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与香港民众有什么矛盾?

按票数排序 按时间排序

155 个回答

林松阴一枚人人搬运工。

收起
默默、匿名用户、贺涛 等人赞同
折叠的答案全部是对香港颇有怨言的,没被折叠的几乎是对大陆颇有微词的,这就是知乎对陆港问题的指向吗?


得票最多的答案,让我不敢苟同。只列举事实,可能只停留在此。港资在大陆的投资,并不是因为他们有白求恩那样的无私奉献精神。松下来中国发展,真的只是因为邓小平邀请松下幸之助来帮助中国发展一句话?我想,无利不起早罢了。

楼主可能对于陆港的经济产业局势和未来发展看不明朗。

本回答只是针对得票最高的回答,提出一些在经济方面的不同看法。


=======================================================================

香港不行的原因确实和大陆有关,但是可能却不是你那个原因。

香港的繁荣富强之道,在于买办,买办的前提,是西方领先于中国大陆。可是随着中国大陆的崛起,买办这条路走不下去了,经济没有增长点,没有实体经济支撑,如果不是大陆输血,香港可能会更加难看。

金融在逐步被上海和深圳边缘化,港口贸易在逐步被广州和深圳边缘化,旅游只能指望大陆游客却又看不上大陆,矛盾频发,房地产让市民蜗居,产业空心化,香港长期走衰是不可阻挡的潮流。

台湾回来不回来与香港其实没有太大关系,所谓以香港为范本做给台湾看,太一厢情愿了。事实是你给的优惠条件越多,人家越看不起你,今后还要找你要更多的特权。台湾问题不急,个人认为,其实没有现在大陆的经济红利,台湾经济状况也不会好,只是2300W人口的烂摊子太大,大陆的发展也到了转型的关键时期,顾及不过来。

台湾如果没有大陆的经济红利,年年财政赤字是可以预见的。台湾的债务已经超过GDP的4成,且台湾不是各种国际组织的成员,一旦陷入经济危机,连得到国际援助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只有大陆能救它。大陆的条件是什么,可以预见。

一旦台湾经济下滑,失业率上升,债务增加,赤字严重的时候,他们怎么办?我倒是忧心台湾的民粹毒瘤如何处理,2300W习惯了民粹政治的民众,这还真是一个大问题。

我看不出香港和台湾的未来竞争力何在。香港和台湾未来被边缘化很正常,香港今后必定全面落后于大陆的一线城市,台湾则将落后于大陆的东部沿海地区,这是地缘决定的。不过到时候他们也就习惯落后的事实了,当然,个别心态失衡的要出来闹一闹那是正常的。

香港如果公平和内地竞争,无法竞争过北上广深的。香港的经济产业空心化的问题非常突出,而人口却不少,超过700W。单单靠第三产业支撑700W人的BT高收入,原本就是不正常的,是利用了中央政府的政策红利。

北京上海不多说,一个是国家的政治中心,一个是国家的经济中心,单说广州和深圳,这2个城市的地理位置会将香港的物流边缘化,而物流边缘化,香港的金融就是一个空中楼阁。更何况深圳的前海已经开始在逐步抢香港的金融饭碗了。香港今后唯一的优势,将会是旅游业。

从产业格局上分析的。农业不用说,香港几乎没有农业,连第二产业都可以忽略不计,台湾的农业也不强,实体经济,主要是代工加工业,位于产业链下游,捡的一些欧美淘汰的技术,且没有研发能力。而大陆虽然目前技术积累还不够,但是大陆的实体经济异常发达,随着时间的推移,进入产业链中高端是必然的趋势,加上大陆巨大的人口优势和广袤的腹地,在实体经济层面,香港台湾必定被大陆边缘化。

而第三产业是依附于实体经济的,没有强大的实体经济,第三产业就是无根之木。今后整个大中华地区,金融中心必定是上海,因为上海有整个中国经济做后盾,也是长三角地区的核心;而珠三角地区的金融中心,则未必是香港。深圳的前海乃是国务院的国家级规划,气魄宏大,这是要抢香港金融饭碗。

香港的教育水平,你是指的欧美留学预科班么?香港的科研能力几何?以香港教育支撑起来的企业又有哪几个?八卦狗仔不能作为文化传媒强大的象征吧?TVB这几年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作品了,而香港电影的黄金年代也早就过去了。我看见的是衰落,不是强盛。

香港不说,台湾实际上就是一个独立的经济体。它在世界产业链上的定位非常清晰——基础的加工代工产业。其实际效果也非常明显。此外,台湾的GDP已经被中国6个省份超越,去年人均GDP是退步,这些都是铁打的事实,你说,台湾经济的未来,在哪里?

再说香港。先说房地产。香港的房地产价格泡沫严重,房价畸高并非什么新闻,甚至连香港人自己都自嘲全香港都在为房地产大亨打工。畸高的房价与人力成本,又阻碍了香港的实业发展,因为成本上划不来。而科研实力的薄弱,又让香港没法走高新产业的道路,香港的实业化道路,基本上无法走通。

再说贸易。香港以贸易起家,那是因为有大陆这个广袤的腹地为依托。但是,香港的港口贸易正在逐步被边缘化,这只要去看看广州,深圳,香港这3个城市的货物以及集装箱吞吐量的变化趋势就已经一目了然了。由于水运比陆运要便宜,而香港位于珠三角的边缘,地理上吃亏是必然的。

而且,广州和深圳的背后,是珠三角地区强大的制造能力,而这些货物的物流,自然就近从广州深圳起运划算,怎么会无缘无故多跑一趟路,去香港呢?香港现在的优势,不过是免税港罢了,说到底,还是政策红利。我只想呵呵,海南也要开始建设免税岛了?大陆要是开放其它城市的免税政策,香港的优势,你觉得呢?

再说金融。香港金融的依托是什么?是香港本身的经济发展水平么?不是的,是依托的中国大陆。你去看看有多少大陆企业在香港上市就知道了,而这些企业为什么跑到香港来上市,是不是政策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今后亚洲的经济中心,毫无疑问是上海,上海的金融中心地位,香港无法动摇。

而在珠三角地区,深圳的前海规划给了香港严重的警告,且前海的金融模式,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这种类型,也不是香港金融所擅长的。中国一直对美国的金融虚拟产业抱有极高的戒惧心理,前海的金融中心,定位于实体经济服务者的角色,这更符合珠三角发展的需求,香港金融的优势同样在被削弱。

至于香港的旅游业,本身就是吃的大陆的饭,有什么好说的?另外,旅游业能支撑700W人口的高收入么?

(有人提出,“香港的大学的科研能力很强。文化,说的是产业,产业化水平远高于内地。”)

香港的大学搞出什么科研成果来了?是香港政府充分利用了这些科研成果,还是香港企业充分利用了这些科研成果?光喊个口号有啥用?至于文化产业,一两个优势产业,能保持700W人口的高收入生活么?理解700W人口是什么概念么?全世界还有哪个达到和超过700W人口的国家。

仅仅依靠第三产业,就能维持3W美元以上人均GDP这种水准的?你找出第二个来看看?

台湾和大陆在这一点上完全没有可比性。大陆的电子产品也好,机械也好,正在逐步向中高端产业链发力,其中不少产业,是有自己的核心知识产权的。华为中兴的专利申请数量,分别位居世界第二和第三。而机械制造业正在逐步蚕食欧美的份额。台湾的电子产业,以代工为主,几乎无法产业升级。

你对大陆的经济发展太不了解了。大陆在基础理论研究上确实还稍显薄弱,但是技术应用和工程应用方面,绝对是领先世界的。可以说,大陆今后在国际产业链中的地位,极大可能是囊括高中低全产业链,将中国制造仅仅停留在低人工成本上面,已经落伍了。

现在,中国的工业产品出口,份额最大的是电子产品与机械制造设备,这都是大陆几十年实业强国的结晶。现在是全世界都被中国搞得产业空心化了,而做得多,积累得多,科研人员多,科研经费足够,要逐步完成产业链升级,是必然的。台湾早些年还喊台湾制造,这几年自己都不喊了。

三星,微软,英特尔,他们哪家是属于台湾或者香港的?台湾的电子产业,在国际上份额还是不错的,请问,他们的利润又是多少,占比又是多少?中国现在在产业链上,仍然是中下游为主,这是客观事实。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的各个产业中的领军企业,也开始逐步向世界顶级翘楚发起挑战。

这同样也是事实,这难道不意味着中国正在逐步向产业链上游蔓延么?请问与之相比,台湾和香港又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或者强胜于中国大陆的?从趋势来看,又是如何?

