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问题 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 跳转而来

什么是自由?

按投票排序 按时间排序

375 个回答

自由,不是一个抽像概念,而应是政治实践的基本原则,其核心观念,是明晰公与私的关系,确立公共和私人空间的界限,以保护个体的利益不被侵犯。这应该是现代国家的基本特征之一。

比如明确什么是公共财产,什么是私有财产,就保证了获取财富的自由。比如保护了印刷机这个私有财产,就保护了出版自由。比如政府不出钱支持教会,就是明确了信仰的自由。比如当合同是神圣不可侵犯时,就是商业活动的自由。有了受保护的私人空间,才有了自由的可能。

反过来,比如在苏联这种集权国家,就几乎没有任何受保护的私人空间,你的电话可以被人窃听,行为被人告密,文章被人审查......政府可以随时介入你的生活。而普通人没有任何方法保护自己,对公权力进行质疑。

所以 James Madison 说,欧洲是用权力保障自由,美国是用自由保障权力(In Europe, charters of liberty have been granted by power. America has set the example and France has followed it of charters of power granted by liberty.)

知乎用户,野蔷薇

收起
紫述知乎用户、知乎用户 等人赞同
人活着总要有些值得挂怀的东西,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像塞尚那样终生小心翼翼不被任何事物羁绊,所以,当下我对自由的理解是:可以心甘情愿的选择枷锁。

或者说:人在坦然和彻底地接受一切存在的时候,最为自由。
自由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你想不做什么就能不做什么。
谢谢@邢roy的补充!
做过一些笔记,不过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由是什么。
真正的自由,来自于强有力的自律和自省,当你觉得自由很轻松很薄时,那种自由,只能叫做任性。
一个真正自由的社会是:"没有任何英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堂堂正正的做一个废物
明知会失去自由,明知这是一生一世的合约,为了得到对方,为了令对方快乐,也甘愿作出承诺。恋爱就是一个追求不自由的过程,当你埋怨太不自由了的时候,就是你不爱他的时候。
自由:自由是普世价值的核心之所在。言论、出版、信仰、集会、结社、迁徙、罢工和游行示威等权利都是自由的具体体现。自由不昌,则无现代文明可言。
雨過天青即是自由處。
只要心自由,到哪裡都是自由的。
年少的时候,我应该算是个典型的向往成为“自由主义者”的小孩。曾经执着的相信,应该用一生追求人类的普世价值“民主”,“自由”,“平等”。但读完弗洛姆的《逃避自由》,我真的很受震撼。我至少明白了这些道理:
1.追求自由,为自由而斗争未必是正义的,善的。因为自由并不是人类必须追求必须获得的。相反,人类常常追随自己内心真正的意愿--逃避自由。
2.人类逃避自由的意愿可能要强于追求自由的意愿。因为如果人人都自由了,那么全体人类就都丧失了“权力”。人类对于“权力”的欲望可能远大于对于追求“自由”的欲望。

以上文字来源众多,无法一一考证注明。如有侵权,请提示,立马删除。

我一直在尝试理解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或许有一天我可以找到它。

云天外金融实战派,围棋和古典音乐爱好者

收起
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知乎用户,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收起
只有在我们不需要外来的赞许时,才会变得自由。

——罗伊·马丁纳

方钦华要学的东西太多。

收起
知乎用户、知乎用户、歪老爷与张佳乐 等人赞同
自由即有权做一切无害于他人的任何事情。《人权宣言》第四条

带三个表气死提问者,气死看答案者,死后请取关。

收起
自由就是你什么都可以做,但要对你做的事情负责。

Trouville坟墓周围的土地潮湿。

收起
“人似乎热爱自由,但其实只是痛恨主子”。

Clyde攻城狮,程序猿,测试狗。

收起
知乎用户、高洲镜雒 等人赞同
想起一句话:
自由不是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你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

知乎用户,啊我为什么要读药学(>﹏<)

收起
我不知道什么是“自由” ,这两个字实在太宽泛,无处落笔,所以我决定胡扯瞎掰。

粗粗算来,打从我高三下半年一直到现在,爸爸妈妈已经逐渐从低级钓友发展成中级钓友,并向高级钓友稳步迈进,在龙湖(某城市公园= =)也算得上小有名气了。(揍我吧)

