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中知识分子最普遍的自杀方式是哪种?

按票数排序 按时间排序

24 个回答

收起

匿名用户

比起上吊投湖,还是有一些别的方式的。

比如,我们大学有位做超导的教授是用电极自杀的,但作为一位物理教授不知道怎么想的,把两级都连在同一个手指上,于是断了一根手指,自杀未遂,后来成为同事的笑谈。再后来成为国内超导领域大牛。

知乎用户,你是一只动物

收起
你可以看一下《一百个人的十年》。有人把筷子插进鼻孔,然后使劲一磕。就到了另一个世界。
除邓文博说的外,我所知道的另一种方式是投水:投水井,投湖。老舍好像就是投湖的。在看过去的资料时,印象中有好几位是投未名湖的。投河的未有所闻。选择上吊或投水,和当时的条件有关,比之其他方式更方便。悲乎,连选死的方式,也受条件限制。

苏飞历史和真相不会因某些人的无赖而被抹掉。

收起
知乎用户、梁浩知乎用户 赞同
当然可以问,学术无禁区

其实那时候不仅仅是知识分子,还有许多普通人。。。

我看过有人研究这个的文章。

不是我不告诉你,只是有些问题一说,一回答就成了“荒原”

所以。。。
未见统计,但是一般来说,记载的都是见到上吊自杀,当年也没够高的房子可跳,也没安眠药可吃,敌敌畏估计也是奢侈品。
比起广西那边把老师打死煮了吃掉,据说最后剩下的整个尸骨用一个搓子就收拾起来了,←_←自杀是明智的。
收起

匿名用户

据我爷爷说他在牛棚里曾经想辙自尽来着。
不过关他们这些牛鬼蛇神的地方是个大院,没水井没湖,也没啥趁手的家伙。
老爷子号称是打算一头撞死。

后来看了一位上吊棚友遗体的待遇,淡定地决定不死了。
家里人普遍恶意地揣测老爷子其实是下不了那狠心……

那时候知识分子不想受辱,投水是最好的办法。
因为造反派一般是不大会专门再把你捞出来羞辱的。
但有些我爷爷这样没条件的,只能是尽量想办法了。

我实在是很好奇,题主问这个问题的用意是什么。
拿别人的苦难来猎奇的话实在是……
收起

匿名用户

那当然是
被自杀!!!

赵华在一家快销品企业做企划。

收起
蓝陵 赞同
据说,在我们高中有一位老师是挨不住批斗,一头扎到茅坑里。

小馬道法自然

收起
蓝陵吴铭诗 赞同
关进精神病院折磨死,现在的死法比当年高级

陈星宇什么都爱看,什么都不干

收起
知乎用户 赞同
我用不着把历史上和当前的自杀案例一一都搜集齐全,然后再从中抽绎出理论来。仅就我上面提到的一些案例,就能抽绎出不少的理论来了。使用历史唯物主义阶级分析的方法,我能够把历史上出现的自杀方式按社会发展的程序分成不同的类型。悬梁、跳井,大概是最古老的方式,也是生命力最强的方式,从原始社会,经过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都能使用。今天也还没有绝迹。可谓数千年一贯制了。氰化钾是科学发达国家法西斯头子的专用品。剖腹和跳入火山口恐怕只限于日本,别国人是学不来的。这方式在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都同样可以使用。至于切开动脉仅限于懂点生理学的知识分子,一般老百姓是不懂得的。服安眠药则是典型的资本主义方式,是世界上颇为流行的方式,无论姓“资”还是姓“社”,都能懂得的。不过,我想,这也恐怕仅限于由于脑力劳动过度而患神经衰弱的知识分子,终日锄地的农民是不懂得服安眠药的。我为什么说它是资本主义方式呢?中药也有镇静剂;但药力微弱,催眠则可,自杀不行。现在世界上流行的安眠药多半出自资本主义国家。所以我说它是资本主义方式。服安眠药自杀最保险,最无痛苦。这可以说是资本主义优越性表现之一吧。


《牛棚杂忆》季羡林

叶冰竞技武术套路

收起
俺们是乡下,没什么知识分子,所以不清楚。不过知道当年斗地主的时候很多人是选择投水自杀的,因为人有求生的欲望,所以直接跳水往往淹不死,于是只好在自己身上绑石头再跳。

知乎用户,我无腾化术 必尔不复疑

收起
我爸说他当年大学里一个教授是吞安眠药的,后来洗胃也没死

赵鑫鹏学生 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

收起
投湖。。。

邓草是好是坏都是我

收起
我爸他的高中数学老师,一个很厉害的数学老师就在学校校门上上吊自杀了

王涛英雄肝胆两相照,江湖儿女日渐少

收起
问题太残忍。
投湖、上吊、安眠药。

guo tony先理智,后道德

收起
开煤气,上吊

知乎用户,型英帅靓正!

收起
《夹边沟记事》里提到有人不想活了或者实在太饿了就去煮一种植物的水趁热喝下去。这种水在肚子里凉下来就会凝固,把人活活梗死,但是能在死前短暂逃避饥饿的痛苦。
204 人关注该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