从专利数量上来说,中国已经超越美国和日本,位居世界第一,但是,从质量上来说,还存在明显不足。从论文数量,尤其是国际顶级的学术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数量来看,相比于10年前,我们的数量提高了很多,也进入了国际前5,但是,在引用数量上,还明显不足。

但是,这个趋势是很明显的。专利数量和论文数量上去了,大浪淘沙,总会有高质量的专利和论文冒出来的。任何国家在科研与技术积累上都不可能一步登天,只能慢慢来。

的确,我们出口多,但利润真心薄。这种例子很多,比如电视机,每次率先推出高端产品摄走高额利润的为什么总是别人?三星的研发能力和专利,我们的?联想的电脑业务大吧,能比微软和英特儿赚电脑的利润大都进了这两家腰包了,不过,我们要追赶还是很有机会的。

国家要做的,就是好好发展经济,提高大家的生活水平。

说实话,嫌贫爱富乃是人之常情,香港和台湾今天的收入水平仍然明显高于大陆地区,对方有优越感也很正常。(觉得港人没有优越感的我只能呵呵)

补充一下,我并不是说否认大陆一些民众素质不够的事实。

输血是换不来对方的感激的,大陆给香港台湾的政策红利还不够多么?可是人家越发看不起你。政府应该停止对香港台湾的输血,让大家公平竞争。

大陆人均GDP才刚刚突破6000美元而已,台湾是20000不到(去年超2W,今年退步了),香港超30000,大陆很富裕么?

我觉得楼主在将香港经济的停滞不前归罪于97回归之前,应该有必要了解一下香港崛起的历史,以及富强的原因,了解一下香港的几个支柱产业在未来的国际竞争中的竞争力,以及大陆经济的崛起会对香港现在的产业格局造成怎样的冲击。

这比从意识形态,社会制度上去不着边际的列举要可靠得多。

香港当初的腾飞,与买办的生存方式有着莫大的关系。应该要清楚的认识到,买办的生存之道,是恃强凌弱,当初西方国家强,而大陆远远落后,且被西方世界封锁,外加自己封闭,才给了香港买办的黄金机会。可是这样的机会已经一去不复返,香港还想重温旧梦,已是痴心妄想。

如果楼主对这方面欠缺耐心,我可以推荐楼主去读一个系列文章,YST的《漫谈香港》。这是一个台湾人写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既是写香港,也是写给台湾的。楼主可以学习一下,如何从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国际背景以及产业布局的角度,来分析社会的发展与未来。

邱毅说不能靠微博来判断大陆社会,说的一点都不过分。你看微博上曝光的各种社会问题是中国现状,我夜晚拉开窗帘看万家灯火安静祥和就不是中国现状了?你觉得四万亿造成经济过热是经济现状,可是另一方面,中国也开始从产业链的下游默默逆袭了。

最近的上海自贸区,难道还不算是给香港竖起新的对手吗?

很多问题,本质上是经济问题。

个人偏好这种思路考虑,一家之言,下面别吵得太厉害伤了和气。 显示全部
謝邀

內地與香港民眾矛盾的一切源頭在於天朝政府對於一國兩制的統戰方式。

關於這個題目,當年就因為「蝗蟲事件」在微博為港人辯護,導致自己的一段感情触礁。因為這樣的問題,飽受中港之爭的傷害。昔日小兩口的有理説不清,借此機會解當年之心結。

回應這題目時,知乎并沒有專欄這様的功能,而我個人覺得答題回應里,應該有比較統一,精簡的立論,論證和結論。無數據支持,純粹我感我想的東西,不應該出現在回答了。我個人并不擔心别人的言論上的挑戰。所以請,對中港問題感興趣的,無論是支持還是反對我的見解的人,都希望關注專欄
知之 - 知乎专栏 我也會盡我能力,邀請更多的香港人,到這專欄透視一下真實的香港。從回應這題目至今,我覺得參與中港矛盾問題的各方人仕,對香港并不熟悉。而你們也不少人錯誤的低估了我對內地的了解。


每到中港爭吵時,內地大眾會喜歡用幾個論點責罵香港人:
  1. 奴性,留戀殖民時代,數典忘祖
  2. 香港的繁榮依賴天朝專供的福利,忘恩負義
  3. 自視過高,強烈優越感,排斥及歧視內地
  4. 眼紅內地人富裕,自卑心重
  5. 只懂索取,不懂回報

在新中國初期,政局不穩,政策失當,大量逃難者移民居住香港,扎根生息。他們之所以逃難,皆因在火紅年代,他們身分不好(右派,資本家,地主,富農,國軍家屬),冒著偷渡被槍殺的風險,離鄉背井。那一代人,對天朝有強烈的不滿及不信任。因此,港人基因里本來就不滿。

英屬殖民地時期,中國大陸政局不穩,香港本身地理條件不好,經濟得以發展,根本是依靠華人天生的刻苦耐勞自己走出一遍天地,當香港人生活過得較富裕時,每逢中國大陸出現天災人禍時,全港上下一心捐款去救濟內地同胞。1991年華東水災,當時的中國大陸是一窮二白,香港政府撥款5000萬港元賑助華東災區,全港随即掀起捐贈救助華東水災的熱潮。據有關方面統計,到7月23日,短短十天時間,香港的賑災籌款總額已達到4.7億多港元。是香港人吃飽撐著嗎?

從1991年7月11日至12月31日,中國共接受境内外捐款物合23億元人民幣,相當於國家正常年份災民生活救濟費的2.3倍,其中近四成來自港澳台地區和海外華人,至92年7月,整項捐款增加至283億人民幣。

怎麼香港回歸後,中國如鄧爺爺説的一小部份人先富裕起來了,郤中港反目成仇呢?

回歸後,天朝希望透過香港這個東方明珠,對外,向台灣及國際社會證明一國兩制的可執行性;對內,向內地市民宣傳香港得以過上美好生活,是天朝之威。

事實證明,因為國際社會媒體發逹,天朝對外展示一國兩制的效果一直不彰。但因為對內有很強的媒體可控性,可以很容易達到統戰的效果,這直接導致了兩地因利益上的互相排斥。

先有金融風暴。當時香港回歸天朝不足三個月,政經不穩,受到索羅斯帶領的國際炒家沖擊港元和美元之間的「聯繫匯率制度」。香港是最自由的自由經濟體,意即政府不能隨意限制經濟活動。索羅斯看準這點,帶著大量熱錢沖擊貨幣及證券市場。最後,港府最終出手干預,動用香港庫房的外滙儲備,買入佔港股總市值7% 的股票,把索羅斯擊退,也終結了這場風暴。

天朝在這場風暴里的角色只是公開表現支持香港一切行動,增加國際市場對香港的信心。


然而「勝利」過後,天朝對內的宣傳是天朝挽救了香港。使一般的內地市民真的以為天朝動用了內地市民的錢,去搶救香港市民勉於危難。作為一個只有初步資本市場經驗的中國大陸,根本就沒有多少人能理解在這場風暴上,香港經濟崩潰是會把中國自己帶來多大多危難。直至2011年全年,港資仍佔外資比例達66.3%(投資金額770.11億美元),是内地吸收外资的最大来源地。

另外,中國內地常年爆出食品安全問題,而同是一國的香港郤免受其難。天朝政府、天朝商家都有意無意的強調供香港食品的獨特性,使中國內地市民以為有政策偏向,以「特供」形式供應香港所須。實情是,香港的食水,肉類菜疏都是政府有關部門向內地相關部門,以統一購買方式買入。如東江水,廣東省,雲南省的供港菜場。完善的監管制度及相關法制,促使商家都不敢造假,才有蒙牛高管説供港牛奶的不同。

這一切的錯覺,造就內地市民對香港人的偏見,總認為天恩浩蕩,恩澤港民。

當我們被代表,被宣傳成依賴天朝政府的敗家子時。我們先富裕起來的內地同胞帶著全地球人都喜歡的人民幣來到了香港這「購物天堂」了。兩地交流不再商業上的來往,而催生平民之間的深入交流。

一方面,因為香港市民基因以及媒體發達,我們更容易知道內地黒暗的一面,也因為香港己回歸了,市民都很害怕有一天香港變成內地那樣黒暗。所以我們敢於批評天朝,看不習慣天朝。而我們批評的觀點并不特别,內地市民之間也會有相同的觀點。