地下室我是没敢再去,家里早已被各式各样的渔具占领——不同长度的鱼线被整整齐齐地缠在一个个箍上,各种配鱼食的料子在厨房摆了一地,有时候我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勿食或勿饮了那其中的什么东西,可是转念一想,那些刺鼻的鲜红的液体,或是香精味十足的白色颗粒,再怎么也不会入了一个学药的人的嘴里(真的吗= =)。
不过那些大鱼的确入了一个吃货的嘴,红烧的,清蒸的,煎的,炸的,三餐换着样儿的,我发誓开学后几个月我都不想再吃鱼。冰箱我是没敢再打开,卫生间、厨房等一切能盛水的地方已经被大小不一的死鱼(或者活鱼)占据,它们翻着死鱼眼,在盆里、池子里飘来飘去,跟午夜幽灵似的,宣告着:“这是我的地盘儿,闲人勿近。”,行,不近,那你从水里蹦出来摔到地上的时候也别在心里求我,没人救你。(虽然这样,老爸都会不厌其烦地把它们捡起扔回水里)

有一次同学问起我,“你爸你妈去钓鱼的时候是不是扛着老长的竿儿啊?”我一脸傲娇(确定不是无奈?)地望着天空,双手合十,狠狠地瞥了他一眼,“他们都用折叠的,一共才这么长。”说着我在空中比划了一下,那同学挠了挠头,我紧接着说,“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化身为盲棍或是打狗棒。” 当然,后面这话是在心里说的。

如果只有这些,那还远远不够,前阵子和妈妈去了京娘湖。好家伙,妈妈见了那波光粼粼的湖水,简直两眼放光,我不禁为湖中的鱼啊鳖啊默默祈祷了一下,但愿它们不会死的太惨。没多大会功夫,妈妈从车里拿出锅、碗、调料,又把渔具拿出来摆好架势,这还不算完,不知道又从哪变出一把折叠床,附带一把大遮阳伞。我就那么呆愣着,傻站着,直到她抬起头瞥了我一眼,云淡风轻地说,“去买主食,顺便拣点柴火。”,这样我才恍然大悟,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一小段山路的时间,回来烧火做锅的功夫,老妈已经钓上一条大鲤,把水往锅里一倒,把剥鳞的鱼往水里一扔,把盐往鱼上一洒,把锅盖一盖(这样我的口水只能打在盖上了),妈妈淡淡地说,“等着吧。”,嘿,老妈你别端着了,嘴角的一抹笑早就出卖了你嘚瑟的内心了好吗? 鱼是极鲜美的,汤是极清淡的,即便只有盐,还是引得大批关注。
到了晚上,前半夜老妈钓鱼,我睡在硌人的床上。后半夜俩人一换,她在床上呼噜连天,我傻呆地看着鱼漂动了也毫无办法。这时候我抬头看天,星星点点,云丝浮动,让人浮想联翩,或许这一刻我是自由的,可是扑通一声,不知什么玩意掉落水中,“煞风景”,我心里咒骂了一句。(果然难得清静)

扯得实在是太远了。。。

孤独和自由哪一个更难达到?我觉得是自由。因为好歹人还是一颗受精卵的时候绝对是孤独的(双胞胎除外)。可是自由绝对是心的自由,比如我就很难理解人被束缚在鱼竿旁边,眼被束缚在鱼漂上是如何做到自由的,我老妈告诉我,“就是很专注,忘记了身边的一切”。
哦,原来“忘我”就是自由,忘记身边的一切,就进入了无人之境,便成为了自由之身。(天哪我怎么推出的这个狗屁结论,不过貌似有些道理。。。)
于是自由便是忘我,忘我到人人笑我太疯癫。
你便嘲吧、讽吧,我还是要疯要癫、要痴要狂。

(这是今天凌晨突然想到写下的,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以上 显示全部

Van Yu认清局限,竭尽所能。

收起
人是向往自由的。我每天去上班,看到早起还没睁开眼的地铁里,人来人往,我想我们都是这样子,为了自己的自由努力着。财务自由,时间自由,恋爱自由等等。

在我理解,自由两个字最大的含义就在于:

心神安宁、神经健全。

我可以轻松地、宽宏大度地去忍受人们所做的一些蠢事以及公务中的例行公事和杂乱无章,而不去同人怄气。

为了这样子的自由,人们有两种追求的方式。一种就是努力获得,还有一种就是努力舍去。获得欲望的满足,舍弃自己的私欲。

宽敞的住宅、别墅、汽车、名画和富丽堂皇的家具——也就是某些人梦寐以求的排场和惬意的生活,正是这些东西构成他们心目中的宁静安谧的概念。我并没有说这是错的。

然而,其实自由并不是仅存在于我们幻想的未来。现在我们就能拥有。

我需要的东西不用太多:有一个放书的地方和工作的地方,有一个宁静安谧的工作环境就够了。当然,宁静安谧这一个要求不算低。在我们的时代,宁静安谧是奇货。不过我需要的宁静安谧是最简朴的一种——只要寂静和摆脱紧张任务就是了

人的需求是无止境的。如果见啥想要啥,那这个人肯定是无法享受真正的自由地。追求自由最重要的就是要合理安排自己的欲望和自己能力的关系。把心思放在做事上,而不是享受上。做事就是最大的享受。宁静安谧

这就是自由。无拘无束。
通常谈论的“自由”实际指的是“自由感”,是一种自由的感觉。譬如“在路上”,就是一种感觉;譬如豆瓣,上面的小文青们用文字交流就可陶醉其中
真正意义上的自由是指自由意志。这其实是个很痛苦的东西,但也是目前很多人极为缺乏,或者说压根没有意识到的问题。
人(特别是缺乏自我意识的)在很多时候是会趋向于逃避自由、逃避选择的,国人尤甚。因为自由意志本身是西哲体系里存在的概念;而我朝不论是集权主义还是传统的主流价值观,都在否定自由意志。此环境下驯化出来的国民可想而知 ╮(╯▽╰)╭ ,不过少数的几个异端目前正在被大众所认识,譬如林昭、遇罗克等等,王小波或许认识的人更多一些。

回答得很不专业,若想明白这些问题,不下功夫去经历些痛苦的思考、反思自我,恐怕很难得到能让自己安身立命的答案。

自由是不可以被定义的,一旦被定义,那就不自由了
—— 邓晓芒《灵之舞》

裘BenjaminCooley律师,前创新工场,微博 @裘伯纯Be…

收起
不受特权的干涉。
写于2011年1月:


我们一直生活在奴役之中,那么什么是自由?

看了《血色浪漫》,我觉得钟跃民就是一个不良少年——聚众打架,上街拍婆子,当兵不服管教,当刺头儿。

但是一个女同学说特别喜欢钟跃民,因为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简单的说,自由就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哈耶克说,自由并不是你想打架就打架,想拍婆子就拍婆子,想不服管教就不服管教。那仍旧是奴役。

其实我没有看过哈耶克的《通往奴役之路》,我只知道上面那一句话:那仍旧是奴役。

我从波伏娃的存在主义理论推导说,那是你被专制制度所奴役。

打架,拍婆子,当刺头儿,都是“会混”的表现。都是在这个神奇的国度生存下去的有利条件。

所以你看,你学到的许多“酒桌礼仪”,“职场规则”也统统都是奴役。

就医学生而言,中国的医院是个非人的环境,一群人为了有限的职称指标,用尽了最卑劣的手段。但是你逃出医院职称的奴役,走向社会,只是转而受车子房子名誉地位的奴役。

到头来还是如池莉所描述的那样,每个人都不快乐。

把孩子送出国又如何,孩子在中国长大,出国如果不把人生重新来过,依然在奴役之中。

国外也不是完全的自由。

民主是一个很坏的制度,它是高度排外的,只保护参与者的权利。通过立法,把人的罪恶限制起来,防止参与者被人性中的罪恶所伤。对于民主之外的人,那就不管了。

美国政府只为美国公民负责。当美国公民生活无忧的时候,人性中的善良才有机会露头,人们真心希望亚洲饱受奴役的人们也能过上自由的生活。

我现在回头看这半年,真的就是一个重生的过程。

半年前,我发现连连看是个特别好玩的游戏,这么好玩的游戏我以前居然认为它很幼稚。在我眼中,小霸王的马戏团,第一关跳火圈,第二关跳猴子,也变得可爱起来。超级玛丽从未像那几天那么可爱。

