未遮挡十岁孩童的相貌。另一个是政府以国土安全为借口侵犯公民隐私。印象深刻的有一张美国国旗的照片,旗杆上有一个摄像头指着地面上的人群,图片的标题叫做“Freedom”(原题目就是有引号的),下面的评论都是对监控探头的冷嘲热讽。 反对公共地区安放太多摄像头侵犯公民隐私。We don't need more cameras pointed at citizens. We need more cameras pointed at politicians. 有没有觉得这句话放在哪个国家都成立?

前几个月土耳其暴乱的时候,土耳其的妹子整天在G+上转发血腥的图片和视频。很多都是偷拍到的警察虐打被逮捕的游行者的视频。大声疾呼地号召人们参与游行抵制警察的暴力执法,严惩政府暴力的施暴者。


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世界虽然很大,但都是相似的。
台湾很自由,但台湾人也和我们一样会说领导人无能的坏话。
美国很民主,但美国人也和我们一样会指责政府哪里做的不对不好。


所以,
“到目前为止听到的台湾人评论马英九的都说的是坏话”,
其实就好比你生活里也会听或者说一些TG的坏话。


为什么要说?
因为有不足,要改,要提高,生活要变得更好。

他们跟我们一样,你用讨厌这个词可以解释,但实际上,大家的想法是:用责骂来让执政者认识到问题的所在,进而去改正,谁都是想要一个更好的社会、更好的执政党、更好的政策与制度。



你要说我现在为什么不那么责怪TG了,说三点刚好挂在嘴边上的吧,这也是五毛用来洗白最常说的话。

第一因为中国真的太大了。国家不是一个城市也不是一个省份。不管是改变什么根深蒂固的东西都需要时间,美国对枪支的规范管理不也是一直遇到很多阻力么。

来香港之前从没意识到这点,但慢慢的,香港的城邦文化告诉我:我靠中国怎么这么大。一个改革要从中央往一个省一个省的推,每个省要往市里面推,市里面要往县里面推,县里面要往乡里面推,乡里面要往镇里面推,镇里面要往村里面推。

可真的中间所有负责的人和机构都能严格地执行和传达么?

我住在某个三线小城,家里的公务员亲戚总是吐槽:中央说了不让乱收费不让乱收费,跟县里面强调了多少次了县里面还特么继续乱收钱,被人举报到省里去了,最后又怪到我们市级责任单位头上了。明天还要去做检查,真特么烦。

公务员多,机构臃肿,可更让人发指的是人对于利益的追求心。


第二因为没那么多有志之士愿意下基层。中国需要很多高素质的基层干部但没人愿意去做,大家的想法都是往高处爬、往高处走。

还是上面都例子。
假设中间所有都环节没人有私心,没人传错意思。
但最后村官一句:这特么都是什么什么呀,缓解农民负担,按着这个这个这个指标补贴,这么多数字都特么什么呀根本看不懂算不清。天高皇帝远,全中国那么多村子反正也不能都管不到,我每户随便给一点钱就行了吧。

我住在某个三线小城,有个家住县里的同学家里做生意,不愿意把企业注册在县里、要注册在市里,因为县里税务局退税的时候明着告诉你:贿赂我两万吧。市里没有,说给就给,正规的多。


说了上面两点其实说想强调第三点:政府和人民是分不开的,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当大部分人满肚子都是贪婪、关系、以及张嘴闭嘴充满着自负和对他人的蔑视,这个国家不会好起来。该要什么样的精神面貌,那么参考许志勇老师提出来的新公民精神吧。 显示全部
-
一、

台灣的政治人物,下台一鞠躬了,歷來,沒一個能有好名聲,最多只是冷暖有別。

蔣介石的銅像被拆得一乾二淨,蔣經國被人嫌到臭頭。
(中間還有一個總統叫「嚴家淦」,估計聽過的人,記得他的人,沒幾個。)
而那李登輝,多灰頭土臉?竟落得被國民黨開除黨籍的下場,
陳水扁一判刑,也被民進黨開除黨籍,現在還蹲在牢里呢,估計得一輩子終老獄中。