神奇之處是在於,當一個屋子里都是內地人批評著天朝,相安無事,同仇敵概。但如果這屋子里,有內地有香港人呢?漸漸內地人就覺自己被罵了,開始為天朝找借口了。內地人和香港人開始相互排斥了。

這情況變得越來越衝突在於,內地人越來越有錢了,底氣足,價值觀也越來越金錢至上。而這堆首先富起來的人,他們本身大多就是官二代,官家關係戶。大家所批評的地方,正是他們暴富的來源。而這様的人,香港人是骨子里最討厭的,在港人的價值觀里,白手起家,不偷不搶是最為敬重的。

這里的連鎖反應是,普遍香港人對富裕內地人的看法是:
  1. 不惜犯法牟取利益
  2. 錢權為上,無同情心
  3. 暴發戶,有錢可以無品
  4. 貪官,來香港洗錢


而當香港政府日漸成為傀儡政府,官員不再如港英時期的高效廉洁時。國際外圍經濟每況越下,香港人收入大不如前,然後社會資源郤受到內地「霸佔」,民怨自然而生。這里詳情可以參照@Chenn 的回應。

如果大家换位思考一下,香港人在英治時期,生活富裕,為何每當「國內」有天災人禍時會站出來支持同胞。當我們的社會的低下層不愿領取政府提供的「綜合緩助金」時,郤有內地市民不擇手段侵佔我們的社會資源。多少內地市民是知道,香港社會的一切開銷都來源特區市民的稅收,而絲毫沒有向中央索取。我們真的對於內地富裕後眼紅了嗎?

(香港街道上,不少年過六十的老人家檢紙皮維生)


連續兩任特區首長涉貪,更使市民不願意認同自己是天朝子民的原因。


論點資料
----------------------------------------------------------------

香港人口的組成及背景
照片是香港「小台灣」調景嶺平房區, 經常飄揚著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尤其是每年「雙十節」,更出現一片旗海,散發著一股濃厚的政治色彩,這是香港回歸前一個獨特的記憶。時任台灣總統的馬英九就是在香港出生的國軍後人。

WiKi 上的一段香港介紹:
  •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雙方就香港問題達成非正式的協議:北京當局無意收回香港主權,亦不干預中華民國政府軍民在香港的活動,以此來換取英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
  • 1950年代,天朝在朝鲜戰爭中與西方世界交惡,被西方國家禁運,使香港成為中國大陸轉運物資、徵集資金、收集情報的唯一地點。香港亦從轉口港逐漸發展為工業城市,經濟得以迅速發展,期间除了右派發動的雙十暴動外政治基本平稳。
  • 1966年,文化大革命席捲全中國,紅衛兵多次意圖越過中港邊境。後來六七暴動,香港左派響應中國大陸造反派的號召,在香港多處策動暴亂。後來,透過戒嚴,駐港英軍軍隊攻陷左派總部,總理周恩來聲明「長期利用、充分打算」方針,不許左派人士再搞乱香港,使這一件事情逐渐得以平息,此後香港便成為中國國民黨及中國共產黨繼續角力的場地
  • 偷渡潮,是指在1950年代至香港主權移交前,大量中國大陸人,當中大多數來自廣東各地區,因為貧窮、被批鬥、近百倍的收入差距以及追求自由等原因,冒九死一生的風險,往當時的英屬殖民地香港。當中大量人在偷渡過程中被鯊魚咬死、跌死、游泳氣力不足浸死、被天朝邊防軍槍殺最後大約100多萬-250萬成功越過邊防線偷渡至香港市區
(1988 年,電影《公子多情》,周前進(周潤發 飾)與高佬偉(曾志偉 飾)及傻雞(成奎安 飾)偷渡到香港時失散。)

總括來説,新中國後,內地大量逃港潮人口以及其後代成為香港現今人口的重要來源,是香港人思想,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當中有較為富裕的上海人,中下層的廣東人,他們都是不滿天朝的治理,冒生命危險來香港立足。

香港民生
廣東省的東江水是香港的主要水源,購買東江水解決了香港水源不足的問題。1960年11月,香港政府與廣東省寶安縣人民委員會達成協議,香港每年會和當局購買2300萬立方米的水,每年供應增加1千萬立方米以應付人口增長的需要。

1998年至2003年期間已把約值30億港元的多餘東江水排入大海,更引發傳媒大幅報導,稱此舉為「倒錢下海」。2005年香港各水塘總存水量為5.54億立方米,佔總容量94.64%。而於同年,因連場豪雨,導致水塘滿溢而要排出大海的淡水達1.09億立方米,如以當時東江水價計算,即逾3億元。

根據2011年9月5日《信報》報導,維基解密於2011年9月公開的近千份美國駐港總領事館的機密電文,當中涉及跟香港民生相關的事務,有電文透露原來在2009年廣東省出現嚴重旱災時,港方曾提出透過減少輸港供水以助紓緩旱情,但建議被婉拒,報章認為這跟有關方面更希望確保高達30億元的供水協議可全面落實有關,報導又指廣東省供水生意,原來利潤高達5成,豐厚程度猶如無本生利。

以2002年計算,新加坡向馬來西亞購入水是每4540升0.8美分,兩國曾因供水發生糾紛,2002年8月,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反擊新加坡總理吳作棟說,香港從中國大陸購水的價格是每4540升2.1美元,比馬來西亞向新加坡提供的水價貴260倍,暗示馬來西亞向新加坡供水的價格很低。

根據中國大陸《瞭望東方周刊》2011年底的報道,香港2012年購買東江水約每立方米4.32元,比供給東莞的東江水價格0.5元、深圳的價格0.96元高出數倍。


香港起飛的經濟
1940年代,大量逃避中國內戰的難民到港,當中不乏帶着技能和資金的商人。二戰後,中國大陸因為韓戰而於1950年代初面對聯合國實施禁運,香港作為轉口港大受打擊。憑着工業家的創意以及龐大而廉價的勞動人口,香港開始轉型為輕工業型經濟,工廠如雨後春筍冒起,加工出口的製品包括紡織品、膠花、假髮、鐘錶、電子零件等。及至1970年代末,中國大陸實施改革開放,製造業開始北移,香港重新定位為亞洲區的轉口港,金融業等服務行業所佔比重越來越大,成功轉型為國際金融中心。
(圖為香港女工制作塑膠制品)

1960到8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贏得「亞洲四小龍」之一的美譽。在1987年,香港的國內生產總值 (購買力平價)追過英國;

1993 年的深圳大雨造成的水災,同年,
香港國內生產總值更高達中国大陆全境31省的四份之一。

改革開放與香港
改革开放初期,引进外资基本上处于尝试阶段,主要来源是外国政府贷款。引进外资,提供免税优惠期,合作办厂. 学习吸收国外企业资本管理营销方法。香港資金雄厚作出最多的貢獻包括:内地的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内地批准的第一家合资、合作企业,第一家五星级饭店,第一条合资兴建的高速公路,第一块土地的拍卖等等,在改革开放史上佔了重要的印记。中國改革初期,以香港資金(港資)佔最大比重,達百分之八十

直至2011年全年,港資仍佔外資比例達66.3%(投資金額770.11億美元),是内地吸收外资的最大来源地。港澳在广东省的投资项目超过10万个,实际利用资金1200亿美元,占广东省实际外来资金的三分之二,其中绝大部分投资来自香港。


人民日報:外資並未大規模撤離中國
註:此前外資來源數據是wik,而此數據是由人民日報所得。

--------
2013-02-08 我在@hemeng 回答里,反應了會回應他的質疑。當天,看第一段時,我己覺得好笑。而當晚我就己覺得,他的回應中很多是反方的典型質疑。而在我向來和人辯論模式中,都習慣於等對手先發言,再反攻。可以看我的回答,大多也是這個模式。這也為什麼我説喜見@hemeng 的回答,因為他回答有代表性,也給了方向更好的去弄清細節,我也不必苦思假設方向。

@hemeng 説我文章充斥洗腦教育。首先我在接受教育里,沒有人威逼過我要學習,更沒有人主導我學習什麼思想。我今天能以本科生畢業,也只是某任名校女友的媽媽嫌我沒學歷而自發學習的。(丈母娘才是一切源動力)。
我的政治思維及認知的政治手段,是從我無聊的中學時代,躲在圖書館看各類書籍、報紙,評論。除理論上的來源,更多的親朋有著紅色背景,這樣的討論早己家常便飯。另外不一定要上課有「政治課」,下課在家看CCTV 才了解某些事,實際上更多的「真相」是從香港流回去的。不是因為香港優越,而是某些事,在香港放風,和內地反應,如果反應正常,再傳回去。這些新聞技巧,@hemeng 你了解過嗎?