小时候说远离“三室一厅”,限制了孩子的自由。

再看爱情动作片,我找回了记忆中缺失的那几年。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我开始看爱情动作片,但是那三年的记忆居然都是长期缺失的,社会告诉我那是“低级趣味”,我从未向任何人提起,我从小就这么“邪恶”。

承认自己的过去,面对它,我发现这远不是罪恶。我理解了为什么《一九八四》中不是共X主义青年团,而是“反性青年团”。那是通往奴役的必经之路。

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萨说,当他第一次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一下子肮脏了,自己和母亲的关系也变得丑恶起来。

而我是在看了许多爱情动作片之后,才知道孩子是怎么来的。那一瞬间我理解了父母,“大人有时候也不愿意面对现实”。那几年我一直过的不开心,因为妈妈明显偏爱妹妹,经常是爸妈带着妹妹出去,留我一个人在家里。从早到晚,都是只有我一个人。有时候甚至一日三餐,都是一个人。

第一个五一长假,当我到其他小朋友家里住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他们是一家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我几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家庭可以是这样,而且应该是这样。

对于父母的失责,11岁的我,告诉自己:他们还年轻,年轻,没有什么不可原谅。

暂时搁笔。

知乎用户,前端工程师

收起
只有当你能真正看清真相而付诸行动时才有自由可言,反叛是无法带来自由的。看清真相的本身就是行动,这种行动就好比你在危机时的当下反应,不必经过思考、探索或迟疑,因为危机本身就激发了行动。所以,看清真相就是行动,也就是自由。
自由乃是一种心智状态,它不是从某种东西挣脱的自由,而是一种自由的意识,一种可以怀疑和追问一切的自由,它强烈、活跃而富有生气,因此能清除各种形式的依赖、奴役、臣服、及逆来顺受的阴影。这种自由意味着彻底的孤独,而这种孤独并非我传统意义上的孤独,这里的孤独是内心的一种情境,它不依赖任何外在的刺激,也不依据任何经验或结论。我们大多数人的内心从来没有真正的孤独过,所以也很难体验到自由。

知乎用户,一开始知乎让我填一句话介绍,我是拒绝的。

收起
知乎用户、laoyao zhang陈少滨 赞同

关于自由,我有一个自己的想法不知道是否正确,或者有没有人也和我一样这样想,于是提了一个问题,欢迎大家来回答

我有一个政治哲学中和自由相关的想法,想请教一下是否正确?

其中题干的一些内容如下:

自由是人的主观感受,是受人经验判断影响的一种观念,是一种对不自由感受的名状形成的概念,不具有社会意义上的客观存在性,也就是说不能像规则一样有明确的公共概念。

举一个例子,我们实际上可以有做A事的权利,但是我们无法知道我们可以做,那么我们也就不会感受到当做A事的权利被剥夺时的不自由,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就不会去争取。

再举一个例子,如果我们不在乎能不能有做A事的权利,我们也就不会在当做A事的权利被剥夺时感到不自由,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在乎,我们就不会去争取。

一个稍微具体点的例子,当我们被告知我们可以有言论自由,人身自由,能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到哪里就能到哪里的时候,我们感到自己是自由的。
其实这个规定并不完备,因为我们始终不能做到瞬间移动,我们也不能做到在一张嘴巴中同时用多种语言表达多种概念,这在我们看来是不可能做到的,是因为自身问题限制了自己。
而实际上这里暗中有一台可以瞬间移动的机器,以及一种手术能让你一张嘴说出多种语言和多种意思,只是只有VIP可以享受这些服务,但是我们不知道,所以我们不会在乎这个规定。
因此当我们被告知,我们不被允许瞬间移动和多语多义,我们不会感到自由权利被剥夺,因为根本做不到的事,我们不会在乎也不会意识到这些事有没有实现性和可能性。

