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言论自由?

按票数排序 按时间排序

13 个回答

222
在我的理解中,言论自由包含两种自由:输出自由和输入自由。而参照柏林(Isaiah Berlin)的观点,自由又分积极自由和消极自由。于是两者相交叉,言论自由的内容便涵盖了四种自由,简称为说的自由,不说的自由;听的自由,不听的自由。
而人们往往只注重第一种言论自由,也就是说的自由,却忽视了另外三种自由。



先从的自由说起。说的自由,也就是一般狭义上的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作为自由的一种,必然具有自由的一般规定性。那么,什么是自由呢?从法学的意义上看,自由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一定边界内为或者不为某种行为的的权利。关于自由的边界,已经有了不少著述,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穆勒(J.S.Mill)在《论自由》中提出的观点(这本书严复先生翻译的版本书名很好,《群己权界论》,一针见血。):
唯一实称其名的自由,乃是按照我们自己的道路去追求我们自己的好处的自由,只要我们不试图剥夺他人的这种自由,不试图阻碍他们取得这种自由的努力。
这一边界,重点在该自由会不会对他人造成直接而实质性的损害。用到言论自由上,就是该言论不会直接对他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所谓直接性就是:
  • 如果我骂你,你气死了,或者严谨点说,你心脏病发作死了,那么这就是直接的伤害,我对这一言论的发表的自由不受保护;
  • 而如果我说「这把刀真好用」,然后别人买了一把一样的刀去杀人,这就是间接的伤害,我对这一言论依然保有自由。
所谓实质性就是:
  • 如果上面我骂的人没气死,只是不爽而已,那么就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那么我还是可以骂你。
或许看起来有点诡异,但实际上,对自由的限制一般是用在对责任的裁量中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一行为被认为是正当的自由,那么就不会因此而承担责任。实际上,一个人要做什么事不是规范可以约束的,从法律的眼光看,对自由的规范更重要的是在行为发生后对责任的裁量问题,也就是「说了这句话,你要负什么责任」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人会混淆穆勒的功利主义和一般的功利主义。一般的功利主义者可能会认为,即使一个人的言论不会对他人的权利和自由造成实质性伤害,但只要它对于社会弊大于利,就应该被窒息。而穆勒的功利主义却会认为,对一个人言论自由限制造成的影响的观照,不仅仅应该局限于短期的社会影响,更应该看到它对长远的人类福祉的影响:
  • 如果一个人利用自己的主观臆断判定他人的言论不当而窒息之,则社会便失去了聆听这一观点的机会,那么即使只有1%的机会这个言论是真理,人类也有可能因此而蒙受100%的损失;
  • 如果一个人的正当言论自由被窒息,那么会有更多的人的正当言论自由被出于各种借口被窒息,由此所有社会人的言论自由也会危在旦夕。
这一精神,用穆勒的原话来说就是:
如果整个人类,除一人之外,意见都一致,而只有那一个人持相反意见,人类也没有理由不让那个人说话。正如那个人一旦大权在握,也没有理由不让人类说话一样。
或者引用一句大家非常熟悉的伏尔泰的名言:
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所以,即使是对社会会产生更多消极影响的正当言论,也因其作为一种自由所具有的神圣性而应受到保护,得以表达。
但是明显会造成实质性侵犯的言论就不一样了,比如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Jr.)提出过的:
对自由言论最严格的保护也不会允许在剧院里谎称失火造成恐慌。
这,就是说的自由的边界。