一直來,我覺得對不起小學老師,對不起中學老師,但我很對得起我的大學。我是工程學院出來的工程男,如果是我母校的商科同學來説的話,當然會顯得比我更老練。但在@hemeng 的回應面前,是不可能顯得幼稚。

但很明顯,能把事情説清楚并使你明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加上我真的是一個老字號懶學生,自然拖到今天還沒有回應。而我最後選擇久不久更新作為回應方式。

先來一些大家比較容易接觸的事情,去看看@hemeng 視野有多長遠。
大陆一有灾害,跳的最高的是香港娱乐圈的那些人,很多真的是声泪俱下,外加大笔钞票捐款,呵呵。但拜托,对于完全寄生在大陆市场的香港娱乐圈来说,该你露脸的时候不出血,以后挣钱的时候就没你一碗羹。
我文章里説的,華東水災,1991年,請問當時的中國是什麼情況?現在全國一線城市--深圳,在當時是首批經濟改革地區,地皮價格每平方米不到500元人民幣。電視機、戲院都欠缺的時代,那些「明星」對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市場那麼「落力拉攏」?

請問有多少內地網友認識這位女士?也許廣深的朋友會記得出來,她是甘草演員,其實像她這様的演員收入是相對非常低,又不像@hemeng 所説在內地亮亮相賣賣眼泪,寄生於大陸市場的香港明星。她郤在貴州省畢節市阿市鄉的深山興建「余慕蓮希望小學」,2006年啟用。

-----
昨晚想了想,在這回應的目的是什麼。并不希望因對不同角度看問題的網友回應時,造成回應過長。希望質疑我,或者有其它疑問的網友,可以在評論里,建議一下題目,我會在專欄里統一回應。
歡迎關注以下專欄
知之 - 知乎专栏 显示全部
本来是回复 Tony Wong的,但因为字数超了,所以就贴在这里。

---------------------------------------------------------------------------------------------------------------
不能说通篇错误,但充斥着被洗脑教育,楼主你对政治经济的理解太幼稚了。

1. 港资是香港人的钱吗?
"直至2011年全年,港資仍佔外資比例達66.3%" 写这个的时候有没有用脑子想过,为什么只有700万人口的香港,会有这么大的资金比例?港资等于香港人的钱吗?且不说无数跨国公司经由香港向内地投资,就因为大陆外资的优惠政策以及大陆居民到达香港的便利性,有多少大陆资金绕道香港再以港资名义返回大陆你知道吗?

2. 香港经济的腾飞靠什么?
加工出口纺织品,电子零件?还是金融中心,自由港?如果大陆没有改革开放,打开国门,庞大的人口消费和经济总量的迅速增长,什么支撑香港成为金融中心和自由港?自改革开放以来,从香港到大陆的走私给香港贡献了多少贸易量?多少广东人因此暴富,香港人也没少跟着喝汤吧?(香港人不挣关税,挣搬运费,无论是搬钱还是搬东西。搬钱就是金融中心,搬东西就是贸易中心,航运业)

香港和大陆其实就是伴生关系,大陆需要香港这个通道,香港也作为通道寄生在这里,互惠互利罢了。在此之上很多小方面其实都是互相输送利益,今天在这里让你占便宜,明天我用其他东西回馈你。多年卖水多赚你的,就让几千万大陆旅游者去送钱回去。(以前广东养牛户卖香港牛肉贵,但随着大陆物价的上涨,他们已经不愿意给香港人卖牛肉了,香港人是吃亏了还是占便宜了,以后只能去买神户牛肉的时候就知道了!)街上的大妈什么都不懂也就罢了,好歹也读过大学还这么幼稚。

3. 香港人有没有得益于大陆的富人?
你别管这钱是怎么来的,是不是正道,在一些大陆人富起来的过程中,真正被掠夺的是大陆的穷人,香港人多少都是受益者。在法律上,在道德上也许香港人因此都没有过错,但装成受害者就比较无耻了。大陆炒房的是推高了香港的房价,但抱歉,有脑子的人都知道,香港的高房价就是香港政府最大的税,顺带着养活了几个超级富豪。另外,香港人也不是没炒过大陆的房价,别说北京上海,就说深圳,香港人买了多少房子?终于圆了千尺豪宅的梦吧!

4. 香港的社会资源被大陆人霸占?
孕妇的事情香港政界是怎么自打嘴巴的我就不多讲了,你不是会google吗?去查查看吧,在政策修改前,去港产子完全符合香港的法律,合法的事情你不去扇香港政客嘴巴,倒来怪合理利用法律的大陆孕妇了。满嘴仁义道德批判计划生育政策的是你们,现在有机会协助抵制这“人类文明史上最不人道的政策”的时候,只因为触及了一些自己的利益,马上就跳起来了。香港不是自由贸易港吗?多进口点奶粉很难吗?大陆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带点奶粉你们要罚200万,判7年,这民主地区的道德水准好低啊~

前面说了,香港和大陆之间在不同的领域做着利益互换,在这个过程中,收益的却可能只是双方中的一部分人,而不是全部人。正如,走私是广东人拿了本属于全中国人的人的钱(关税),所以富了;房地产泡沫是李嘉诚们拿了全香港人的钱,所以也富了。自由行带给李嘉诚类地产富豪的好处肯定是超过底层香港民众,但挤占的资源(比如地铁拥挤)却往往是大众买单的。这就是人类的社会制度,民主了你也只能做千尺豪宅的梦。
大陆一有灾害,跳的最高的是香港娱乐圈的那些人,很多真的是声泪俱下,外加大笔钞票捐款,呵呵。但拜托,对于完全寄生在大陆市场的香港娱乐圈来说,该你露脸的时候不出血,以后挣钱的时候就没你一碗羹。政治经济圈就更复杂了,人家用纳税人的钱捐款,换房地产投资的项目,你还傻乎乎的为民主制度叫好呢。

楼主你对政治经济的认识只在初中生的水平。香港的中下层人民是靠自己的努力奋斗生活,但从他们身上掠夺最多的,不是大陆的任何一个人,而是你们那几个几个亚洲顶级富豪们。 显示全部
收起

匿名用户

默默xu Rice、知乎用户 等人赞同
内地和香港有什么矛盾?答案就是没什么矛盾,你们呀,一群大陆屌丝和香港屌丝互骂,不知道在香港中信大厦里的红二代和李嘉诚们会不会笑话你们?
外交是政治的产物。香港人为何上街散步,为何要争取普选?你们觉得他们是港英余孽,所以不安分?
错错错!真正的港英余孽是下面几位,
证据在哪里,曾獲大英帝國勳章人士名單
曾获大英帝国勋章人士名单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封爵的意思大家都懂的,基本上也就是英国在印度的统治方式,给当地的土豪、高官封爵,以维持当地的治理。也就是说,香港回归以后中央政府所启用的人全都是英国管制时期的富商和高官,换句话说中央证据全盘接收了英国留下的这套人马。
所以看到香港底层买不起房的屌丝要求回归英国,大陆屌丝骂香港屌丝为港英余孽,也是无语了,英国政府从来没有把香港底层人当回事,他们的本土和对海外殖民的统治是不同的,海外异族统治方式是现实主义出发,维护持续就可,只要华人精英能够罩得住华人底层,经济发展就OK了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这些香港底层人为什么要普选呢,很简单啊,现在的游戏规则不能继续玩了。香港回归以后的选举方式是采取行政长官由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根据本法选出,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第一届行政长官於1996年由推选委员会选出,委员四百人,全部由中央人民政府委任。第二届特首按照基本法《附件一》规定,於2002年由第一届选举委员会选出,委员增至八百人。那么选举委员会的成员都是谁呢,都是分别代表香港社会中的38个“界别分组”。其中200人来自工商、金融界,200人来自专业界,200人来自劳工、社会服务、宗教等界,其余200人为立法会议员、区域性组织代表、香港地区全国人大代表、以及香港地区全国政协委员的代表。换句话这些人都是港英政府时期的精英人物,那么有精英来选举出来的特首代表谁的利益,不就是很清楚了吗,所以香港实质上可以说是地产党在执政。
那么以前为什么没有意见,因为之前的香港一直在迅速发展,大家都有地吃,李嘉诚也被大家尊为李超人,但随着形势的变化,香港发展逐步开始放慢,房价飙涨,贫富差距扩大,以地产党为首的商人政府越来越得不到底层民众的支持。所以香港底层开始要求搞人人一票选举,就是民粹主义抬头,要求斗地主,分地产,所以我看到大陆毛粉和香港人互喷,哎真是国际主义精神哪里了。比如大家喷的非常厉害的香港演员黄秋生,秋生哥啊,大陆人都以为他是港独分子什么地,NONONONO!,人家当年可是托派分子,老毛的粉丝,左翼青年啊,和港英政府进行了常年不屈不饶的斗争啊
所以现在摆在中央政府的一个难题是,要不要顾及到底层民众呢,措施有的,旅游啊,沪港通啊,但这些都给金融商人和地产商赚过去了,对于香港市民来说,本来一条街上,卖早点,理发店,小电影院,大陆土豪一来,这些店面全被奢侈品牌店盘去了,小店主关门,市民生活不方面,所以以上的措施起到反面I效果。
那么以民粹主义上台的中共政府,为何不响应底层号召,斗地主,抄家分金银呢,做起这事还不顺手的,问题中共接收前,担心的是其反资本的态度会引发香港资本外逃,社会不稳,所以从维稳的角度,就把港英政府的政策都延续下来了,在权力部署上倚重富商,从而走到了底层的对立面。之所以这样做,一个是中国政府越来越现实主义,以维稳第一,其次以前也是嗨过头搞砸过,当年内地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后, 满脑子赶英超美的狂热,一看吐蕃他妈还有农奴制度,改!不改地就是反革命,结果本来是和平解放的大好局面,结果酿成叛乱,吓跑了大和尚,至今还是隐患。
目前来看,中央政府顶下的规矩不会变,至于以后为了缓和矛盾,是不是还倚重商人还是搞民粹一点,从香港限购和李嘉诚撤资、唐英年失去储君位置等事件来看,权力精英和商人精英开始出现了裂痕。