馬英九的日子,當然也好過不到哪去,所謂黨同伐異,他是連國民黨自家人都給他穿小鞋。
說實話,他若下台之後,不被人挖根究底,還能一路平安到老,能保留黨籍,就已是佛祖保佑了。

政客到了頂峰,就要走下坡。這是民主的常態。

二、

可以平行對比近代的美國總統,哪一個不是被厭惡嫌恨到無以復加。

聲名最好的雷根,2008年後也被全盤否定,整個美國金融危機的種子,就是此君種下。更不要說兩任布希,小布希打了一場莫名其妙的美伊戰爭,敗德至極。花生農夫卡特是個小鼻小眼,柯林頓,史上少數被國會彈劾的傢伙,理由竟是在辦公室和助理口交,而且在司法官詢問時,狡辯說謊,尼克森有可恥的水門案,艾森豪則是開打越戰,讓美國國力大弱,(更不要說無力解決的詹森了,迄今默默無聞,少人懷念。)。連打贏二戰的杜魯門都灰頭土臉,爭取連任不得,競選大敗,夾尾而回,包括甘乃迪,最愛被美國史學家挖墳的人物,再無其它……。

哪一個,有好聲名可以傳世?

要說馬英九被討厭,怪不得別人,他實在是「大錯沒有,大功亦無」,溫湯水型的陽春麵總統。
不鹹不淡,不酸不辣,叫人吃了幾年,膩味到死,見之就想摔碗。

三、

在我眼中,馬英九被討厭,除了上述幾點「他自身因素」導致之外,
更重要的,政客的保質期實在太短,短到不會叫人珍惜,這才是常理。

把一個政客捧來膜拜,歌功頌德,老百姓見了,巴不得上去磕三個響頭的,那才是有病的社會。

「偉大的領袖呀…雞雞歪歪」,台灣社會發展,早過了那個愚蠢至極的奴才時代。

馬英九被嫌惡,在我眼中,太是一樁正確的事。

要是真心珍惜民主,就要「棄政治人物,如蔽屣」。
把馬英九當一雙爛拖鞋一樣,扔在歷史的垃圾堆中。

幹得好來,任期到了,也要下台,何況他幹的不咋樣。
一定趕他下台,絕不給他戀棧的機會。

四、

扯了半天,還不信我所言?

不看台灣,看看韓國吧,那些卸任的總統,幾個享美名善終的?
更好的例子,還有二戰結束,戴高樂、丘吉爾等一干國家英雄,全被國民給轟下政治舞台。

只因,那才是真正的民主。

而這些偉大的(或不偉大的)歷史人物們,共同守護的,正是「被自己國民拋棄」的權利

可惜現在有太多的人,永遠想不明白,你說尋常道理呢,他只以為你在秀優越,真是腦子進水。
馬英九,可以比得過丘吉爾不?可以搆得上戴高樂不?能比得上蔣經國?蔣介石不?
活該他被罵,換誰來作總統,其實都一樣。

民主制度,執政者不挨罵,就沒天理了。

- 显示全部
收起

匿名用户

一個台灣人眼中的馬英九

現在台灣社會最廉價的事物就是罵馬英久,彷彿任何事只要不滿意,似乎都是馬英久的錯,都是馬英九無能,但一直以來我覺得馬英久是一個肯嚴以律己的領導人,即使他的政績沒有讓全體台灣人民都滿意,但是整個台灣一直以來的爛攤子,包括核四與經濟鎖國等這些非常敏感,也沒有人敢碰的事情,至少他願意一間扛下來做,光這點就讓我感到尊敬,馬英九大可不去正視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但他願意去做,這點讓我很感激

我沒有任何政黨傾向,也從不參加任何政黨活動,作為一個土身土長的台灣人,我很驕傲也很欣慰終於選出一個馬英久來當領導人(即使我也罵過他)我想人世間的事情,很多事,當下是看不清楚的,但是過了二十年五十年以後再來看,是非功過一切都很清楚了,我相信那時候,台灣人會緬懷馬英久,並感激今日他不計個人毀譽為台灣付出的一切