再来看不说的自由。不说的自由也被视为沉默权,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美国警察逮捕某人时所说的《米兰达宣言》中的第一句话:
你有权保持沉默。(You have the right to remain silent. )
又或者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中的内容:
不得被强迫(人民)在任何刑事案件中自证其罪 (......nor shall be compelled in any criminal case to be a witness against himself)
正是因为人有不说的自由,所以刑讯逼供是一种不正当的行为。正如贝卡利亚在《论犯罪与刑罚》中提到的:
……在痉挛和痛苦中讲真话并不那么自由,就像从前不依靠作弊而避免烈火与沸水的结局并不那么容易一样。我们意志的一切活动永远是同作为意志源泉的感受印象的强度对称的,而且每个人的感觉是有限的。因而,痛苦的影响可以增加到这种地步:它占据了人的整个感觉,给受折磨者留下的惟一自由只是选择眼前摆脱惩罚最短的捷径,这时候,犯人的这种回答是必然的,就像在火与水的考验中所出现的情况一样。有感性的无辜者以为认了罪就可以不受折磨,因而称自己为罪犯。
但是不说的自由也有其边界。当然,这里的说只是一个形象的说法,实际上指的是表达,所以和你能不能说话没什么关系。不表达的自由,在一定情况下也会受到一定限制,比如一个著名的例子:
  • 如果你所在的城市即将被炸药轰上天,而你们抓住了一个知道如何防止炸药被引爆的恐怖分子,你们要不要逼他说出拯救城市的办法?
当然还有其他种种边界,比如,先前的约定,常见的就是法庭上证人的Sworn testimony:
I swear by Almighty God that I will tell 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
因此在法庭上,不能有所保留,必须说出所有的真相(the whole truth)


接下来是的自由。这和说的自由是对应的,因为如果A的言论表达受阻,那么B对该言论的聆听权利也会受到侵犯。但因为听是一个被动的行为,而且产生影响的一方是自己,所以听的自由,边界并不明显,但受到侵犯的表现却很明显。如果从对方开始表达这一节点看起,对A说的自由的侵犯也是对B听的自由的侵犯,但是对A说的自由的边界限制并不会侵犯B听的自由,因为前者有前者的考量。对B听的自由的侵犯,往往是体现在对B输入言论的渠道的限制或阻塞上的。通俗一点解释,中国的GFW(墙)就是一种。



最后是经常被忽视的不听的自由。这一自由其实是很难得以保障的,以为一个人对言论的接受是一个被动的过程,如果你不知道A是你不想知道的东西,有时候你是不能在知道A之前知道这一点的。说起来有点绕,举个例子:
  • 假设你得了癌症而不自知,而你的想法是「就算我得了癌症我也不想知道这一点」。有一天,你去体检,体检结果出来,一看,自己得了癌症。这时候,你知道了自己不想知道的东西。
但是你能说医院侵犯了你不听的自由吗?不能。因为不听的自由有一条限制,就是你需要先声明你不想知道这一点,如果别人明知你不想知道还是告诉你,那么他就侵犯了你不听的权利。也因为这一事先声明往往不能预先做到,这一自由往往也不能保障。
很容易想到,这一自由在集权主义国家容易遭受侵犯,比如各种各样的洗脑教育。但有的时候我们不听的自由被侵犯了我们也不会知道,而且它也不能真被称为「侵犯」,毕竟我们并没有事先声明我们不想知道,因为我们还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比如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中描述的给儿童催眠,让他们对自己的阶级产生认同感的场景:
  主任沿着那一长排小床慢慢走去。八十个男女儿童舒坦地躺着,轻柔地呼吸着,面孔红红的,平静安详。每个枕头下都有轻柔的声音传来。主任停了脚步,在一张小床前弯下身子仔细倾听。
  “你说的是《阶级意识发凡》吗?我们把声音放大点试试看。”
  屋子尽头有一个扩音器伸出在墙上。主任走到它面前摁了摁按钮。
  “……都穿绿色,”一个柔和清晰的声音从句子中途开始,“而德尔塔儿童则穿咔叽。爱扑塞隆穿得更差一些。爱扑塞隆们太笨,学不会读书写字;他们穿黑色,那是很粗陋的颜色。我非常高兴我是个比塔。”
  停顿了片刻,那声音又开始了。
  “阿尔法儿童穿灰色。他们的工作要比我们辛苦得多,因为他们聪明得吓人。我因为自己是比塔而非常高兴,因为我用不着做那么辛苦的工作。何况我们也比伽玛们和德尔塔们要好得多。伽玛们都很愚蠢,他们全都穿绿衣服,德尔塔们穿咋叽衣服。啊,不,我不愿意跟德尔塔孩子们玩。爱扑塞隆就更糟糕了,太笨,他们学不会…”
  主任摁回了按钮,声音没有了。只有它的细弱的幽灵还在八十个枕头底下继续絮叨。
  “它醒来之前这些话还要为他们重复四十到五十遍;星期四,星期六还要重复。三十个月,每周三次,每次一百二十遍。然后接受高一级的课程。”
而我认为,对不听的自由的漠视,是一个社会真正的悲哀。 显示全部
198