关于吐蕃的故事,争论较多,我以我了解的材料简要交代下。吐蕃军队于1950年在昌都战败之后,与中央签订了有名的《和平解放吐蕃协议》协议内容,大致内容为现有政治制度和社会制度不变,其余外交等由中央负责,吐蕃区域改革由吐蕃当地政府自行改革。协议签订后,大和尚从印度返回拉萨。56年以后,随着汉区的社会主义改造完成,开始对四川和青海藏区就行改造,这两个地区属于外藏,不在和平协议内容之内。而土改向来是暴力,那个年代也不可能由补偿一说的,所以很快导致当地土司的武装反抗,后来叛乱的军队逐步退往内臧区,导致拉萨局势紧张,人心惶惶,当时的藏人担心会对大和尚采取行动,导致后续出走。另外农奴制改革,虽然我们通常认为奴隶制度很野蛮,但是现实中农奴制度未必都想想中野蛮,如大家可以看小说追风筝的人,许多农奴世代服务土司,孩子也一起成长,农奴生老病死也由土司负责,在农奴看来当工人和自耕农未必比农奴更加没有保障,而且几代下来的感情也绝非政治身份那么冷冰冰,且土地改革之外还伴随其他意识形态等渗透,冲击吐蕃的佛教文化,再因为民族矛盾的问题,在叛乱的时候,许多农奴反而是跟着自家土司一起反抗。吐蕃问题讨论,通常读书太少,争论太多,且和香港问题有相似但不同,为避免跑题,所以本区关闭讨论。 显示全部
在這個話題上,陳雲的文章會比我有力。所以轉載在這裡。
轉載 - 陳雲:何解我們寬容菲傭,卻「苛待」陸客
一群菲傭席地而坐,佔領天橋、廣場、公園草地,香港人不以為然,甚至在雨天佔據較為偏僻的私人商場通道角落,商場保安員也不以為然。一群陸客席地而坐,蹲坐巴士站等車,我們側目而視,陸客坐在商場石欄,即使商場保安員寬容,香港人也怒目而視。菲傭有貧窮的,我們不會敵視,陸客有貧窮的、有富裕的,我們卻全部敵視。為什麼呢?說好的階級分析呢?公民重新佔領公共空間,反對過度管理呢?為什麼全都失靈了?為什麼菲傭佔領公共空間,睡在草地上,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甚至有點吐氣揚眉之感,覺得她們為我們小市民充了權(they empowered us);陸客佔領,我們卻視為「蝗蟲」犯境,要奔走呼告,警惕香港「淪陷」?大陸人與我們不是同文同種的嗎?

前年,冬日的大晴天,我在尖沙咀的公園看見一名本地的巴基斯坦裔廚房工人,小休時倒臥在公園的石地台上午睡,公園的保安員走來,用廣東話叫他起身,他無奈起身,我幾乎流下眼淚。假若,同樣的情況出現,而巴基斯坦裔廚房工人換了大陸自由行,陸客睡石地台而被保安員用普通話叫他起來,我也許會難過,但不會流下眼淚。換了你是我,反應會是一樣的吧?

當中的差異,不是階級、不是貧富、不是血統,而是族群。菲傭、巴基斯坦裔香港人與香港華人的族群差異少些,甚至接近同一族群。大陸人即使與香港人同屬華裔血統,卻並非同一族群。

用一點發現新大陸的心態,探索一下菲傭與大陸人的差異吧。菲傭識得講他們的鄉下話Tagalog、國際話英文和一點我們的廣東話,她們不會強逼我們講Tagalog;她們講英文不論好過我們還是差過我們,我們不會生氣。他們講廣東話,我們好領情。菲傭只是在星期日或假期佔領空地,不會遺下垃圾,會唱歌,但不會叫囂。她們唱聖詩唱到流淚,我們基督徒聽了會自慚形穢。她們會如我們一樣,精打細算購物和帶飯盒,簡樸飲食。他們假日會攜帶大型行李走動,但總不會撞到我們。

陸客講鄉下話和普通話。他們會用帝國主義壓迫我們講普通話,我們講不好,他們會恥笑我們。他們不會學講廣東話。他們在平日佔領鬧市,會在十字路口或電梯口三五成群站立甚至蹲下,阻礙路人。他們會遺下垃圾。他們會叫囂,不會唱歌,也不會唱聖詩。他們購物財大氣粗。他們攜帶大型行李走動,香港人不閃避,必會被撞。

菲傭有工會,但沒有一個強大的國家在背後。陸客沒工會,但背後是個龐然大國。菲傭想居留香港,要謙卑地向港府申請。陸客產子或持單程證要居留香港,港府無權拒絕。菲傭不會用民族大義來唬嚇我們,而會用香港的法治和風俗來與我們講道理或求通融。

我們對菲傭,竟然比陸客還要親近,這就是族群的關係。菲傭入鄉隨俗,入境問禁,她們融入香港族群,經歷好多努力和辛勞,我們領情,也心存感激。

遊客本來是行為放縱一點的,接待國的人會寬容遊客。我們會寬容美國的成年人在街頭醉酒甚至醉酒之後小便,但我們不會寬容大陸小童在街頭小便。原因是美國人不會統治我們,大陸人卻會唬嚇要統治我們,甚至踏扁香港。假如我們呼喝那個撒尿的美國醉漢,叫他不要在街上小便,他會悻悻然走開,頂多吵鬧兩句,但他不會說美國人用遊客消費供養了香港,請我們收聲。

香港人不寬容陸客,鬧出衝突,原因是陸客的行為準則不符合香港的國民原則,故此我們必須加以限制入境,或入境之後要有特殊旅行安排(如隨團)。所謂國民原則,不是說香港是國家,而是在某種政體管轄區域之下形成的公民權利和公民風俗。此外,就是陸客的背後,拖着一個強大的中共帝國的身影。這個身影,我們覺得可怕,甚至是可恥的,陸客卻總覺得是光榮的。
显示全部
本质就是农村文化与城市文化的撞击

以往强势的是城市文化,但是无论香港、上海现在遇见的问题都是后来的农村文化从人数上甚至是财力上超越了城市文化。以前农村文化人群进入城市文化都是人口或财力至少一项是远远落后于城市文化人群,因此城市文化人群依靠领先项外加一直有地主优势而可以是的农村文化人群慢慢接受城市文化。

从城市文化而言,大城市的一些相处礼仪规范实际都是在这个人群密度、人群消费力等多个角度慢慢演化出来的,携带大量人口和大量现金的农村文化冲击大城市后,实际是把城市礼仪规范平均水平往下拉,而城市人群实际可以从直觉上知道这样的后拉是不对的,但是却无法每次都理性的解决。