我想,唯有好家風才能教養出像馬英九這般正直、勇敢、清廉的兒子,能夠不計個人毀譽,一心為了台灣的民主自由與兩岸和平而努力,馬媽媽實為母儀典範,今天在電視上聽到馬媽媽仙逝的消息,看到電視中的馬英九悲傷神情,我的覺得很難過(這也是我在此打字的原因)在母親節前夕遭逢母喪,馬英九心中悲痛傷感可想而知,願他節哀

希望公義與正道能行於台灣,天佑台灣

Bread Grains三流地产私募狗/二流hk IPO绿斯/资深鸡肉…

收起

看到太多“揚台抑陸”的答案了。這裡潑一些冷水。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大陸的經濟飛躍式增長的時候台灣的經濟卻數年停滯不前?很多台灣人似乎還難以接受原來窮困潦倒的大陸突然追了上來這一事實。綠營幾乎於洗刷自己自卑的逢中必反,全然不顧民眾只利益。這樣的確“很民主”,可民主到底是民眾利益為先,還是作秀般的吵吵鬧鬧?立法院的吵鬧充分的顯示了民主,可是在反對兩岸服貿協議的理由裡,除了“這是和對岸簽署的”,還有任何站的住的理由嗎?
民主沒有錯,可是民主的效率有高有低。希望台灣人可以在享受民主的同時多一些反思。為什麼大陸的年輕人了解台灣的很多方面,而台灣的年輕人腦海中的大陸卻還是毛時代?鴉片戰爭之前英國人將清政府了解的一清二楚,而清政府依然作者“天朝上國”的美夢。
一個政府的胸懷決定一個國家的氣度,切莫島國思維固步自封。
以上

楼主,高雄台南都是绿营的大本营,马英九是蓝营领袖,绿营的人当然不会说他好话了啊

江中月客观主义者,小政府主义者,无神论者,趋…

收起
马英九的绰号是“不沾锅”,你说好得到哪里去?
再说,公仆不就是骂的吗?
说点偏题的

第一,题主是在高雄,高雄是民进党的阵营,政治立场深绿,国民党的主席无论做什么都不会让大多数高雄人民满意

第二,台湾人民不认可领导人已经成为一种惯例了,进行民主选举以来,所有的台湾领导人无一例外的走入支持率越来越低的模式中来

第三,台湾的蓝绿媒体之间互喷是超级没有节操的,基本立场就是对方做什么都是错的,很多时候自己拿出来的论据都是可笑的地步,政治家、媒体人也不傻,他们自己内心估计也不信,立场、利益使然,而一旦己方阵营做了一样的事情,会再用无数可笑论据洗地

第四,台媒和港媒都有一种倾向,就是过于激进的批评,仿佛不批评就不能显示出媒体的节操,媒体的傲骨似乎只有靠骂政府才能体现,我不是说政府不能骂,我也讨厌一味当政府喉舌的媒体,政府当然应该被评论、被批评,但是为骂而骂的媒体并不会起到很多积极作用,并且很容易把民众的情绪引向负面

第五,我觉得大部分台湾人根本没意识到台湾多年来经济发展的停滞状态其实只是大趋势使然,根本不是领导人能力不够,没有什么经济体能一直高速的发展,现在的台湾只是从高速发展期回归正常而已,但是台湾民众的胃口被吊的太高了,领导人支持率低说白了就是领导人执政效果和民众期望之间差异过大,可是换了多少位领导人都这样,到底是选举制度的问题,还是民众期望过高的问题,还是领导人自身问题?好歹不同党派、不同风格的领导人都执政过了,毕竟这些被选出的领导人也是台湾社会的精英了。举个或许不太恰当的例子:天天要求中国男足世界杯进16强、8强,进不去就骂教练、换教练,这是教练的问题么?

最后,那些骂人党、键盘党们?你们无论骂英九还是骂英文当然没问题,不过为了台湾社会好,要不你们告诉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或者告诉一下大家应该选谁当领导人?