麦田“妈妈问答”apps创始人

收起
张奕乔、知乎用户、ten nan 等人赞同
最近在微博讨论“言论自由”,我发现很多主张“言论自由”的朋友,并不太懂它。他们对“言论自由”的理解,基本都是从林达或刘瑜的书中学来的。通俗读物固然有快速启蒙之功效,但也容易让人囫囵吞枣,不求甚解。其实也不能怪这些朋友,关键在于我们从无“公民教育”这门课,大家都是自学,难免偏差

简单的说,有两种范畴的“言论自由”。一种是民权意义上的,一种是道德意义上的。这后一种其实很难有共识,因为每个人(或私营法人)的“道德”标准不一样,道德意义的“言论自由”也就千差万别。真正有价值的、或者说需要我们捍卫的是民权意义上的“言论自由”

民权或称人权意义的“言论自由”,有多种流派。但无论哪种流派,都有一个基本原则:必须是“公共言论”。这又包括两层含义:1,“言论”的“内容”是公共性的,泛指而不是特指;2,“言论”的“场所”必须是公共的。根据第2条,所有在微博上的言论,其实都不能适用“言论自由”。

因为微博是私人公司的,我们在玩微博之前,都要授权同意一个“用户协议”。在这份用户协议中,已经对你的言论进行了若干限制。你同意这份“协议”,就没有了民权意义的“言论自由”,而变成了你和站方的民事关系。我们用比较成熟的美国法律来说明的话:在微博上的所有言论,不适用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而适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私有财产)

那么,我如果到广场上了,是不是什么都可以说呢?也不是。刚我们说了,你还必须说公共话题。比如你说“不喜好我的人都是猪”,这就受“言论自由”的保护,泛指;你如果说,“不喜好我的张三是猪”,这就不受“言论自由”的保护,特指,可能会被张三诉你侵权。

在“广场”上,其实还有一些不能说。以最“自由”的美国来看,不能传播“儿童色情”,这也不受言论自由的保护。而在欧洲,限制会更多一些,比如在德国是绝对不能宣传纳粹,这也不受言论自由的保护。此外,你的言论不能造成“迫在眉睫的危险”。比如你不能在人多拥挤的广场,突然高喊“失火了,失火了,大家快跑”。这样会造成踩踏的危险,这样的言论,依旧不受“言论自由”的保护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言论自由”,并不是100%的自由,它同样有上面诸多限制。而这,已经可以算“言论自由”保护范围最广的国度了,别的国家法律限制更多。所以,从来就没有100%纯粹的“言论自由”

我们更进一步理解,“言论自由”是人权中的一部分,是“自由”的一部分,是其中“积极自由”的一部分。“积极自由”是指“可以。。。做什么。。”的自由,这种自由从来都是和“责任”共生,并且有所限制(比如,你没有杀人的自由);而真正的“自由主义”是坚守“消极自由”,即“免于。。。做什么。。。”的自由(也就是“我不做什么”的自由)。很多朋友都不知道“自由”的这两种区分,以“积极自由”代替“消极自由”,这实际是对“自由主义”的误解和伤害。