其实,香港VS大陆客、上海VS外地人、武汉VS乡里人,实际都是如此。

当然,从更加宏观角度看,当香港、上海这样的城市越是发展迅速,与国家内其他地区的差距越大,到一定时候,就一定会被迫的拉缓他,甚至是倒退其城市素养,以被逼的和全国平均水平接近。从这个角度上说,外地人抨击上海人、大陆客反呛香港人都是这个结果的实现手段。

如果继续再剥一层,实际是两种生产力的人群对抗,城市文化人群往往是更加接近于先进生产力的人群,农村文化人群往往是更加接近相对落后的生产力人群。

在以往,人群的致富手段实际提供自身的生产力,通过学习能力而获得收入和价值提升,因此在以前的上海、香港,越是能快速接受城市文化的人,越是愿意变成新城市居民的人,越是可以快速致富。此点哪怕在深圳都是成立的。

但是,随着大陆经济越来越依靠官员关系等非市场经济因素,实际越来越靠通过资源垄断而非自身生产力的提升,也就是说对于新的进入城市的人来说,遵守城市文化规范对其只有约束力而再也没有奖励,自然更不愿意遵守,甚至要重新制定城市生活文化。

在这个层面上,甚至可以看做是生产关系、和公民关系间的竞争。

btw,我的个人其实非常希望的是更加先进的代表市场经济而非垄断行政经济的人群可以获胜,但是目前看,随着某些非我们可控因素的影响,这个矛盾会越来越激烈,最后只能让人无言以对。

再btw,从二十世纪初的上海、二十世纪中叶的香港、再到八十年代的深圳,这些农村移民城市都形成了其特有的城市文化,可见在全国统一的市场经济下,反而不会产生这样的矛盾。因为接受城市文化是让新移民快速致富的必要条件之一,现在的问题,哎。。。。

再再btw,极度反对某些问答,从根本上就把矛盾固定在人群层面,认为hk人一直就敌视大陆客,hk人实际是敌视那些破坏他们既有规则的人,新来的人不接受他们的文化自然就被敌视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一个人类族群内。hk不会因为富裕或贫穷而敌视大陆客,敌视的原因只因为这个人是规则破坏者。

知乎用户,码农/互联网/港漂

收起
update:

@孙达宇 童鞋提到第三条数据不准确,不过我现在无法求证,再引用一个新华网的吧:
香港在读博士生七成以上为非本地生
孙明扬在立法会以书面回复议员提问时表示,本学年共有4325名博士生就读本港大学教育资助委员会资助课程,其中27.2%是本地生,72.8%是非本地生;在非本地生中,2952人来自内地,114人来自亚洲其它地区。本科生则共有56610人,90.8%是本地生,余下为非本地生;在非本地生中,4562人来自内地,436人来自亚洲其它地区。
=========================================================
引用一些数据
1. 2011年内孕妇冲急诊室近1600例
2. 本港历年双非婴儿数字突破17万
3. 在香港就讀資助課程的內地學生人數從2001/2002年度的1,912人急升至2010/2011年度的8,724人,佔總學生人數的比例從2001/2002年度的2%左右急增至2010/2011年度的接近20%,而這數目並未包括來港修讀非政府資助碩士課程的內地學生數目。
4. 2011年内地买家在港置业的总成交金额为600亿港元,占成交总额的19.2%;在一手市场,内地买家占2011年成交总额的39.9%
还有一张图
还有我最烦的:“不靠大陆香港早完了”

[1] hk.apple.nextmedia.com/
[2] 內地生搶飯碗 須助港生添實力
[3] news.163.com/12/0203/09
[4] 香港议员曝去年陆客在港买房数据 官员否认针对
[5] xinxisheji.tuyansuo.com 显示全部

知乎用户,知识结构不全面中。。。

收起
这个答案其实是上周和国内某周刊朋友聊时写给他的访问稿。。但是由于大家都懂的原因,出刊後,我的一些实质并不激烈的论据,被删了。。。(喂喂,那才是我整篇邮件的重点好么。。)所以贴到知乎上来,也不枉我在那日深夜打过的那些字。。


作为一个眼见陆港矛盾从萌芽走到今天这一步,自己也被这股反内地浪潮裹挟的港漂,我目前感受到香港民间有这样一种情绪的暗涌:香港所有的问题都是大陆带来的!

有同学在文章说过,打开香港电视,只有两种新闻“大陆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大陆人民让香港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
“。大陆人民在这里抢床位、奶粉、学位、房子,似乎只要隔绝了大陆人,将罗湖桥的大闸门一拉,没有内地人的香港从此能高枕无忧,一切矛盾自然化解。。


但其实呢?近年香港阶层滞化,大垄断随处可见,内部矛盾尖锐,这些问题没有得到正视,而是利用中港矛盾转移视线,被刻意淡化和忽视。。

香港的很多政策存在短视和缺陷。
比如现在香港人拿来攻击大陆人抬高房价的问题,但在一个自由市场炒房这个问题无法避免。如果有那么多人无瓦遮头,那港府是不是应该检讨自己的”公屋“政策(类似内地廉租房)。香港地少人多,那是不是应该增加土地供应,鼓励一手二手楼盘的销售。

挺可笑的是,香港人民口口声声怨恨大陆人民拉高香港房价,说起这个话题,恨不得人人踩上一脚。但实际情况是,要是处于既得利益者的位置,又不愿意房价跌。for example, 香港城大最近想在乌溪沙投块地见宿舍,这是好事啊,九龙塘校区提供宿位给港生,乌溪沙就可以给内地生。你们不是一直抱怨内地生拉高租房价嘛,这样一来就可以有力”狙击“租房价了。。但实际状况是,附近居民投书规划局,不同意给城大建校舍,认为会拉低自己的房价。。。

so 看到这个矛盾了吧,说到底不一定是中港的,说到底还是贫富矛盾啊~

(非财经圈人士,建议也许不靠谱,只想表达与其一味将责任全盘推卸给大陆人,从政策层面改进是不是更现实和有用)


再比如饱受诟病的”内地游客逼走香港特色店铺“说。不得不承认,现时香港街上,只有越来越多的金店、表店,本土文化的流失,内地游客确实也“功不可没”。但这也有香港自己处置的问题,香港政府自己对外宣传“购物天堂”,把自己包装成买奢侈品的好地方,而不去引导游客体验香港文化,所以自己的发展就被局限了。

看看台湾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地方,就能吸引什么样的游客。。为啥台湾吸引的都是文艺青年,而香港只能引来土豪和假大款,问问自己的宣传政策和城市气质先~

而且不断扩张的金店、表店都是香港老板的生意,周大福、周生生赚得钵满体满了吧。。香港整体社会延误大陆孕妇、双非儿童,但却也有部分港人,挖空心思想赚这部分人的钱。。。

另外还有”洗脑“的问题,部分港人见到大陆人,就觉得你带着共产主义的原罪,你带过红领巾、入过共产党,你就是中共间谍、走狗,你的三观就不可能正常,你就没法了解普世价值的美妙。。

所以听闻过,岭南大学的学生会候选主席,因为是内地生,高中曾经是预备党员,都快当选了被撤职,海报头像还被人用大头针钉破。。

但事实是,我们是从小接受的洗脑教育,我们知道自己所接受的知识需要验证及辩驳,我们在有意识的对抗洗脑,我们的世界并不是封闭的,我们试图接受各方面的资讯,然后做出独立的判断。

但港人呢,他们厌恶内地,但很可能只来源于媒体上,是媒体的”恐共症”传染了他们。他们自己也被洗脑而不自知,还沾沾得意的认为掌握了“普世真理”。

人权、民主这些普世价值当然无可争议,但对具体问题,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在香港,有一种你不同意他们的“政治正确”,你就是被洗脑了,你就是身处愚昧而不自知~


但内地人在抱怨香港人民骂蝗虫的同时,确也要想到香港现在所处的尴尬境地。

我曾住在沙田,但周末基本不敢出门,因为商场乌泱泱都是赶来购物的内地人,对港人来说,这确实很大程度造成了他们的不便,剥夺了休闲空间。


就拿学生来说,我们毕业后租房,来港内地生大部分家境还不错,举全家之力养着,住房租金很多是家长承担的,确实也在抬高房价。港生毕业后,因为房价问题,无法自立,和爸妈兄弟挤在一起,有怨言也正常。


而且拿工作来说,香港人是实实在在要赚钱养家的,工作就为赚钱,毕竟生活压力摆在那里呢,但内地生呢,很多人看重的是经验,钱不够有爸妈补贴呢,所以无形中不但加剧了就业竞争又拉低了起薪点。