因此由以上的思想实验得出,我们争取的自由权利是由我们所知的并且我们所关注的事构成的。
那么自由权利也就是由所知的所关注的事件具有发生的实际性和可能性构成,那么自由问题也就被分解成如何保证自己所知的且所关注的事件具有发生的实际性和可能性。

到了这种认识程度,研究自由其实就可以交给自然科学了,政府只要能根据研究成果,制定出能够控制我们所知与所关注的一套"设备",控制我们的自由观念导向,那么就不再会有自由权利问题的出现了。

就拿中国古代为例子,儒家的三纲五常明显地反自由主义,我们却没有因此而要闹革命游行的事情发生,直到李贽才有一点呼声,这是因为我们那时候并没有自由观念,我们并未被启蒙,所以我们也就不会因为不自由而感到不自在,我们脑中没有一个对自由的"应然性"的看法,我们就不知道不自由就是这种感觉。我们只知道意志、看法、观念受阻会痛苦。

所以很大程度上,人与人的关系不和谐除了由利益冲突造成外,剩下的就是观念上的冲突造成了,所以 对人的观念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们维持更好的更和谐的环境。
以这种分析还原的方法,除了自由以外,所有的观念问题都能被还原到更接近认知层面的问题。

从而推广开来,所谓女权主义,平等观念,都可以还原,然后被人为操作,过分纠结于这些观念结果是造成大众对这些词的歧解并陷入概念的混乱,不如弃之不用,之后政治哲学应当主要研究如何控制,制造和消解人的观念。



以上是提问中的内容,现在说一说,我的自由是如何定义的:
1自由是一种感觉
2凡是感觉,都是一种输出,其输入与处理都由这几个部分构成:
输入(感受的可能+触发的可能)(双向箭头)处理(判断+经验)=输出
3感受的可能=你的认知范围,即受到的感官限制与自身的理性限制
4触发的可能=你的行动范围,即行动所需的范围
5判断=一个递归过程,输入认知或行动范围,输出认知或行动范围,参数是经验
6经验=早些的另一判断的结果
7由上可以得出:
①:自由即,认知范围内,行动范围趋向于认知范围,在认知范围内形成满射为最自由
②:不自由即,认知范围内,行动范围趋向于判断缩小后的次认知范围,该范围越小越不自由

说的不清楚,画一个图吧,这个图比较简单,不知道是否说清楚了


因此可以得出两种人最自由:

1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人。

知道的越多,同时也对自己的能力的自信度越高时,那么人就不会受阻于自己设置的观念,就越自由。

2无所知,无所能的人。

什么也不知道,也就不会想着去做什么,同时自己也没想到自己有什么能力做什么,那么人也是按部就班地生活,不会觉得自己不自由。

显示全部

徐凯勒骑车到处跑,跑到哪里挖哪里

收起
读过约翰·密尔的《论自由》,以下是关于本书的一些个人的笔记与理解
具体的来说是指
对于上面的三点第一点与第二点有需要补充之处
1. 涉己和涉他行为:

2.这个原则是指——不能要求一个人可以自由的选择不自由,一个人被允许让渡他的自由,这不叫自由。亦即书开头强调的:

于此就可以限定自由的范围了
从而我们就可以提出对自由的一些限制条件

在这里要特别的提出一点来单独强调一下——言论自由
附上一个关于言论自由的链接(基本很好的解释了言论自由的相关范畴):[转贴]谣言、诽谤、国家机密、删贴和言论自由 【猫眼看人】

最后要还有两点顺带说明下
  1. 《论自由》全书的第一句话,占了一面纸的一句话:
  2. 自由理论的哲学基础:对自由的证成有两个途径:一是权利理论,一是功利主义。密尔,边沁都属于后者。以此为基础的自由主义者不会展示展示自由的内在价值——这个价值至今我还没有理解,不谈——只会论证保障自由会使个人或者社会带来哪些好处,其不承认抽象的人权,只承认在法律下的公民权。

以上是个人对于《论自由》的理解,如有错误,恳请斧正 显示全部
1620 人关注该问题