当然,这个话题扯得有点远了。说回来“言论自由”。让我们回到互联网。首先这里有一个重要的概念区分:“互联网”是公共的,但“网站”是私有的。也就是说,你如果自己建了网站,在互联网上发表言论,受“言论自由”保护;你如果自己没网站,去别的网站发表言论,那不受“言论自由”保护(还是上面说的,第一修正案和第五修正案的关系)

我们以服务器在美国的网站举例,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你如果自己建一个网站,几乎只有“儿童色情”的内容,才是违法的,其他所有内容都合法受到“言论自由”保护。(这也就是为什么成人网站,都在醒目位置提示,严禁“儿童色情”内容。因为他们的服务器在美国)。

关于人权意义的“言论自由”标准,最后我们还应该明白一点:它是在不断变化的。以美国为例,在麦卡锡时代,宣传共产主义就是违反了“言论自由”;而现在的时代,人们对言论自由越来越宽松,你在美国宣讲共产主义,绝对不再违法,而是完全的“言论自由”。所以,即使“天赋人权”的人权意义的“言论自由”,也是随着时间改变,社会各力量不断博弈,不断修正的,千万不能以僵化的观点去看待它!

说完民权意义的“言论自由”(即法律范畴的“言论自由”),再说说道德范畴的“言论自由”。法律意义的“言论自由”是必须“遵守”,而道德意义的“言论自由”是一种“选择”。因为“言论自由”对多数人来说,是“好”东西,所以多数人“选择”尊重“言论自由”。但有些人和私营公司(网站),也可能选择独裁,只准说他们认可的话,否则就删帖。那是他们的选择。面对这样的人或私营公司(网站),你真的只能做一件事:用脚投票,离开他们。这是你唯一能做的事情。

好在绝大多数个人和私营公司(网站),总的说来还是选择了尊重“言论自由”。我们刚说了,这是一种“道德”选择,所以并不是像法律那样,有“硬性”标准。因此不同的个人(公司)就有了不同的“言论自由”的底线。这个底线往往会比法律上的“言论自由”底线要高一点,体现了个体(公司)的利益判断。比如我们举例,某网站的用户协议中,就有一条“不能发表损害本公司利益”的言论。这就是对“言论自由”有了额外的限制。而对个人来说,也是如此。就以我来说吧,罗玉凤也好,宋祖德也好,他们所有的言论,再怎么恶心,我认为都符合我的道德选择中的“言论自由”, 没超越底线;但是,罗玉凤在7.23事件后,诅咒无辜遇难者的言论,就超越了我个人的底线。我不认为支持这样的言论,是道德的“言论自由”;我认为支持这样的言论,要么是对“言论自由”的无知,要么是道德虚无主义者。 显示全部
41
我同意麦田所说的关于言论自由应该分清我们讨论的是一个宽泛的道德范畴的话题还是法律范畴的话题。以下是我对美国宪法范畴内言论自由的一点粗浅的认识。

在美国,言论自由是一种宪法赋予的公民权利,而宪法的根本目的和宗旨在于限制政府的权力,包括政府对公民权利的践踏。因此在美国以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为由而起诉的案子中,所起诉的侵犯言论自由的行为一定有某种政府的endorsement, 最典型的就是政府所制定的法律。假设纽约州制定了一个法律不允许任何人在T恤衫上写辱骂纽约州长的话。那么如果某个人在他的T恤上写了" xx the governor", 而被判有罪。那么这个人就可能起诉纽约州,理由是上述法律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我相信他几乎会100%胜算,原因是在这个简单的假设例子中我们看到了政府的行为对某种言论表达的限制,而这一类言论,即政治言论恰恰是宪法保护的重点。