在香港越久,也越能体会港人生活的难处。说实话我也不明白那些非要来香港生孩的孕妇是怎么想的,也不明白双非儿童早上五点起床,然后跨境求学到底能获得什么。。


除了这些很经济层面的,一国两制确也在被破坏,正因香港感受自身主体活在了内地的阴影下,才有极端本土派的各种动作。。

只觉得现在的中港政策,内地还是要怀柔,要放低姿态,对自己自信一点。对香港越是束缚的厉害,本土的反弹会越甚。

中港矛盾乱成一团球了,要解开这个乱局,首先还是要多体谅对方,中港都是,少些情绪性的宣泄,多些实际的、平和的探讨,而不是各自在facebook和微博上辱骂。。

内地人也还是先做好自己,有一天你不再发生殴打空乘人员的新闻了,出游不再不文明了,那人家自会尊重你。。

还有,去年的国教事件,港人教会我很大的一个道理,“love is earned,not learned." 不要去强硬推销你的那一套价值观,你的人民过上幸福有尊严的日子了,还怕海外民心不归么。。。 显示全部
这个问题应该两面看:

1. 在港工作几年,个人感觉香港人素质并没有想象中的高。早高峰地铁上乱推乱挤,看到老人孕妇不让座,过马路闯红灯的人比比皆是(不要告诉我这些都是大陆游客,作为广东话母语的人我分得清谁是local)。但因为社会治理手段完善(洋人在管人方面确实有一套),社会秩序比国内城市好得多。说到底不是人素质高,而是法制社会有人管。很多港人一过罗湖关口进入深圳地界就随地吐痰乱丢垃圾什么都干了,本地化得不要太快。

一个有趣的发现是,越是这些素质不高活得很loser的人,越容易歧视大陆人,从大陆游客身上找优越感。因为智商不高也很容易人云亦云,被右派政党当枪使。这些人一般出没在上水旺角红墈之类穷人多的区,在港工作的大陆人一般接触不到,游客比较容易碰到,也算是香港一景吧。

2. 另一方面,部分国内游客确实不注意言行,容易让人反感。给小孩当街把尿之类的重口味我没见过(可既然报纸有照片那说明还是有的),但我自己不止一次在大马路上被同胞一把揪住问“喂!哪哪哪怎么走?”答完一句谢谢也没有。这种时候也多少也能体会当地人的抵触情绪。

有时候,当生存都成问题时人的底线就会变得很低,有些同胞便干出大肚子硬闯急诊室,生完娃直接开溜钱都不交这种恶心事。还有20多岁内地农村小姑娘嫁给60多香港老头,拿老头的钱贴给自己国内的“老公”,最后被老头发现弄出人伦惨剧的,都是报纸热爱大书特书的好题材,几乎每个月都有。这些人是爽了自己,结果却害得13亿无辜同胞一起挨骂,着实罪过。

3. 那些说菲佣不会被歧视的人是在搞笑吧,港人虐待菲佣的新闻不要太多。刚认识的时候,香港人总爱说自己祖上是上海/广东/福建的有钱人,当年为了躲避战争/文革下来的。熟了之后也会坦白,自己爹妈就是以上三地周边的农民,当年抱个篮球/车胎游泳偷渡过来的,现在还住在居屋里,连广东话都说不标准带着乡音,过个年还要回泉州/东莞乡下探亲。既然大家都是一个种,就谁也别瞧不起谁了。

公平地说,香港政府确实比天朝政府公开公正廉洁透明,对人民更好。港人怨声载道,从侧面看也是社会言论自由的反映。香港在体制上和生存环境上的优越性是不言而喻的。很多港人对大陆了解也十分有限,在他们眼中大陆基本=印度+北朝鲜的合体。自由行带来如此大量的游客也确实滋生了很多生活上的矛盾。担心,恐惧,厌烦等等情绪交织之下演变成今天的抵触。正如倘若大陆一夜回到文革时代很多人都会受不了一样,香港人怕的也是这个。有钱人早移民了,脑子灵光点的早去大陆捞钱了,底层市民改变不了命运,只能不分青红皂白地疯狂反对有关大陆的一切,也满可怜的。

Kevin Lin媒體工作者,常來往深港

收起
Gerch、知乎用户、一二天 等人赞同
补充:不同意“农村文化与城市文化的撞击”、“两种生产力的人群对抗”的说法,这是臆断的伪命题。窃以为问题中所谓的“矛盾”并不是一种普遍矛盾,更不能武断地上升泛化到两个族群的矛盾。这也是为什么本人的答案中用的是“不满”这个字眼,即“不满的香港人为什么不满”,而不是“香港人为什么不满”。总的来说,香港民众对内地人的普遍的敌对情绪并不存在,即使有一些极端的个案,也不能掩盖香港市民与到港工作、旅游、学习的内地人能够和平共处的事实。

////////////////////////////////下面为原答案

就本人经常来往香港内地、近一年在香港工作的经历而言,香港民众对内地的不满主要有四点:

1. 资源的篡夺。如果说身处金融危机的香港曾经对CEPA、自由行等对内地开放政策感激和欢迎的话,如今他们显然尝到了内地居民澎湃消费力、以及善于钻营趋利的苦头。在资源充分的情况下,内地人到港消费自然是受欢迎的,但试想当你的孩子要用尿片、奶粉,你都只能搭好几站去偏僻的、内地游客较少的地方才能买到,作为本地居民的你会不会心生抱怨?“水货客”的日益猖獗,上水站沦为水货市场,导致对普通香港市民的生活空间的占用、导致奶粉尿片各种日用品的短缺;内地双非孕妇冲抢公立医院床位;内地富翁炒高香港房市……种种对港人生活资源的威胁乃至占用实在可以用“篡夺”来形容。于是新一届政府上台后便连连推出相应政策保护港人利益,比如最近出台的非香港永久居民购房加税15%的政策。

2. 环境和规则的破坏。固然,不是所有来港的内地人都不讲文明不讲规则,但是偶尔的极端例子便足以放大和丑化内地人的形象,这就是典型的“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比如说我在facebook就不止一次地看到香港论坛的facebook主页po出内地人带孩子当街大小便的照片,然后下面骂声一片。还有公众场合不注意形象、讲话大声、插队等等少数人行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能完全怪部分香港人因此产生的一些偏见。

3. 心态的失衡。内地人富了,从以前穷酸老土的“大陆老表”摇身变为财大气粗的财主,买奢侈品挥金如土疯狂抢购让人瞠目结舌。很多港人可能都需要时间来适应这种现状。年初的“D&G”事件深刻地反映了这个心态失衡问题的存在,孔庆东的二逼言论又火上浇油一度让港人失态爆出“蝗虫论”。金钱固然不是衡量一个人身份的全部,但它有着优越感和地位的象征,逐渐丧失的这种优越感和地位无疑已经给港人带来一定的失落感。

4. 意识形态的差别。这点不宜深入。从二十三条立法,到特首选举操控嫌疑,到国民教育推进,“西环治港”的阴影总是悬在香港人民的头上(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位于位于西营盘干诺道西160号,香港媒体俗称西环)。香港市民对Party的警惕近年越发敏感,对公民权寸土必争(例如反国民教育、DBC言论自由集会),这和内地近年发生的一些逆潮流事件是分不开的。

PS:本月中香港中文大学一项调查发现,香港人自认“中国人”只有12.6%,是自主权移交16年来最低(认同自己“是港人也是中国人”占大多数):bbc.co.uk/zhongwen/trad

龙骑兵已婚!产品及运营,爱女人,爱历史,爱游…

收起
举个简单粗暴的例子,你家如果是城市的,忽然一群农村人出现在你生活中,而你……

这里并不是说城市就怎么样,农村就怎么样,但无论收入、文化素质、个人修养,必须承认地区间存在巨大差异。而对普通市民来说,你不会去考虑什么很大一盘棋,你直觉就是草他大爷……
因为字数超限,无法单独发表对Tony Wong的评论。那就直接回复到回答里
主要是看到有些香港人过于极端的看待香港和大陆之间的关系,这和大陆觉得自己就是香港的家长一样不可取。
===========================================================
评论Tony Wong的回答
--------------------------------------------------------------------------------------------------------
大陆引进香港引进投资,是互惠互利的事情。无惠无利,还来投资这么多的话,香港人真会把我们骂成蚂蝗的。

香港是自由市场,那么为什么大陆人去买东西买多了就会被称为蝗虫,一个简单的市场供需的问题,为什么大陆人就要被当做地球的二等公民来看待。

就说奶粉的事情,香港产奶粉么? 全香港的奶牛恐怕没内蒙一个乡多。那么奶粉卖得越多经销商应该越高兴,卖断了货的就立即补货就行。最后结果却成了上上下下都聒噪大陆买家要饿死香港婴儿,可笑,中国人还没有吃光全球的牛奶呢。再来个限购令什么的,然后一抓发现还有相当数量的“罪犯”就是香港人。真是自毁“购物天堂”的美名。

政治的问题不多谈,但有的说法我们看起来就比较好笑。“連續兩任特區首長涉貪,更使市民不願意認同自己是天朝子民的原因。”港督是英国人,即使作奸犯科了谁也拿他没办法,特首再怎么选也是港人,而且本身也是港人中声望好的著名人士才可以入选,不认同他们和是不是中国人有紧密联系么?