潜贽不端内向忘大不懂剧透,主观相信不可知论

收起
所以说,人的思维带有很强的局限性

Zai Lทุกสิ่งเป…

收起
Y前辈总结得很好,台湾领导人一直是众矢之的。
说来好笑,马先生在台湾有雅号曰“水母”。亲民进党的媒体经常批评他是书生执政。以绿营以往的风格,这已经是比较客观的描述了,既不褒也难称贬,还有些可爱的意味。马时代的幕僚集体过渡到现在,人员基本都自欧美名校修成归来,再不济也是台大一流。但学者并非即好官,古今中外莫衷一是。台湾也不例外。
有几个例子,大家看一看,也许就明白为什么台湾人不爱马英九和他的小伙伴们了。
仅就民生议题而言,经济乃重中之重,台湾行政院经济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管中闵老师(真的是老师)长年就学育人总没有离开校园和研究院,零八年刚刚调到总统府财经咨询小组,去年突然被提拔为经委会座首,12月初就爆发“取消年终奖”事件,连蓝营都群情激愤,百姓怨声载道。除了对管的口诛笔伐,社会矛头更指向马团队的选贤无能。管君大概在象牙塔里窝太久,抗压水平不敢恭维,记者稍施话术,管便扬言闹“我都要自杀”,“气得要撞墙”。这倒颇让人想起零九年莫拉克风暴袭台,马英九面对灾民跪拦哭诉,竟不耐烦地回答“你不是见到我了吗?”并倒霉地被全程录影。公众人物说错话在所难免,但马零七年大选期间到原住民部落拉票,放话“我把你当人看,我教育你,你的基因没问题,我给你机会,你要按照我的游戏规则走!”听之胆寒,引起全台热议。谢长廷指责他种族歧视观念败露,还有不少人赞同。
然后是政治。所谓”书生执政”论点倒非空穴来风。马和经济大臣、资政陈冲不同;和擅长演说、气压华山的陈菊也不一样,和他恨之入骨、拖他卷进最近沸沸扬扬的“窃听”(被比喻为台湾版水门案)弊案的白派领袖、立委专业户王金平更不能相提并论。这三位虽然经历互异,但都是大刀阔斧、雷厉风行的人物。誓在自己领域里做老大,很是枭雄模样。马先生呢,用亦步亦趋形容十分贴切,台陆商贸是历史所趋,即使小英胜任总统,她也不会阻断两岸物流,但是如何做才能不让岛内发出“向ZNH当局阿谀谄媚”的声音,就待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而马先生推出相关政策基本是在外界分析ZNH决议之后,似此节奏,怎不令人遐想。所以国民党某几元老都不高兴,咒骂小马意图寻求“历史定位”,弃人民于不顾,blablabla...
马的支持率在上月跌至谷底,创了历史新低11%。估计就是前面多种原因一齐作用的结果。
PS,在任何一个国家做领导人都辛苦,但聪明的让人知道他辛苦,头脑运转不利、缺乏审时度势能力的就会被念“活该”,也是可怜。

骑着川崎碾压你地产营销总。川崎爱好者。发愿互联网$_$

收起

本想写一篇长文反对yolfilm说话不严谨的的。作罢!

只想说太极端和主观。

民主就是如此,有大量的负面评价和攻击,也有一堆的支持者。

正因为有反对派,有多样性立场的媒体,再加上人(无论是评价者还是被评价者)是复杂的,所以评价是多角度的。

而不是一句简单粗暴可怕的“没有一个好名声”、“哪一个都是被厌恶到无以复加”就可以覆盖的。

还有一点,答主是长期在海外么?不是的话,你能确定在大陆看到的不是有筛选的么?你不觉得大陆的媒体都喜欢把国外的常态性的批评作为总体性来描述么?

不到一百年前,科学界还以为,自己观察到的银河系就是整个宇宙。

要知道,后来发现,还有上千亿个河外星系。

是什么支撑了你轻易说“没有一个”、“无一”这些这么绝对的词呢?

王常安工作了,更加孤独了,而要去学会欣赏这种…

收起
因为他们可以。

Liu JerryTaiwanese

收起
知乎用户、Bob Zhu 赞同
我肯定的給你答案,會!!!因為做的超爛的

年輕人都找不到工作,大家都在往別的國家逃
649 人关注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