我们把以上例子稍作修改结果将完全不同。假设,某个餐馆的老板给他的店里定了一个规矩,凡是穿辱骂州长的T恤衫的人都不允许在我的餐馆就餐。这里就不涉及第一修正案中的言论自由的问题,因为没有政府的行为。同理,一份私人所有的报纸或网站完全有权利对其所刊载的言论作检选。为什么美国法律注重限制政府而非某个人/公司/团体对言论自由的侵害?我认为原因在于如果对某种言论自由的限制来源于某个私人机构,比如某张私人拥有的报纸不愿意刊登批评民主党的言论,那么批判民主党的言论还是有机会出现在那些支持共和党的报刊上。而如果某种对言论自由的限制来源于政府,比如说你一旦发表这些言论就违反了政府的某个法律,那么这种言论将被完全剥夺表达的机会。
37

talich《天堂在上,美国在这儿》上架

收起
有不少人说得不错,长了见识。

我来说点不是很正统的观点,都是关于历史问题的。

1.

美国的言论自由,是由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

就是说,当初写宪法正文的人没想过要把人权方面的问题写进去。事实上,宪法出了后,一些州认为没有人权法案不好,就通过了自己的人权法案,这时国会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言论自由也不是第一个提出的修正案,只是因为阴差阳错,成了第一个被通过的。

我想说的是,现在如果写宪法,你不把人权写进去,一定会是笑柄的,但那时候不是。

2.

关于言论自由,美国宪法里是怎么说的呢。

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 or prohibiting the free exercise thereof; or abridging the freedom of speech, or of the press;...

现在直翻,就是不得剥夺言论和出版自由。

这里有意思的是,干嘛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用了 prohibiting,而在言论自由上用了 “abridging” 这个词。

你或许会说,要不然太单调嘛,换个词儿。诚然,有道理。但,你知道那个时代的人都是 wordsmith,玩词藻的水平,对于咱们这些人估计都无法想像。就算是有味道,也是各有其味。

比如,你说独立宣言里的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为啥是 created 的呢,为啥不是 all men are equal 呢?因为 Thomas Jefferson 显然不相信 all men are equal 嘛。

回来说言论自由。有一个辅助理解的地方,就是宪法里,speech 和 press 是并置的。press 可以是抽像的出版,也可以是物理上的印刷机。是的,那个时代没有网络,不可能像我们这样发个贴子全世界都能看到。想要发表自己的言论并传出去,你最好有自己的印刷机。所以,对 freedom of speech 的理解,在当年也是不一样的。对于当时的很多立法者来说,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里关于言论自由的说法其实是关于拥有印刷机的自由。毕竟,美国宪法是 Locke 的政治理论的直接体现。而 Locke 的理论的核心,就是私人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而在保护言论自由上,就直接体现在保护印刷机这样的私人财产上,而非是思想传播层面上的。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几年后,在 1798 年通过了著名的 Alien and Sedition Acts。该法禁掉了任何反政府,反国会,反总统的言论。很多支持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人也支持了此案。

而美国在此后上百年里,也没有什么相关的重要案子。说明大家对言论自由这一概念上没什么大争议。

3.

可是,到二十世纪就一下子不一样了。

基本上,美国高院对言论自由的诠释集中出现在两个时代,一个是一战期间,一个是二战后,从 McCarthy 时代。

有意思的是,在一战期间,言论自由问题的出现也是和 1798 年类似的煽动叛乱 (sedition) 倾向。而这次是告到高院了。高院显然准备不足,Holmes 大法官的那个 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的界定可以用好笑来形容。

到McCarthy 时代就不一样的,这次是真正的开始重视言论自由的定义,可以说,上面大家提到的一些对当代言论自由的理解,都是从这一时期开始被(再次)提出,讨论,定型的。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到这时候才有了这些对言论自由在法律上的关注呢?