水的问题了解不多,但如果仅从你举例的文字来看,那么供港的水价高于大陆自己的水价很正常啊。一桶原油在俄罗斯30,经过管道运输到了中国不卖70美元还卖3美元的话俄罗斯就是傻子。供港的水如果罔顾成本上涨的事实而定价和自供水一样的话,那恐怕又会被人说成“中共欺压自己民众”之类的。把事情看简单一点的话,卖水这本就是一个自由交易的事情,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就如大陆内不同省市之间买卖水资源一样是要谈价格的。当然情感上是不能这么简单的看这个问题。旱灾的事情婉拒减少供水这个问题恐怕也要多方面来看,一个是当事官员肯定会考虑自己政治生命,不敢随意违反中央要求保证香港供给保证香港稳定的大方向,二个可能确实有财政收入的压力不敢随意减少这一块的地方财政收入,三个从地理位置上看,缺水地区大部分是在上游和山区,而香港处于下游地段,减少输港的水并不是能直接供给到缺水地区,缺水地区用不上输港水而又减少输港水的话对地方财政来说也是“倒钱入海”了,所以只能感谢港府的美意了。说个题外话,我住的城市属于水资源丰富的地区,水基本属于取之不尽的,但自来水价格已经到了3港币一方的价格,而且上涨的压力非常大。自然资源的价格无论对大陆还是对香港的民众压力都越来越大了。
有人提到了黑帮,我倒觉得大陆的黑帮历史在上世纪受香港影视的影响非常大。张子强在港为非作歹却逍遥法外,最后还是在大陆才伏法。这方面真的谁也别笑话谁。都中国人,还紧邻在一起,半斤八两。

扯了这么多,我主要想说的还是,题主Tony Wong给我的感觉就是有一种思维定势,大陆必然不好,于是所有论点论据只会围绕这个不好来展开。既然批判有的官员认为大陆确保的香港繁荣,这样家长作风当然不好。但你的看法就是香港好全是自己的事情,和大陆没任何关系,这是不是又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上了。如果大陆不给港资各种优惠,如果大陆群众不喜欢港货、不喜欢香港的歌星、不喜欢香港的影视,那么除了减缓大陆自己的发展,难道对香港就一点没影响么?

如果不是去创造一个互相协助共同发展的友好局面,而是刻意要割裂大陆和香港为两个不相干的华人社会,那么无论是大陆人还是香港人,都是中国人的罪人。

另外,有问题大家坐在一起互相协商最好。最看不惯的就是非要以高人一头的眼光去看对方的,无论是感觉恩惠于香港的大陆人,还是那些认为我们是蝗虫的香港人 显示全部

知乎用户,香港星焕国际有限公司中国区总经理

收起
要有矛盾首先要有一个冲突点,冲突来自对于习惯、期望、要求、处境的不平衡。

看到很多人把最近的事情归咎文化差异,老实说这个有点太抬举自己了。

争取自己最大利益不是文化,赚钱花钱不是文化,守法犯法也不是文化。思考为什么做或不做一些东西的深层原因,找到行动的信仰依归才是文化的一角。

双方的矛盾,其实可以归纳于大家的信仰薄弱,不知道包容为何物。各自只会保住眼前一小方寸,矛盾点自然多。

但大家被逼到教育到只能看到眼前,这个问题,可太大了。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任何先进文明都会居高临下的俯视落后文明,任何落后文明都会仰慕先进的文明。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陆客千里迢迢要去香港,这就是为什么港人不会对英国的殖民统治抱怨,这就是为什么港人可以容忍善待菲律宾人。


香港的纠结就在于:一个先进但实力较弱的文明,却要臣服于更强大但更落后的文明。历史上这种冲突大多是两种结果,要么是强大的落后文明彻底征服先进文明,如同金辽蒙与宋;要么是落后文明与先进文明互相融合,如清与明。唯独无法做到的是:闭关锁国,骄傲的保持着自己的独立性和传统。
中港富人联手数钱,两地穷人频频对骂——纽约时报中文网
自己在廣州成長了19年,在國外呆了三年。在生活中穿插來回於香港和大陸之間。大家的區別在於香港和我們的大陸的文化背景。但我們這邊所教導的思想是“大一統”的思想,類似於我的文化最大和最多人用,所以你們也要理所當然的要學習這種文化;但恰恰我們欠缺的是一種“尊重”。我覺得去到哪就要遵循哪裡的遊戲規則。

亦言吉林师范大学法学系毕业,对社会迷茫的臭…

收起
唐初一、知乎用户、Kiwee 等人赞同
我老家在东莞,能有一些感受。其实港人和大陆主要矛盾是没有的,加上香港在回归都并没有如1997年所说的那样,而是更加繁荣,这点港人对大陆的好感是有的。加上大陆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飞速发展,和港人的差距也越来越小。问题是有两个:1、大陆人的素质问题,这个问题在原来的台湾发展时有体现,就是素质跟不上经济,不过相信大陆政府和民间在这方面会逐渐弥补。2、大陆与香港思想上的问题,思想上的问题是中国的一大问题,似乎中华民族固有的思想在当下的世界经济中不是很吃香,这个问题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还是要看政府和民间。3、是政治体制的问题,香港是自由港,香港人的护照可以在任何国家落地签证,大陆则不行。港人对于大陆政府的政策与做法不是很敢兴趣,对于真正“同流”是有所顾忌的。

赵伟是男人就帅啊~

收起
内地和香港的人民群众没有任何本质矛盾,现有的矛盾是发展矛盾,是中国内地的经济发展将逐步把香港原有的政策和区域优势排挤消化吸收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局部矛盾。

香港要继续发展,就必须把自己的资源好好整合到整个中国的发展过程中去,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

否则,香港是没有前途可言的,一个依靠转口贸易背靠大陆发展起来的所谓“经济奇迹”,在大陆本身经济发展和货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必然要衰落,这就是历史的趋势。

这不是你不想,我不想,大家不想就能抗拒的潮流。
反正回應都寫了那麼多,就直接貼出來當回答吧。

以內地現在的失控的體制和社會情況看,「等到大陆经济好了,大家的生活水平超越香港台湾了」本來就是天荒夜談。大陸和香港、台灣等地區的矛盾是個體制跟不上GDP而搞出來的事實。

大陸的經濟強勢到現在還是個事實,可是樓主也沒有指出那幫金錢賺盡的政商階層,既得利益者壓根沒有把利益分配到改善社會公平公正上面去。看看那幫官富們統統都吧賺到的淘到的錢買國外資產、港貨去,二代們統統送到國外讀書、居留,這些就已經能看得出國內現在某群人是對自己的社會是如何的不能持續發展、多麼的沒信心。

前事還先不說,最近港陸矛盾的重點也是源於這點上 - 自己誇自己富起來了,有錢了,對,你們大陸人有資源了卻連個食品安全制度也搞腐爛了,跑到香港紐西蘭歐美去搶奶粉去了,然後吵架就卻搬出自己是金主的這個老點子上面去。我敢說這種意識形態遲早讓大陸人在這十年內在全球範圍,對,不僅是香港變成一幫犯眾憎。

唉,你們是金主我們都懂了,你們有錢我們都明白,可是港陸之間最大的差異其實是體制和價值觀差異這點樓主沒說出來。這些跟GDP一樣重要。

谢熊猫君评论留言基本不看,私信会看但不都回,要…

收起
知乎用户、koal787朱灰 等人赞同
前些天在图书馆查资料,翻到文汇报8月20日的头版
pdf.wenweipo.com/2013/0

说素质说政治说文化说啥都没用,吃不上饭的时候吃饭最重要,吃得上饭了之后有些人就吃饱了撑的。
4003 人关注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