因为美国在 Roosevelt 新政后,可以说宪法经历了一次动及根本的震荡。

上面说了,美国宪法的核心,是 Locke 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可是 Roosevelt 的新政推出的措施,把这一信条给踩在脚下了。最典型的例子,是社会安全体系下的养老金制度,硬生生的把钱从你工资里拿走,说是替你保管着,到老了再还给你。不要忘了,Roosevelt 为了推他的新政,甚至试图把高院法官添到 15 人。虽然最后没成功,高院在后来对新政还是比以前配合了许多。这一仗,是 Roosevelt 赢了。

就是说,输了这仗后,高院连私人财产都保护不了了,这也算是把面子输尽了。所以,高院就只能退一步,我保护不了物质层面上的东西,精神层面上的总能保吧。结果,Warren 大法官,这个美国历史上或许的最大的人权践踏者,居然来了个 180 度大掉头,在 50 年代上任后,高院开始了一系列史无前例的保护人权的裁定:100 年后被解放的黑人终于平权了,罪犯也有权保持默了,非法搜查的证据不能上庭了,在家里避孕套也可以使了......

当然,这不是说言论自由就定义清楚了。比如淫秽色情到什么程度就不能发表这种东西,其实到今天也没个定论,也在不断演进。 显示全部
13

洛克无业游民

收起
邓伟雄肖乐、知乎用户 等人赞同
club.kdnet.net/dispbbs.
个人认为这一篇文章解释的非常清楚:
摘一些结论性的文字

言论自由是针对政府管理老百姓言论的标准,其最大目的就是为了监督政府,所以与其说是政府管理老百姓言论的标准,还不如说是老百姓监督政府的标准。
中国人很多爱犯的第二个错误是认为:言论自由凡是造谣,诽谤,都不属于言论自由范围。这是对言论自由的又一个误解。

第四,只有民告民的民事官司,没有官告民的刑事官司,也就是说只有普通的个人受害者能提起诉讼,政府不能因为言论对老百姓进行诉讼,老百姓任何评论政府的言论都是自由的。

首先大家要理解——言论自由是指你有自由说话的权利,但是绝没有强迫别人说话的权利,更没有强迫别人按你的话来说的权利。

其次大家要理解——言论自由的核心是指政府不能控制民间的言论,不管媒体要说什么,政府你是管不着的,这个“管不着”并不是说政府不能表态,政府是可以对某种言论发表看法,甚至谴责某种言论,但是它就是不能去堵别人的嘴巴,不能去查封媒体,不能去审查媒体的内容等等之类的。

总结一下这两点,言论自由是指你自己有自由说话的权利,政府管不着,而不是你有在别人的地方说话的自由。从而可见qq群踢人、论坛删帖、媒体不刊登某篇文章和广告,这些都是符合言论自由原则的,而不符合言论自由原则的是,政府禁止某人、某公司、某组织建自己的即使通讯网络、开办论坛网站、电台、电视台、出版书籍、传单、报纸等这样的行为。
2

兰启昌心有所想,身体力行。微信公众号:lanqic…

收起
知乎用户、胡鞍钢 赞同
在我们想说话而不能时,人们常常提倡言论自由,但遇见不同意见时,人们往往忽视这一点。
法国极右派政治家戈尔尼施在2004年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他并不否认在纳粹集中营中有数百万人死亡,但是关于这些人的死亡原因以及具体死亡人数,应该让历史学家“自由讨论”。他因此被法院判刑。
这样的言论是否享有自由呢?
看这里:
我们所痛恨的言论,也享有自由lanqc.com/archives/161
2

知乎用户,知乎实习ed~

收起
肥蕉崔凯 赞同
我觉得把自由和道德绑在一起就是对自由最大的限制。因为没有普遍的道德,如果一个人的话不符合公众的道德标准,他就丧失了言论自由的话,那就是一种多数人对少数人的压迫。道德准则不应当用来约束别人。说到底,道德和善是两回事。
1

王晓明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收起
张大 赞同
“言论自由不是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是想不说什么就不说什么。”
这个观点表面上看上去有道理,但是其实也是不正确的。举个例子:小偷把井盖偷走了,我住在这边我知道那个情况,但是因为小偷和我有亲戚关系,我碍于情面,警察问我情况我可以选择不说,这个是“自由”的;有人晚上从这边走,我个人比较懒,不喜欢开口说话,我看见了也有“自由"不提醒他那边的井盖没有了。。。所以,无论是说还是不说,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自由终究是要和【理】挂上钩的, 什么是理?拆开来就是“王”+“里”,古代的时候,王那里怎么说,现在最具代表性的是法律,法律规定合理,怎么就有理,理也就没有绝对的概念,每个社会不同。所以,每个国家的自由也是不同的,自由从来就没有一个绝对的定义,就好比八卦图,不是非黑即白,不是说一个社会是“自由”的,那么他就不是不自由。个人观点是,自由与否要和合理与否挂钩,而是否合理又是和当地的社会、民俗、法律等等挂钩的。

同理,上面说道美国法律怎样,某某西方观点认为如何,个人都不太同意。
1

成远知乎团队,合作请私信。商业方面的好问题…

收起
屈默默 赞同
很多朋友都说了美国言论自由是怎么回事,我说一点我对“为什么要言论自由”的理解。
个体是社会的细胞,社会的病症是从社会微观粒子表达出来的。一个社会,如果不允许个人的表达,这个社会真实而重要的问题就无法被其他个体所理解,何谈解决问题?对此汪丁丁曾介绍国怀特海的论述:
怀特海晚年的讲演集《思维方式》前三章的标题及主旨,是阐释“重要性”、“表达”、“理解”这三个最原初的观念。没有这三个观念,我们便不晓得怎样有所思和有所得了。怀特海的阐释,我概括为这样一句话:“在有理解之前先有表达,在有表达之前先有关于重要性的感受。”
言论自由其实是表达自由的一部分,表达的概念更大,除了对环境表达,还有自己身体的表达。而对重要性的感受必须是基于个人才是真实的,没有一个组织、机构可以说它“感受到XX”,而只能说它诉诸XX利益。理解,则涉及第二个人乃至更多的人,没有表达就没有理解的机会存在。所以,看到“言论自由”,我首先反应的概念是:表达基于个体的生活感受才有真实性,没有表达就不可能有群体间的理解,允许自由表达才有可能让真实而重要的问题被发现。
0

JohnsonYesterday you said tomorrow.

收起
林达有篇很有名的文章叫《言论自由的目的并非为追求真理》, club.kdnet.net/dispbbs.
我倒觉得文章所说的“ 言论自由看做最基本最重要的权利的理由是:为了保护在任何时间空间里有可能存在的“潜在真理”,所以,才不给任何人以绝对真理自居,并且迫使别人服从的权力。 ”这一理念并没有和主题发生冲突, 但确实不能理解为“真理越辩越明”,因为没人知道什么是真理,就像没人知道进化的方向一样,到最后还是应该顺其自然,无为而治。
0

萧青锋介乎于有意无意之间(手机党)

收起

言论自由就是: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

0

junlin lou真实自有万钧之力。

收起
言论自由是相对而言的,有言论有自由才对。
622 人关注该问题
或者使用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 帐号直接登录
  • 一键登录
  • 快速注册
  • 找到好友
登录知乎
30 秒快速注册
如果你已有知乎帐号,请 登录并绑定

欢迎你来到知乎。 这是一个能真正体现你价值的地方。
我们相信,娱乐至上的中国互联网,需要一个与众不同的新世界。

在这里,认真、求知、信任与相互尊重,比肤浅的趣味更有意义;
在这里,真正有价值的信息是绝对的稀缺品,远未得到有效的挖掘和利用;
在这里,人与人之间,可以通过言之有物的分享,建立起真诚而友善的关系。

建立这个新世界并不容易,但你会发现,这也不难,只需要你和我们一样:

  • 认真专业:言之有物,不灌水,为自己的话负责
  • 友善互助:感谢每一个用心的回答,同时尊重与你观点不同的人

独一无二的你,总有见解值得分享;世界那么大,也有等待着你的未知。

欢迎你加入我们,一起创造知乎,发现更大的世界。


找到好友
快速进入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